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磨刀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偏远农村恼朱味,周小多的父亲有一份不固定的工作恼朱味,那就是杀猪究渐座。

  由于父亲杀猪从来都是一刀封喉恼朱味,杀的干净利落恼朱味,而且还能接到很好的猪血恼朱味,因而恼朱味,每年寒冬腊月来请父亲杀猪的人特别多究渐座。

  今天恼朱味,上大学的周小多刚回村恼朱味,进门就看到父亲满面皱纹的脸上恼朱味,掩饰不了惊喜恼朱味,父亲一边端来的丰盛的菜恼朱味,一般神秘兮兮对周小多说:“儿子恼朱味,我昨天给人杀猪恼朱味,回家从五里坡捡到一个宝贝究渐座。”

  周小多好奇的问:“什么东西?五里坡那么偏恼朱味,还有一些野物恼朱味,你一个人跑什么?”周小多母亲早逝恼朱味,多年和父亲相依为命恼朱味,父亲靠杀猪勉强供应他上大学恼朱味,这份恩情他铭记在心恼朱味,眼看马上毕业恼朱味,就可以让父亲享福了恼朱味,他可不希望父亲有任何问题究渐座。

  周小多的父亲周明海恼朱味,从门后面搬出一块东西恼朱味,黑乎乎的恼朱味,长条形恼朱味,如同一块砖恼朱味,但比砖大一点恼朱味,并且边缘凹凸不齐恼朱味,周小多只是看了一眼恼朱味,没好气的说:“一块破石头而已恼朱味,爸恼朱味,吃饭吧究渐座。”

  周明海把石头搬在桌子上恼朱味,瞬间一股逼人的阴凉之气恼朱味,窜入人的骨头恼朱味,周明海宝贝似的拍拍石头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恼朱味,能让我磨快刀的石头究渐座。”周小多无语恼朱味,父亲的职业他不懂恼朱味,但是他懂一块磨刀石对父亲的意义恼朱味,等于侠客有了宝剑纵横江湖一样究渐座。

  不一会恼朱味,父亲又从框子里面拿出一把刀恼朱味,然后扯掉了一根头发恼朱味,把发丝放在刀刃上恼朱味,吹了一口气恼朱味,发丝居然断了究渐座。看着周小多惊讶的样子恼朱味,周明海说:“怎么样恼朱味,一把杀猪刀居然锋利如此恼朱味,都是这块磨刀石的功劳啊究渐座。”

  确实恼朱味,周小多无语了恼朱味,他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磨刀石恼朱味,忽然手指一痛恼朱味,如被锋利的刀剑割了一下恼朱味,一股血瞬间流下恼朱味,浸入磨刀石内恼朱味,毫无痕迹究渐座。恰巧恼朱味,周明海顾着整理刀具恼朱味,没有发现周小多的状况究渐座。

  腊月的晚上恼朱味,格外的冷恼朱味,尽管温暖的炕也驱除不了黑夜的寒冷恼朱味,周小多冻的瑟瑟发抖恼朱味,一边的父亲却睡的鼾声如雷究渐座。周小多想起身给炕添一把火恼朱味,刚跳下床就看到恼朱味,门背后一片蓝幽幽的颜色在流动恼朱味,如烟雾一般恼朱味,虚幻而诡异恼朱味,正好那就是放磨刀石的地方恼朱味,周小多心里有些顾忌恼朱味,不敢多看究渐座。

  找了一把柴丢进炕里恼朱味,些许火星子遇到干柴恼朱味,就哔啵作响恼朱味,开始酝酿熊熊燃烧的烈火究渐座。随着火光起恼朱味,照映墙壁恼朱味,周小多的余光看到恼朱味,一个张牙舞爪的影子恼朱味,在墙上肆意的扭曲恼朱味,一会拿着剑和什么东西拼命恼朱味,一会被什么东西一把剑插入喉咙恼朱味,然后倒地挣扎恼朱味,再一会恼朱味,身子扭曲成魔鬼的形状恼朱味,飘飘幽幽的恼朱味,墙壁上的影子恼朱味,不就是磨刀石投过去的吗?炕里面的火燃烧的最旺恼朱味,墙壁上的影子越发清晰恼朱味,那个飘幽幽的影子恼朱味,一会做出掐人的动作恼朱味,一会诡谲的大笑恼朱味,一会提一把刀恼朱味,奋力的向周小多砍过来恼朱味,周小多往后一退恼朱味,躲了好远恼朱味,心里十分忌惮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炕里面的火越来越小恼朱味,墙壁上的影子才渐渐的淡去恼朱味,周小多浑身都是冷汗恼朱味,这磨刀石究竟是什么东西?里面的那个影子究竟是谁?如果挥过来的那一刀恼朱味,他没有躲过去恼朱味,会不会受伤?门口背后还是蓝幽幽一片恼朱味,周小多想了一会恼朱味,做出一个决定恼朱味,用一块破布恼朱味,包住磨刀石恼朱味,然后迅速走出屋子恼朱味,找了一个结冰的水塘恼朱味,奋力的把磨刀石往里面一摔究渐座。立马箭步回到炕上恼朱味,发现温度一下子升起来好多恼朱味,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烧了火恼朱味,还是丢了磨刀石的缘故究渐座。

  次日恼朱味,一阵敲门声惊起周家父子俩恼朱味,不用想也知道恼朱味,肯定是有人请杀猪恼朱味,周明海赶紧穿戴整齐恼朱味,跟敲门人去了究渐座。周小多头还在昏沉恼朱味,得继续接着睡究渐座。

  迷迷糊糊恼朱味,周小多又感觉到寒冷渗入骨头究渐座。不知道睡了多久恼朱味,忽然又有敲门声传过来恼朱味,而且越敲越猛恼朱味,还誓死不停恼朱味,周小多睡眼朦胧的问:“谁啊?”门外急切的说:“你安婶子恼朱味,多多恼朱味,赶紧的恼朱味,你爸爸出事了究渐座。”

  周小多一个激灵恼朱味,爸爸出事了?爸爸不是给安婶子家杀过年猪吗?会有什么事?周小多不敢往坏处想恼朱味,赶紧穿好衣服恼朱味,一溜烟的往安婶子家跑去究渐座。

  周明海死了恼朱味,一群人围着他的尸体恼朱味,据说周明海杀猪的时候中邪一样恼朱味,把锋利的刀插入自己的咽喉恼朱味,此时周明海的尸体就摆放在安婶子家的院子里究渐座。

  周小多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恼朱味,刀柄还在父亲的喉咙处恼朱味,刀刃却从父亲的背心透出来恼朱味,还在滴血究渐座。很久很久恼朱味,周小多才被父亲死亡的现实画面惊醒来恼朱味,周小多哭了恼朱味,这一哭撕心裂肺恼朱味,没完没了的恼朱味,父亲忙碌了一辈子恼朱味,却死于非命恼朱味,从此还有谁和自己相依为命恼朱味,没有人能劝得住周小多恼朱味,他抱着父亲的尸体恼朱味,恨不得跟父亲一起去算了究渐座。

  就当他擦了一把眼泪时恼朱味,忽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进入视线恼朱味,他看见尸体三米以外恼朱味,几个人的身后恼朱味,躺着一块石头恼朱味,那不就是昨晚在房间里面作祟的磨刀石吗?不是丢到冰水塘里面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么恼朱味,父亲的死是不是和这快磨刀石有关系?难道这磨刀石有鬼?如果真是如此恼朱味,那么这就是一块恐怖的石头究渐座。

  周小多抓狂了恼朱味,心里也在默默的发誓恼朱味,一定要弄碎这块石头恼朱味,给父亲报仇恼朱味,想想其实很可笑的恼朱味,别人的仇怨都是人恼朱味,而他们父子两的仇怨恼朱味,是一块邪门的石头究渐座。

  找人抽出父亲喉咙里面的刀恼朱味,又请人帮忙葬了父亲究渐座。周小多在父亲的坟前恼朱味,捧着磨刀石恼朱味,他要用铁锤把磨刀石砸成齑粉恼朱味,再让父亲看着粉末飞灰究渐座。周小多攒了最大的力气恼朱味,用铁锤砸向磨刀石恼朱味,无数下恼朱味,大汗淋漓恼朱味,可惜恼朱味,磨刀石坚硬胜铁恼朱味,没有丝毫破碎之处究渐座。并且每砸一次的撞击声恼朱味,都似魔鬼的笑声恼朱味,让人头皮发麻究渐座。

  周小多看着磨刀石恼朱味,冷冷的说:“你是一块石头恼朱味,我却拿你无可奈何?你害死了我父亲恼朱味,上天入地恼朱味,我都要把你砸成粉末究渐座。”不知怎么的恼朱味,周小多头脑一昏恼朱味,竟然晕倒了过去究渐座。迷迷糊糊中恼朱味,周小多觉得自己在漂浮恼朱味,有一个急切的声音叫:“多多恼朱味,多多恼朱味,你过来恼朱味,我是你爸究渐座。”周小多寻找音源恼朱味,看见父亲在一团迷雾后面恼朱味,着急万分恼朱味,他赶紧跑过去恼朱味,抱住父亲肩膀恼朱味,大哭:“爸恼朱味,我以为你不在了呢?”

  周明海眼泪滚滚道:“我确实不在了恼朱味,你赶紧走恼朱味,不要再找那块石头的麻烦了恼朱味,那是邪物恼朱味,害死了我恼朱味,也会害死你的恼朱味,赶紧走啊恼朱味,你赶紧去学校恼朱味,去啊究渐座。”周明海说的很着急恼朱味,还推了一把周小多恼朱味,周小多晃悠悠的被推出了数十米究渐座。发现一个影子恼朱味,扼住父亲的脖子恼朱味,父亲在疯狂的挣扎究渐座。

  树上掉了一个野果恼朱味,砸在周小多脸上恼朱味,周小多猛地一颤恼朱味,清醒过来了恼朱味,磨刀石还在跟前恼朱味,梦里面的一切都那么真实恼朱味,父亲让他逃恼朱味,那么真的能逃走吗?他愤恨的抱着磨刀石恼朱味,找了一个碧水深潭处恼朱味,用力的投掷过去恼朱味,磨刀石把水面砸了一个大窟窿恼朱味,周小多却不敢怠慢恼朱味,赶紧的跑回家恼朱味,收拾东西跑进了城里究渐座。但是恼朱味,父亲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恼朱味,周小多上网查找一些邪怪之事恼朱味,却没有任何关于磨刀石的恼朱味,于是周小多在网上请求别人的帮助恼朱味,由于网络发达恼朱味,有人给周小多出主意说恼朱味,茅山道士不是很厉害吗恼朱味,不如亲自去茅山一趟恼朱味,请求化解磨刀石劫究渐座。

  周小多回到宿舍恼朱味,淡然的发现恼朱味,磨刀石正躺在床下恼朱味,静静的恼朱味,如同驱散不了的恶魔一样恼朱味,周小多只是无可奈何的笑笑恼朱味,这块石头恼朱味,他恨的很恼朱味,却又改变不了它的如影随行究渐座。

  周小多只有马上搭车去茅山恼朱味,一天时间恼朱味,到了山脚下恼朱味,高耸入云的茅山恼朱味,透露着阵阵威严恼朱味,心里憋闷已久恼朱味,到了山脚下却被驱散一空恼朱味,不请自来的磨刀石却剧烈的抖动了几下恼朱味,周小多心里一阵慰籍究渐座。

  到了茅山高处恼朱味,周小多来不及欣赏景色恼朱味,逢人就求救究渐座。磨刀石一路跟着他上茅山恼朱味,路途中恼朱味,已经伤了他好几次了恼朱味,每次都用无形的剑恼朱味,割伤他的肉体恼朱味,若不是他年轻躲了几次恼朱味,说不准和父亲一样恼朱味,一命呜呼了恼朱味,没有想到这块磨刀石居然如此厉害究渐座。

  周小多被一个年轻道士救入屋子恼朱味,给他伤口敷药后恼朱味,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恼朱味,道士让他交出磨刀石时恼朱味,那石头居然凭空消失一般恼朱味,看着周小多绝望的神情恼朱味,道士说:“不怕恼朱味,我还有一师傅恼朱味,或许能帮你解决问题究渐座。”如濒临死亡之人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恼朱味,让道士早点引荐究渐座。

  周小多的遭遇恼朱味,被所有道士都知悉恼朱味,关于磨刀石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恼朱味,关键的是恼朱味,磨刀石去哪里了?不见石头恼朱味,道士也只能护着周小多恼朱味,不离开半步究渐座。在茅山的第一个晚上恼朱味,周小多实在忍不住眼皮打架恼朱味,坚持不住就入睡了恼朱味,梦里恼朱味,一个浑身铠甲的男人恼朱味,看起来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士兵恼朱味,他拿着一把让人害怕的刀恼朱味,渗着冷冷寒光恼朱味,他阴森的望着周小多说:“我的魂沾染了你的血恼朱味,你是逃不走的恼朱味,你父亲在我冤魂栖身的寒灵石上磨了刀恼朱味,就是公然对我挑衅恼朱味,恰好恼朱味,解开了我的封印恼朱味,你们都该死究渐座。”说完恼朱味,那一刀稳稳的劈向周小多究渐座。周明海不知何时一把包住了铠甲鬼魅的胳膊恼朱味,呼喊道:“赶紧醒来恼朱味,赶紧究渐座。”

  周小多太累了恼朱味,他拼命的想睁开眼睛恼朱味,那一刀劈向了周明海恼朱味,父亲的鬼魂似中了最厉害的符咒一样恼朱味,灰飞烟灭了究渐座。周小多猛然一惊恼朱味,醒了恼朱味,顺手抱着背下的磨刀石恼朱味,大呼道:“救命恼朱味,救命究渐座。”

  几个道士赶快用制鬼之法困住了磨刀石恼朱味,一个年老的道士端详了一下恼朱味,说:“寒灵石恼朱味,封印着千年前的恶煞之鬼恼朱味,被你父亲捡回家恼朱味,又吸了你的血恼朱味,你如今不死恼朱味,已经是福大命大了究渐座。”

  周小多虚脱的躺在塌上恼朱味,满面泪光恼朱味,这真的是平白无故招灾啊恼朱味,父亲不仅死了恼朱味,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究渐座。磨刀石恼朱味,他恶狠狠的看着那块石头恼朱味,心痛不已恼朱味,却又无可奈何究渐座。那块磨刀石被茅山几位道士重新封印恼朱味,据说在一座巍峨的悬崖下恼朱味,一座死寂的碧水潭里恼朱味,被无数的符纸镇压着恼朱味,还有几位道士的几滴血究渐座。

Tags: 灵异 磨刀石

本文网址:/guigushi/15410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