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乡村怪谈之蛇臭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山里的公路崎岖不平恼朱味,汽车行驶在上面恼朱味,一路颠簸究渐座。路两边是高高低低的灌木丛恼朱味,实在没有风景看究渐座。魏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恼朱味,昏昏欲睡究渐座。

  “还要多久才能到河湾呀?”魏明问道究渐座。

  “一个小时左右吧究渐座。”项东说究渐座。

  两人正在闲聊恼朱味,前方路上忽然出现两条蛇恼朱味,正在横穿公路究渐座。魏明一看恼朱味,顿时来了精神恼朱味,叫道:“看恼朱味,那两条蛇恼朱味,快轧!”项东脚踩油门恼朱味,汽车忽地一声恼朱味,向前冲去究渐座。

  汽车停下恼朱味,两人回过头来恼朱味,只见一条两米多长的蛇躺在路边恼朱味,蛇身金黄恼朱味,头被车轮压得稀烂究渐座。

  “这蛇可真大!晚上可以打牙祭了究渐座。”魏明捡起地上的死蛇恼朱味,说道究渐座。

  “可惜跑了一条恼朱味,不然就有两个蛇胆了究渐座。”项东随声附和究渐座。

  “啊!”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究渐座。

  两人回头一看恼朱味,两个女孩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恼朱味,看见魏明手里的蛇恼朱味,吓得花容失色究渐座。

  “快扔掉恼朱味,吓死人了!”刘菁叫道究渐座。

  “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怕恼朱味,你晚上就别吃究渐座。”魏明把蛇放进车子的后备箱究渐座。

  “小心遭报应恼朱味,据说蛇都是有灵性的究渐座。”谭雅吓唬魏明恼朱味,费锐耕、“你看这蛇”浑身金光闪闪恼朱味,一看就是修了道的恼朱味,迟早会变成美女蛇来找你报仇

  魏明听得心里有些发毛恼朱味,不禁感觉身上凉飕飕的恼朱味,犹犹豫豫地关上了后备箱究渐座。

  车子重新启动恼朱味,四人困意全消恼朱味,一路上说说笑笑究渐座。没多久恼朱味,他们就到了河湾究渐座。

  夕阳斜下恼朱味,河水清澈见底恼朱味,波光粼粼恼朱味,果然是野营度假的好地方究渐座。四人搭好帐篷恼朱味,架好柴火恼朱味,取出铈碗瓢盆恼朱味,就准备烧烤晚餐究渐座。

  魏明费锐耕、项东拿出那条蛇恼朱味,走到河边恼朱味,剥了皮恼朱味,洗涮干净究渐座。阳光下恼朱味,蛇肉洁白恼朱味,近乎透明究渐座。蛇被剁成段恼朱味,放进盛了水的锅里煮了起来究渐座。没过多久恼朱味,香昧就从锅里飘出究渐座。魏明和项东尝了尝恼朱味,只觉得鲜美异常究渐座。

  “可以开饭了咯!”项东冲着在远处正在照相两个女孩大叫究渐座。

  两个女孩往回走着恼朱味,忽然闻到从前方飘来一股臭昧究渐座。

  “什么昧儿呀?这么臭究渐座。”刘菁问谭雅究渐座。

  谭雅用力嗅了嗅恼朱味,只觉一股恶臭冲进鼻腔恼朱味,令人作呕究渐座。两人回到帐篷边上恼朱味,觉得臭味越发浓重恼朱味,忍不住捂着嘴鼻究渐座。

  “快来闻闻恼朱味,这蛇汤真香呀!”魏明掀起锅盖究渐座。

  刘菁和谭雅走到锅边恼朱味,只见锅里的汤恼朱味,黑乎乎恼朱味,浓稠稠恼朱味,宛如墨汁一般恼朱味,咕嘟咕嘟翻滚着恼朱味,散发出尸般的恶臭究渐座。两个女孩急忙跑开恼朱味,呕吐得一塌糊涂究渐座。

  魏明和项东走过来恼朱味,问道:“你们怎么了?”

  刘菁指指锅恼朱味,强忍着说:“臭究渐座。”才说完恼朱味,又忍不住呕吐起来究渐座。

  魏明和项东面面相觑恼朱味,觉得不可思议究渐座。明明鲜美的一锅汤恼朱味,怎么两个女孩会说是臭的呢?两人疑惑地拿起勺子尝了尝恼朱味,直觉得非常鲜美究渐座。

  刘菁费锐耕、谭雅看着魏明和项东往嘴里送着黑稠的臭汤恼朱味,忍不住又吐起来究渐座。

  “倒了吧恼朱味,臭是臭死了究渐座。”谭雅在旁边哀求道究渐座。

  魏明极不情愿地端着锅恼朱味,走到河边究渐座。把汤倒掉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刘菁费锐耕、谭雅又累又倦恼朱味,早早睡去究渐座。

  第二天天亮恼朱味,两女孩又被一股恶臭熏醒究渐座。掀开魏明和项东的帐篷恼朱味,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恼朱味,只见魏明费锐耕、项东身体发黑恼朱味,脸上和身上满是牙痕恼朱味,已死去多时究渐座。

Tags: 乡村怪谈 蛇臭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2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