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迁坟怪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究渐座。

  姚庄地处山区恼朱味,却是个土壤肥沃费锐耕、树木茂盛的地方究渐座。只是因为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通往外界恼朱味,所以姚庄的人都很封闭究渐座。

  新上任的村长是个年轻人恼朱味,叫姚士乙究渐座。姚士乙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恼朱味,无论对谁都打不还手费锐耕、骂不还口究渐座。而姚士乙自己也是个很本分费锐耕、正派的年轻人究渐座。于是村民们推选姚士乙当了姚庄的村长究渐座。

  然而发生了一件事却让姚士乙几乎成为众矢之的……

  在村委门口恼朱味,村里的碎嘴子彭大爷骂道:“士乙恼朱味,我们老少爷们儿觉得你很老实恼朱味,才选你当村长究渐座。你怎么刚当上官儿就忘恩负义了?”

  另一个中年人也附和说:“彭大爷说的没错!姚士乙恼朱味,你要迁坟就不行!挖坟掘墓是缺八辈子德的事情究渐座。会遭报应的究渐座。弄不好会家破人亡的!”

  姚士乙耐心地解释道:“我们村为什么成为贫困村?还不是道路不通?我为什么号召大家伙迁坟?还不是为了修路?你看咱们村的苹果树恼朱味,一年产下来的苹果都可以开罐头厂了究渐座。你再看看地里的野菜恼朱味,拿到城里去卖保准受欢迎究渐座。可是现在呢?道路不通恼朱味,这些宝贝疙瘩根本送不出去究渐座。一年一年我们只能眼瞅着这些东西烂掉费锐耕、喂猪究渐座。”

  此言一出恼朱味,很多村民停止了辱骂恼朱味,有的人也在想姚村长说的有理恼朱味,有的人则看事态的发展恼朱味,但是有很多人还是不同意迁坟究渐座。

  彭大爷是个老顽固恼朱味,冷笑道:“看不出来恼朱味,你小子当了两天村长学会喊口号了?既然为了咱村儿致富恼朱味,你怎么不迁自己家的坟?”

  这个提议仿佛很“高明”恼朱味,其他村民也反问:“姚村长恼朱味,你家先迁坟恼朱味,我们就迁坟!”

  尽管这是意料之中的问题恼朱味,但姚士乙仍是很为难究渐座。可转念一想:我既然当了村长恼朱味,又提到迁坟究渐座。如果不迁自己家的坟恼朱味,有什么资格让别人迁坟?我是为了咱村乡亲们有个活路恼朱味,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究渐座。

  于是姚士乙一跺脚恼朱味,喊道:“迁就迁!我明天就把自己的祖坟迁走恼朱味,等我迁完你们迁不迁?”

  没人相信姚村长敢迁自己的祖坟恼朱味,都以为他在赌气:“你迁我们就迁!”

  姚村长趁热打铁恼朱味,道:“口说无凭恼朱味,立字据!”

  还真别说恼朱味,大家也不知道怎么了恼朱味,可能都是不相信姚村长能迁自己的祖坟恼朱味,所以全都在“军令状”上按了手印究渐座。

  姚士乙的父亲老姚头听说儿子要迁坟恼朱味,而且迁的第一座坟是老姚家自己家的祖坟恼朱味,气得暴跳如雷究渐座。

  这老头平时比武大郎还窝囊恼朱味,但一听说要迁祖坟却火冒三丈:“兔崽子恼朱味,当了两天村长就不认识东南西北了?起什么高调?迁祖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的勾当恼朱味,会遭报应的!咱们老姚家几百年前是大户恼朱味,当初老祖宗立的规矩就是不准迁坟恼朱味,你不知道吗?”

  原来几百年以前姚庄刚形成的时候恼朱味,姚庄的先人们都找了风水先生选了住宅和坟地的位置恼朱味,并给子孙留下遗言恼朱味,住宅和坟地不准换位置恼朱味,谁敢擅自迁坟费锐耕、擅自修路和建房子就要遭到九泉之下祖先的责罚究渐座。

  因此姚士乙一提迁坟全村人都一致反对究渐座。

  姚士乙苦口婆心地解释恼朱味,苦口婆心地规劝恼朱味,却感到父亲比彭老头还顽固恼朱味,于是也来了倔劲儿恼朱味,道:“我迁坟是为了村里人能过上好日子恼朱味,你凭什么阻止?我没错恼朱味,错的是你!”

  老姚头一听更是血灌瞳仁恼朱味,拿起火铲子就要拍自己儿子究渐座。姚士乙那么孝顺恼朱味,能还手吗?只能翻墙头逃走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姚庄来了不少外乡人究渐座。是姚村长找来帮助迁坟的究渐座。

  大家注视着姚士乙恼朱味,慢慢发现姚士乙根本不是赌气恼朱味,也不是瞎咋呼究渐座。他是真的要迁祖坟究渐座。

  彭大爷赶紧劝道:“姚士乙啊恼朱味,你要来真的?可不能啊!迁祖坟要遭报应的!会天怒人怨的恼朱味,老祖宗会惩罚你们老姚家的!听我的恼朱味,赶紧回去恼朱味,你还是咱们的村长恼朱味,别惹事儿!”

  姚士乙由于心情不好恼朱味,早上破例喝了二两白酒究渐座。脸红扑扑的恼朱味,透出的是怒气而不是喜气究渐座。他一声令下:“动手迁坟!挖吧!”

  雇来的人就动铁锹挖祖坟恼朱味,乡亲们都震惊地观察这一切究渐座。有的小媳妇和老太太们还叽叽喳喳:“姚村长真迁祖坟了?”“完了恼朱味,他家算是完了”“等着吧恼朱味,他家以后要有大祸了究渐座。”

  正在此时恼朱味,姚村长的父亲恼朱味,从山下跑上来了究渐座。老姚头看见儿子带着正在挖坟恼朱味,急急忙忙往山上赶究渐座。一边跑一边喊:“都给我停下!别动祖坟啊!”

  人们停止了动作恼朱味,看着姚士乙究渐座。

  姚士乙似乎很冷漠恼朱味,道:“看我爹干什么恼朱味,你们继续!”

  话音刚落恼朱味,天上的云彩不知何时聚集在了一起恼朱味,形成乌云恼朱味,不一刻乌云布满天空恼朱味,只听狂风大作恼朱味,天空竟然下了雨究渐座。这时老姚头已经跑到了半山腰恼朱味,离坟地还有很长的距离究渐座。

  姚士乙看着自己亲爹踉踉跄跄的样子心有不忍恼朱味,但是他是铁心要迁坟的究渐座。他愣愣地站坟地里恼朱味,因为下雨恼朱味,乡亲们都去附近的破房子里避雨了恼朱味,而外乡人也停止了挖坟究渐座。

  只有姚士乙还孤独地站在坟地里恼朱味,彭大爷虽然痛恨他迁坟的举动究渐座。但看着雨里的姚士乙又很心疼究渐座。姚士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恼朱味,比自己孩子还亲究渐座。只是迁坟这一件事犯了众怒究渐座。彭大爷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要让全村人迁自己坟地恼朱味,就为了修路?你不就是个村长恼朱味,干什么跟着上边唱高调?

  雨是越下越大了恼朱味,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恼朱味,一个炸雷落下究渐座。把大家吓得魂不附体恼朱味,有人高喊:“祖宗生气了恼朱味,要惩罚老姚家!”

  再看老姚头本来已经到快跑到山上恼朱味,被这个炸雷吓得跌了一跤恼朱味,接着滚到山脚恼朱味,头磕在石头上血流不止究渐座。

  这回姚士乙疯了一样跑到山下恼朱味,乡亲们也顾不得下雨跟着跑下来究渐座。

  再看老姚头对自己的儿子说了一句:“孩儿啊恼朱味,不能迁祖坟啊!”

  人们发现他的伤口在太阳穴那个地方恼朱味,老姚头也随即断了气究渐座。

  姚士乙抱着自己父亲的尸体哭喊:“爹啊!爹!”

  人们都说姚士乙要迁祖坟恼朱味,遭了报应才害死自己的亲爹究渐座。但是没人去责怪姚士乙恼朱味,没人忍心火上浇油究渐座。因为姚士乙平时做了不少好事恼朱味,只有迁坟这一件事让大家不满意究渐座。

  姚士乙的妻子却对此表示不满恼朱味,有事没事的时候总埋怨丈夫迁祖坟会遭报应究渐座。

  老姚头头七这天下午恼朱味,两个人又因为这件事吵起来了究渐座。

  姚士乙道:“我迁祖坟是为了修路恼朱味,是做好事!做好事不会遭报应!”

  “啥?”姚士乙的妻子惊讶道恼朱味,“你这意思还是要迁祖坟?你没病儿吧?你爹都因为你被害死了恼朱味,你还要迁祖坟?你是不是还想害死我们娘俩儿?”

  姚士乙道:“我爹去世是凑巧恼朱味,别在这胡说八道!”

  姚士乙的妻子嗓门也大恼朱味,把邻居们都招来了恼朱味,却仍大呼小叫:“你想家破人亡恼朱味,我和儿子还想好好活呢!你要是再撺掇大伙迁祖坟我就带儿子回娘家!”

  “你现在就走!”姚士乙气的指了指门究渐座。

  姚士乙的妻子也是火爆脾气恼朱味,抱着六岁的儿子姚姚就回了娘家究渐座。谁也拦不住!拦不住姚士乙迁祖坟恼朱味,也拦不住姚士乙的媳妇带姚姚回娘家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姚士乙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究渐座。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恼朱味,蜡烛烧了大半截究渐座。

  那位问了恼朱味,这又不是古代怎么姚庄还点蜡呢?没通电吗?

  您别误会恼朱味,姚庄几年前就通电了究渐座。但是今天不巧停电了究渐座。姚士乙一个人闹心恼朱味,也睡不着就点着蜡烛干坐着究渐座。

  蜡烛着到剩一小半的时候突然灭了恼朱味,姚士乙用打火机点了半天也点不着究渐座。他又找出两根蜡烛恼朱味,用打火机点没点着恼朱味,再用火柴点还是点不着究渐座。

  窗外呜呜风响恼朱味,窗户也啪嗒啪嗒地晃动究渐座。姚士乙在划火柴时恼朱味,火柴刚出现火苗就自己灭掉恼朱味,刚燃起火苗就自己灭掉究渐座。而打火机也没气了究渐座。

  屋子里漆黑一片恼朱味,姚士乙站起身来却突然跌倒究渐座。他就感到自己的腿有点发麻恼朱味,不能挪动究渐座。

  姚士乙有点害怕恼朱味,就喊邻居究渐座。这时隔壁的老杨家没睡觉恼朱味,房子里传出打麻将的声音究渐座。姚士乙便大喊:“杨大哥恼朱味,上我家来一趟究渐座。”

  可是隔壁的老杨家好像听不到呼喊恼朱味,只有麻将声和聊天的声音还继续传出究渐座。

  姚士乙又喊:“你没听到吗?杨大哥恼朱味,来一下恼朱味,帮帮忙恼朱味,我腿瘸了!”

  还是没反应!

  姚士乙喊了半天也没动静恼朱味,他捂着脸郁闷的时候却突然来电了究渐座。屋子里亮了恼朱味,他往上看这费锐耕、着恼朱味,看到大立柜不知什么什么时候倒了恼朱味,正砸在自己的左腿上究渐座。

  他骨折了究渐座。

Tags: 迁坟 怪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6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