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猛鬼电影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秦总恼朱味,你说什么?你想把王朝电影院结业了?”一家豪华的餐厅内恼朱味,一个身穿阿玛尼西装的中年男子冲着另一个穿着杰尼亚西装的中年男子狂吼道究渐座。他们的衣着和穿戴非常之奢华恼朱味,一看便知道是腰缠万贯的商人究渐座。

  “李总恼朱味,你不要那么激动究渐座。”秦总见餐厅里的人不约而同的投来不满的目光恼朱味,连忙按住了激动不已的李总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恼朱味,“有话慢慢说嘛!你在这种高级场合里大吼大叫的恼朱味,有损你的形象啊!”

  “我能不激动吗?”李总怒气冲冲地说道恼朱味,“我在王朝电影院可是投资了两千多万!现在开业还不到三个月恼朱味,我连成本的零头都还没有赚回来恼朱味,你贸贸然把它结业了恼朱味,那我投进去的那些钱岂不是全部打了水漂!”

  “这个我当然知道!”秦总摇头晃脑的说道恼朱味,“王朝电影院要是结业的话恼朱味,不光是你有损失恼朱味,我也有损失恼朱味,而且我的损失比你还大——我可是投了五千多万进去呢!”

  “既然大家都有损失恼朱味,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结业呢?”李总生气的说道究渐座。

  “李总恼朱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究渐座。”秦总忽然用相当诡异的口吻说道恼朱味,“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有鬼?秦总恼朱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恼朱味,我之所以想把王朝电影院结业了恼朱味,是因为有观众向电影院的经理反映说恼朱味,电影院经常闹鬼究渐座。”

  “经常闹鬼?”

  “是的!”秦总似乎有些害怕的说道恼朱味,“比方说吧恼朱味,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告诉经理说恼朱味,有一次她带自家的小孩看午夜剧场恼朱味,她们刚刚进去影厅的时候恼朱味,明明看见影厅里只有五六个人究渐座。但是当她们中途上了个洗手间恼朱味,回去影厅时恼朱味,却惊奇的发现影厅的门口放了一块写着‘全厅满座’告示牌究渐座。她们进去一看恼朱味,发现原本空空荡荡的影厅竟然全部坐满了人恼朱味,而且那些人的脸部都是一副烧焦了的样子恼朱味,非常的恐怖恼朱味,吓得那个少妇慌慌张张的带着孩子落荒而逃究渐座。”

  “秦总恼朱味,你是在跟我说聊斋吗?”李总不高兴的说道恼朱味,“这也许是那个少妇觉得电影不好看恼朱味,才故意撒了这么一个弥天大谎来欺骗经理恼朱味,让经理把电影票的钱给退了究渐座。”

  “你说那个少妇骗人?那好恼朱味,我老婆说的话恼朱味,就不应该是骗人了吧?”

  “什么?难道你的老婆也在电影院里遇到鬼了?”

  “没错究渐座。”说这话的恼朱味,并不是秦总恼朱味,而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贵妇人恼朱味,这个贵妇人的穿着相当的奇怪恼朱味,眼下正是炎热的夏天恼朱味,她却穿着厚厚的棉衣恼朱味,还不住的哆嗦着究渐座。

  这个奇怪的贵妇人一坐在秦总的身边恼朱味,李总便迫不及待地说道:“秦太恼朱味,你这是怎么了?大热天的你穿什么棉衣啊?”

  “没办法恼朱味,我生了重病恼朱味,病了一个多月恼朱味,现在还没有好究渐座。”秦太哆嗦的开口道究渐座。

  “病了一个多月?秦太恼朱味,你得是什么病啊?”

  “她是被鬼吓病的究渐座。”秦总语出惊人道究渐座。

  “被鬼吓病的?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究渐座。”秦太慢慢的讲出她的遭遇:

  “一个多月以前恼朱味,我和几个好朋友相约在王朝电影院里看午夜剧场究渐座。看到一半的时候恼朱味,我有些内急恼朱味,于是走进影厅旁边的洗手间里究渐座。那洗手间很奇怪恼朱味,墙壁上恼朱味,地板上恼朱味,布满了灰尘恼朱味,厕格的木门残破不堪恼朱味,洗手盆上的水龙头锈迹斑斑恼朱味,一点也不像装修了不久的地方究渐座。”

  “由于我急得很恼朱味,因此我对这些反常的地方没有在意究渐座。我打开第一个厕格的大门恼朱味,正要走进去恼朱味,却猛地看见一个披头撒发恼朱味,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在厕格里背对着我究渐座。这种情况我自然是觉得自己太莽撞了恼朱味,连忙对那个女人说了声‘对不起’恼朱味,然后匆匆的走进了第二个厕格究渐座。”

  “我解决完问题后恼朱味,便走到洗手盆那里准备洗手究渐座。这时我通过洗手盆上面的镜子恼朱味,看见那个女人从第一个厕格里走出来恼朱味,缓缓的走到我的身后恼朱味,整个人低垂着头究渐座。我本着为刚才的莽撞行为道歉的念头恼朱味,回头对着那个女人说道恼朱味,不如你先吧!”

  “谢谢!那女人冷冷的回答了一句后恼朱味,慢慢的抬起头来究渐座。当她整个脸部呈现在我眼前时恼朱味,我顿时吓坏了究渐座。天哪恼朱味,她竟然没有五官!不用说了恼朱味,这个女人百分之一百是鬼魂究渐座。我大喊了一句‘鬼啊!’便跌跌撞撞的跑出洗手间恼朱味,跑回我的座位上去究渐座。”

  “有鬼!有鬼!我惊慌失措的拉着一直坐在我旁边的好朋友说恼朱味,试图从她哪里得到安慰究渐座。我的好朋友没有安慰我恼朱味,而是用一种很凄惨的声音问了我一句恼朱味,你见到鬼了?”

  “是的!是的!我回答道究渐座。”

  “哪那只鬼是不是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啊?”

  “什么?我吃惊地说道恼朱味,急忙看了一眼我的好朋友恼朱味,这不看还好恼朱味,一看之下我整个人马上昏了过去——我的那个好朋友恼朱味,居然和那只女鬼一样恼朱味,没有五官!”

  “那后来呢?”李总追问道恼朱味,“你是怎么逃离现场的?”

  “我不知道究渐座。”秦太摇摇头说道恼朱味,“当我醒来的时候恼朱味,便发现自己身处在医院里究渐座。由于惊吓过度恼朱味,我在医院里足足躺了大半个月恼朱味,才得以出院恼朱味,但是身体依然非常的孱弱究渐座。”

  “听到了吧恼朱味,李总究渐座。”秦总说道恼朱味,“我就是听了老婆的遭遇恼朱味,才下定决心宁可那五千多万打了水漂恼朱味,也要将王朝电影院结业究渐座。”

  “李总恼朱味,话可不能这么说究渐座。”李总不紧不慢地说道恼朱味,“正所谓眼见为实恼朱味,耳听为虚究渐座。你和你天天跟说的这些恼朱味,我本人持保留的态度究渐座。”

  “那你想怎样?”秦总有点恼怒的说道恼朱味,“难道你想观众因为在王朝电影院里看个电影恼朱味,就被鬼活活吓死?”

  “我当然不想了究渐座。”李总说道恼朱味,“我要亲自到王朝电影院走一趟恼朱味,看看是否真的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恼朱味,如果是的话恼朱味,我就同意结业究渐座。”

  “随你便究渐座。”秦总扶起他的老婆恼朱味,“你如果不同意的话恼朱味,就自个经营王朝电影院好了恼朱味,我不管究渐座。”

  秦总说完这句话后恼朱味,扶着他的老婆走了究渐座。

  看着秦总离开的身影恼朱味,李总打从心底里鄙视他:“真是个胆小鬼恼朱味,这么一点破事情就吓得不想干了究渐座。现在这个时势究渐座。电影院可是个暴利的行业恼朱味,谁放弃了谁是笨蛋!”

  鄙视归鄙视恼朱味,要想让电影院成为能够下金蛋的母鸡恼朱味,就必须将那些破事给解决了究渐座。李总本着“绝知此事要躬行”的态度恼朱味,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恼朱味,也即是午夜时分恼朱味,来到了电影院究渐座。

  “给我一张午夜剧场的电影票究渐座。”李总走到售票口恼朱味,递给售票员一张毛爷爷究渐座。

  “好的究渐座。”售票员面无表情地接过钱恼朱味,看也不看恼朱味,便扔进抽屉里恼朱味,然后把电影票交到李总的手上究渐座。

  “是了究渐座。”李总问那售票员道恼朱味,“最近电影院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没有究渐座。”售票员生硬的回答说究渐座。

  “那生意呢?电影院的生意可好?我问的是午夜剧场究渐座。”

  “还好吧!一个影厅五千多个座位恼朱味,基本上坐满人究渐座。”

  “是吗?听你这么说恼朱味,电影院的生意还蛮好的嘛!”

  那售票员没有回答李总的问题恼朱味,冷淡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究渐座。

  “我就说嘛!”李总自言自语地说道恼朱味,“电影院生意这么好恼朱味,怎么会闹鬼呢?”

  他拿了电影票恼朱味,走进了影厅里面究渐座。那影厅和售票员说的一样恼朱味,基本上坐满了人究渐座。

  李总对此很满意恼朱味,心里暗暗庆幸自己亲自过来视察恼朱味,不然的话被那秦总一番胡言乱语唬一唬恼朱味,就把生金蛋的母鸡给白白扔掉了究渐座。

  他坐了一会儿恼朱味,电影还没有放映恼朱味,于是他便动了到洗手间去看一看的念头究渐座。

  洗手间很干净恼朱味,没有秦太所说的奇怪现象恼朱味,更加没有那个没有五官的女鬼出现究渐座。

  李总由此更加确定了恼朱味,秦总夫妇说的全是谎言究渐座。

  他简单地洗了个手后恼朱味,便回到影厅的座位上去究渐座。

  他回来得相当的及时恼朱味,他刚一坐好恼朱味,电影便开始放映了究渐座。

  “先生恼朱味,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李总正看得津津有味恼朱味,冷不防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恼朱味,“我想抽根烟恼朱味,但是没有带火来究渐座。”

  “真是的!烟都记得带来恼朱味,怎么打火机就忘记带来呢?”被人打扰了恼朱味,李总心里当然不高兴恼朱味,但是借火的人毕竟在他的地盘消费恼朱味,他怎么着也要帮一下人家究渐座。

  “给!”李总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恼朱味,头也不回地递给后面的人究渐座。

  那人没有接过他的打火机恼朱味,而是继续对他说道:“先生恼朱味,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我想抽根烟恼朱味,但是没有带火来究渐座。”

  “我不是给你了吗?”李总不耐烦的说道究渐座。

  那人依旧没有接过李总手上的打火机恼朱味,而是继续重复刚才那句话究渐座。

  李总火了恼朱味,他“哗”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恼朱味,转过身去对着那个人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嘿嘿!我要你身上那三把阳火!”那个人傻笑两声说道究渐座。

  那人笑起来的时候恼朱味,面目特别的可怕恼朱味,整张脸扭曲得非常之厉害恼朱味,而且身体散发出阵阵刺鼻的烟熏气味究渐座。

  “你是什么东西……”李总惊恐的问道究渐座。

  “我?我是当年被烧死在这里的冤魂!”

  “你是冤魂?”

  “不仅仅是我恼朱味,这整个影厅里的人恼朱味,都是冤魂!”

  “什么?”李总大吃一惊恼朱味,急忙环顾四周恼朱味,他发现那些刚才还活生生的人恼朱味,此刻全部变成了血肉模糊的鬼魂恼朱味,它们和眼前这只冤魂一样恼朱味,身体散发出阵阵刺鼻的烟熏气味究渐座。

  秦总说对了恼朱味,王朝电影院确实闹鬼闹得非常之厉害究渐座。

Tags: 猛鬼 电影院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5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