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红爪子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传说无极山上有一种鸟恼朱味,绿脑袋恼朱味,红爪子恼朱味,七彩羽毛恼朱味,黄眼珠恼朱味,一般大小恼朱味,喝了这种鸟的血后人能无限提高自身的潜能恼朱味,变得聪明无比恼朱味,并且能深度洞穿自己的内心世界恼朱味,最明显的特征是能左眼看到自己的右眼究渐座。

  无极山脚恼朱味,一队游客究渐座。

  “家强恼朱味,这山上有没有这种鸟呀恼朱味,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思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就为了这个鬼才相信的传言恼朱味,值不值?”

  “小静恼朱味,如果真的发现了恼朱味,那将是生物学的一个质的飞跃恼朱味,就算只是一个流言也得碰碰运气究渐座。”

  “但你说人的左眼看到自己的右眼恼朱味,除非是照镜子恼朱味,要不死人才会这样恼朱味,或者眼球掉了恼朱味,或者变成了两半恼朱味,喝了鸟血就能这样恼朱味,我看这个传说也够离谱的究渐座。”

  “越离谱就越神秘恼朱味,就越会让人产生一种探究的冲动究渐座。”

  上面恼朱味,郁郁浓浓的撑天大树在雾里正慢慢显露出它原始的本色恼朱味,家强的眼睛神往炽热究渐座。

  爬了半天的山路恼朱味,天边太阳的余辉正慢慢地变淡恼朱味,家强和小静感到浑身的酸痛究渐座。

  “大家再加把劲恼朱味,上面不远处就是一个住店恼朱味,今晚我们就到那里过夜究渐座。”导游拿着喇叭恼朱味,挥动着小旗恼朱味,站在一个岩石上朝下面的人群喊到究渐座。

  这是一栋两层楼的木房恼朱味,破旧的大门无声地敞开着恼朱味,店主是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恼朱味,波浪式的卷发感觉和这深山老林格格不入究渐座。

  分房恼朱味,吃饭恼朱味,一阵喧闹后恼朱味,小店沉静了下来恼朱味,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恼朱味,游客费锐耕、小店费锐耕、大山恼朱味,此时已经融为了一体究渐座。

  家强躺在床上恼朱味,窗户外面清爽的风吹抚着脸庞恼朱味,整个世界充满了宁静恼朱味,这和大城市的喧闹相比给人带来的是另一种恬逸的美恼朱味,感觉回归了大自然一样究渐座。家强心中想道:就算没找到那种鸟也不枉此行呀究渐座。

  “后几天就是自由活动时间恼朱味,家强这山这么大恼朱味,我们上哪儿找去?”小静忧心忡忡地说究渐座。

  “我看找这种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恼朱味,如果这几天没找到恼朱味,你就先回去究渐座。”家强下定了决心究渐座。

  “那如果根本就没这种鸟你是不是打算就在这儿呆一辈子呀恼朱味,我可不想嫁给一个野人究渐座。”

  “做野人也蛮不错呀恼朱味,这里的风景这么好恼朱味,咱们再生几个小野人恼朱味,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恼朱味,美哉乐哉!”

  “去你的恼朱味,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恼朱味,看我怎么收拾你究渐座。”

  屋里两个人嘻哈地打闹着恼朱味,窗外恼朱味,一双眼睛正冷冷地注视着究渐座。

  清晨恼朱味,游客们陆续从房子里走了出来恼朱味,大家灿烂的脸庞充满着对这次旅行的期待恼朱味,因为这座山去年才被开发出来恼朱味,有些地方还正在规划中恼朱味,因此原始色彩特浓恼朱味,神秘感也非一般的山峰所能及恼朱味,所以导游的交代还没说完就有人匆匆吃过了早餐后迈出店门究渐座。

  山上的风景倒不错恼朱味,怪石嶙峋恼朱味,峰峦峭壁恼朱味,云雾缭绕恼朱味,但家强可没观赏的心思恼朱味,他手里拿着铺鸟网恼朱味,警觉地看着四周恼朱味,家强向来对自己的眼睛很有信心恼朱味,并且那种鸟的外形非常地绚丽恼朱味,它要是出现了绝对逃不过自己眼睛的究渐座。树林里偶尔飞过一些鸟恼朱味,但也都是些常见的麻雀费锐耕、乌鸦之类恼朱味,连只稍微有点色彩的鸟都没看见究渐座。小静跟在家强身后恼朱味,东瞧瞧恼朱味,西看看恼朱味,不时还摆个pose叫家强照一张恼朱味,她可对这种鸟没抱什么希望恼朱味,这次来主要的目的还是观光究渐座。天渐渐地晚了恼朱味,看来今天是没什么收获恼朱味,家强摇了下头恼朱味,拉着小静往回路走去究渐座。

  回到住店恼朱味,游客们已碌碌续续地回来了恼朱味,吃晚饭前恼朱味,导游清点了下人数:“18恼朱味,19恼朱味,怎么少了个恼朱味,大家都来了吗?”“都来啦!”几个好事之人起哄道究渐座。真搞笑呀恼朱味,没来的还会说话不成?家强心里暗笑究渐座。“那我点点名恼朱味,高见峰究渐座。”“在究渐座。”“刘国伟究渐座。”“在究渐座。”……“郝东远……郝东远在吗?”屋里一片寂静恼朱味,郝东远是单独来的恼朱味,没人认识他究渐座。“我先联系下保安科恼朱味,去山上找找恼朱味,你们都呆在房子里恼朱味,别乱走究渐座。”虽然口中这样说道恼朱味,但导游那平淡的口吻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恼朱味,她环顾下人群恼朱味,见没什么骚动恼朱味,就出去了究渐座。导游是当地人恼朱味,20多的样子恼朱味,漂亮的脸蛋恼朱味,乌黑的长发恼朱味,声音虽然缺少了点激情恼朱味,但那少有的成熟充满了说服力恼朱味,唯一有点缺陷的是她脖子上有个鼓起的小包究渐座。不见了一个人恼朱味,但导游的反应并不强烈恼朱味,难道这里经常有事故发生?家强心中嘀咕着究渐座。吃了饭后恼朱味,大家都各自回到房间里去了究渐座。由于一天一无所获恼朱味,家强不免有点烦躁恼朱味,他走出房间恼朱味,看见老板娘蹲在门口磨刀恼朱味,呵哗呵哗的恼朱味,家强不免有些好奇恼朱味,他走上前去恼朱味,刚要问她磨刀干嘛恼朱味,只见老板娘猛地回过了头恼朱味,恶狠狠的眼神仿佛是一种警告:离我远点究渐座。家强也不想讨个没趣吃恼朱味,刚要往回走恼朱味,但一想老板娘是当地人恼朱味,年纪也不小恼朱味,也许能给自己提供一些有关那种鸟的线索恼朱味,于是他仗了仗胆子恼朱味,低声问道:“请问恼朱味,这山上是不是有一种神秘的鸟?”不料恼朱味,老板娘居然回话了:“这里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究渐座。”“那你见过吗?”老板娘回过了头恼朱味,眼神怪异:“我是活人恼朱味,没见过究渐座。”家强琢磨着:活人没见过恼朱味,那见过的不就都是死人了究渐座。想到这恼朱味,他倒抽一口气恼朱味,再看看眼前这个女人恼朱味,又呵哗呵哗地磨起刀来恼朱味,本来还想再问些的恼朱味,但看她这样恼朱味,心里也只好打退堂鼓了究渐座。回到屋里恼朱味,家强细细地回味着老板娘那句话恼朱味,心里不禁有些发毛恼朱味,但又一想恼朱味,这种鸟也许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恼朱味,所以老板娘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恼朱味,而自己说不定是个有缘人呢恼朱味,想着想着就慢慢地合上了眼皮究渐座。

  早上起来后恼朱味,家强看到导游眼睛挂着血丝恼朱味,看来昨晚她的日子不怎么好过恼朱味,“大家今天可别走太远了恼朱味,最好都在指定的景点游玩究渐座。”“那个什么郝东远的找到了吗?”人群中有人喊到究渐座。“我已经联系了保安科恼朱味,正在紧急寻找中恼朱味,相信不久就会有他的消息的究渐座。”家强捏了捏袋里的网子恼朱味,心中祈祷:希望今天好运究渐座。然后就独个儿出发了恼朱味,小静脚有点不舒服恼朱味,留在了客店恼朱味,其实这样家强还乐意些恼朱味,少个人在耳边唧唧喳喳恼朱味,蹦来蹦去的恼朱味,这样就清闲多了恼朱味,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究渐座。

  但这天的好运并没有降临恼朱味,那种鸟连个鬼影都没见到恼朱味,看着夕阳渐渐西落恼朱味,家强只好无奈地往回走了究渐座。

  晚饭前恼朱味,导游又开始了她的工作恼朱味,“17恼朱味,18.又少了一个?”导游顿了下然后提高了声音:“好了恼朱味,现在开始点名恼朱味,高见峰究渐座。”“在究渐座。”“刘国伟究渐座。”一片寂静究渐座。“刘国伟在吗?”没人应声恼朱味,看来这刘国伟也是一个人出来旅游的究渐座。“他是不是出事了?”“这是第二个了究渐座。”“怎么搞的恼朱味,你们这景区的安全大有问题?”“那我们会不会有事?”人群开始混乱起来究渐座。“大家别急恼朱味,我想你们要是在指定的游区活动一定没事恼朱味,我们接下来会展开全面搜索恼朱味,一定会把郝东远和刘国伟找出来的究渐座。”导游的声音如强心剂般恼朱味,大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恼朱味,并各自在心里打着鼓:那两个人同自己又没什么瓜葛恼朱味,不见就不见了呗恼朱味,也许听导游的只要在指定的区域内游玩就不会出事恼朱味,游客们心想着恼朱味,随后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究渐座。又有一个人出事了?家强觉得有点不对劲恼朱味,他忽然想到昨晚磨刀的老板娘恼朱味,那古怪的神情还在脑海中闪烁:这女人肯定有问题究渐座。家强打定了主意恼朱味,今晚得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究渐座。

  等小静睡着后恼朱味,家强悄悄打开了房门恼朱味,走出去然后轻轻关上究渐座。大厅里没人恼朱味,四周静得可怕恼朱味,房顶那昏暗的电灯不停地摇晃着恼朱味,起风了恼朱味,家强往门口一看恼朱味,大门开着恼朱味,他走上前去恼朱味,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黑影恼朱味,感觉有点像老板娘恼朱味,家强快步跟了上去究渐座。山上夜晚的风很大恼朱味,吹在身上寒意彻骨恼朱味,家强缩了缩脖子恼朱味,暗自叫苦恼朱味,刚才出来怎么不加件衣服究渐座。前面那个黑影行动并不快恼朱味,家强跟在后面她好像也没发觉恼朱味,家强不免感谢起这风来恼朱味,呜呜的风声是最好的掩护了究渐座。跟了许久恼朱味,那个背影终于在一个山洞口停了下来恼朱味,然后就一头扎了进去究渐座。家强这时迸退为难恼朱味,只好等了恼朱味,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恼朱味,怎么来的都差不‘多忘了恼朱味,更不用谈回去了究渐座。风大了起来恼朱味,呼啸着如鬼神的泣叫恼朱味,家强全身汗毛直竖恼朱味,不禁毛骨悚然恼朱味,说不定前面的黑影只是个诱饵恼朱味,那么现在自己的处境岂不十分危险恼朱味,家强有点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后悔起来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那个黑影终于把头探了出来恼朱味,没错恼朱味,就是老板娘恼朱味,但她好像在拖着什么恼朱味,那个东西渐渐地露了出来恼朱味,啊恼朱味,竟然是一个人恼朱味,确切地说是一个死人恼朱味,而这个死人的头却往肩膀两侧搭拉着恼朱味,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两半究渐座。家强急喘着气恼朱味,心中那恐惧之声正要脱口而出时恼朱味,后面一只手伸了过来恼朱味,捂住了他的嘴巴究渐座。家强不自觉地转过头恼朱味,月光下恼朱味,一张冷酷的脸究渐座。“别出声究渐座。”那个人小声说道究渐座。家强点点头恼朱味,而那个人好像不放心似的并没有松开手恼朱味,只是留了个口子让他呼吸究渐座。老板娘拿出了一个袋子恼朱味,把那个死人装了进去恼朱味,然后牧紧口子往背上一扛就朝原路走去了究渐座。看着老板娘的背影走远了恼朱味,那个人才放开了手恼朱味,家强被憋得连咳了好几下恼朱味,缓过气恼朱味,回头再打量这个人恼朱味,好像并没见费锐耕、过究渐座。“我叫严峰恼朱味,和你一样恼朱味,也是来旅游的究渐座。”那个人自我介绍道究渐座。看着家强疑惑的眼神恼朱味,严峰又说道:“我也发现了老板娘有点不对劲恼朱味,昨晚我就跟踪她来到了·这里究渐座。”

  原来他刚才一直跟踪在自己后面恼朱味,家强暗自想着他早就知道老板娘有问题怎么不说呢?

  严峰好像看穿了家强心思似的:“我暂时不想打革惊蛇恼朱味,等到弄清事情的真相后再做打算恼朱味,现在我们到那个洞里去看看恼朱味,你说怎么样?”家强苦笑道:“现在还不是你说怎么就怎么究渐座。”

  靠近洞口恼朱味,只觉一股强烈的腐尸腥味扑了过来恼朱味,家强忙用手捂住鼻子究渐座。严峰打开袖珍手电筒恼朱味,微弱的灯光射向前方恼朱味,里面非常空旷恼朱味,家强小心地移动着步子恼朱味,四周刺骨的寒气逼得全身手脚发凉恼朱味,忽然恼朱味,“哐”的一声恼朱味,家强踢到了什么恼朱味,严峰把手电筒往地上照去恼朱味,一个骷髅头恼朱味,并且只有一边恼朱味,啊恼朱味,家强不经倒抽一口气恼朱味,什么鬼地方恼朱味,家强实在受不了了恼朱味,他猛地跑了出去恼朱味,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究渐座。一会儿恼朱味,严峰出来了恼朱味,只见他表情严肃恼朱味,冷冷地看着前方究渐座。“看出什么来了吗?”家强问道究渐座。“这里死过蛮多人恼朱味,从尸骨的时段不一可以知道这里经常死人究渐座。”“那个老板娘也许就是真凶恼朱味,他杀了人后再把尸体拖回去恼朱味,然后再……”说到这恼朱味,家强想到这两天吃的东西恼朱味,“哇”的一下忍不住吐了究渐座。“现在这事只有我们俩知道恼朱味,但现在别急着说恼朱味,咱们密切注意老板娘的行踪就是了究渐座。”在回去的路上恼朱味,严峰走在前面恼朱味,家强则吐一段走一段恼朱味,而严峰总会停下来等他吐玩了再走恼朱味,这样走走歇歇几次后恼朱味,家强再抬起头恼朱味,眼前空荡荡恼朱味,哪里有严峰的影子恼朱味,家强大声喊了几句恼朱味,只有那“严峰恼朱味,严峰恼朱味,峰恼朱味,峰……”不停地在山谷中回荡恼朱味,一阵凉意涌上心头恼朱味,家强没命地朝前奔去恼朱味,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恼朱味,终于眼前有道亮光闪出恼朱味,回来了恼朱味,家强此时感觉这客店是如此地可爱究渐座。

Tags: 红爪子 红爪子鸟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9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