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会说话的标本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租界

  百乐门的当家台柱宋小蝉最近老是做同一个噩梦恼朱味,她梦到一间人皮工广恼朱味,挂满了人皮:血淋淋的人皮费锐耕、漂白的人皮费锐耕、晒干的人皮……

  梦的最后恼朱味,一个被剥了皮的血人恼朱味,递给她一封血淋淋的信!更恐怖的是恼朱味,每次当她醒来后恼朱味,便会发现手中真的有一封信!

  这天恼朱味,当宋小蝉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时恼朱味,赫然发现床边站着两个人!

  “啊啊啊!”宋小蝉放声尖叫究渐座。

  卫铎和老肖赶快捂住她的嘴:“嘘恼朱味,我们不是坏人究渐座。”

  好一会儿恼朱味,宋小蝉才镇静下来恼朱味,但她依旧不安地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是袁克的朋友恼朱味,他失踪前几乎天天捧你的场恼朱味,所以我们想让你帮助我们找到他……”

  “所以就半夜三更私闯我的房间?”宋小蝉冷笑道究渐座。

  袁克是宋小蝉的歌迷恼朱味,几乎天天晚上都到百乐门捧她的场恼朱味,但是自从上海沦陷后恼朱味,袁克便失踪了恼朱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恼朱味,宋小蝉夜夜做噩梦究渐座。

  “宋小姐恼朱味,实在对不起恼朱味,我们只是很想找到我们的朋友究渐座。”卫铎诚恳地道恼朱味,“所以希望你能帮帮忙究渐座。”

  宋小蝉疲倦地道:“怎么帮?”

  “不知道你最近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没有?”老肖道究渐座。

  “最近……”宋小蝉摸着自己的左手腕恼朱味,颤抖着道恼朱味,“我最近噩梦不断恼朱味,而且每次做噩梦后都会收到一封血淋淋的信……”

  宋小蝉将自己的噩梦说了一遍恼朱味,然后将一封信递给他们:“之前的信我都烧了恼朱味,这是今天的……”

  一旁的老肖接过信件恼朱味,纸张很干净费锐耕、细腻恼朱味,有一阵隐隐的药香味恼朱味,不像市面上出售的寻常纸究渐座。老肖冲卫铎使了个眼色恼朱味,利落地打开了信纸究渐座。

  信纸上只有一行潦草的字迹:别靠近章洵纸厂究渐座。

  “章洵纸厂?是愚园路上的那间造纸厂?”老肖蹙眉恼朱味,对卫铎道恼朱味,“我们走究渐座。”2纸厂

  许多人并不知道袁克的真实身份究渐座。

  袁克来自美国的袁氏家族恼朱味,同时也是美国军方反生化武器调查小组的成员究渐座。

  他在上海沦陷前无故失踪恼朱味,很可能意味着恼朱味,他发现了某种危险的生化武器恼朱味,而这种武器恼朱味,正要作用于上海之后的国内战场究渐座。

  老肖的出现正是因为如此究渐座。

  他以司机的身份恼朱味,潜入租界恼朱味,与卫铎接头恼朱味,实际是为了袁克案究渐座。

  这一夜的后半夜恼朱味,老肖和卫铎是在章洵纸厂度过的恼朱味,这间纸厂看起来非常整洁干净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除此之外恼朱味,一切正常究渐座。

  若说不正常恼朱味,倒是院外有些不正常恼朱味,纸厂外的大院里恼朱味,种满了树恼朱味,密集得有些过分究渐座。

  这种密集的程度恼朱味,让人极度不舒服恼朱味,树干与树干之间恼朱味,不过_人之距恼朱味,树冠更是挤在了一起恼朱味,丝毫没有留出未来的生长空间究渐座。

  “莫非这树是厂里造纸的原料?所以不得不种在院里?”卫铎说着恼朱味,却连自己都觉着牵强究渐座。

  老肖摇了摇头恼朱味,否定了他的说法究渐座。

  “我刚才留意了他们造出来的纸恼朱味,细腻非常恼朱味,是需要大量木浆的好纸恼朱味,可我并没有找到木浆究渐座。”卫铎确实比老肖多几分细心究渐座。

  “等等恼朱味,说起纸恼朱味,”老肖从怀里掏出那封信恼朱味,“跟这种纸一样不?”

  “对恼朱味,就是这种!”卫铎猛然点头恼朱味,说完他突然嗅了嗅四周恼朱味,道恼朱味,“你闻恼朱味,这林子里的味道恼朱味,像不像信上的香气?”

  “我们刚才在纸厂的仓库里恼朱味,见过许多成品纸恼朱味,上面的香气都不如我们手虫的信纸浓烈恼朱味,你确定么?”老肖却有些质疑究渐座。

  “对恼朱味,所以我刚刚看到那些纸恼朱味,并未想起这信恼朱味,但是你瞧恼朱味,这信纸上还有一种绿色液体的残渍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觉得恼朱味,香气并不是来自纸本身恼朱味,而是来自于残渍恼朱味,也就是这种树的树汁恼朱味,”卫铎抬头道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这封信极有可能是在纸厂写成的恼朱味,只有这个地方同时有纸与树汁究渐座。”

  在这座纸厂内恼朱味,备有笔墨的地方恼朱味,只有楼上那间办公室究渐座。二人迅速回到了那间办公室恼朱味,这一次搜查恼朱味,他们对这种药香味保持了极度的敏感恼朱味,很陕恼朱味,他们发现恼朱味,办公室里明明没有树恼朱味,那味道却比外面还要浓烈究渐座。

  卫铎循着香味恼朱味,一步步走到一面书柜跟前恼朱味,使劲推了推恼朱味,却见书柜竟然如同侧滑门一般恼朱味,被推开了!书柜后露出一个球状的暗室——之所以说是球状恼朱味,是因为这暗室极小恼朱味,顶与墙浑然一体恼朱味,像是在一个球状体的内部究渐座。只有地板是平整的究渐座。

  老肖沉声道:“这面墙的背后就是厂里造纸用的大型蒸球恼朱味,只是其中一个被改为了暗室恼朱味,这样的暗室设置恼朱味,就是防止精通建筑的人通过计算空间面积来寻找暗室恼朱味,这不是寻常生意人能想到的究渐座。”

  那种香气此时异常强烈究渐座。

  “这恼朱味,不会跟袁克调查的事情有关吧?”卫铎突然抬手捂住了鼻子究渐座。

  他们是因为寻找袁克才找到这间纸厂的恼朱味,而袁克所牵扯的恼朱味,正是关东军第731防疫给水部队一一那支以毒气和活体实验而臭名昭著的部队究渐座。

  老肖瞪了他一眼:“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香气了究渐座。”说罢恼朱味,他抢先一步跨人暗室恼朱味,打开了一个柜子恼朱味,果然恼朱味,里面一瓶瓶浅绿色的液体散发出浓烈的味道恼朱味,上面贴着拉丁文的植物标识究渐座。

  “桉树?”卫铎大惊究渐座。

  “对恼朱味,全是蒸馏提取出的桉树油恼朱味,桉树油有消炎杀菌的功效恼朱味,我们都在医院接触过恼朱味,才会潜意识里认为是一种药香究渐座。这家纸厂也算精明恼朱味,桉树提油和木浆造纸一起做恼朱味,挺会搞剑收究渐座。”老肖似乎有些失落恼朱味,开始四处敲打墙壁究渐座。

  整间密室恼朱味,除了一瓶瓶桉树油恼朱味,别无他物恼朱味,线索又断了究渐座。

  渐渐地恼朱味,窗外的鸟鸣响起恼朱味,拂晓将至究渐座。再在这里逗留恼朱味,就会被纸厂的员工发现了恼朱味,卫铎和老肖只好离开了究渐座。

Tags: 说话 标本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6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