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滴血玫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冰儿恼朱味,这个玉坠特别配你恼朱味,祝你生日快乐!”

  “哇!好漂亮恼朱味,谢谢你亲爱的恼朱味,爱死你了!”蓝冰儿接过骆小秋手里玉坠恼朱味,用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蓝冰儿灿若玫瑰恼朱味,美丽开朗恼朱味,骆小秋淡雅如菊恼朱味,飘逸若仙恼朱味,二人是大学里一道美丽的风景恼朱味,她们结识许久恼朱味,是难得的好闺蜜!

  手里的玉坠恼朱味,上端通翠碧绿恼朱味,下端红似沁血恼朱味,晶莹剔透恼朱味,是块难得的好玉!

  “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恼朱味,理应大餐回馈恼朱味,请吧骆大小姐~!”

  “你呀~又没正经!”~

  走廊里传来蓝冰儿爽朗的笑声~

  结识骆小秋之后恼朱味,她时常会做同样一个梦!

  一片迷离的红色恼朱味,一个富贵的民国大院恼朱味,铜锣唢呐奏着喜乐费锐耕、还有阵阵欢笑声和嬉闹声!

  “新娘子来了!”

  她被人扶下花轿恼朱味,刺眼的红色恼朱味,是自己的红盖头恼朱味,她想挣脱恼朱味,身体却不听使唤恼朱味,她想大喊恼朱味,嗓子却像被塞了棉絮恼朱味,只得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盖头掀起一角恼朱味,她会瞥见门口的大石狮子恼朱味,庄严肃穆的让人心生敬畏!

  迈过高高的门槛恼朱味,她被众人簇拥着走进去恼朱味,满院灯火辉煌堪比星辉恼朱味,红烛映的满室溢彩恼朱味,直透出格菱大窗恼朱味,她就坐在挂满纱帐的床边!

  梦恼朱味,每每到这恼朱味,就结束了恼朱味,而今天她却没有醒来恼朱味,因为她看到了这个梦的结局!

  门外恼朱味,自是觥筹交错恼朱味,美酒佳肴恼朱味,一切在一个凄厉的嘶吼声中结束!

  “不好了恼朱味,大少爷失足落井了~”

  门外一阵慌乱恼朱味,哭喊声费锐耕、哀嚎声不断入耳恼朱味,她顿时心生忐忑!

  不多时恼朱味,房门被踹开恼朱味,一群人拥着一个面容狰狞身着华服的中年女人恼朱味,蓝冰儿看到了她眼里的怒气与杀意恼朱味,那种恨似要将她碎尸万段!

  “这个扫把星恼朱味,刚进门就克死丈夫恼朱味,让她去陪葬!”中年女人自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恼朱味,冷的能让盛夏的雨结成冰!

  随即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恼朱味,摔在地上恼朱味,凤冠上的珠翠散落一地恼朱味,蓝冰儿一阵剧痛恼朱味,众人七手八脚像拖一条狗一般恼朱味,将她拖走恼朱味,一路被唾骂恼朱味,被一群老女人撕扯恼朱味,被她们揪破了新衣恼朱味,扯掉了头发恼朱味,抓伤了脸恼朱味,蓝冰儿愤怒的瞪着他们恼朱味,却无力反抗~

  她被强制塞进一具棺材中恼朱味,厚重的棺材盖恼朱味,轰的一声落下恼朱味,一阵憋闷感随之袭来恼朱味,她怒气冲天恼朱味,仿佛要炸开胸膛~

  “不要!”她一个机灵醒过来恼朱味,周围满是怪异的目光恼朱味,还有目瞪口呆恼朱味,正抬着手讲课的教授恼朱味,原来自己还在课堂!

  蓝冰儿的脸徒地热起来恼朱味,尴尬的低下头去恼朱味,真该死恼朱味,怎么这时候睡着了!

  “冰儿恼朱味,你怎么了?最近总是倦倦的没精神!”下课时恼朱味,一个女同学关心问道!

  “我没事恼朱味,多谢你的关心!”蓝冰儿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笑意!

  胸口的玉恼朱味,在白炽灯下恼朱味,闪着冰冷的光!

  学校不远的夜市恼朱味,是蓝冰儿和骆小秋最喜欢来的地方恼朱味,她们喜欢在那的大排档里喝酒聊天恼朱味,喜欢看来来往往逛夜市的人群恼朱味,置身在这嘈杂的闹市里恼朱味,会驱走蓝冰儿对那个梦的恐惧!

  “冰儿恼朱味,你觉得这世上有鬼么?”骆小秋幽幽的问道!

  灰暗的灯光下恼朱味,蓝冰儿看不清她的脸恼朱味,只有一对幽深的眸子恼朱味,在夜色下闪呀闪恼朱味,似一汪深潭恼朱味,里面是深不见底的漩涡恼朱味,直将她吸进去!

  突然漩涡里恼朱味,涌出密密麻麻无数的蛆虫恼朱味,铺天盖地落在她身上~

  “冰儿!冰儿恼朱味,你怎么了?”

  “啊~”蓝冰儿疯了似得摇着头恼朱味,手不停的在身上划拉着什么恼朱味,手舞足蹈!

  骆小秋一脸担忧恼朱味,周围投来各种怪异的目光恼朱味,蓝冰儿抓住她的手恼朱味,发丝凌乱恼朱味,随即满眼惊恐的四下望去恼朱味,此时恼朱味,偌大的夜市蒙上一片青绿色恼朱味,白雾弥漫恼朱味,看不见远处的楼宇和汽车!

  这哪里还是夜市恼朱味,这分明是鬼市恼朱味,蓝冰儿的脸瞬间退去血色恼朱味,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恼朱味,每张桌的周围都坐着各种奇形怪状的‘人’恼朱味,或缺半个头的恼朱味,七孔流血的恼朱味,缺胳膊少腿的恼朱味,桌上的各种美食恼朱味,是各种鲜血淋漓的生肉和不知名的器官恼朱味,他们在津津有味的大嚼着恼朱味,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恼朱味,蛆虫在他们嘴边爬呀爬~

  蓝冰儿的胃一阵翻腾~

  来来往往的人群恼朱味,皆是行尸走肉恼朱味,每个人的脸都似刮了大白一般恼朱味,毫无血色恼朱味,像是被牵着线的木偶恼朱味,机械的行走恼朱味,脸上都带着古怪的笑容~

  蓝冰儿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恼朱味,全身轻轻的颤抖恼朱味,似被一阵恶寒包裹着恼朱味,满是粘汗的手拉起骆小秋!

  “二位美女恼朱味,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一个男店员不知什么时候恼朱味,悄无声息的站在二人身后!

  “啊!”蓝冰儿忍不住一声惊叫恼朱味,双手捂住眼睛恼朱味,浑身忍不住剧烈的颤抖恼朱味,这个店员的半张脸都烂掉了恼朱味,黑色稀泥般满是烂肉的眼眶里恼朱味,爬满了蛆虫恼朱味,一颗一颗不断都掉进盘子里的!

  “冰儿恼朱味,冰儿你这是怎么了?”骆小秋摇了摇她的肩膀恼朱味,她显然被蓝冰儿的举动吓的不知所措!

  “小秋恼朱味,快走恼朱味,我怕~!”蓝冰儿紧闭着眼睛拉起骆小秋急着离去!

  “二位姑娘!”一个慈祥的声音恼朱味,突然在耳畔响起!

  那种紧迫感突然消失了恼朱味,蓝冰儿慢慢睁开眼恼朱味,周围还是熙熙攘攘的夜市和人群恼朱味,一切如常恼朱味,难道刚才都是自己的幻觉!

  二人打量身前这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恼朱味,半弓着腰恼朱味,猜不出年纪恼朱味,最少也有七八十岁的样子恼朱味,满脸慈祥恼朱味,只是一双眼睛尤其的亮恼朱味,深邃透着神秘!

  “老婆婆恼朱味,你在叫我们么?”骆小秋试探的问道!

  老太太点点头恼朱味,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眼神看着蓝冰儿恼朱味,随即眼睛落到她胸前的那块玉上恼朱味,不禁身体一怔“好重的怨气恼朱味,好重的怨气恼朱味,最近你要多加小心!”

  “老婆婆恼朱味,您在说什么呀恼朱味,这都什么年代了恼朱味,您还这么迷信恼朱味,冰儿她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恼朱味,才精神恍惚的!”骆小秋微笑道恼朱味,那笑容宛如春天娇嫩的桃花瓣恼朱味,极美丽动人!

  老太太注视着她纯净无辜的眸子恼朱味,极具深意的一笑恼朱味,转身离去!

  “那个老婆婆刚刚说什么?”蓝冰儿的心猛地一颤!

  “没事的恼朱味,冰儿恼朱味,一个精神不太好的老太太胡说八道而已恼朱味,不过你最近真的有些不对劲恼朱味,是学习压力太大了么!”骆小秋一脸担忧!

  “可能吧~!”蓝冰儿若有所思的望着老婆婆离去的背影!

  她神色疲惫的与骆小秋回到宿舍恼朱味,“冰儿恼朱味,早点休息!”骆小秋轻轻揽了揽她的肩膀!

  蓝冰儿给了她一记放心的笑容恼朱味,骆小秋走进洗手间恼朱味,不一会儿便传来刷刷的流水声!

  望着镜中的自己恼朱味,蓝冰儿吓了一跳恼朱味,往日活力四射的她恼朱味,此时却双目无神恼朱味,脸色灰白恼朱味,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恼朱味,只是胸前玉上的血色恼朱味,好像比往日更加鲜亮了恼朱味,“哎!”她轻叹一声恼朱味,准备拿起梳子!

  这时恼朱味,她好像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恼朱味,是镜子~天呐恼朱味,镜子里的自己怎么没有动!

  一阵寒意顺着她的脊背恼朱味,蛇一般窜上来恼朱味,心脏像被人用冰锥猛的插了一下恼朱味,又痛又凉恼朱味,她慢慢向后退去恼朱味,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镜子!

  镜中的人恼朱味,一张惨白的脸恼朱味,正死死的盯着她恼朱味,阴测测的笑恼朱味,“嗬~嗬嗬!”恐惧渗入蓝冰儿的骨髓!

  镜中的脸一点一点裂开恼朱味,裂口里不断的涌出鲜红的血恼朱味,脸上的肉也在一点一点脱落恼朱味,两个眼珠突然滚落下来恼朱味,最后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脸恼朱味,和三个黑洞恼朱味,无数的蛆虫从黑洞中疯涌而出!

  “啊!”嘶声力竭的惨叫恼朱味,响彻深沉的午夜!

  蓝冰儿住院了恼朱味,突发的精神失常恼朱味,她的病房不时传来阵阵惨叫恼朱味,让人心生恐惧!

  此刻恼朱味,她正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骆小秋看着她此刻的摸样恼朱味,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笑容恼朱味,蹲下身抚摸着她的脊背“当日你把我钉在棺材里恼朱味,让我受尽折磨恼朱味,含着巨大的冤屈死去恼朱味,你今日所受的一切恼朱味,不过是我的冰山一角罢了!”

  这时恼朱味,正在发抖的蓝冰儿突然不动了恼朱味,转过头恼朱味,蓬乱的发丝间恼朱味,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骆小秋的心猛抽了一下恼朱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恼朱味,没疯!”

  “哼恼朱味,果然是你!”蓝冰儿蓦地站起身恼朱味,原本涣散的眼神此时凌厉无比恼朱味,像一把锋利的刀!

  她的眼神恼朱味,显然吓了骆小秋一跳恼朱味,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怎么会恼朱味,你怎么会没事!”

  “哈哈哈~”蓝冰儿一阵狂笑恼朱味,随即冷下脸“就凭你!”说完她拿出了胸前的象牙刺“我这个象牙刺是泰国高僧开过光的恼朱味,百魔不侵恼朱味,就凭你那块不过百年的血玉?”

  骆小秋看着她脸上的不屑恼朱味,不由恼凶成怒恼朱味,仰头怒吼恼朱味,齐腰长发无风扬起恼朱味,嘴唇蒙上一层黑色恼朱味,眼里是令人恐惧的疯狂“你还是那样猖狂恼朱味,你儿子的死本与我无关恼朱味,你非要我陪葬恼朱味,让我受尽非人折磨恼朱味,还好我死前吞了那块玉恼朱味,让我的魂魄随着血玉来到人间恼朱味,终于让我找到转世的你!”

  “你的那些把戏真的吓到我了恼朱味,不过想置我于死地恼朱味,你的道行还不够!”蓝冰儿盯着她的脸恼朱味,毫无惧意!

  昔日美若桃花的骆小秋恼朱味,此时却一脸烂肉恼朱味,上面爬满蛆虫恼朱味,手上布满溃烂的尸斑恼朱味,嘴里不时传来一阵“嘶嘶”声“我要杀了你恼朱味,下辈子还去找你恼朱味,让你生生世世不得安宁!”说完向蓝冰儿扑来!

  蓝冰儿手里的象牙刺径直向她刺去恼朱味,骆小秋一闪身便不见了~

  蓝冰儿冷静的坐在病床上恼朱味,从小到大恼朱味,她一向张扬跋扈恼朱味,任性妄为恼朱味,说一不二恼朱味,想得到的东西恼朱味,会不择一切手段恼朱味,她从没有朋友!

  从骆小秋主动接触自己恼朱味,她便开始怀疑恼朱味,直到收到那块血玉恼朱味,那可是个无价之宝恼朱味,岂能轻易送人恼朱味,直到她找到那个夜市的老婆婆恼朱味,才了解一切恼朱味,还有那个梦恼朱味,只不过想让她经历一次她受过的苦!

  脚裸一痛恼朱味,一只布满尸斑的手恼朱味,突然出现在脚下恼朱味,蓝冰儿眼中寒光一闪恼朱味,一把抓住那只手恼朱味,将她从床下拽出恼朱味,用象牙刺狠狠的刺向骆小秋的后背!

  “啊!”一声惨叫恼朱味,刺中部位一阵黑色的青烟!

  “你前世对付不了我恼朱味,这辈子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蓝冰儿轻蔑一笑恼朱味,面目狰狞!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正在化作黑水的骆小秋恼朱味,她缓缓站起身恼朱味,坐到镜前恼朱味,一下一下梳着自己的长发恼朱味,而镜中的她却一动不动盯着她阴测测的笑~

  突然恼朱味,一脸烂肉的骆小秋恼朱味,出现在她身后恼朱味,蓝冰儿一惊恼朱味,却没有时间去拿象牙刺恼朱味,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被她推进狭窄的柜子里!

  “我受过的苦恼朱味,一定让你也受过一次!”

  柜子里溅出漫天血雾~

  一切都结束了恼朱味,只剩下一枚晶莹剔透的血玉恼朱味,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Tags: 滴血 玫瑰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