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鸡公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金鸡山有一座鸡公庙恼朱味,由于游客长年香火不断当地倒也非常一帆风顺恼朱味,不仅在大旱的时候及时下了一场雨恼朱味,更是为当地人带来了不少的经济收入究渐座。

金鸡山位于信阳市的偏远地区恼朱味,虽然位置比较偏僻但是依旧有源源不断的游客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这里恼朱味,都想要一睹金鸡山的美景!李伟和刘天天相约来到了金鸡山恼朱味,从汽车上下来后便朝着风景区的大门走去究渐座。

“啊恼朱味,空气好好啊恼朱味,我好喜欢这里啊!”刘天天走到售票处的铁门外转过身子对着慢慢走来的李伟说道究渐座。

“那你喜欢这里么?”李伟用手托起刘天天肉嘟嘟的脸庞说道究渐座。

“你讨厌死了!我喜欢啊恼朱味,要不咱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吧!嘻嘻!”刘天天嫌弃的用自己的小手拍开了捧着自己脸的李伟随后说道究渐座。

“…可别恼朱味,我可受不了那野人般的生活!”李伟看到刘天天一脸认真的样子便妥协了恼朱味,看着笑开怀的刘天天李伟再也不敢和她讨论有关住在这里的任何事情!

直到刘天天换了个话题以后李伟才深出了一口气便去买门票了恼朱味,两个人来到售票处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和一百块钱交给了售票员恼朱味,等到机器打出售票后刘天天和李伟才拿着找回的零钱朝着里面有去究渐座。

进入景区的大门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恼朱味,两个人在门口没有过多的逗留便朝着景点走去究渐座。

一路上李伟不断的对着刘天天说着俏皮话恼朱味,惹得刘天天一会高兴一会生气的嘟着嘴巴究渐座。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过了一个个的景点恼朱味,其中分别为“鸡公庙”“报晓石”“归来殿”“鬼门关”等一系列的景点究渐座。

李伟二人先是顺着景点的排序一一的欣赏着恼朱味,其中属鬼门关最让人记忆犹新恼朱味,但是要说最恐怖最灵异的就要说说鸡公庙了!

当初李伟和刘天天二人第一眼看到鸡公庙里的鸡公就觉得非常的恐怖恼朱味,因为庙中的鸡公不仅仅有人的身子更是拥有着公鸡的头恼朱味,火红的鸡冠子和仿佛下一刻就能滴出血来究渐座。

“老公恼朱味,这里怎么这么吓人呢?你看那个公鸡!”刘天天显然被这庙中的事物给吓到了恼朱味,害怕的他抱着李伟的胳膊说道究渐座。

“哪里嘛恼朱味,这有什么恐怖的?”李伟看到刘天天这样就有意嘲弄她一般就走进了庙中的雕塑前转过身子张开怀抱对着刘天天说究渐座。

“老公恼朱味,你身后…”刘天天悬着的心当时就放了下来恼朱味,准备朝着屋子里李伟走去的她突然指着李伟的身后大喊大叫起来恼朱味,仿佛在李伟的身后此时正站着一个杀人无数的恶魔!

“别开玩笑了恼朱味,什么都没有!”李伟转过身子看了眼自己的身后恼朱味,除了一早就出现的事鸡公的雕塑外却空无一物究渐座。

“不会吧?我刚才明明看到的!”刘天天将捂着眼睛的双手慢慢的放了下来恼朱味,当她看到空无一物的鸡公庙后不敢相信的说道恼朱味,因为刚才她看到的是那样的真实恼朱味,可是现在庙中除了两个人再也找不到一个究渐座。

“既然你害怕恼朱味,那我们走吧!”李伟见到刘天天认真的样子便也不想与她争辩究渐座。

“好吧!”刘天天低声的说了一句后跟着朝着外面的李伟走去恼朱味,走到门口的时候刘天天猛地一转头庙内依旧空荡荡的究渐座。

一天的过的非常的快恼朱味,就在金鸡山的景点还没有转完的时候天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恼朱味,夕阳西下恼朱味,此时坐在山顶看着日落的刘天天将身体靠在了李伟的胸口恼朱味,李伟仿佛是接到了讯号一般紧紧的拥入自己的怀中恼朱味,随后沉默不语的看着日出究渐座。

“天天恼朱味,要不咱们今晚就住在这山上吧恼朱味,当一晚的野人怎么样?哈哈!”此时山上的游客窸窸窣窣的都走的差不多了恼朱味,见时间太晚走不到山下的刘伟便对着自己怀中的刘天天问道究渐座。

“嗯!”刘天天靠在李伟的怀中感觉非常的温馨恼朱味,她不想让这幸福的瞬间转眼即逝!

两个人就这样靠在山顶的岩石上面看着日落恼朱味,知道太阳日落西山月亮升起的时候两个人才反应过来恼朱味,站起身子收拾了下自己的衣服就走到了岩石的下面恼朱味,但是此时的李伟发现刘天天的脸上布满潮红恼朱味,但是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问什么究渐座。

从山顶下来以后两个人犯难了恼朱味,由于金鸡山的主题就是原始恼朱味,所以很多地方并没有开发恼朱味,更不要说是房子了究渐座。半山腰有处超市恼朱味,可人家早已经坐车下山去了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你还记得咱们上午的时候路过的那座庙么?我见里面有一张房间里面好像有床恼朱味,要不咱们去看看吧究渐座。”

“我不要恼朱味,我记得哪里有……鬼!”刘天天有些害怕的说恼朱味,当她说道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非常的小究渐座。

刘天天和李伟争执了半天恼朱味,直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刘天天才有些害怕的妥协了恼朱味,因为她也不想在这大山里过夜究渐座。

无奈之下刘天天跟着李伟来到了鸡公庙恼朱味,走到庙内才看到李伟所说的房间恼朱味,那其实是一间用来放香烛供品的杂货间恼朱味,虽然里面的空间小了一些但是相对于大山之中这已经是不错的地方了究渐座。

李伟一再的安慰着心慌的刘天天恼朱味,直到听到刘天天的鼾声后李伟才放心的靠在墙壁上面恼朱味,想到刘天天刚才害怕躲在自己怀中的样子恼朱味,李伟带着笑容也相继睡了过去究渐座。

“滴答恼朱味,滴答恼朱味,滴答!”庙外的房檐上低下一滴滴的露水恼朱味,而庙内的神像前面则跪拜着一个女人正在不断的磕头恼朱味,一边磕头一边不断的念叨着“我错了恼朱味,我错了究渐座。”

“天天?”李伟听到有吵声便醒了过来恼朱味,可是醒过来后的李伟却发现躺在自己怀中的刘天天竟然不见了恼朱味,当李伟走到庙厅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正在不断的对着神像磕头便喊道究渐座。

“李伟恼朱味,快过来和我一起拜这个神仙!”刘天天头也不抬的对着站在身后的李伟说道恼朱味,随后自己再次在地上狠狠的磕了一个头究渐座。

“磕恼朱味,你给我磕!”刘伟并不迷信这些恼朱味,但是碍于刘天天的要求李伟还是走过去跪在蒲团上面磕了一个恼朱味,刚刚想起身的李伟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脑被人紧紧地按了下去恼朱味,只听咚的一声刘伟的头不仅狠狠地磕在了地上恼朱味,身后还是传来刘天天的谩骂声究渐座。

刘伟的头一下一下的磕在了地上恼朱味,很快额头便渗出了鲜血恼朱味,李伟想要争扎恼朱味,可是身后的手仿佛钳子一般狠狠的卡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恼朱味,李伟只觉得自己的头变得昏昏沉沉的恼朱味,而地上也满是因为磕在地上的原因沾满鲜血究渐座。

“啊!”李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用手一撑大喊了一声便站了起来恼朱味,原来李伟感觉自己再这样磕下去后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恼朱味,鼓着力气的他大喊一声站起来后突然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不是刘天天恼朱味,而是一个男人恼朱味,这个男人的脸上仿佛是被水泡过一般恼朱味,整张脸上面的肉都腐烂了恼朱味,而此时他那黑洞的瞳孔正在朝着身前的李伟看着究渐座。

李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狠狠的朝着那个男人踢了一脚恼朱味,看到那个男人倒在地上以后才怪叫着跑出了庙宇恼朱味,从庙里跑出去的李伟来到了山顶恼朱味,在一个只能一人钻入的山洞中呆了一晚上恼朱味,一晚上李伟都没有合上眼睛而是死死地盯着洞口恼朱味,生怕那个怪物一般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究渐座。

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不断有游客经过的时候李伟才壮着胆子来到了鸡公庙恼朱味,站在门口朝着放香烛供品的地方看去恼朱味,里面正躺着刘天天恼朱味,李伟小跑到了屋子里就抱起刘天天晃恼朱味,可是此时的刘天天却脸色发青恼朱味,呼吸早已经没有了究渐座。

后来李伟把刘天天埋在了山顶恼朱味,两个人第一个拥抱的地方恼朱味,之后的几年李伟都会来这里给刘天天的坟墓烧纸钱恼朱味,因为在他的心中认为是自己逃跑才害死刘天天的……

Tags: 鸡公庙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