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变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2013年7月恼朱味,一场强热带风暴席卷了整个佛罗里达州恼朱味,肆虐的风雨盘桓在迈阿密不肯离去究渐座。平日热闹的街道到了夜晚显得异常冷清恼朱味,几乎见不到人影究渐座。

  布莱恩是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分局的一名普通警员恼朱味,这天轮到他和同事欧文在局里值夜班究渐座。漆黑的窗外恼朱味,狂风裹挟着暴雨恼朱味,伴随着隆隆的雷声恼朱味,远方天际不时亮起一道刺目的闪电究渐座。坐在电脑前的欧文小声说了一句:“希望今晚不要发生什么事情究渐座。”可他的话音未落恼朱味,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究渐座。布莱恩的妻子艾丽丝在电话那端惊恐地叫道:“你快回来吧恼朱味,我好害怕恼朱味,好像有人偷偷溜进了房子!”

  布莱恩的家距警局大约20分钟的车程究渐座。他跳下车恼朱味,浑身上下顿时被雨淋得湿透究渐座。抬头看去恼朱味,他家的二层小楼阴沉沉地隐没在黑夜中究渐座。布莱恩的心剧烈地往下一沉恼朱味,抽出佩枪恼朱味,小心翼翼地靠近房子究渐座。

  大门敞开着恼朱味,整幢房子静悄悄的究渐座。布莱恩的嗓子里像吞进了滚烫的炭球恼朱味,又紧又痛恼朱味,可他还是谨慎地挨个房间进行搜查究渐座。

  在餐厅的门口恼朱味,布莱恩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恼朱味,借着路灯稀薄的光恼朱味,他看到脚下横着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究渐座。他心惊胆战地打开手电筒恼朱味,映入眼帘的是妻子惨白的面孔和惊恐的双眸恼朱味,诡异恐怖!

  这时恼朱味,从落地窗方向传来一阵簌簌的响声恼朱味,布莱恩连忙举枪恼朱味,可是黑夜遮挡了一切恼朱味,他什么也看不见究渐座。

  就在布莱恩踌躇之际恼朱味,一道闪电亮起恼朱味,将站在落地窗外的一个人影清清楚楚映照出来恼朱味,那是张熟悉的面孔恼朱味,而且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布莱恩的噩梦中出现究渐座。

  布莱恩冲到屋外恼朱味,却已是空无一人!这时恼朱味,欧文不放心同伴恼朱味,驱车赶了过来究渐座。恐怖凶残的场面令他倍感震惊恼朱味,两人默默地对现场做了初步勘查后恼朱味,始终绷紧面孔的布莱恩突然用惊恐的语气说:“我刚才看见凶手了!”

  欧文探询地望着他:“是谁?”“是卡洛斯!”布莱恩轻轻吐出这个名字恼朱味,却像在空中打了个炸雷恼朱味,欧文顿时呆住了究渐座。

  5年前恼朱味,迈阿密接连发生凶杀案恼朱味,被害人都为30岁左右的女性究渐座。联邦调查局接手了此案恼朱味,布莱恩和欧文也参与了侦破过程究渐座。

  经过深入调查恼朱味,警方发现被害人有个共同特点:婚后出轨究渐座。这会是导致她们被杀害的原因吗?如果是这样恼朱味,凶手一定有过失败的婚史究渐座。循着这一线索恼朱味,又通过对犯罪现场一些物证的提取分析和大量的排查工作恼朱味,他们最终将凶手锁定在一个叫卡洛斯的男人身上究渐座。

  15年前恼朱味,卡洛斯的妻子雪儿抛下他和7岁的儿子恼朱味,与一个有钱男人私奔了究渐座。郁闷至极的卡洛斯从此借酒浇愁恼朱味,不思上进恼朱味,靠着微薄的失业金以及房屋的租金勉强度日恼朱味,而到手的钱他又用来买醉恼朱味,对儿子毫不关心究渐座。有一天恼朱味,卡洛斯的儿子独自在外面玩耍时失踪恼朱味,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究渐座。卡洛斯对此似乎也没放在心上恼朱味,照旧醉生梦死地混日子究渐座。

  面对找上门来的警察恼朱味,喝得醉醺醺的卡洛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究渐座。他甚至满不在乎地说恼朱味,因为对妻子怀有怨恨恼朱味,他把愤怒转移到儿子身上究渐座。因此他亲手杀死了儿子恼朱味,并把尸体抛进了大海究渐座。

  就在众人准备给卡洛斯铐上手铐之际恼朱味,他突然掐住欧文的脖子恼朱味,死死不放究渐座。布莱恩只得瞄准卡洛斯扣动了扳机究渐座。

  卡洛斯咽气前恼朱味,表情古怪地瞪着布莱恩恼朱味,嘴角含着一丝冷笑恼朱味,断断续续地说:“我会回来找你的!”因卡洛斯死前对所犯罪行都已招供恼朱味,连环案就此了结究渐座。从此恼朱味,迈阿密再没有类似案件发生究渐座。

  死人突然复活又作案恼朱味,可能吗?

  这起案件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高度重视恼朱味,特派一位资深探员格伦负责调查究渐座。不幸的是恼朱味,当时正值狂风暴雨恼朱味,现场室外的所有痕迹都被冲刷干净恼朱味,而在室内也没有找到任何强行闯入的痕迹究渐座。为了验证布莱恩关于杀人凶魔复活报仇的说法恼朱味,警方掘开了卡洛斯的墓穴恼朱味,里面是一具几近腐烂的尸体恼朱味,经法医确认恼朱味,就是卡洛斯究渐座。

  经过一系列调查取证恼朱味,格伦突然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的猜想究渐座。他认为恼朱味,案发当晚根本没有第三人出现恼朱味,是布莱恩接电话时假装说妻子出了事恼朱味,然后匆匆赶回家恼朱味,在欧文赶到前杀掉了妻子恼朱味,并假称看到死去的卡洛斯究渐座。至于他这样做的动机也已经查清—艾丽丝在外面有了情人!格伦拿出艾丽丝与一个男网友的聊天记录恼朱味,语言极尽暧昧究渐座。几天后恼朱味,一起意外事件印证了格伦的说法究渐座。一个名叫凯莉的妇女在夜晚回家途中遭到持刀歹徒的袭击恼朱味,幸好被几名路人撞上究渐座。歹徒没来得及下手便跑掉了究渐座。而凯莉所描述的凶犯样子竟与布莱恩一模一样究渐座。格伦当即下令对布莱恩实施抓捕究渐座。

  事先已得到消息的布莱恩驾车发疯般地行驶在郊区公路上恼朱味,疑惑和愤恨交织在心头究渐座。到底是谁在诬陷自己?难道真的是卡洛斯复活了?他该如何洗清冤情?这时恼朱味,手机响了起来恼朱味,是欧文究渐座。“伙计恼朱味,出事了!”他焦急地说恼朱味,“刚接到报案恼朱味,昨晚东区发生了一起命案恼朱味,死者是卡洛斯的前妻雪儿恼朱味,并且有目击证人恼朱味,指证你当晚在现场附近出现过究渐座。”

  夜晚郊外的公路冷清而空旷究渐座。布莱恩打开车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恼朱味,进入联邦调查局的资料库恼朱味,调出一年前的卷宗恼朱味,仔细研读中恼朱味,一个不寻常的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究渐座。

  一两天后恼朱味,布莱恩趁着夜色悄悄驾车来到了偏僻的哥顿路恼朱味,卡洛斯的旧宅就在路旁恼朱味,这所平房如今已被充公并租了出去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只有一个房间从窗帘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一丝光亮究渐座。

  布莱恩走上前敲了敲门恼朱味,半晌恼朱味,门才缓缓地打开究渐座。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看到布莱恩恼朱味,漠然地问:“你找谁?”布莱恩微微一笑说:“我找卡洛斯究渐座。”那人用怪异的眼神瞪着他恼朱味,冷冷说道:“对不起恼朱味,那你只有去地狱找他了究渐座。”布莱恩点了点头恼朱味,随即问道:“那么恼朱味,我找雷米恼朱味,他是这里的房客究渐座。”那人似乎厌倦了谈话恼朱味,做出要关门的架势究渐座。

  布莱恩识趣地告辞转身离开究渐座。走到车门前恼朱味,一群警察突然冲上来把他团团围住恼朱味,将他押解远去究渐座。

  一个人影悄悄地向外窥探恼朱味,他正是租住在卡洛斯房子里的雷米恼朱味,看着布莱恩被带走恼朱味,他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冷笑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一阵敲门声响起究渐座。雷米迟疑了片刻恼朱味,拉开门恼朱味,猛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恼朱味,吓得浑身一震究渐座。“史蒂夫!”那女人颤声叫着缓缓抬起头恼朱味,雷米瞬间神色大变恼朱味,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恼朱味,满脸的惊惧究渐座。

  “史蒂夫恼朱味,我是你妈妈雪儿呀!”那女人向前踏上一步恼朱味,伸手想要拥抱他恼朱味,雷米骇得倒退两步恼朱味,一把甩开那女人触到他胳膊的手恼朱味,语无伦次地叫道:“别碰我恼朱味,你这个坏女人恼朱味,你已经死了!你该死—丢下我和爸爸!”

  他猛然住了口恼朱味,因为他视线的余光看到格伦和布莱恩从阴暗处走了出来究渐座。布莱恩说:“我在翻阅卷宗时恼朱味,发现一个不大合理的细节恼朱味,卡洛斯没等我们讯问就把所有罪状都招认了恼朱味,还提到杀死了儿子恼朱味,他为什么要说这些?答案只有一个—他想用生命来保护一个人究渐座。那个人就是你恼朱味,卡洛斯的儿子究渐座。”

  当布莱恩发现这个细节后恼朱味,突然想到恼朱味,卡洛斯的儿子可能并没有死而是长大成人了究渐座。因为童年阴影恼朱味,人格发生扭曲恼朱味,从而对那些不忠的女人怀有深深的恨意恼朱味,导致杀机突起恼朱味,那么所有的疑问就都解释得通了究渐座。

  只是恼朱味,如果这个孩子还活着恼朱味,他会在哪里?布莱恩想到恼朱味,卡洛斯由于多年的颓废生活恼朱味,已经很少和人来往了恼朱味,布莱恩很自然地想到租住卡洛斯房子的房客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给欧文打电话恼朱味,让他调查一下究渐座。

  结果让布莱恩大为振奋恼朱味,这位叫雷米的租客不仅与卡洛斯失踪的儿子在年龄上完全吻合恼朱味,而且雷米竟是一名混迹于好莱坞的化妆师恼朱味,他最擅长的技术就是塑型化妆恼朱味,能把一个人变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究渐座。如此一来恼朱味,困扰布莱恩的疑团—复活的卡洛斯以及第二个布莱恩就迎刃而解了究渐座。布莱恩将自己的猜测通过欧文与格伦进行了交流恼朱味,于是他们将计就计联手导演了这出戏究渐座。雷米被捕后恼朱味,警方果然在他的住所搜出用来装扮卡洛斯和布莱恩的假脸模究渐座。至于死而复活的雪儿恼朱味,则是警方聘请了另一位精通此术的化妆师来完成的恼朱味,布莱恩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恼朱味,终于使雷米败在自己设计的圈套中!

Tags: 悬念故事 变脸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0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