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蔷薇死巷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蔷薇巷很美恼朱味,一眼望去蔷薇靡靡恼朱味,宛如仙境恼朱味,有时一股风刮过来恼朱味,沁人心脾的香味宛如长了翅膀一样恼朱味,翩跹缱绻在人们的鼻吸里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就这样一个巷子恼朱味,在十几年前发生了一桩惨案恼朱味,传说至今没有破案恼朱味,因此蔷薇巷冤气腾天恼朱味,有时候恼朱味,头顶的上空都被悲惨的乌云笼罩着究渐座。

  街头巷尾流传这样一首歌恼朱味,

  蔷薇巷恼朱味,蔷薇巷恼朱味,一眼望去心慌慌恼朱味,二眼望去魂慌张恼朱味,三眼望去鬼上床恼朱味,蔷薇巷恼朱味,不能望恼朱味,一朝经过殒命丧究渐座。

  没有人敢驻足蔷薇巷附近恼朱味,更没有敢从那里过恼朱味,十几年以来恼朱味,巷子周围的居民早已搬迁恼朱味,几栋老楼还耸立在巷子附近恼朱味,偶尔有落魄的租客在此租房恼朱味,蔷薇巷的老楼就是蔷薇小区究渐座。

  张欣和陆雅恼朱味,她们就是大学刚毕业恼朱味,被分配到这个城市工作的毕业生恼朱味,对这个城市一无所知的她们恼朱味,在网上租房时看到蔷薇小区恼朱味,虽然陈旧恼朱味,但是便宜的让人不敢相信恼朱味,张欣滚动鼠标恼朱味,激动大呼:“陆雅恼朱味,你看看我们明天要去的城市恼朱味,一线耶恼朱味,居然有这么便宜的房子究渐座。”

  陆雅闻声而来恼朱味,顺着张欣所指恼朱味,瞬间乐呵了恼朱味,月租300恼朱味,两室一厅恼朱味,有常年开放的蔷薇花美景恼朱味,而且住户少恼朱味,清净恼朱味,这难道是大城市内的世外桃源?

  张欣和陆雅想都不敢想恼朱味,怕别人捷足先登恼朱味,她们赶紧联系了房东恼朱味,又用十万火急的速度缴了半年房租恼朱味,甚至不管房东神神叨叨说一些有鬼什么的话恼朱味,只管三两下把房子租到手再说究渐座。

  终于有着落了恼朱味,二人第二天一早恼朱味,便从学校宿舍去了火车站恼朱味,提着行李一路跋涉了五百公里恼朱味,终于到了蔷薇巷小区恼朱味,这时候恼朱味,夕阳西下恼朱味,一片余晖轻盈柔婉撒在蔷薇小区恼朱味,略显斑驳的墙壁上恼朱味,陈旧建筑和余晖相遇恼朱味,一种感性情怀油然而生恼朱味,张欣一只手牵着陆雅恼朱味,一只手拖着行李箱恼朱味,说:“陆雅恼朱味,我发展这个小区好漂亮恼朱味,感觉这周围一切仿佛具有感情一样恼朱味,就好像我与这里似曾相识究渐座。”

  陆雅也点点头恼朱味,夕阳费锐耕、花朵费锐耕、陈旧建筑物恼朱味,最容易激发人类潜意识里面的情感恼朱味,陆雅不可否认恼朱味,她爱上了这里究渐座。

  二人慢悠悠的走着恼朱味,陆雅忽然止步恼朱味,用手指着蔷薇巷恼朱味,激动的说:“张欣你看恼朱味,蔷薇巷耶恼朱味,听说这蔷薇花一年不败恼朱味,好神奇恼朱味,要不我们去看看?”

  张欣看着那朵朵蔷薇恼朱味,那么旺盛恼朱味,仿佛用最具有精的时刻在迎接她们恼朱味,她的脚鬼使神差的迈了两步恼朱味,忽然胸口一阵疼痛蹊跷的袭来恼朱味,张欣蹲地抚摸胸口究渐座。

  陆雅惊疑问:“张欣恼朱味,你怎么了?”

  张欣从脖子上把一条十字架的项链拿了出来恼朱味,面色不善的说:“不要靠近蔷薇巷恼朱味,很邪门恼朱味,天快黑了恼朱味,我们赶紧回去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张欣拉着陆雅的手恼朱味,匆匆忙忙离开了究渐座。

  说是离开恼朱味,实际上她们租的蔷薇小区就在蔷薇巷附近恼朱味,甚至是背靠背恼朱味,七楼恼朱味,704房间恼朱味,阳台下边正好是蔷薇巷的风景究渐座。房间格局不错恼朱味,两室一厅恼朱味,面积足够宽大恼朱味,奇怪的是恼朱味,房间里面贴了不少钟馗画像恼朱味,甚至大门外面还贴了不少符纸究渐座。

  陆雅心宽恼朱味,一进屋就洗澡睡觉了恼朱味,而张欣则是忍受着疲惫恼朱味,打开电脑恼朱味,查找着蔷薇巷的有关传说究渐座。

  张欣幼年身子弱恼朱味,怎么都调理不好恼朱味,有一次家人带着她一起去寺庙里面上香祈福恼朱味,庙里面的方丈主持看到她就让留下恼朱味,说是寺庙的神佛之力恼朱味,可以稳固她的阳气恼朱味,驱除邪怪之物恼朱味,张欣哪里肯恼朱味,她不仅不相信恼朱味,而且死活不肯离开父母恼朱味,最后方丈给了她一块十字架的项链恼朱味,说是可以驱邪避难恼朱味,但如果避开大锅恼朱味,非得去那个寺庙恼朱味,不知为什么恼朱味,张欣的家人就特别相信那一套恼朱味,必须让张欣带着项链恼朱味,这一戴二十年恼朱味,张欣也习惯了恼朱味,自从她戴上项链的那一刻恼朱味,身体出奇的健康究渐座。

  而今天恼朱味,经过蔷薇巷恼朱味,项链却剧烈的危险预警恼朱味,这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的事情恼朱味,那么蔷薇巷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究渐座。电脑随便搜索了一下恼朱味,就让张欣后怕不已究渐座。

  十几年前蔷薇巷死了一对母女恼朱味,具体原因貌似很复杂恼朱味,网上也没有说清楚恼朱味,反正就是凶手还在逍遥法外究渐座。发生了那样的事恼朱味,蔷薇巷就成了市内最恐怖的地方之一恼朱味,蔷薇小区更是无人敢入住恼朱味,当然恼朱味,仅仅死了一个女生不会让人如此害怕恼朱味,大家害怕的是这十几年内发生的事情究渐座。

  十五年前恼朱味,母女刚死一个礼拜恼朱味,也就是头七那天恼朱味,巷子照常热闹恼朱味,而两个摆地摊的人恼朱味,因为地盘相争而大打出手恼朱味,结果双方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恼朱味,本来看似很小的一点伤恼朱味,结果不到十分钟恼朱味,二人淤青的位置居然迅速腐烂恼朱味,就像被硫酸泼到皮肤一样恼朱味,肉迅速烧焦萎缩恼朱味,二人疼的撕心裂肺的惨叫恼朱味,那叫声惶恐惨绝恼朱味,就像被死神拖住了脚恼朱味,把他们望万丈深渊里面拉一样恼朱味,后来恼朱味,两位被活生生的痛死了恼朱味,而且死了以后恼朱味,受伤部位还开满了邪恶的蔷薇花恼朱味,第二天恼朱味,警察恼朱味,运尸车都来了恼朱味,可那两具尸体恼朱味,怎么都没法搬恼朱味,肉已经腐烂成淤泥一般恼朱味,剩下的骨头成了蔷薇花架恼朱味,任何人只要伸出手去触碰恼朱味,手立马就会受伤恼朱味,而且流血不止究渐座。

  经此一桩事恼朱味,蔷薇巷就没有多少人了恼朱味,也有一些商铺不甘心搬走恼朱味,勉强还在维持一些生意恼朱味,只要有商铺就会有人恼朱味,只要有人恼朱味,就会有斗争恼朱味,只要有斗争恼朱味,就会有伤亡恼朱味,因此暗地里恼朱味,还死了几个人恼朱味,具体怎么死的恼朱味,网上查不到究渐座。

  反正人人胆战心惊了半年恼朱味,也有的人胆子很大恼朱味,比如说老王恼朱味,老王经营的咖啡店恼朱味,半年以来生意不咋样恼朱味,他完全归咎于那株店门对面的蔷薇花恼朱味,那蔷薇花就是从那两个争地摊的人的骨头架子长出来的究渐座。

  一晚恼朱味,老王看着店里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恼朱味,一怒之下提着一桶汽油恼朱味,哗啦啦的淋在蔷薇花身上恼朱味,一边还召集了几个人恼朱味,说:“看看恼朱味,不就是蔷薇花嘛恼朱味,怕什么?老子今晚就一把火给烧了恼朱味,老子就不相信恼朱味,区区蔷薇花能把巷子里的生意搞垮”恼朱味,周围的人一片叫好恼朱味,他们看着老王防火点燃蔷薇花恼朱味,火苗子一下子窜的老高恼朱味,蔷薇花在火焰里面扭曲着身子恼朱味,就像被焚烧的活躯一样究渐座。

  本来一时半刻就烧死的蔷薇花恼朱味,结果烧了一个小时还没有烧死恼朱味,偏偏火苗还张牙舞爪恼朱味,四处乱伸恼朱味,恰好恼朱味,老王的衣服被火抓住了恼朱味,一刹那恼朱味,老王变成了一个火人恼朱味,大火在他身上烧的噼里啪啦恼朱味,老王疼的滚来滚去恼朱味,痛的狼哭鬼嚎恼朱味,周围人都被吓蒙了恼朱味,有人赶紧找来灭火器恼朱味,结果恼朱味,火被浇灭了恼朱味,老王成了一颗巨大的黑炭恼朱味,紧接着恼朱味,茂盛的蔷薇花从老王的尸体里恼朱味,一朵一朵的往外面钻恼朱味,而且还带着斑驳血迹究渐座。

  蔷薇巷恼朱味,花开了恼朱味,而且不颓败恼朱味,巷子里面的人跑光了恼朱味,最后驻守的人都不敢继续待下去恼朱味,蔷薇巷开始被带血蔷薇独自占据着究渐座。

  直到八年前恼朱味,一组十个人的探险队恼朱味,打破了蔷薇巷的平静恼朱味,但也仅仅是一个涟漪而已究渐座。

  他们来自国外恼朱味,不齿于国内的蔷薇巷闹鬼的荒诞传说恼朱味,他们想打破这个可笑的迷信谎言恼朱味,因此恼朱味,他们早就在网上发表了言论恼朱味,他们要勇闯蔷薇巷恼朱味,还自带拍摄器恼朱味,准备拍摄他们安然无恙走出蔷薇巷的视频究渐座。

  那时候恼朱味,还是白天的正午恼朱味,太阳正高恼朱味,却怎么都穿透不了蔷薇巷恼朱味,里面阴冷恼朱味,潮湿恼朱味,暗沉恼朱味,唯有朵朵蔷薇花在风中恼朱味,似乎在嘲笑他们的无知恼朱味,本来雄心如他们恼朱味,就在走进巷子的那一刻恼朱味,恐惧感就像空气一样恼朱味,经过呼吸恼朱味,游走全身恼朱味,但他们不敢退缩恼朱味,退了就闹了笑话恼朱味,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前进恼朱味,这时候恼朱味,有一个队友不小心碰了一朵蔷薇恼朱味,结果触碰的肌肉立马腐烂恼朱味,转而痛苦尖叫恼朱味,其他队友连忙上前恼朱味,结果那种伤口和疼痛似乎会传染一般恼朱味,十个人啊恼朱味,全部被灼烂了肌肤恼朱味,然后活生生的痛死恼朱味,死了以后身体长出了蔷薇恼朱味,那个视频还在恼朱味,恰好被张欣看到了恼朱味,她还看到视频里面的蔷薇花恼朱味,有一只惨白的手恼朱味,扎破他们的皮肤究渐座。

  张欣倒吸了一口凉气恼朱味,贴吧还有人说恼朱味,最近这些年还死了不少人恼朱味,都和那巷子有关系恼朱味,有的小孩子不小心跑进去没有出来恼朱味,有的情侣吵架恼朱味,一怒之下也进了蔷薇巷没有出来恼朱味,有人人自杀也会选择蔷薇巷恼朱味,也有一些黑社会的人恼朱味,和谁有仇就把谁丢在里面究渐座。

  甚至恼朱味,甚至恼朱味,张欣头皮发麻了恼朱味,甚至恼朱味,还有蔷薇小区的租客恼朱味,有些也莫名其妙消失的究渐座。十字架项链又是一阵强烈的预警恼朱味,张欣看看时间恼朱味,已经午夜十二点了恼朱味,阳台的门还没有关好的恼朱味,张欣赶紧去关门恼朱味,这时候恼朱味,一股风把撩拨过蔷薇花的味道吹进来恼朱味,把窗帘吹的猎猎作响恼朱味,张欣惊恐恼朱味,慌张恼朱味,不顾一切的去关阳台的门恼朱味,门终于关好了恼朱味,张欣一颗心似乎定了了片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阳台有个东西在摇摇晃晃恼朱味,夜太黑了恼朱味,她看清恼朱味,任由那东西摇晃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有时候恼朱味,越是看不清楚的东西恼朱味,就越被人想知道恼朱味,想证明自己看到的东西很正常恼朱味,张欣受不了了恼朱味,她打开一点门缝恼朱味,又打开手机电筒恼朱味,原来是一朵蔷薇花恼朱味,在风中孤独的摇晃恼朱味,好美恼朱味,但是好邪恶究渐座。

Tags: 蔷薇 死巷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5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