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地府终结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先从很多年前的一个案子说起:

  有个叫张禹堂的人恼朱味,是个工人究渐座。他工作的地方是个私人的小工厂恼朱味,但由于张禹堂的技术精湛恼朱味,小工厂里很多“技术活”只有他一个人能做究渐座。所以他的工资特别高恼朱味,几乎跟副厂长差不多究渐座。

  本来他的日子过的不错恼朱味,最近还谈了个女朋友恼朱味,不曾想祸从天降究渐座。

  这天刚开完工资恼朱味,他清点了一下钞票究渐座。这时有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头:“张老弟恼朱味,晚上一起吃饭去吧!我请客!”

  张禹堂一看是工厂里的赵有财恼朱味,推脱说:“赵哥恼朱味,我不去了恼朱味,我晚上约了女朋友究渐座。”

  另一个叫“吴亚”的人也走了过来恼朱味,劝道:“我和赵哥过几天就回老家了恼朱味,咱们算是告别究渐座。以后我们恐怕都见不着了恼朱味,你跟女朋友约会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张禹堂一想恼朱味,这个吴亚说的也是究渐座。便答应了晚上的饭局恼朱味,然后下班时用厂里的电话给女朋友打了个招呼究渐座。(那个时候还没手机恼朱味,座机电话也不普遍)

  晚上吴亚在外面买了不少熟食和热菜恼朱味,提溜两瓶白酒回到宿舍究渐座。几个人就在赵有财宿舍里吃饭恼朱味,赵有财和吴亚不停地劝酒究渐座。张禹堂也是个直爽的人恼朱味,人家劝酒他就不停地喝究渐座。

  咱们前面说过这是小工厂恼朱味,明天又放假恼朱味,所以工厂宿舍里没有其他人恼朱味,只有他们三个究渐座。

  刚喝几杯恼朱味,张禹堂突然觉得肚子疼痛恼朱味,问道:“赵哥恼朱味,我肚子疼恼朱味,这酒是不是坏掉了?”

  赵有财笑而不答恼朱味,只是盯着他究渐座。

  一旁的吴亚笑着说:“好弟弟啊究渐座。这白酒没坏恼朱味,是我们的良心坏了!”

  张禹堂恍然大悟恼朱味,知道酒里被下了毒药究渐座。他打算挣扎着跑掉恼朱味,却感到浑身已经没有力气恼朱味,口中开始吐白沫恼朱味,接着便倒地不起究渐座。

  几分钟后恼朱味,赵有财走过去看了看恼朱味,确定人已经死了究渐座。便开始翻张禹堂的钱包究渐座。

  吴亚笑着说:“这家伙把几个月的工资都放身上恼朱味,这回我们赚了!”

  “嘘!”赵有财瞅瞅门外恼朱味,骂道恼朱味,“小心让人听见!赶紧把他搬出去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赵有财和吴亚拿走了张禹堂半年的工资恼朱味,还带走了他的身份证件以及怀表费锐耕、戒指等物品恼朱味,然后逃之夭夭究渐座。

  那个年代科技没有现在发达恼朱味,没有DNA也没有摄像头究渐座。更让人恼火的是恼朱味,这家私人工厂没有赵有财和吴亚的真实身份信息究渐座。而且这个地方地处偏远恼朱味,这些问题给警察破案带来了种种困难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几个月后当地警察通过走访还是找到吴亚的踪迹究渐座。让人失望的是吴亚也遇害了恼朱味,赵有财又没了踪影究渐座。此后恼朱味,这个案子就成了悬案究渐座。

  本文不是侦探小说恼朱味,不表警察怎么处理这个案子究渐座。咱们书归正传恼朱味,接着说张禹堂恼朱味,那位说张禹堂不是死了吗?还有啥说的?

  侦探小说是没法说恼朱味,但是我们的鬼故事能接着说!

  张禹堂死了恼朱味,他是冤死的究渐座。因此在阴曹地府里冤魂不散恼朱味,不肯投胎究渐座。

  阎王爷问道:“张禹堂恼朱味,你有机会再投胎做人士你的福气恼朱味,本官却发现你不乐意投胎恼朱味,为什么?”

  张禹堂跪在地府里恼朱味,哭道(鬼哭没有眼泪):“阎王爷恼朱味,你得给小鬼做主啊究渐座。我在活着的时候不敢说怎么正直怎么善良恼朱味,但我也没做过什么恶事究渐座。对父母足够孝顺恼朱味,对朋友也很讲义气恼朱味,既没犯法也没害过人究渐座。可是我就这么被赵有财和吴亚害死了恼朱味,我不甘心!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恼朱味,都说善恶终有报!可是那两个人白白杀了我恼朱味,我怎么能安心投胎呢?”

  阎王爷让崔判官拿过生死簿恼朱味,道:“罪犯吴亚已经因为分赃不均被赵有财杀死恼朱味,吴亚目前在‘鬼磨坊’服苦役究渐座。没有几千年(地府时间)是出不来的究渐座。”

  张禹堂接着问:“那赵有财呢?”

  崔判官说道:“赵有财的阳寿未尽恼朱味,需要在阳间遭受报应究渐座。在阳间三十年后会被阳间司法枪决恼朱味,然后再来阴曹地府受刑究渐座。”

  张禹堂不满恼朱味,说:“那他还要害死多少人?这不是恶人横行吗?”

  阎王爷哈哈大笑恼朱味,继续翻阅生死簿恼朱味,突然惊问:“崔判官恼朱味,生死簿上赵有财的名字怎么消失了?”

  崔判官又查阅天书恼朱味,回答说:“不好恼朱味,有妖道给赵有财做法究渐座。让他躲过报应循环究渐座。”

  阎王爷大怒:“岂有此理恼朱味,黑无常恼朱味,你速到阳间抓捕赵有财究渐座。什么时候找到他什么时候再回来!”

  黑无常不知道何时到来恼朱味,迅速答话:“诺!”

  再说赵有财恼朱味,他杀死了张禹堂后就打算把钱平分给吴亚究渐座。但是吴亚说不行:“张禹堂还有怀表和两个金戒指在你手里呢恼朱味,怀表我就不要了恼朱味,金戒指你得分我一个吧?”

  赵有财愤怒地说:“主意是我出的恼朱味,我是你的上司究渐座。你得听我的恼朱味,分钱自然得由我说的算!”

  两个人发生了口角恼朱味,厮打在一起究渐座。最后赵有财趁吴亚不注意恼朱味,抽出靴子里的匕首就扎了过去究渐座。第一下扎歪了恼朱味,扎在吴亚肋骨下面究渐座。赵有财紧跟着一脚踹倒吴亚恼朱味,又扎了一匕首恼朱味,正扎在吴亚心脏上究渐座。

  “分戒指?跟你分钱我都觉得冤得慌!”赵有财把递给吴亚的那份钱又拿了回来恼朱味,又翻出吴亚自己多年来的积蓄和他身上的金项链恼朱味,然后换件破衣裳走小路回到了老家究渐座。

  咱们没说吗恼朱味,这是几十年前的事情恼朱味,当时科技没现在发达恼朱味,赵有财又是有前科的“老手”恼朱味,所以警察当时没追到他究渐座。

  回家之后恼朱味,他把戒指变卖了恼朱味,又打了个金手镯究渐座。连金手镯和那个怀表一同送给自己的老婆究渐座。

  像那个你是不是得问问:“你半年干什么了恼朱味,挣这么多钱?怎么还拿回来金手镯了?”

  不恼朱味,赵有财的老婆肇金花是个就认识钱的娘们儿恼朱味,见钱眼开究渐座。只要丈夫拿回钱来恼朱味,坑蒙拐骗都可以恼朱味,哪怕是偷是抢的都不管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肇金花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恼朱味,倒了两杯酒恼朱味,陪赵有财喝了两盅究渐座。

  赵有财刚夹起块肉恼朱味,就想起这只手给张禹堂下耗子药时的动作恼朱味,又想起扎死吴亚时也是用的右手究渐座。他想:这只右手真是我的“摇钱手”啊究渐座。想着想着恼朱味,他突然感到右手手臂发酸:“媳妇儿恼朱味,我手疼?”

  “哎吆!亲爱的怎么了?”肇金花虽然很紧张恼朱味,却仍保持“妩媚”的动作究渐座。

  “我右手手腕子疼恼朱味,胳膊也疼恼朱味,动不了!”赵有财右手竟然疼得更厉害了恼朱味,握着筷子手也松不开究渐座。这个手既像是被卷进了转动的车轴里恼朱味,又好像抽筋一样疼痛究渐座。

  看着颤抖哀嚎的丈夫恼朱味,肇金花不知所措恼朱味,也帮不上忙:“见鬼了!你到底怎么了?”

  “见鬼了?”这句话仿佛暗示着赵有财恼朱味,他的眼前忽然看到了两个人影晃动恼朱味,却看不清究渐座。这两个人影一胖一瘦恼朱味,就好像是张禹堂和吴亚究渐座。

  “有鬼!有鬼!救命啊!别过来!”赵有财叫喊着恼朱味,旋即晕倒恼朱味,翻着白眼儿究渐座。

  肇金花找来村里的赤脚大夫也没看明白怎么回事恼朱味,又找了个跳大神的驱鬼恼朱味,这一折腾真就把赵有财折腾醒了究渐座。

  赵有财问跳大神的:“我被鬼……俩鬼缠上了恼朱味,你老有什么办法撵走他们?”

  跳大神的也看出来眼前的人不是善人恼朱味,一定做了什么昧良心的事情才惹鬼上身究渐座。但这跳大神的老太太是个财迷恼朱味,看到肇金花给自己拿了不少钱恼朱味,就决定替人消灾究渐座。

  跳大神的说了句:“我给你一根桃木恼朱味,再给桃木画道符恼朱味,你要戴在身上究渐座。只要这桃木在恼朱味,你就能躲过因果报应究渐座。”

  说罢她拿出块旧桃木恼朱味,这桃木由于年代太久被摸的铮亮铮亮的究渐座。跳大神的口中念念有词恼朱味,在桃木上吐了口唾沫究渐座。然后给了赵有财究渐座。

  还真别说恼朱味,这桃木一戴上赵有财身体又恢复了正常究渐座。

  也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阴曹地府里生死簿没有了赵有财的名字究渐座。赵有财就这么躲过了因果报应究渐座。

  咱们得插一句恼朱味,这跳大神的靠着巫术帮恶人做坏事究渐座。等跳大神的死以后恼朱味,到阴曹地府一查都是她的欠下债究渐座。她得加倍偿还究渐座。

  再说赵有财恼朱味,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行凶做恶恼朱味,给家里带了不少赃款究渐座。如今又利用法术躲过了因果报应恼朱味,赵有财就这么诚惶诚恐地过着滋润的日子究渐座。

  二十多年后的一天恼朱味,赵有财和朋友们喝完酒闲着没事打起了麻将究渐座。对面那个人叫卫三恼朱味,笑着说:“老赵恼朱味,你手气不行啊?连输了几把?还敢玩吗?”

  “怎么不敢玩?”赵有财借着酒劲儿说恼朱味,“输光了我也要玩!”

  卫三吸了口烟恼朱味,道:“没钱你也敢玩?你总不能把手押在赌桌上吧?”

  赵有财翻了翻兜恼朱味,零钱都没了究渐座。最后把脖子带着辟邪的那个桃木放在桌子上了:“我押这块桃木!”

  卫三瞅了瞅桃木:“这破玩意有屁用?你输光了把桃木扔这恼朱味,我上哪找你去?”

  赵有财说:“这是我辟邪用的!想当年我杀过两个人恼朱味,被鬼缠住究渐座。后来有个跳大神的老太太给了这块桃木究渐座。你还问我敢玩吗?老子连人都杀过两个恼朱味,还有老子不敢的事情?”

  屋子里人都以为他在说笑话恼朱味,只有卫三记在心里究渐座。卫三心想:我弟弟前段时间因为和人打架被判刑恼朱味,现在保外就医究渐座。可惜过几天我弟弟就要回监狱继续服刑恼朱味,这要是等他刑满释放得多少年?这不是个减刑的机会?

  于是卫三下了个套恼朱味,说:“好!赵哥恼朱味,你就押这个桃木恼朱味,我押五千块钱!我赢了就要这块桃木恼朱味,你赢了就拿走五千块钱!”

  赵有财是真喝多了恼朱味,忘记了桃木的作用究渐座。他只惦记着得到那五千块钱恼朱味,就点头应允究渐座。

  两个人单独玩掷骰子恼朱味,三局两胜究渐座。卫三家里开过麻将社恼朱味,拿出的骰子是做手脚的恼朱味,结果两局都是卫三赢究渐座。

  卫三找到自己弟弟恼朱味,偷偷说道:“你现在拿着这块桃木恼朱味,然后跟政府交代这件事究渐座。”

  结果卫三弟弟因为这件事而减刑恼朱味,赵有财却被枪毙究渐座。

  这件事到此还没结束究渐座。

  张禹堂得到了圆满的答复而去孟婆那里投胎究渐座。赵有财死后自然也到了阴曹地府恼朱味,受到了地府里的花样翻新的严刑酷法究渐座。

  赵有财实在忍受不了酷刑恼朱味,就给老婆肇金花托梦:金花啊恼朱味,咱家花的都是赃款究渐座。不是我杀人夺的财富恼朱味,就是我坑蒙拐骗划拉来的钱究渐座。你赶快把家里的钱都散了吧究渐座。要不然我在阴曹地府里太遭罪了究渐座。只要你把赃款吐回去恼朱味,阎王爷多少能减轻点刑罚恼朱味,我是不就少受点罪啊?

  金花在梦里感到很害怕恼朱味,醒了以后就不当回事儿了:把钱吐回去?把钱吐回去老娘指啥活着?老娘陪你睡了这么多年恼朱味,换算成包夜得多少钱?你给老娘这么点钱老娘已经吃亏了恼朱味,还想让我把这点钱也吐回去?

  这像人话吗?有这么算的吗?

  肇金花拿着存折和金银首饰回到了娘家究渐座。但是横财不会长久恼朱味,肇金花后来也因为赌博借高利贷欠下一屁股债恼朱味,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究渐座。

  而赵有财欠的债太多恼朱味,在阴曹地府里服刑还不算完究渐座。阎王爷干脆罚他投胎做狗恼朱味,给张禹堂的父母看家护院究渐座。

Tags: 地府 终结令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