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惊魂一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公安局恼朱味,我有一位警察朋友究渐座。

  一天傍晚恼朱味,这位朋友找到我恼朱味,说有一件差事让我去干究渐座。

  我问什么差事究渐座。朋友说守夜恼朱味,并告诉我恼朱味,有一个小伙子被杀了恼朱味,但发现尸体时天已很晚恼朱味,不能及时进行尸体解剖恼朱味,于是尸体停在野外恼朱味,明天再作调查究渐座。

  对死人我倒是不怕恼朱味,只是……

  “我们不会让你白守的恼朱味,我们会付给你报酬恼朱味,一个晚上恼朱味,两百块究渐座。”

  两百块对一个靠工资过日子的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恼朱味,再说朋友的面子也不好不给恼朱味,我答应了究渐座。

  我们一共是三个人究渐座。

  小伙子躺在一块门板上究渐座。上面蒙了白布究渐座。在他旁边恼朱味,搭着一个简易棚子恼朱味,里面放着被褥究渐座。

  我们走进棚子恼朱味,说了一会儿话恼朱味,就睡了究渐座。睡了没多久恼朱味,我忽然有点内急恼朱味,便起身去外面方便了一下究渐座。回来时恼朱味,银白的月光下恼朱味,我忽然发现那块白布在动究渐座。我好奇地揭开白布恼朱味,一下愣住了:小伙子睁开了眼睛恼朱味,而且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究渐座。毫无疑问恼朱味,小伙子没死恼朱味,他从昏死中醒过来了究渐座。

  小伙子让我扶他起来恼朱味,接着让我送他去医院恼朱味,说胸前刀口子痛得厉害恼朱味,他得去包扎一下究渐座。

  我答应了恼朱味,并提出让我们三个人一块送他去究渐座。

  小伙子摇摇头恼朱味,说不用恼朱味,他自己能走恼朱味,并且医院就在前面不远恼朱味,一个人足够了究渐座。

  看我有些迟疑恼朱味,他又说道:“我不会让你白送的恼朱味,我给你钱究渐座。”说着恼朱味,拿出四张百元大钞恼朱味,硬塞进了我左边的口袋究渐座。

  半个小时后恼朱味,我们来到了那家医院究渐座。医院规模不大恼朱味,属乡村级的究渐座。走进去后恼朱味,里面有十几名医护人员恼朱味,而且恼朱味,小伙子同他们很熟恼朱味,一一打过招呼究渐座。然后对一个年纪较大的医生说道:“王医生恼朱味,快给我包扎一下吧恼朱味,我被人捅了恼朱味,刀口子痛得厉害究渐座。”

  王医生和两名护士对他的伤口作了处理恼朱味,然后说道:“小李子恼朱味,看你平日蛮老实的恼朱味,怎么跟人打起架来了恼朱味,还动了刀子究渐座。告诉你恼朱味,伤口再过去半公分恼朱味,你就没命了究渐座。”

  小伙子辩解道:“不是我恼朱味,是他们……”

  从医院出来恼朱味,小伙子提出带我去打斗的现场看看究渐座。

  我说天这么晚了恼朱味,那有什么看头恼朱味,不去究渐座。

  小伙子很固执恼朱味,并说那里的风景很美恼朱味,又有月亮恼朱味,去看看恼朱味,你不会后悔的究渐座。说完又要去摸钱究渐座。

  我赶忙答应说恼朱味,去恼朱味,去恼朱味,你不用再给钱恼朱味,你已经给过了究渐座。

  大约四十分钟后恼朱味,我们到了那里究渐座。这里确实很美恼朱味,有清亮的小溪恼朱味,有古朴的石拱桥恼朱味,还有几株千年古松究渐座。只是恼朱味,这地方显得偏僻了一些究渐座。

  从那里回来恼朱味,我提出恼朱味,小伙子既然没死恼朱味,并且伤口又作了包扎恼朱味,干脆回去睡得了恼朱味,免得在这荒郊野外睡着不舒服究渐座。

  小伙子不答应究渐座。他的理由是:如果他自己回去了恼朱味,这件事就会被认为是一般的斗殴恼朱味,警察就不会认真去查恼朱味,去抓凶手究渐座。

  “所以恼朱味,我现在还不能回去恼朱味,我得继续躺在这里恼朱味,等明天警察来了再说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小伙子冲我淡淡一笑恼朱味,躺在门板上恼朱味,盖上了白布究渐座。

  我进棚睡了究渐座。

  第二天天刚亮恼朱味,那位警察朋友就带着助手来了究渐座。同他们一块来的恼朱味,还有一位法医恼朱味,他是负责尸体解剖的究渐座。

  我迎上去恼朱味,对警察朋友说道恼朱味,不用进行尸体解剖了恼朱味,小伙子没死究渐座。

  “没死?这怎么可能呢恼朱味,昨天抬他来这里时恼朱味,他的身体都僵硬了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朋友几步奔过去恼朱味,揭开白布看了一下究渐座。然后又返回来恼朱味,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晃恼朱味,说道:“你没事吧恼朱味,怎么说胡话呢?”接着告诉我恼朱味,说小伙子死了恼朱味,并且身上已经出现了尸斑究渐座。

  我不信恼朱味,跑过去一看恼朱味,果然恼朱味,小伙子死了究渐座。我还看到恼朱味,小伙子胸口的淤血已变成了黑色的血块究渐座。

  我感到很奇怪恼朱味,于是说了昨晚发生的事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我就带着他们去那座医院究渐座。

  医院到了恼朱味,我吓出了一身冷汗究渐座。那里根本就没什么医院恼朱味,只有一座破庙究渐座。在庙的不远处恼朱味,还有十几座荒草萋萋的坟茔究渐座。

  “快说恼朱味,昨晚他还带你去了哪儿?”朋友似乎想到什么恼朱味,急声问道究渐座。

  “去了打斗的现场究渐座。”我回道究渐座。

  “快带我们去看看究渐座。”

  现场倒还是昨晚那个模样究渐座。在这里恼朱味,我还看到了一大摊血迹和几个人留下的脚印以及死者挣扎时抓断的树枝费锐耕、杂草究渐座。朋友和他的助手立马开始拍照和寻找案发时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究渐座。然后恼朱味,朋友告诉我恼朱味,小伙子的尸体是在别处找到的恼朱味,但这里才是真正的案发现场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朋友又问道:“昨晚恼朱味,他还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了究渐座。”我回道恼朱味,“对了恼朱味,他还给了我四百块钱究渐座。”

  “钱呢?”

  “放在左边的口袋里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我去左边的口袋摸钱恼朱味,但摸出来的却是四张用黄表纸做成的纸钱究渐座。

  我的腿一软恼朱味,瘫在了地上──毫无疑问恼朱味,昨晚恼朱味,我遇到鬼了究渐座。

  但更奇怪的还在后头恼朱味,两天后恼朱味,我那位警察朋友和他的助手根据现场得到的线索(鞋印和凶手抽刀时不慎从口袋中带出来的一张留有他本人字迹的小纸条)恼朱味,顺藤摸瓜恼朱味,很快就抓到了凶手究渐座。那是小伙子的两个朋友究渐座。那天恼朱味,小伙子从外地打工回来恼朱味,身上带有一笔现金恼朱味,那两个好逸恶劳的朋友见财起意恼朱味,把他诓到这里恼朱味,下了毒手究渐座。

Tags: 惊魂 现场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1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