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人体果实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qq农村

  午夜恼朱味,纪风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玩着qq农场恼朱味,虽然他不停的打着哈欠恼朱味,但是他不能睡恼朱味,因为今晚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一个昵称叫“农夫”的好友给纪风送来一颗种子究渐座。纪风点开一看恼朱味,种子的名称叫“头颅(女性)”究渐座。

  这是什么玩意儿?纪风好奇地将种子种下来恼朱味,心里想着恼朱味,难不成这能种个人头出来?

  种子成长极快恼朱味,几分钟就成熟了究渐座。这时纪风震惊地发现恼朱味,电脑屏幕上的qq农场界面恼朱味,赫然屹立着一株小树恼朱味,树的枝条上挂着三个女性人头究渐座。

  “农夫”又给他送来了很多种子:臂膀费锐耕、腿部费锐耕、五脏六腑……纪风将这些一一种下恼朱味,种子发育奇快恼朱味,都只要几分钟就可以采摘了究渐座。全部种完之后恼朱味,系统界面弹出一条信息:

  “亲爱的用户恼朱味,qq农场新添加了”嫁接“功能恼朱味,您可以将个人体器官嫁接起来恼朱味,组合一个完整的人体究渐座。”

  这个有意思恼朱味,纪风顿时来了兴致恼朱味,他在农场界面上嫁接着各种人体器官恼朱味,就像小时候玩拼图游戏一样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系统便提示器官嫁接完成恼朱味,完整人体将会在一个小时后收获究渐座。

  纪风满怀期待地等着恼朱味,不知不觉恼朱味,他看了一下表恼朱味,发现竟已经过了午夜一点究渐座。

  “这下完蛋了!”纪风连忙下楼往学校后山跑去恼朱味,心里骂者恼朱味,“该死恼朱味,居然贪玩忘了时间!”

  半小时后恼朱味,在后山处的一块空地上恼朱味,纪风猫着腰躲在树丛中东张西望究渐座。

  难道真的来晚了?纪风心急如焚恼朱味,她……她已经被杀了吗?

  一双白皙的手忽然从身后搭在他的肩上恼朱味,纪风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究渐座。

  “纪风恼朱味,你是来救我了吗?”一个美貌女子对他说究渐座。

  “孟雅?”纪风惊呆了恼朱味,顿时手足无措恼朱味,“你……你没事?实是在太好了究渐座。”

  孟雅甜美的笑着恼朱味,诱人的红唇忽的吻了下去:“亲爱的恼朱味,带我走恼朱味,什么也别问究渐座。”

  纪风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般恼朱味,他伸手用力楼搂住了那梦中的娇躯恼朱味,带着孟雅回了家究渐座。

  在校外租的小房间里恼朱味,纪风趁着孟雅在洗澡的间隙恼朱味,抽空看了看电脑上的qq农场恼朱味,却发现那已经成熟的三具人体全部被偷走了究渐座。纪风心里纳闷恼朱味,qq农场什么时候开始可以将收获的果实全部偷走了?

  可是当下他显然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个问题恼朱味,毕竟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萦的可人儿现在就在他眼前恼朱味,春宵一刻值千金呐究渐座。

  相似女友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恼朱味,纪风大学毕业后来到a市工作究渐座。一次出差的机会恼朱味,纪风去了b市恼朱味,工作间隙他去找了老同学安超叙旧恼朱味,并见到了安超的新女友唐溪究渐座。在出差的最后一天恼朱味,安超约纪风在一家饭店里吃饭究渐座。

  “你有没有发现你女朋友唐溪她……很奇怪?”几杯小酒下肚恼朱味,纪风壮着胆子说出了这几天自己心里的疑问究渐座。

  “奇怪?”安超面露疑惑恼朱味,“这怎么说?”

  纪风吞吞吐吐:“我觉得恼朱味,唐溪和小雅太像了…”

  “不是说长相究渐座。”纪风顿了一下恼朱味,“而是说性格费锐耕、行为费锐耕、举止等等恼朱味,简直和小雅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究渐座。”

  安超倒吸一口凉气恼朱味,小雅是他的前女友恼朱味,而且已经死了究渐座。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唐溪平时的行为举止恼朱味,果然如纪风所说究渐座。小雅恬静温柔恼朱味,唐溪也是;小雅是个左撇子恼朱味,唐溪也是;小雅喜欢淡红色恼朱味,唐溪也是…

  安超额头冒出冷汗恼朱味,这些他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恼朱味,算是当局者迷吗?

  “我总觉得小雅没有死究渐座。”纪风突然说究渐座。

  “不可能!”安超大声叫了起来恼朱味,“她明明被我…”

  “嘘!”纪风连忙一把拉住安超恼朱味,左右环顾了一下周围正一脸狐疑看着他俩的人们恼朱味,压低了声音吼道恼朱味,“你要搞得人尽皆知吗?你不要命了?”

  安超连忙闭住嘴巴恼朱味,头痛似的揉了揉脑袋究渐座。一会儿恼朱味,他又开口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恼朱味,我想起曾经在一个晚上恼朱味,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恼朱味,却发现唐溪光着身子蹲在卫生间恼朱味,长长的头发拖在地上究渐座。我走近了恼朱味,竟然发现唐溪蹲在地上啃咬着自己的右臂恼朱味,一只臂膀已经体无完肤恼朱味,鲜血淋漓究渐座。她看见我来了恼朱味,抬头冲我笑了笑恼朱味,嘴角还挂着血迹恼朱味,口中正咀嚼着她自己的肉恼朱味,冲我说了句恼朱味,你要不要吃恼朱味,味道很不错的究渐座。”

  纪风一听浑身一啰嗦恼朱味,惊恐地瞪着眼睛恼朱味,说不出话来究渐座。

  “我当时吓得屁滚尿流究渐座。”安超继续说恼朱味,“可是当时我惊慌失措地逃回卧室恼朱味,发现唐溪很安静地躺在床上恼朱味,再回到卫生间一看恼朱味,哪里还有人影?估计是我梦游看花眼了吧究渐座。”

  纪风干笑了一声恼朱味,伴装镇定究渐座。

  “可是那场景真的很恐怖恼朱味,现在想想都害怕究渐座。”安超叹了口气恼朱味,“哎恼朱味,不说这些了恼朱味,我们的菜怎么还不上?我好饿啊究渐座。”

  纪风正打算向服务员催菜恼朱味,而眼前的安超忽然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腕上恼朱味,撕下一块鲜血淋漓的肉恼朱味,一边咀嚼恼朱味,还一边说着:“我太饿究渐座。”又举起自己的手腕恼朱味,对纪风说恼朱味,“你要不要也吃点儿?”

  纪风表情一滞恼朱味,呆若木鸡恼朱味,怔怔地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恼朱味,惊叫着落荒而逃究渐座。

Tags: 人体 果实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