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纸人坊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匡家花圈铺在方圆百里小有名气恼朱味,匡小棠就出生在这小有名气的家庭里究渐座。也许因为耳濡目染恼朱味,匡小棠自幼就对纸活儿产生浓厚的兴趣究渐座。父母扎活儿时恼朱味,匡小棠就在一旁认真地看恼朱味,偶尔打个下手究渐座。到匡小棠十五岁时恼朱味,纸活儿手艺已能独当一面究渐座。

  从古至今恼朱味,职业歧视都存在究渐座。匡小棠的同学费锐耕、朋友认为匡小棠扎纸人不吉利恼朱味,纷纷与她疏远恼朱味,亲戚们也因其挣死人钱太丢人又身带晦气恼朱味,不愿与其来往究渐座。幼年费锐耕、童年费锐耕、少年恼朱味,匡小棠一直在孤独中度过恼朱味,伤心之余却没停止对纸活儿的热爱究渐座。她相信三百六十行恼朱味,行行出状元恼朱味,等她干出个样儿恼朱味,看谁还敢瞧不起究渐座。

  纸活儿之所以千百年不成器就因为它的古板恼朱味,匡不棠要打破它的常理掀起新的主张究渐座。她把纸人的高矮胖瘦增加到与真人一般不二恼朱味,并且花相当大的精力去描绘纸人的五官费锐耕、色泽究渐座。当她觉得自己做的纸人已成一个艺术品的时候恼朱味,纸人坊便开业了究渐座。人们怀着好奇的心态走进这所百余平米的店铺恼朱味,不禁对所见之景瞠目究渐座。

  偌大的房子里全是纸人恼朱味,男女老少俱全恼朱味,姿势神态各异恼朱味,大小与真人一样究渐座。逼真的假物本就引人遐想恼朱味,何况纸人是办丧事用的费锐耕、生来带晦气给人阴森感恼朱味,再加上风偶尔从门窗外吹进来撼动纸人摇摇晃晃恼朱味,无疑让纸人坊变成鬼怪屋一般究渐座。来访者在屋内呆不到半刻就会逃走恼朱味,并且毛骨悚然感久久不散究渐座。尽管如此恼朱味,纸人坊的做工却得到大家认可恼朱味,多少富商乡绅愿花天价为已故人订做称心如意的金童玉女究渐座。匡小棠一夜间变成有钱人恼朱味,名声传到千里之外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她的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究渐座。原想让纸人像石雕蜡像一样被人永远摆在某处观赏恼朱味,不料花高价买纸人者的目的还是让它与死人同烬究渐座。她无法接受自己倾注心血与热情的东西被人轻易毁掉究渐座。她困惑恼朱味,为什么木雕泥塑可以站在华贵的厅堂受人瞻仰恼朱味,纸人就不可以?她不懂恼朱味,人们对不堪一击的纸人为何如此厌恶费锐耕、惧怕恼朱味,为什么非要将它们烧掉才心安理得?她失望恼朱味,她干出成绩却依旧形单影孤究渐座。亲友们依旧像避瘟神一样避着她恼朱味,而且似乎比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究渐座。她忧虑恼朱味,这种职业歧视会影响她的婚姻究渐座。她今年已经二十九岁恼朱味,还没有一个男人愿意与她相处究渐座。就此转行又做不到恼朱味,她实在停止不了对纸人的爱究渐座。她认定恼朱味,扎纸人没错恼朱味,是歧视它的人不对究渐座。她岂盼恼朱味,老天能赐给她一个真心相爱的伴侣究渐座。

  又一年过去恼朱味,匡小棠三十岁了究渐座。这天恼朱味,她开着私家车去郊外兜风恼朱味,无意间向路沟旁的草丛扫了一眼恼朱味,竟发现两只脚究渐座。匡小棠吓了一跳究渐座。有心开车而过又觉得那样不妥恼朱味,万一草丛里躺着的那位还有气恼朱味,一走了之岂不是见死不救?她狠了狠心恼朱味,一脚将车闸踩住恼朱味,爹胆开门来到那两只脚近前恼朱味,见一男子躺在地上半睁着眼恼朱味,脸色蜡黄恼朱味,嘴唇苍白微动不知犯了什么病究渐座。匡小棠的出现令他浑浊的双眼现出一丝光恼朱味,乞怜般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究渐座。匡小棠愣愣地看了会儿恼朱味,毅然弯腰将他架到车上直奔医院究渐座。

  经过抢救恼朱味,男子脱离险境究渐座。交谈中恼朱味,匡小棠了解到男子叫胡斌恼朱味,因患先天性心脏病被父母遗弃究渐座。在孤儿院长大后靠干打更之类的轻活儿勉强度日究渐座。今天他刚领到薪水恼朱味,还没想好怎么花就遭到抢劫究渐座。他不甘活命钱被抢奋起反抗恼朱味,结果刚一与人拉扯就犯了病究渐座。歹徒见状将他扔进草丛就逃得没影了恼朱味,要不是匡小棠及时赶到恼朱味,他这会儿恐怕已经下地狱了究渐座。

  这就是缘分吧´匡小棠想恼朱味,自己都三十了还没男友究渐座。眼前的男子虽然身患顽疾恼朱味,长得还不错恼朱味,比自己小五岁恼朱味,身无归宿恼朱味,若真能与自己凑成一对也是美事究渐座。

  对爱情的渴望让匡小棠特别主动恼朱味,细心照顾胡斌的同时恼朱味,眉目传情费锐耕、言语示爱恼朱味,暗示胡斌留下来究渐座。胡斌本来就无家可归费锐耕、生活清苦恼朱味,面对有车有房有些姿色的匡小棠的追求自然无由拒绝究渐座。出院后恼朱味,胡斌立刻与匡小棠同居恼朱味,靠着甜言蜜语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生活究渐座。匡小棠寂寞三十年的心在胡斌身上得到释放究渐座。为了稳固这种释放恼朱味,两人同居没多久恼朱味,匡小棠就提出结婚究渐座。胡斌显然感到出乎意料恼朱味,他本以为自己是匡小棠养的“小白脸”恼朱味,没想到匡小棠是认真的究渐座。匡小棠条件是不错恼朱味,但年龄比他大五岁恼朱味,比他的梦中情人大七八岁恼朱味,模样也非倾国倾城恼朱味,他可不想委屈自己究渐座。他要脱身恼朱味,并拿走够活一生的包养费究渐座。

  恋爱中的人是没有智商的恼朱味,胡斌点头的一刹那恼朱味,匡小棠把内心深处最后一丝警惕也抛到九霄云外究渐座。胡斌让她喝酒她就喝恼朱味,问她存折放在哪费锐耕、密码是什么恼朱味,她就照实答不误究渐座。胡斌说她醉了恼朱味,让她上床休息她就乖乖去睡恼朱味,而且睡得连梦都没做究渐座。

  再睁眼时已经日上三竿恼朱味,匡小棠打着哈欠坐起来恼朱味,感觉脑袋异常沉恼朱味,仿佛这宿大觉白睡了究渐座。屋内很静恼朱味,胡斌似乎不在究渐座。匡小棠晃悠悠下床来到门口不见胡斌的鞋恼朱味,寻思他可能去买东西了究渐座。她想洗把脸提提神恼朱味,脚才向浴室迈一步恼朱味,电话铃便响个不停究渐座。她不耐烦地踱到屋里把话筒拿起说了声“喂”恼朱味,不想对方扔来不冷不热的话:“是匡老板吧?干吗手机关两天?你这买卖还做不做?”

  手机关两天?匿小棠甚感迷惑究渐座。她的手机从来都是二十四小时开着恼朱味,难道是自己熟睡时胡斌过来亲近恼朱味,嫌手机扰人就把它关了?就算这样也不至于关两天啊!除非自己睡了两天究渐座。想到这恼朱味,匡小棠的心陡然打了个冷突儿恼朱味,本能地担心起存折及胡斌的去向究渐座。她匆匆把客户打发掉恼朱味,箭步来到内房拉开小柜一看恼朱味,存折果然不在究渐座。与其一起不在的还有她的车钥匙费锐耕、首饰费锐耕、手机和放在面上的零钱究渐座。一切都很清楚了恼朱味,胡斌骗了她恼朱味,白吃白喝她一个月恼朱味,走时给她灌了安眠药究渐座。把值钱便带的东西都拿走了究渐座。为什么?为什么她满腔热情换来的是一片冷漠?为什么她救人一命未得感激反得仇报?她无奈地被人排斥三十年还不够恼朱味,还要让她最宝贵的感情高起重落恼朱味,老天实在太残忍了!她发疯般嚎叫恼朱味,踢桌子踹凳费锐耕、恨天怨地究渐座。

  胡斌卷走的存折中不仅有匡小棠多年的积蓄恼朱味,还有匡小棠父母花半辈子力气攒给匡小棠的嫁妆究渐座。得知胡斌恩将仇报恼朱味,二老一疼女儿不幸恼朱味,二疼几十年的血汗钱恼朱味,一股急火不出三个月就先后毙命究渐座。

  双亲的故去令匡小棠更加悲愤恼朱味,誓要胡斌血债血偿究渐座。可恨警方久不破案恼朱味,除了生气恼朱味,匡小棠只能诅咒究渐座。起初她只诅咒胡斌一个恼朱味,后来可能精神错乱走火入魔恼朱味,居然诅咒所有排斥她的人恼朱味,包括购买纸人的客户究渐座。她恨他们搞职业歧视害她变成大龄处女才会遇到胡斌忘乎所以恼朱味,怪他们不懂欣赏活生生烧掉她倾注满腔心血的艺术品究渐座。她相信自己做出的纸人都有灵性恼朱味,都与她心灵相通都能听见她的心语恼朱味,烧毁它们的人就像杀人犯恼朱味,人不报必有天报究渐座。

  残存的理智没让匡小棠在外人面前现出心态恼朱味,但她做出的纸人却与从前不太一样究渐座。细心的人会发现纸人坊的纸人无论男女老少是何表情恼朱味,眼神总是充满怨恨恼朱味,气势总是通人心颤究渐座。当然恼朱味,这不会影响纸人坊的生意恼朱味,反正买纸人者都是准备烧掉恼朱味,就算它身上多了一层痿人毛也无所谓究渐座。

  转年春天恼朱味,胡斌的案子还没眉目恼朱味,用警方的话说恼朱味,胡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究渐座。

  匡小棠心灰意冷恼朱味,这日正郁闷扎纸活儿恼朱味,一名男子从外走进究渐座。男子一身休闲装恼朱味,戴着眼镜恼朱味,梳着三七分的头恼朱味,高高的个儿恼朱味,文质彬彬恼朱味,俨然一个帅气的大学生究渐座。匡小棠白了他一眼恼朱味,问他来干什么男子一笑恼朱味,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匡小棠恼朱味,请她按上面人的模样扎个纸人恼朱味,只要像恼朱味,钱不成问题究渐座。匡小棠接过照片时眼睛顿时瞪圆恼朱味,照片上只有一个男人恼朱味,正是胡斌来人是谁恼朱味,为什么要扎胡斌的纸像恼朱味,匡小棠已不想问恼朱味,她只想知道胡斌此刻在哪她迫不及待地向男子要答案究渐座。男子有点慌神恼朱味,但还是帮她解开疑团究渐座。照片上的青年叫胡文恼朱味,是有妇之夫恼朱味,但男子的妹妹却偏偏爱上他一年前恼朱味,胡文因心脏病突发去逝恼朱味,男子的妹妹悲痛欲绝恼朱味,忧郁成疾患了癌症妹妹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胡文恼朱味,怎奈胡文已为人夫究渐座。为了妹妹走得安详恼朱味,男子便想扎个纸人代替胡文与妹妹同葬究渐座。听说纸人坊的做工天下绝伦恼朱味,他特意从远道赶来求帮至于匡小棠说照片上的人叫胡斌恼朱味,对她恩将仇报恼朱味,他实在奇怪究渐座。

  胡斌英年早逝也算报应恼朱味,旁人知不知道他的丑事已不重要究渐座。匡小棠没兴趣对男子解释恼朱味,开了价格恼朱味,告诉他七天后来取货究渐座。

  匡小棠做梦也想不到刚刚离开那个男子就是胡斌究渐座。迷倒匡小棠后恼朱味,胡斌立刻来到银行提走所有钱恼朱味,又到黑市卖掉车和手机恼朱味,接着连夜跑到外地一家美容院以匿名整出一副新貌恼朱味,谎言自己是黑户交了巨额罚款重起户口费锐耕、身份证究渐座。如此相当于脱胎换骨恼朱味,想要抓他势比登天这次他回来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看匡小棠能否认出他一如果匡小棠认出他恼朱味,他就当场将她杀害究渐座。如果连与她有肌肤之亲和欺骗之仇的匡小棠都对他视而不见恼朱味,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将他识破;二是让案子自消自灭究渐座。如果匡小棠视他为生人恼朱味,他就编个故事让她相信胡斌已死恼朱味,从此不再催警局破案究渐座。俗话说民不举官不究恼朱味,原告淡漠此案恼朱味,警方自然也就随之淡漠恼朱味,他就更安全了究渐座。还有一个目的是他自己也感觉荒谬不愿承认又想做的恼朱味,“大仙”说纸做的替身可以代活人赎罪恼朱味,他想用这方法让自己心安恼朱味,减少心脏负担究渐座。一切都按祈盼进行恼朱味,胡斌心里甭提多高兴

  七天以后恼朱味,匡小棠将纸人交给胡斌恼朱味,多一眼都没瞅他恼朱味,便又继续忙起来究渐座。

  又过两天恼朱味,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恼朱味,几名干警突然闯进纸人坊找匡小棠录口供究渐座。匡小棠一头雾水恼朱味,通过警方问话才知订制纸胡斌的男子两天前死在郊外究渐座。男子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恼朱味,法医确定他非疾病发作或服毒费锐耕、窒息恼朱味,现场只有一些燃烧未尽的纸片恼朱味,据查来自纸人坊恼朱味,所以警方不得不将匡小棠列为怀疑对象究渐座。

  两天后恼朱味,警方因无证据放回匡小棠究渐座。

  如此一来恼朱味,左邻右舍都认为匡小棠与杀人案有关究渐座。消息很快传开恼朱味,本就倍受排斥的匡小棠更加让人避而远之究渐座。先前订货的人宁可不要订金也用电话取消了纸人的定做恼朱味,纸人坊的生意一落千丈究渐座。

  此后恼朱味,纸人坊的大门紧闭恼朱味,匡小棠日夜都在里面忙活恼朱味,再也没有出门过究渐座。

  在一个雷电交加雨夜恼朱味,两个胆大的男人悄悄摸到纸人坊外究渐座。透过门缝照射出来的灯光恼朱味,朝里面窥视恼朱味,只见形态各异的纸人遍布屋内四周恼朱味,在灯与闪电的衬托下甚为恐怖究渐座。屋子中央恼朱味,有一个纸人坐在地上恼朱味,手拿纸条和篾片作扎纸活的样子究渐座。

  纸人坊里没有了匡小棠究渐座。

Tags: 纸人坊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