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风雨卖油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天晚上恼朱味,何记油坊突然失火了!等附近被惊醒的人们七手八脚将大火扑灭时恼朱味,油坊的掌柜何老三已经被烧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究渐座。众人不禁唏嘘感叹恼朱味,议论纷纷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有人大叫一声:“哎呀恼朱味,何老三还有个十来岁大的儿子恼朱味,大家赶紧找找!”街坊们这才醒悟过来恼朱味,急忙屋前屋后四处找寻恼朱味,却全然不见何家小儿的踪影究渐座。

  就在此时恼朱味,忽闻门外有人喊道:“何家小儿回来了!”众人齐齐出外恼朱味,果见何家小儿浑身汗透恼朱味,挑了一副卖油担子愕然立于门前究渐座。何家小儿突逢剧变恼朱味,手足无措跪倒在何老三的尸体旁号啕大哭恼朱味,邻里尽皆恻然恼朱味,不忍卒视究渐座。

  何家小儿啜泣着断断续续说道恼朱味,今晚约摸亥时一刻的时候恼朱味,他与父亲正要关门恼朱味,门外突然来了一个美貌的姑娘究渐座。姑娘拿出二两白银恼朱味,说西郊有一户人家急需两桶上好净油恼朱味,请他们马上送去究渐座。何老三接过银子恼朱味,喜笑颜开恼朱味,抬眼再看时恼朱味,那姑娘不知何时已经去无影踪究渐座。他也不深思恼朱味,即刻准备好油担家伙恼朱味,打发儿子连夜把油送去究渐座。

  何家小儿满头大汗地把油挑到那姑娘所给的地址恼朱味,却发现那里竟是一片荒郊究渐座。他不禁纳闷恼朱味,那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她白花这许多银子难道就只是为了戏弄他们?他无奈地回到家中恼朱味,才发现与父亲已是阴阳相隔究渐座。

  街坊们连连劝慰恼朱味,询问他日后有何打算究渐座。何家小儿勉强止住了哭声恼朱味,告诉众人恼朱味,他本姓程恼朱味,叫程修文恼朱味,乃绛州人士究渐座。数年前恼朱味,不慎与父母走失恼朱味,所幸被路过的何老三带回收养究渐座。虽然何老三向来将他当仆人小厮使唤恼朱味,动辄打骂恼朱味,但好歹也算有了个遮风挡雨的所在究渐座。现在养父意外身亡恼朱味,程修文便想重回绛州寻找生身父母究渐座。

  有人问道:“当年走失的时候你只有几岁大恼朱味,如今还能记起父母亲的模样吗?”程修文摇摇头恼朱味,从身上解下一块发黄的汗巾道:“父母的样貌均已模糊恼朱味,但是我一直随身带着当年母亲亲手系在我身上的汗巾恼朱味,就算我不能认出他们恼朱味,相信他们凭此也一定能认出我来究渐座。”

  程修文打算沿途仍靠卖油为生究渐座。众人见他孤苦可怜恼朱味,便你一文我一贯地筹了几两银子给他当盘缠路费究渐座。天刚蒙蒙亮恼朱味,程修文就独自朝绛州去了究渐座。

  这一路上恼朱味,人们大多嫌他年幼恼朱味,不敢轻信恼朱味,因而他肩上的两大桶上好净油竟然一点都卖不出去究渐座。

  大半个月后恼朱味,程修文终于走到绛州附近究渐座。街坊们凑给他的几两银子早已花费殆尽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他走得精疲力尽恼朱味,把担子放下恼朱味,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究渐座。正自感凄苦恼朱味,突然听见身后树林中传来几声轻笑究渐座。循声望去恼朱味,只见林中长着一棵硕大的梨树恼朱味,一阵东风吹来恼朱味,满树纯白的梨花如柳絮般纷扬而下恼朱味,漫天飞舞究渐座。花雨之中恼朱味,站着一位拈花微笑费锐耕、明眸流盼的素衣少女究渐座。正是那日曾在油坊见过的姑娘究渐座。

  程修文忍不住愤然上前质问:“是你?你当日为何要捉弄于我?”那姑娘顽皮一笑:“银两我已经付过了恼朱味,油又不用你们出恼朱味,你们还白占了一个大便宜呢恼朱味,你有什么好抱怨的?”程修文一时语塞究渐座。

  姑娘望了一眼他放在一旁的卖油担子恼朱味,问道:“你如今依然卖油?”程修文点点头究渐座。姑娘从袖中取出二两白银恼朱味,指向一处道:“此去一里余外有一座昭若寺恼朱味,寺里和尚早晚要做功德恼朱味,用油甚多恼朱味,你这就给他们送去吧究渐座。”说完把银子塞进程修文手中恼朱味,头也不回地走了究渐座。

  程修文半信半疑恼朱味,按照姑娘所说的地方恼朱味,找到了昭若寺恼朱味,却见寺门紧闭恼朱味,便拉起门环轻敲了几下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一个长相凶悍的和尚便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恼朱味,警惕地朝四下观望了一遍恼朱味,才向程修文喝道:“你是干什么的?”

  程修文便将有位姑娘付钱请他送油之事如实相告究渐座。和尚皱眉问起那姑娘的容貌恼朱味,程修文稍加描述恼朱味,和尚似乎并不与与她相识究渐座。和尚心头深锁恼朱味,又问:“她指明了要你把油送来昭若寺?”程修文点点头究渐座。和尚这才把他让了进去究渐座。

  寺里似乎正在修葺恼朱味,程修文清晰地听见内堂传来嘈杂声响究渐座。和尚将他带到一间小室恼朱味,道:“你在这儿等着恼朱味,我先去跟大哥……咳咳恼朱味,不恼朱味,是住持说一声究渐座。”言罢闭门而去究渐座。

  程修文心下起疑恼朱味,偷偷尾随和尚走到内堂恼朱味,眼前一幕让他大吃一惊恼朱味,寺中果然正在修葺内墙恼朱味,但是他们所用的材料竟是一堆黄灿灿的金砖!内堂中除了方才那个将他带进门的和尚外恼朱味,还有七八个同样粗壮的和尚究渐座。程修文方才一进门就隐隐觉得那个和尚不对劲恼朱味,如今才猛然醒觉恼朱味,这些“和尚”虽然都是光头却没有一人头上有戒疤!

  将程修文引进门的假和尚正躬身向一个独眼大汉说着什么究渐座。独眼大汉圆目大睁:“此事甚是可疑究渐座。”他看了一眼旁边那堆金砖恼朱味,“难道咱们用寺庙作掩饰恼朱味,将钱财藏匿之事已走漏风声恼朱味,他是朝廷派来调查的?”

  假和尚嗫嚅道:“大哥恼朱味,应该不会恼朱味,挑油进来的只是一个半大孩子恼朱味,而且遣他来的也不过是个年轻姑娘恼朱味,朝廷做事怎会如此儿戏?”独眼大汉眼露凶光:“哼恼朱味,宁杀错恼朱味,不放过!”程修文心中大骇恼朱味,“啊”的一声惊叫起来究渐座。

  程修文心知不好恼朱味,慌忙转身欲逃恼朱味,然而内堂众假僧闻声早已追出恼朱味,他哪里逃得掉?独眼大汉恶狠狠地吩咐手下:“将这小子绑起来!当务之急是先把所有金砖砌进墙中恼朱味,完事再把这小子带到没人的地方宰了!”

  其中一人脱下一只袜子塞进程修文嘴中恼朱味,又寻了根麻绳将他五花大绑起来恼朱味,然后将他丢在之前那间小室中恼朱味,便离去了究渐座。

Tags: 风雨 卖油郎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