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怨井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意外疯魔

  秦龙最近十分挠头恼朱味,妻子笑梅自从去了枫桥镇恼朱味,回来后精神一天天萎靡恼朱味,后来竟发展到了神经质究渐座。常常地恼朱味,她会突然歇斯底里大发作究渐座。妻子是娇小姐恼朱味,脾气一直不好恼朱味,可结婚三年恼朱味,她对秦龙还是不错的究渐座。现在恼朱味,这是怎么了?更令秦龙疑惑的是恼朱味,笑梅每晚都剪纸花恼朱味,花花绿绿的纸恼朱味,分明是烧给死人的究渐座。偶尔恼朱味,她还真的烧恼朱味,边往盆里点火边喃喃地说:“走好啊究渐座。阿龙恼朱味,你一路走好究渐座。”

  那声音恼朱味,让秦龙简直是毛骨悚然究渐座。笑梅恼朱味,一直亲昵地叫他“阿龙”究渐座。在她眼里恼朱味,他成了死人?不仅如此恼朱味,就连笑梅看他的眼神也在一天天变化究渐座。起初是恍惚恼朱味,后来是视若无睹究渐座。许多时候恼朱味,秦龙怀疑她压根看不到自己究渐座。就像他是个游魂恼朱味,根本不存在究渐座。

  带笑梅去看医生恼朱味,笑梅突然对着医生又哭又笑恼朱味,还突然指着墙说:“魔鬼恼朱味,魔鬼恼朱味,快杀了他恼朱味,杀了他!”然后恼朱味,她吓得瑟瑟发抖恼朱味,身子直往秦龙怀里躲究渐座。

  医生摇摇头恼朱味,说这是精神分裂症最典型的症状究渐座。恐惧恼朱味,幻觉恼朱味,歇斯底里恼朱味,最好的方法就是送往精神病院究渐座。可秦龙却舍不得送她进精神病院恼朱味,就是他想送恼朱味,岳父也不会同意究渐座。岳父最疼女儿恼朱味,决不会忍心将她送到那监牢般的地方究渐座。再说恼朱味,岳母坚信女儿只是需要静养恼朱味,慢慢就会好起来究渐座。

  秦龙不知道笑梅是怎么受了刺激恼朱味,而岳父母的反应也有点儿古怪究渐座。每天晚上恼朱味,看到妻子剪着纸花喃喃自语恼朱味,他就几乎无法忍受究渐座。最后恼朱味,他下定决心恼朱味,亲自去一趟枫桥镇恼朱味,弄明白妻子在那儿到底着了什么魔!

  两天后恼朱味,秦龙来到枫桥镇究渐座。不过是个风景小镇恼朱味,有些少数民族风情恼朱味,却也并没有多少特别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在车上秦龙就听游人说此地有一口井恼朱味,名为“怨井”究渐座。传说恼朱味,看到井水的人恼朱味,非死即疯究渐座。所以恼朱味,这口井就被当地人封了起来恼朱味,外面上了三把大锁究渐座。偶尔有游客偷偷进去恼朱味,好像都没有好结果究渐座。

  对这样的掌故恼朱味,秦龙压根不信究渐座。这全都是装神弄鬼的噱头恼朱味,只适合骗骗小孩子究渐座。

  找个小旅馆住下恼朱味,秦龙随便吃了点儿东西恼朱味,拿着妻子照片去了手工艺品一条街究渐座。每次旅行恼朱味,笑梅都会买回大批纪念品究渐座。而她也很喜欢讨价还价恼朱味,从中得到很多乐趣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一定有小贩认得她的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没走多远恼朱味,就有一个小贩认出恼朱味,她是那个买了他两面镜子的女人究渐座。

  “买了两面镜子?”秦龙颇为意外究渐座。

  “是啊究渐座。我这儿挂着两面桃木妆花镜子恼朱味,是避邪的究渐座。每天走过怨井恼朱味,我用它遮着眼究渐座。她好奇恼朱味,听说了怨井的事就非要买下镜子究渐座。”小贩说:“因为她肯出价恼朱味,我就卖给了她恼朱味,自己又找人做了两面镜子究渐座。”

  秦龙默然无语究渐座。那两面镜子挂在摊位两侧恼朱味,桃木做框恼朱味,各自雕着两柄宝剑恼朱味,不过是寻常避邪物件究渐座。笑梅虽然是个女孩恼朱味,却天性好奇恼朱味,最喜欢走南闯北搜集些奇闻逸事究渐座。

  回到旅馆恼朱味,秦龙再向人打听“怨井”恼朱味,有个老人原原本本告诉了他究渐座。怨井的得名是因为一个女人究渐座。据说恼朱味,有个漂亮聪颖的女人嫁到一个穷秀才家究渐座。她整夜刺绣恼朱味,独自支撑门户恼朱味,供丈夫寒窗苦读恼朱味,一心要他考取功名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丈夫果真高中皇榜究渐座。可想不到恼朱味,他发迹之后当即另娶恼朱味,再不回家究渐座。女人伤心万分恼朱味,夜夜哭泣究渐座。最后泣泪成血恼朱味,投井身亡究渐座。自此恼朱味,井水变红恼朱味,流传至今究渐座。

  秦龙听罢恼朱味,沉吟半晌恼朱味,又问起非死即疯的传闻究渐座。老人叹了口气恼朱味,说那井也的确蹊跷究渐座。有许多人进去之后恼朱味,就变得莫名其妙恼朱味,然后出来就发了疯究渐座。不发疯的恼朱味,也活不了多久究渐座。“前阵子恼朱味,有个大胆女游客不知怎么就砸开了锁恼朱味,钻进了怨井究渐座。想不到恼朱味,她回到旅馆后恼朱味,整个人都变了究渐座。披头散发恼朱味,裙子上都是泥水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她没有再看风景就回了城究渐座。她那模样恼朱味,好吓人呢!”

  秦龙默然究渐座。那个人恼朱味,就是妻子?她回家时恼朱味,的确衣衫不整恼朱味,神色委顿究渐座。

  夜探古井

  晚上十点钟恼朱味,秦龙从床上爬了起来究渐座。带了大号手电恼朱味,又捏了把万能钥匙恼朱味,他向着古井的方向走去究渐座。爷爷是极高明的锁匠恼朱味,秦龙只要出门恼朱味,必带一把这样的万能钥匙究渐座。倒不是想偷窃恼朱味,只是想万一钥匙丢了恼朱味,可以用它替代究渐座。白天仔细去看过古井恼朱味,秦龙很顺利地到了目的地究渐座。

  井被一座低矮的石头房垒了起来恼朱味,屋门上加了三把大铁锁究渐座。秦龙手脚利索恼朱味,没过片刻就把锁一把把打开究渐座。推开门恼朱味,扑面一股幽凉的气息究渐座。秦龙深深呼出一口气恼朱味,关好门恼朱味,开始用手电打量四周究渐座。很大的木栏杆圈起了古井恼朱味,就在一处缺损的木栏杆下恼朱味,秦龙发现了两面镜子究渐座。拾起镜子恼朱味,桃木框恼朱味,跟小摊位上挂的一模一样究渐座。秦龙更加确信恼朱味,笑梅来过这儿究渐座。并且恼朱味,在这儿她发现了什么东西恼朱味,所以才弃了镜子仓皇逃走究渐座。

  秦龙小心地走到井边恼朱味,用手电照照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这儿的井水并不平静恼朱味,似乎一直都在泛着涟漪究渐座。更奇怪的是恼朱味,它的确是红色恼朱味,就像鲜红的血究渐座。秦龙用嘴叼住手电恼朱味,两手撑住井沿恼朱味,将整个身子探了进去究渐座。就在这一刹那恼朱味,秦龙的眼睛突然直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手电应声落进了井里究渐座。

  四周一片漆黑恼朱味,秦龙的头发都要竖起来恼朱味,他飞快地起身恼朱味,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古井石屋恼朱味,朝着小旅馆跑去究渐座。

  回到旅馆恼朱味,秦龙双手抱住头究渐座。天哪恼朱味,这怎么可能?他看到古井中浮现出一张凄楚痛苦的脸恼朱味,那是泪流满面的妻子的脸究渐座。那张脸的旁边恼朱味,是两个黑衣人究渐座。手电掉进了古井恼朱味,下面他再也看不清了恼朱味,可他的确看清了妻子的满脸泪痕!这就是笑梅精神崩溃的原因?

  整整一夜恼朱味,秦龙辗转反侧究渐座。天亮之后恼朱味,岳父打来电话恼朱味,叫秦龙马上返回恼朱味,笑梅不见了究渐座。

  秦龙大惊失色恼朱味,赶紧订票恼朱味,坐最早的火车返回究渐座。

Tags: 怨井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