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黑段子之大盘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汉街有两家饭店恼朱味,一家卖大盘鸡恼朱味,另一家也卖大盘鸡究渐座。

  东头那家饭店老板叫王贵贵恼朱味,28岁恼朱味,身高1.75米恼朱味,本科学历恼朱味,未婚恼朱味,有一个女朋友恼朱味,青梅竹马的那种究渐座。

  西头那家饭店老板叫胡波恼朱味,27岁恼朱味,身高1.78米恼朱味,专科学历恼朱味,未婚恼朱味,没有固定的女朋友恼朱味,身边的女人经常换究渐座。

  王贵贵长得相貌堂堂究渐座。

  胡波长得眉清目秀究渐座。

  他们两个人各方面的条件都差不多恼朱味,只有两点不同:王贵贵开一辆八万元的国产车恼朱味,胡波开一辆三百万元的进口越野车究渐座。还有恼朱味,王贵贵只有一个女朋友恼朱味,姿色平庸恼朱味,胸也小恼朱味,而胡波隔三岔五就换女朋友恼朱味,个个都很漂亮恼朱味,前凸后翘究渐座。

  高下立判究渐座。

  王贵贵不知道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种差别恼朱味,肯定不是饭菜质量的问题究渐座。他去胡波的饭店吃过几顿恼朱味,觉得味道并不出色究渐座。

  看着胡波每天开着进口越野车恼朱味,带着美女进进出出恼朱味,王贵贵觉得心里堵得慌恼朱味,特难受究渐座。

  同样都是开饭店的恼朱味,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王贵贵发誓要把这问题搞明白究渐座。

  他慢慢地走在一片油菜地里究渐座。

  头顶上恼朱味,是童年的天恼朱味,蓝得有点假究渐座。太阳似乎都变年轻了恼朱味,生机勃勃地挂在天上恼朱味,格外明亮恼朱味,让人不敢直视究渐座。

  油菜花放肆地开放着恼朱味,香气铺天盖地究渐座。

  这里是郊区恼朱味,一个休闲农场恼朱味,胡波每个周末都到这里住一天恼朱味,钓鱼恼朱味,采摘恼朱味,漫无目的地走究渐座。

  王贵贵藏在花丛中恼朱味,看着远处的青砖房究渐座。胡波在里面究渐座。刚才恼朱味,他出来四下看了看恼朱味,表情有点怪究渐座。

  青砖房门口有一个鸡笼恼朱味,里面关着一只公鸡恼朱味,花里胡哨的颜色恼朱味,夸张的鸡冠恼朱味,鹰一样的爪子恼朱味,眼神有点凶究渐座。

  在油菜花的映衬下恼朱味,红红的脸红红的恼朱味,多了一些娇媚究渐座。二十年前恼朱味,王贵贵路过她的面前恼朱味,看见她正在跳皮筋恼朱味,脸红红的究渐座。他看了她一眼恼朱味,从此念念不忘究渐座。

  二十年间恼朱味,王贵贵送给红红许多东西:文具盒恼朱味,橡皮恼朱味,头绳恼朱味,化妆品恼朱味,鞋子恼朱味,衣服恼朱味,电动自行车恼朱味,手机……

  其实恼朱味,王贵贵最想送给她一个钻戒恼朱味,一套房子究渐座。

  钻戒是婚姻恼朱味,房子是家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他没有那么多钱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必须要弄清楚胡波为什么那么有钱恼朱味,然后跟着他学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红红坐在水塘边的凳子上恼朱味,抬头看天究渐座。

  王贵贵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恼朱味,虽然她的胸很小究渐座。她的眼神清澈见底恼朱味,比头顶上的蓝天还要纯净究渐座。

  有鱼上钩了究渐座。

  又跑了究渐座。

  王贵贵说:“你去吧究渐座。”

  “你真让我去?”红红有些犹豫究渐座。

  “你去问问他恼朱味,同样都是开饭店的恼朱味,他为什么有那么多钱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红红站起身恼朱味,慢慢地朝青砖房走去究渐座。她是一个柔弱的女孩恼朱味,对王贵贵言听计从究渐座。

  王贵贵盯着她的背影究渐座。

  红红敲了敲青砖房黑糊糊的门究渐座。门一下就开了恼朱味,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究渐座。然后恼朱味,红红走进去恼朱味,门又关上了究渐座。

  那是一扇木门恼朱味,有年头了恼朱味,已经发黑恼朱味,上面贴着一个大大的福字恼朱味,每天风吹日晒恼朱味,红纸变成了白纸恼朱味,看着有些丧气究渐座。

  王贵贵置身事外恼朱味,心里有点酸楚究渐座。他悄悄地走过去恼朱味,偷听究渐座。那只公鸡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恼朱味,扯着脖子怪叫起来究渐座。

  它肯定是在提醒青砖房里的某个人究渐座。

  它叫得很大声恼朱味,显然是尽力了究渐座。

  王贵贵只好退到水塘边恼朱味,继续钓鱼究渐座。他身心不宁恼朱味,每隔三五秒钟恼朱味,就瞥一眼几十米外的青砖房究渐座。

  过了大约十分钟恼朱味,红红出来了恼朱味,朝水塘边走过来究渐座。

  胡波没出来送她究渐座。

  有一只蝴蝶从红红身边飞过恼朱味,她伸手抓了一下恼朱味,没抓到究渐座。到了水塘边恼朱味,她又坐到凳子上恼朱味,抬头看天究渐座。

  “问了吗?”王贵贵迫不及待地问究渐座。

  “问了究渐座。”红红的语气很平静究渐座。

  “他说了吗?”

  “说了究渐座。”

  “他说什么了?”

  红红站起身恼朱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恼朱味,懒懒地说:“我们回去吧究渐座。”

  王贵贵有些急了:“你告诉我恼朱味,胡波说什么了究渐座。”

  一阵软软的风吹过来恼朱味,黄灿灿的油菜花慢慢地动着恼朱味,红红的黑发慢慢地动着究渐座。她闭上眼睛恼朱味,张开双臂恼朱味,拥抱春天究渐座。

  “胡波到底说什么了?”王贵贵更加着急了究渐座。

  红红答非所问:“其实恼朱味,没有钻戒恼朱味,没有房子恼朱味,也可以结婚究渐座。”

  “那不行究渐座。别人有钻戒恼朱味,有房子恼朱味,咱们也得有究渐座。”

  红红不说话了究渐座。她的手机响了究渐座。接完电话恼朱味,她说有事恼朱味,先走了究渐座。

  青砖房的门依旧黑糊糊地关着究渐座。

  王贵贵心不在焉恼朱味,一条鱼都没钓到究渐座。

  太阳当空照恼朱味,花儿对他笑究渐座。

  他置之不理恼朱味,一直盯着青砖房究渐座。

  胡波终于出来了恼朱味,右手拎着一把菜刀恼朱味,左手拿着一个木盆究渐座。他从鸡笼里抓出那只公鸡恼朱味,径直朝水塘边走过来究渐座。

  杀鸡给猴看?

  王贵贵四下看了看恼朱味,不见一个人恼朱味,忽然觉得有点冷究渐座。

  到了水塘边恼朱味,胡波放下东西恼朱味,定定地看着王贵贵恼朱味,忽然说:“我见过你究渐座。”他的语气明显不如春天温暖究渐座。

  同行是冤家恼朱味,这话没错究渐座。

  王贵贵避开他的目光恼朱味,盯着鱼竿究渐座。

  “刚才那个女孩恼朱味,是你让她去的?”

  “……是究渐座。”

  “你自己怎么不去?”

  王贵贵沉默究渐座。

  他不好意思恼朱味,也不敢去究渐座。

  他觉得恼朱味,他与胡波之间的距离无比遥远恼朱味,超越了生与死究渐座。那是贫与富费锐耕、贱与贵之间距离恼朱味,不可逾越究渐座。

  因此恼朱味,他自卑究渐座。

  因此恼朱味,他需要豪车钻戒给自己壮胆究渐座。

  胡波一刀砍掉了公鸡的脑袋恼朱味,把它按在木盆里恼朱味,放血究渐座。那只鸡扑棱了一阵子恼朱味,终于软弱下来恼朱味,一下下抽搐恼朱味,死了究渐座。

  王贵贵的心顿时缩紧了究渐座。

  胡波慢吞吞地说:“她走了恼朱味,你怎么不走?”

  王贵贵沉默不语究渐座。

  “她没告诉你答案?”

  “……是究渐座。”

  “也许恼朱味,她不想刺激你究渐座。”胡波抬头看天恼朱味,半晌才说:“她是个好女孩恼朱味,你挺有福气究渐座。”

  王贵贵觉得胡波更有福气恼朱味,因为他有豪车和美女究渐座。

  “你的饭店一年挣多少钱?”胡波突然问究渐座。

  “十万左右究渐座。”王贵贵实话实说究渐座。

  “我和你差不多究渐座。”

  “那你为什么能买得起三百万的越野车?”

  “我开饭店一年挣了十万恼朱味,然后恼朱味,父亲给添了二百九十万恼朱味,我就买了那辆车究渐座。”

  原来如此究渐座。

  王贵贵瞪大了眼睛:“你家这么有钱恼朱味,那你还开饭店?”

  胡波淡淡地说:“你开饭店恼朱味,是为了生活究渐座。我开饭店恼朱味,是因为爱好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拎着那只死鸡恼朱味,走了究渐座。

  王贵贵想了半天恼朱味,突然笑了究渐座。

Tags: 黑段子 大盘鸡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5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