[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配冥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家住在一座县城里恼朱味,这里不像大城市那样繁华恼朱味,但也不像山村里那样清净究渐座。

  一年前我大姑妈的儿子去世了恼朱味,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恼朱味,而且这孩子是家里的独子恼朱味,所以孩子去世以后恼朱味,孩子的母亲恼朱味,就变得整日痴痴傻傻的恼朱味,孩子的父亲也是整日酗酒究渐座。

  谁家的孩子谁家疼恼朱味,这话一点都不假究渐座。上个月左右恼朱味,也不知道这老两口子是怎么想的恼朱味,竟然来到县城恼朱味,到处托亲戚找门路恼朱味,想要给自己家孩子买一个女尸回去恼朱味,说是要给自己孩子配婚究渐座。

  村子里的人迷信恼朱味,以为人死后都会去阴间生活恼朱味,所以为了不让死去的亲人在阴间受苦恼朱味,就一个劲儿的给死人烧纸恼朱味,烧纸元宝什么的恼朱味,更有甚者恼朱味,就像这老两口似的恼朱味,要给死去的亲人恼朱味,找一个伴侣恼朱味,以希望活在阴间的亲人不受孤独究渐座。

  三啊恼朱味,你在县里住恼朱味,而且整日开货车往外地跑恼朱味,见识也多恼朱味,你帮你大姑妈打听打听恼朱味,看谁家有单身姑娘不在了恼朱味,想要配婚的恼朱味,年龄大小我们不挑恼朱味,只要人家愿意就行究渐座。

  这是男孩母亲恼朱味,对我说的原话究渐座。

  当时听到大姑妈的请求以后恼朱味,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恼朱味,只能面露难色的看着大姑妈恼朱味,难为道:姑妈恼朱味,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就算我知道谁家姑娘去世了恼朱味,但我也怎么跟人家开口啊?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这有啥难为的……

  这时我那大姑父开口说话了恼朱味,只见大姑父掐灭手里的烟头恼朱味,低着头闷声对我说道:三啊恼朱味,我和你大姑妈不让你为难恼朱味,我们出钱恼朱味,只要人家愿意恼朱味,多少钱我们都出恼朱味,我就是倾家荡产恼朱味,我也要给我儿子找个媳妇究渐座。

  这!你儿子都死了……这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恼朱味,可不敢说出口究渐座。

  索性我也只能点头同意了恼朱味,我总不能看着老两口子可怜巴巴的恼朱味,在这一个劲儿的求我这个晚辈吧究渐座。

  我是搞运输的恼朱味,每个星期出两次车恼朱味,一次两天恼朱味,所以周边县城的地头我都熟究渐座。

  本来我心里就不想管这种事恼朱味,可是好巧不巧的恼朱味,还真有一户人家的女儿去世了恼朱味,而且是刚刚去世恼朱味,就在我们邻县的一个村子究渐座。

  当时我正在那里卸货恼朱味,听加工厂的工人恼朱味,在旁边说的究渐座。

  我只听他们说恼朱味,左家庄的赵家姑娘自杀了恼朱味,具体原因不知道恼朱味,只知道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就那么自杀了究渐座。

  我本来不想去打听的恼朱味,可是我一想起大姑妈和大姑父这两口子的可怜样恼朱味,我就上前随口问了一下究渐座。

  可没曾想恼朱味,这户死了姑娘的人家恼朱味,也打算给自己姑娘配婚究渐座。这事儿不就巧了嘛恼朱味,既然有合适的恼朱味,而且顺理成章的事情恼朱味,我何不做一个好人?

  于是我就开车恼朱味,带着这个卸车的工人恼朱味,去了女孩的家里究渐座。

  女孩的家里也不算很好恼朱味,农村嘛恼朱味,平常人家究渐座。

  进门以后恼朱味,院子里停着一口薄皮棺材恼朱味,棺材连红漆都没有刷恼朱味,这一眼就能看出来恼朱味,这口棺材是便宜货究渐座。

  我赵哥在家吗?

  卸车工人是个年级四十左右的汉子恼朱味,进门之后恼朱味,低声向里面喊了一句究渐座。

  谁啊?随着一句回应恼朱味,一个年龄跟卸车汉子差不多的男人恼朱味,披着一件上衣恼朱味,从屋里走了进来恼朱味,这人看到我以后恼朱味,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诧异究渐座。

  这位是?老赵指着我恼朱味,向卸车汉子问道究渐座。

  哦恼朱味,赵哥恼朱味,咱们进去说恼朱味,进去说究渐座。卸车汉子性子直爽恼朱味,一把拉住老赵的胳膊恼朱味,就往里屋走究渐座。

  我紧随其后恼朱味,等我们进屋之后恼朱味,我见到一个妇人正躺在里屋的床上恼朱味,一脸的悲切究渐座。

  嫂子……卸车工人向躺在床上的妇人打了个招呼恼朱味,然后坐到沙发上恼朱味,指着我向老赵介绍道:这位是咱们邻县的一位老板恼朱味,来咱家是想问你个事儿究渐座。

  啥事啊?老赵坐下来恼朱味,给我和卸车汉子递了一根烟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那啥恼朱味,是这么个回事儿……这事儿好做不好说啊恼朱味,卸车汉子也不知一时从何说起了究渐座。可我也不能直说啊恼朱味,这万一不是那么个事儿恼朱味,人家老赵还不把我打死!

  喜子你就说吧恼朱味,有啥说啥……老赵见这个叫喜子的卸车工人恼朱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恼朱味,便催促道究渐座。

  嗨!只见喜子一拍大腿恼朱味,看着老赵恼朱味,说道:我就直说了吧恼朱味,就是咱家姑娘的事儿恼朱味,她不是刚走没几天嘛恼朱味,前几天听村儿里人说恼朱味,你们要给自己闺女找女婿恼朱味,正好这位老板他有个亲戚恼朱味,也是儿子刚刚不在恼朱味,所以我就给赵哥你领来了究渐座。

  喜子的话刚说完恼朱味,老赵还没反应那恼朱味,躺在床上的妇人就轱辘一下恼朱味,从床上爬了起来恼朱味,然后急忙穿上鞋走到我面前恼朱味,问道:这位小兄弟恼朱味,你家是哪里的?那个孩子家是哪里的?(指的是我大姑妈家的孩子)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是邻县的恼朱味,这个绝对没错恼朱味,那个孩子是我姑妈的恼朱味,半年前不在了恼朱味,二十岁……我连忙解释道究渐座。

  邻县的?妇人看来是这户人家的当家人恼朱味,话语权都在她手里那究渐座。只见这妇人有些怀疑的看着我恼朱味,问道:邻县那个村儿的?

  哎呀恼朱味,我说嫂子啊恼朱味,这位老板真的是邻县的恼朱味,经常往我们厂子里送货恼朱味,这要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恼朱味,我能给我赵哥往家领吗?喜子嘴里吧嗒着烟恼朱味,向妇人解释道究渐座。

  听到喜子的话以后恼朱味,妇人知道这应该是真的恼朱味,所以也不再用怀疑的眼光看我了恼朱味,只听妇人接着向我说道:邻县的行恼朱味,可是这虽然是配婚恼朱味,但我们也要去对方家里看一看恼朱味,并且这彩礼也要跟活人一样恼朱味,要是同意咱们再说究渐座。

  听到这话恼朱味,坐在旁边的老赵脸上有些难看了恼朱味,只听老赵向自己老婆恼朱味,道:我说你这老娘们儿恼朱味,瞎咧咧什么?咱们姑娘都这样了恼朱味,还说什么彩礼彩礼的?只要人家好恼朱味,这事儿我定了恼朱味,咱们什么都不要恼朱味,结个好亲家就行究渐座。

  ……然后就是这对老夫妻的一番吵闹恼朱味,我和喜子实在是没法待了恼朱味,所以我和喜子就离开了赵家恼朱味,跟喜子临分手前恼朱味,我给喜子放了话恼朱味,让他给我操点心恼朱味,要是真成了恼朱味,我给他弄个媒人钱……最后分手的时候恼朱味,我从车里拿了一条烟递给喜子恼朱味,也算是没白让人家辛苦究渐座。

  转眼三天过去了恼朱味,我再次来到左家庄附近的这个加工厂卸货恼朱味,顺便向喜子打听了一下赵家的意思恼朱味,可没曾想恼朱味,赵家也在等着我过去那究渐座。

  于是我把车上的货都卸了以后恼朱味,又再次带着喜子去了左家庄究渐座。

  进了赵家的门恼朱味,映入眼帘的是一口玻璃棺材恼朱味,由于夏天热恼朱味,尸体按照正常的说法恼朱味,要在家停七天恼朱味,所以为了不让尸体变丑恼朱味,死者家属一般都会租赁这种恼朱味,带着制冷功能的玻璃棺材恼朱味,来装殓死者究渐座。

  我赵哥在家吗?喜子仍是一边说话恼朱味,一边就进了家门恼朱味,我在后面也没客气恼朱味,跟着喜子就进去了究渐座。

  进了屋以后恼朱味,赵家夫妇就把他们的要求说出来了究渐座。意思是让我带着他们去我大姑妈家走走恼朱味,然后两家人当面说究渐座。

  这我还能说什么恼朱味,走着吧恼朱味,于是我又开车带着赵家夫妇和喜子三人恼朱味,向我大姑妈家去了究渐座。

  回来的路上由于是空车恼朱味,所以很快恼朱味,大约三个钟头就到了我们县究渐座。

  等我带着他们到了我大姑妈家以后恼朱味,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了恼朱味,不过这种事儿哪儿还论早晚啊恼朱味,所以我没敢耽误恼朱味,直接领着人到了我大姑妈家里究渐座。

  我大姑妈听说是女方的父母来了恼朱味,好久都不见笑脸的面庞恼朱味,竟然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光彩究渐座。

  我大姑父也挺舍得的恼朱味,把家里好吃的恼朱味,好喝的恼朱味,全都拿出来招待老赵夫妇恼朱味,并且还吩咐我去了一趟村外的饭馆恼朱味,点了十几个菜带回来究渐座。

  饭桌上恼朱味,两家人边吃边谈恼朱味,我大姑妈还拿出了恼朱味,自己儿子生前的照片让老赵夫妇看恼朱味,一边让老赵夫妇看相片恼朱味,嘴里还不停的夸自己儿子生前怎么怎么好恼朱味,老实了恼朱味,能干了恼朱味,说的跟个完人似的究渐座。

  这些话暂且不表恼朱味,等两家人吃完这顿饭以后恼朱味,事情也谈的差不多了恼朱味,我大姑妈家拿出六万块彩礼恼朱味,然后在置办一套金银首饰恼朱味,再加上一副好棺材恼朱味,再请寺里的和尚过来做一场法会恼朱味,这就算行了究渐座。

  既然事情已经定下了恼朱味,那两家人也算是亲家了恼朱味,我大姑父当晚就给老赵安排了住宿恼朱味,而且还拿出来自己平时都舍不得用的棉被恼朱味,枕头恼朱味,毯子究渐座。

  既然事情都谈妥了恼朱味,第二天我把赵家夫妇和喜子送回去以后恼朱味,我再次被大姑妈抓了壮丁恼朱味,连带着我的货车一并征用了究渐座。

  什么去省城定制上好的棺材恼朱味,去大寺院里请大师傅做法会恼朱味,还有去买衣服恼朱味,首饰恼朱味,这一趟趟下来恼朱味,油钱暂且不说恼朱味,光是忙就忙了三天究渐座。

  第三天终于到了恼朱味,我大姑父在家里请了三辆皮卡车放炮恼朱味,然后再用我的车装赵家姑娘的棺材恼朱味,这配冥婚也要走过场的恼朱味,也是要风风光光的究渐座。

  我们从早上五点恼朱味,天刚刚亮出发恼朱味,等这一个来回以后恼朱味,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恼朱味,车子不敢耽搁恼朱味,我们直接带着棺材恼朱味,就去了我大姑妈儿子的坟地究渐座。

  此时在这里等待的和尚恼朱味,已经早就准备好了法坛恼朱味,村子里过来帮忙的小伙子恼朱味,手里拿着铁锹恼朱味,准备起棺恼朱味,而站在坟地边上的恼朱味,还有一位挎着背包的老头恼朱味,这是阴阳先生恼朱味,是过来看起棺时辰恼朱味,和点穴的究渐座。

  (点穴恼朱味,就是找棺材的方位恼朱味,村子里的人说恼朱味,棺材放的好恼朱味,可以福泽后人恼朱味,棺材放不好恼朱味,可能连累后人恼朱味,而放的好放不好恼朱味,全在阴阳先生的眼睛究渐座。不过阴阳先生一般都不会给人家点穴点的太准恼朱味,据说点的正好恼朱味,一点都不差的话恼朱味,阴阳先生的眼睛就会瞎了)

  一场热热闹闹的配冥婚恼朱味,直到下午六点才算结束恼朱味,累得半死的我恼朱味,也开着车返回了县城……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恼朱味,梦到我大姑妈的儿子恼朱味,带着一个女孩子来到了我家里究渐座。虽然我脑子里很清楚恼朱味,我这小表弟已经去世了恼朱味,可是在梦里我竟然不害怕究渐座。

  我大姑妈的儿子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着我恼朱味,等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恼朱味,我表弟深情的看了旁边女孩子一眼恼朱味,然后又看向我恼朱味,说道:表哥恼朱味,谢谢你给我做的媒恼朱味,我和娟儿过的很满意恼朱味,很开心恼朱味,真的谢谢你究渐座。

  正在我愣神儿的功夫恼朱味,表弟旁边的那个叫娟儿的女孩子恼朱味,也是腼腆的对我笑了笑恼朱味,小声道:谢谢表哥究渐座。

  两人说完话以后恼朱味,也不等我说话恼朱味,就那么直接转身走了恼朱味,我看着两个人渐渐走远恼朱味,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欣慰恼朱味,这种欣慰来的毫无道理恼朱味,毫无征兆究渐座。

  就在两人刚要消失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叫娟儿的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恼朱味,然后一脸怪异的对我说道:表哥恼朱味,还记得当年大名湖畔的夏雨荷吗?……

Tags: 伴侣 冥婚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0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