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自行车后的亡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杨大爷是一位老工人恼朱味,辛苦工作了半辈子恼朱味,中年丧妻恼朱味,本打算退休后过个安逸日子恼朱味,下下棋恼朱味,逛逛公园恼朱味,但是刚退休那年家里喜添孙子恼朱味,这自然让他乐不可支恼朱味,也不得不放弃了种种享乐的计划究渐座。杨家世代单传恼朱味,杨大爷只有一个儿子恼朱味,如今又得了孙子恼朱味,这看孙子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到了他头上——儿子媳妇工作都那么忙恼朱味,他一个闲老头子不看谁看呢?

  杨大爷把孙子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恼朱味,转眼就上了小学究渐座。小家伙学名叫杨鹏举恼朱味,小名叫青鸟究渐座。这里面有两个缘由恼朱味,一是到了孙子这一辈子是族谱中的鸟子辈恼朱味,二是小家伙降生后恼朱味,有一只青鸟筑巢在他家屋檐下恼朱味,青鸟是当地的福鸟恼朱味,杨大爷认为是孙子引来的这只鸟恼朱味,于是对孙子更是宠爱有加恼朱味,也常给青鸟喂食究渐座。

  幸福的日子稍纵即逝恼朱味,祸事在毫无防备中降临了究渐座。那天杨大爷骑自行车带青鸟去上学恼朱味,在过路口的时候恼朱味,一辆双斗的大货车从路口掉头恼朱味,直直地向杨大爷两人开过来恼朱味,大爷眼神不是很灵醒恼朱味,加上有腰椎病恼朱味,动作更加迟缓恼朱味,躲得慢了些恼朱味,大货车把自行车撞倒了恼朱味,杨大爷连人带车都倒在地上恼朱味,等他回头去看孙子恼朱味,这一看让他魂飞魄散——青鸟身上倒在地上恼朱味,腰身都错位了恼朱味,已经没了知觉究渐座。他抢天呼地哭喊起来恼朱味,要往孙子那里爬过去恼朱味,身子却像被定住了一般恼朱味,动弹不得究渐座。旁边的群众有的拨打急救电话恼朱味,有的抓住货车司机恼朱味,就是没人敢上前来救助青鸟究渐座。

  这时一位老人走了过来恼朱味,这是杨大爷的老相识——陆医生恼朱味,他是社区医生恼朱味,常给杨大爷看腰病恼朱味,他的孙子豆豆和青鸟是同班同学恼朱味,两家子常同路上学放学恼朱味,熟识得很究渐座。陆医生见了这情形恼朱味,忙跑到青鸟旁边摸了摸他脖子的脉息恼朱味,说道:“没有脉搏了究渐座。”他给青鸟做胸外按摩恼朱味,又是做人工呼吸恼朱味,忙活了一阵子恼朱味,最后摇摇头说道:“不中用了究渐座。”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恼朱味,医生给青鸟做了检测后下了结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杨大爷哭号道:“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撞死我呀!让我去死吧!”

  事后经过交警勘验恼朱味,原来是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恼朱味,车子掉头时反应迟缓才撞到了杨家爷孙俩究渐座。杨大爷的儿子媳妇在交警队看了事发时的录像恼朱味,他们发现货车撞向青鸟时速度并不是很快恼朱味,完全可以躲得及恼朱味,但是杨大爷动作迟钝恼朱味,错失了那宝贵的躲避时机恼朱味,青鸟才被撞死究渐座。青鸟父母看着那惨烈的场景恼朱味,哭得肝肠寸断恼朱味,最后恼朱味,青鸟妈妈质问杨大爷:“那货车明明开得不快恼朱味,你为什么不躲?你平时下棋恼朱味,脑子可灵醒了;你走家串户在别人修这修那恼朱味,腿脚也灵便恼朱味,为什么单单对你孙子恼朱味,你就呆了懵了?青鸟没了恼朱味,你让我怎么活?”

  杨大爷听了这话恼朱味,如遭雷劈恼朱味,无言以对恼朱味,他跪在地上恼朱味,哭道:“我知道是我的错恼朱味,我没把青鸟保护好恼朱味,如果老天爷能让我替青鸟去死恼朱味,我一刻都不会等!”他哭得匍匐在地恼朱味,青鸟的爸爸一边看着恼朱味,眼里全是绝望和冷漠恼朱味,并没有上来安抚父亲的意思恼朱味,倒是旁边的交警看不下去了恼朱味,上来搀扶起杨大爷让他坐下恼朱味,并对青鸟父母说道:“老人已经够自责了恼朱味,你们把他带回家恼朱味,好好安慰一下吧究渐座。”

  青鸟父母没有听见一样恼朱味,两人起身黯然离去究渐座。交警不得已恼朱味,把杨大爷送回了家究渐座。

  青鸟父母出门打工去了恼朱味,去了很远的地方恼朱味,说再也不回来了究渐座。杨大爷躺在床上恼朱味,身子日渐衰弱下来究渐座。杨大爷的老朋友陆医生深知他家的情形恼朱味,这日恼朱味,他带着孙子豆豆来看杨大爷恼朱味,一见杨大爷枯干憔悴的模样恼朱味,心里也很难过究渐座。他把带来的饭菜端到杨大爷跟前要服侍他吃下去恼朱味,但杨大爷一点食欲都没有恼朱味,只是默默地流泪究渐座。陆医生明白他的心思恼朱味,劝慰道:“你也别太责怪自己恼朱味,这事根本就不怪你究渐座。青鸟爹妈是一时心痛得气急了恼朱味,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恼朱味,以后他们还会有孩子的恼朱味,那时候慢慢忘了这事恼朱味,也会原谅你的究渐座。豆豆恼朱味,你把袋子里的汤端出来恼朱味,那鸡汤清淡又好消化恼朱味,最合病人的口味究渐座。小心别洒了究渐座。”

  豆豆十分乖巧恼朱味,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把一盒子鸡汤端出来恼朱味,打开盖子送到杨大爷跟前究渐座。杨大爷看着豆豆肉嘟嘟的小脸恼朱味,想起了从前自己犯腰痛病下不了床时恼朱味,青鸟也是这样给他端水送药恼朱味,他心里涌过一股热流恼朱味,下意识地摸了摸豆豆的脸恼朱味,接过了汤恼朱味,一口一口喝了下去究渐座。

  “杨爷爷恼朱味,你多喝点恼朱味,把身体养得壮壮的恼朱味,明天我们学校跳绳队活动恼朱味,集体跳大绳恼朱味,你还给我们摇绳去究渐座。”豆豆说道究渐座。

  是了恼朱味,以前青鸟和豆豆都是跳绳队的队员恼朱味,跳多人组合的大绳恼朱味,孩子们个头小摇绳吃力恼朱味,每次都是杨大爷和体育老师一起摇绳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杨大爷闲来无事恼朱味,就常在学校旁边溜达恼朱味,看看心爱的孙子恼朱味,孩子们一有需要便进去帮忙究渐座。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究渐座。

  “我吃恼朱味,明天我们还一起送孙子上学去啊究渐座。老陆恼朱味,我那自行车坏了恼朱味,你拿去给我修修恼朱味,今晚就修好啊恼朱味,我明天还要送青鸟呢究渐座。”

  陆医生听了杨大爷这话心里诧异恼朱味,但也不好说什么恼朱味,他知道人在受到强烈刺激后会有一定的心理失常恼朱味,这需要慢慢疏导恼朱味,再者恼朱味,杨大爷能吃下东西也是好事恼朱味,总不成看着他绝望地饿死吧究渐座。

  “好恼朱味,我给你修究渐座。明天我们一起去究渐座。”陆医生答应道究渐座。

  第二天天边初现第一缕晨光的时候恼朱味,杨大爷像从前一样起了床恼朱味,他给屋檐下的青鸟撒了食恼朱味,就坐在门口等着陆医生来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陆医生果然满头大汗地一手推着一辆自行车来了恼朱味,豆豆跟着一起来了究渐座。

  “年纪大就不一样恼朱味,推两辆车就吃力恼朱味,要点技术呢究渐座。”陆医生擦把汗说道究渐座。

  “快些恼朱味,今天星期一恼朱味,是青鸟管发早餐究渐座。迟到了青鸟要怪我了究渐座。”杨大爷说着接过自行车就推起来恼朱味,边推边说:“青鸟啊恼朱味,你坐好了恼朱味,别扭来扭去的恼朱味,当心掉下来究渐座。”

  陆医生听了这话恼朱味,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恼朱味,但也没有分辩什么恼朱味,只是带着豆豆和杨大爷一起向学校骑去究渐座。

  从这天起恼朱味,杨大爷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恼朱味,每天买菜做饭恼朱味,送孙子“上学放学究渐座。”他还是骑着那辆自行车恼朱味,对着车后座说长道短的究渐座。人们都说杨大爷“魔障”了恼朱味,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思念孙子心切恼朱味,也不点破他恼朱味,由着他去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杨大爷在茶馆里喝了茶恼朱味,听着人们天南海北地闲聊恼朱味,不知不觉已是半夜了究渐座。他困倦起来恼朱味,便骑着自行车回家去恼朱味,走到离家很近的巷子口恼朱味,他看见摆馄饨摊的王婆婆还没收摊恼朱味,便停下来和她说几句闲话究渐座。这王婆婆也是个可怜人恼朱味,原来有个儿子夭折了恼朱味,一个女儿远嫁他乡恼朱味,老伴也去世多年了恼朱味,她一个人靠着摆个馄饨摊为生恼朱味,很是艰难究渐座。青鸟最爱吃王婆婆的馄饨恼朱味,杨大爷要了两碗馄饨恼朱味,自己一碗恼朱味,另一碗给青鸟恼朱味,他说道:“趁热吃恼朱味,不够再吃我的究渐座。”

  王婆婆知道杨大爷有些“魔障”恼朱味,每每还当孙儿活着恼朱味,但是她也曾经离散恼朱味,最能体会杨大爷的心思恼朱味,所以并不拆穿他究渐座。杨大爷又问王婆婆:“你看青鸟这些日子长高没有?”

  “长了恼朱味,快齐我胸口了究渐座。”王婆婆笑道究渐座。

  “这孩子恼朱味,能吃能睡恼朱味,自然是肯长究渐座。”杨大爷得意地说:“就是淘气啊恼朱味,没有安稳的时候恼朱味,上课总是好动究渐座。可是他聪明啊恼朱味,考试总是前几名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青鸟是个机灵孩子……”

  两人正说着恼朱味,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过来了恼朱味,是这条巷子里的陈二恼朱味,巷子里灯泡昏暗恼朱味,他骑得又快恼朱味,不经意被地上的砖头搁了一下恼朱味,差点摔倒究渐座。王婆婆说道:“二子恼朱味,慢点恼朱味,我这有手电恼朱味,你放在你车筐里照个亮吧究渐座。”

  陈二嗡声嗡气地说:“不用究渐座。”他扶正车子就要走恼朱味,杨大爷却上前拉住他恼朱味,急赤白脸地说道:“你别着急走!不能再往前走了!”

  “我怎么不能走?”陈二有些不高兴究渐座。

  “前面有危险!”杨大爷说道究渐座。

  “有啥危险?”王婆婆问道究渐座。

  “青鸟说了恼朱味,再往前走就有灾!”杨大爷说道究渐座。

  “您别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究渐座。”陈二不耐烦地说道:“青鸟在哪儿?您让我看看他在哪儿?”他蹬上车就要走究渐座。杨大爷拉住陈二自行车恼朱味,吼道:“你听话恼朱味,等一会儿再走!”

  陈二的拧劲儿也上来了恼朱味,他说道:“您撒手!别倚老卖老恼朱味,这么晚了我在这儿等什么啊?”

  他骑上车风驰电掣而去究渐座。

  王婆婆问杨大爷:“你怎么不让二子走啊?”

  “青鸟说了恼朱味,前面有祸事恼朱味,他说了究渐座。”杨大爷喃喃说道究渐座。

  王婆婆叹口气恼朱味,心说这老头还真是魔怔了究渐座。她说道:“你快把馄饨吃了恼朱味,看凉了究渐座。”

  杨大爷不再争辩恼朱味,端起碗来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一声惨叫从前面传来恼朱味,一个男人喊道:“救命啊!”

  “是二子!”王婆婆叫道究渐座。

  杨大爷放下碗起身就往前跑去恼朱味,他腿脚不灵便恼朱味,跑不快恼朱味,王婆婆说道:“你别急恼朱味,拿上这棍子恼朱味,我把手电也拿上恼朱味,咱俩一起去!”

  两个老人找到陈二的时候恼朱味,他躺在地上恼朱味,肚子上汩汩地冒着血究渐座。王婆婆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啦?”

  “有人抢劫……”陈二捂着肚子痛苦地说道究渐座。

  “来人啊恼朱味,快来人啊究渐座。”王婆婆大声喊道究渐座。黑夜里她的声音格外凄厉恼朱味,很快有人出来了恼朱味,大家报了警恼朱味,叫了救护车恼朱味,陈二被送到医院究渐座。

  巷子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恼朱味,杨大爷帮王婆婆收拾馄饨摊子恼朱味,王婆婆问道:“刚才青鸟真的跟你说了前面有祸事啊?”

  “嗯恼朱味,当然说了恼朱味,这孩子心好恼朱味,看不得别人受难究渐座。”杨大爷说道:“这馄饨他也没吃上恼朱味,你给打包我带回家吧恼朱味,让青鸟回家吃究渐座。”王婆婆把馄饨打包恼朱味,心里却翻腾着恼朱味,眼前恍惚真看见有个孩子坐在杨大爷的自行车后面究渐座。

  杨大爷就这样带着“青鸟”过着日子恼朱味,倒也乐在其中究渐座。但是那天出了点意外——他换煤气罐的时候把腰扭了恼朱味,腰椎病又犯了究渐座。他这一犯便很严重恼朱味,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恼朱味,头晕目眩的究渐座。杨大爷没有电话——从前儿子在家的时候恼朱味,手机话费都是儿子给他充的恼朱味,后来儿子跟他断了联系恼朱味,手机也就显得多余了恼朱味,所以杨大爷连话费也不充了究渐座。没有了手机恼朱味,人也起不了床恼朱味,杨大爷基本就要在床上等死了究渐座。一天过去了恼朱味,两天过去了恼朱味,杨大爷几乎绝望了恼朱味,他感觉自己慢慢地往天上飘去恼朱味,就要和青鸟走到天堂了究渐座。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门突然开了恼朱味,两个人影走了进来恼朱味,很多光线照了进来恼朱味,难道是天上的神来接引他们了?杨大爷失去了知觉……

  等杨大爷醒来恼朱味,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床上究渐座。陆医生和豆豆坐在床边恼朱味,他下意识地就要坐起来究渐座。

  “你别动恼朱味,你手上还输着液呢恼朱味,别把针弄掉了究渐座。”陆医生按下杨大爷究渐座。

  “我怎么在这儿?”杨大爷问道究渐座。

  “你又犯病了究渐座。豆豆告诉我的究渐座。”陆医生说道:“我这一段也忙恼朱味,没留意你恼朱味,不然早上门看看了究渐座。”

  “豆豆怎么知道的?”杨大爷问道究渐座。

  “青鸟告诉我的究渐座。”豆豆说道究渐座。

  “这孩子瞎说哩究渐座。”陆医生拍拍孙子的头说道:“一定你想杨爷爷了恼朱味,这两天又没看他到学校恼朱味,所以要我上门去看他究渐座。”

  “这两天是双休日恼朱味,又没上学究渐座。真是青鸟告诉我的!”豆豆蹙着眉头认真地说道:“我一个人在堂屋里玩恼朱味,青鸟站在外面恼朱味,流着眼泪恼朱味,说他爷爷病了恼朱味,让我们去救他……”

  “你看真了?你是不是在做梦啊?”陆医生还是不相信究渐座。

  “他站在堂屋门口恼朱味,没有进来恼朱味,他没有影子恼朱味,院子里的树都有影子恼朱味,门也有影子恼朱味,只是他没有影子究渐座。”豆豆说道究渐座。

  陆医生将信将疑恼朱味,但还是不想让孙子信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恼朱味,他对豆豆说道:“你一定是梦魇了究渐座。以后不要再跟人说起了究渐座。”

  杨大爷病情稳定些就出院了恼朱味,只是身子还是虚浮恼朱味,家里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恼朱味,陆医生便请来王婆婆给杨大爷做饭究渐座。王婆婆和杨大爷都是孤寡老人恼朱味,在一起更是惺惺相惜恼朱味,因此王婆婆对杨大爷照顾得无微不至恼朱味,杨大爷病好以后便帮着王婆婆摆馄饨摊子恼朱味,两个人逐渐地相依为命了究渐座。陆医生见这情形恼朱味,也很欣慰恼朱味,索性撮合两人走到一起恼朱味,再组家庭恼朱味,安度晚年究渐座。

  两个老人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恼朱味,欢天喜地地收拾屋子恼朱味,家里家外焕然一新恼朱味,两人预备着宴请左邻右舍吃个喜酒恼朱味,也算是公开两人的关系恼朱味,名正言顺地在一起究渐座。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恼朱味,喜悦充盈着两位老人的心恼朱味,直到王婆婆的女儿小兰来了究渐座。小兰几年没上门了恼朱味,一来就要五万块钱究渐座。

  王婆婆惊着了:“一张口就这么多钱恼朱味,干嘛呢?”

  小兰把王婆婆拉到院子恼朱味,避开修理家什的杨大爷恼朱味,说道:“妈恼朱味,我们要买新房恼朱味,还差五万恼朱味,我还能找谁想办法呢?”

  “可我哪有这么多钱哪?我又没退休金究渐座。就靠摆个馄饨摊恼朱味,自己混口饭吃究渐座。”王婆婆面露难色究渐座。

  “妈恼朱味,你不是要嫁给这个杨大爷吗?他有退休金啊究渐座。”女儿说道:“他这些年恼朱味,总还有些积蓄吧究渐座。你们两个都是一家子了恼朱味,你向他张口啊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们才走到一起恼朱味,这就跟他伸手恼朱味,不太好吧究渐座。”王婆婆嗫嚅着说究渐座。

  “我不管恼朱味,这次你帮也得帮恼朱味,不帮也得帮究渐座。”小兰不高兴了:“爸死的时候欠了债恼朱味,我出嫁没拿家里一分钱恼朱味,已经够亏了究渐座。现在你日子过好了恼朱味,还不管我恼朱味,说不过去吧究渐座。”

  王婆婆听了这话恼朱味,想起小兰出嫁时简陋的情形恼朱味,感到有些愧疚究渐座。她叹口气说道:“我跟老杨说说吧究渐座。”

  王婆婆把小兰的话传达给杨大爷恼朱味,杨大爷的眉头蹙起来了:“我是有退休金恼朱味,可是这些年全贴补在儿子这一家三口身上了恼朱味,只有五千元存款恼朱味,我随时可以取出来给你恼朱味,只是离五万还差得远呢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怎么办呢?”王婆婆满面愁容:“小兰好不容易张一次口恼朱味,我也没法不管她究渐座。”

  两位老人为了小兰的事心事重重恼朱味,连喜宴都搁置下来了究渐座。这天杨大爷上街买菜恼朱味,偶然经过一家彩票店恼朱味,他想起来很长时间没买彩票了究渐座。今天何不再买一注?但是该选什么样的一组数字呢?他坐在彩票店的板凳上冥思苦想究渐座。忽然间恼朱味,他看到墙上的挂历恼朱味,4月28日恼朱味,这不是正是青鸟的生日吗?对呀恼朱味,何不用青鸟的生日来下注呢?他写下了青鸟的生辰年月日时恼朱味,买了一注彩票究渐座。

  杨大爷买过彩票恼朱味,小心翼翼地揣回家究渐座。晚上吃过饭恼朱味,他坐在电视前看彩票开奖恼朱味,看着小球在摇号机里滚动着恼朱味,他的心也悬了起来究渐座。第一个号中了恼朱味,他笑了;第二个号中了恼朱味,他张开了嘴;第三个号中了恼朱味,他屏住了呼吸;第四个号中了恼朱味,他的心一阵狂跳;第五个号中了恼朱味,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只有最后一个号没中究渐座。

  他马上给彩票店的老板打电话恼朱味,询问奖金是多少恼朱味,老板告诉他恼朱味,刨去税款恼朱味,他净落四万五究渐座。杨大爷流下了眼泪恼朱味,他知道恼朱味,这笔钱是青鸟给他送来的究渐座。他在这世上最疼爱的孙子恼朱味,在他最需要的时候雪中送炭帮了他究渐座。

  取出五千的存款恼朱味,加上这四万五恼朱味,王婆婆把钱交给了小兰究渐座。小兰心满意足地走了究渐座。杨大爷和王婆婆过上了恬淡安逸的日子究渐座。那天杨大爷和王婆婆推车送青鸟去上学——这仍然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日程究渐座。在一段上坡路恼朱味,杨大爷推着自行车小跑起来恼朱味,王婆婆跟在后面喊道:“你这个老头子恼朱味,身子才好一点就逞能了究渐座。慢点呀恼朱味,当心闪了腰究渐座。”

  “不对劲究渐座。”杨大爷停下来踟蹰着说道:“青鸟没在车上了……”

  “你怎么知道呢?”王婆婆问道究渐座。

  “车子很轻很轻恼朱味,没有人坐在后面究渐座。”杨大爷说道究渐座。

  王婆婆无言以对……

  第二早上恼朱味,杨大爷往院子里撒鸟食恼朱味,等半天恼朱味,却始终没见屋檐下的青鸟来觅食究渐座。杨大爷深感诧异恼朱味,他搬了梯子爬到屋檐下查看恼朱味,那鸟巢里空空的恼朱味,哪还有青鸟的踪影?

  青鸟走了恼朱味,青鸟真的走了恼朱味,他心爱的孙子走了恼朱味,往天堂飞去了究渐座。王婆婆知道了这个情形恼朱味,她对杨大爷说道:“一定是青鸟看你过好了恼朱味,他也安心地去了恼朱味,让他去吧究渐座。”

  杨大爷坐在院子里恼朱味,往那湛蓝的天空望去恼朱味,没有一只鸟飞过究渐座。他此刻的心就像那天空一样空旷而安宁……

Tags: 自行车 亡孙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