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新聊斋之穷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谢志文下岗后做起了生意恼朱味,经营不善赔光了老本究渐座。他连遭挫折恼朱味,意志消沉恼朱味,每天混迹于酒店费锐耕、赌场究渐座。老婆看他一塌糊涂又不务正业恼朱味,一气之下回了娘家究渐座。没人管束的谢志文肆无忌惮费锐耕、破罐子破捧恼朱味,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谢志文醉醺醺地回家恼朱味,见屋里坐着一个人恼朱味,身高费锐耕、体貌恼朱味,甚至衣服都和自己别无二致恼朱味,不由得问:“你是谁啊?”

  那人说:“我是你孪生兄弟究渐座。”

  谢志文迷糊了恼朱味,那人解释说:“35年前恼朱味,咱妈生了一对双胞胎恼朱味,因为家穷恼朱味,就把我送人了究渐座。”

  谢志文接过话头:“竟有这事儿?你叫什么名字恼朱味,怎找到这儿了?”

  那人说:“抱走我的养父叫琼业恼朱味,给我取名琼贵究渐座。家里原来富足恼朱味,养父死后恼朱味,由于我胡糟蹋恼朱味,一穷二白了恼朱味,这不投奔你来了究渐座。既然哥哥叫志文恼朱味,我就叫志武吧究渐座。弟弟前些年下岗恼朱味,你弟妹看我没人样恼朱味,带孩子走了究渐座。我现在是无家无业恼朱味,一个人吃饱恼朱味,全家不饿究渐座。”

  谢志文心里不由得暗骂:不是一家人恼朱味,不进一家门恼朱味,连这都一样恼朱味,可见是真弟弟究渐座。不过他口上却说:“按理说恼朱味,兄弟相认是天大喜事恼朱味,但认祖归宗得让爸妈知道恼朱味,何况有无双生也需核实究渐座。要不明天咱回趟爹妈家究渐座。”

  谢志武说:“不忙恼朱味,别惊吓了老人恼朱味,缓冲缓冲究渐座。”

  从此恼朱味,谢志武就死皮赖脸地住下了究渐座。这人好吃懒做费锐耕、五毒俱全恼朱味,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究渐座。家里有点钱或是好吃好喝的恼朱味,不管藏多么严实恼朱味,他总能搜出来胡吃海喝了究渐座。

  谢志文问:“你是不是长着狗鼻子或是有特异功能恼朱味,什么东西都瞒不过你?”

  谢志武说:“这不是什么特异功能恼朱味,咱俩有思维感应恼朱味,你想的能通过生物电波传到我脑子里究渐座。”

  日子慢慢过不下去了究渐座。谢志文对弟弟下了逐客令究渐座。谢志武说:“就我这样恼朱味,撵出去还不饿死?你就当条狗养吧究渐座。不过恼朱味,解决温饱问题恼朱味,我倒有个办法究渐座。你这套房子恼朱味,卖个二三十万不成问题究渐座。咱俩省着花恼朱味,三年五年不成问题究渐座。”

  谢志文一听大怒:“混账王八蛋恼朱味,这种馊主意也想得出恼朱味,怎么不卖自己的?”

  谢志武说:“我的早卖了恼朱味,要不怎么会想着你的?”

  谢志文忍无可忍恼朱味,指着门外大声喊:“滚!”

  谢志武腆着脸说:“活是你的人恼朱味,死是你的鬼恼朱味,就不走究渐座。”见谢志文伸手拽他恼朱味,索性躺在地上耍赖究渐座。

  谢志文在外面躲了几天恼朱味,一回来就碰见熟人纷纷找他要账究渐座。谢志文说:“我没借你们钱啊究渐座。”大家纷纷拿出赌场费锐耕、饭馆费锐耕、小卖部的欠条给他看究渐座。

  回到家恼朱味,见谢志武就着小菜喝得津津有味的究渐座。他问:“你打着我的旗号到处借钱了?”

  谢志武得意地说:“是借了些恼朱味,笔迹仿得还像吧?”

  人往往看不到自己的毛病恼朱味,当别人的无德不良行为复制了自己的影像恼朱味,不由心生厌恶费锐耕、痛改前非究渐座。

  趁谢志武不在恼朱味,谢志文毅然锁了房门恼朱味,一口气跑到300公里外的一个建筑工地恼朱味,投奔了一个在那儿做小包工头的老乡究渐座。

  谢志文下岗前在汽修厂干过恼朱味,学过电气焊和钣金恼朱味,很快找到一份后勤维护工作究渐座。

  工作刚顺手恼朱味,谢志武又找来了究渐座。

  谢志文没好气地说:“你倒挺能耐究渐座。”

  谢志武恬不知耻地说:“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嘛究渐座。”

  然后他就赖在工地不走了究渐座。白天在谢志文的床上睡大觉恼朱味,晚上也不知他去哪儿游荡究渐座。谢志文懒得管他究渐座。工地大多实行年底结算恼朱味,谢志文不支零用钱恼朱味,谢志武没得可偷恼朱味,不免抓耳挠腮的究渐座。谢志文还把工友们叫到一块儿当众宣布:“我有个挛生兄弟恼朱味,好吃懒做爱借钱恼朱味,大家谁也别理他究渐座。如分不出是谁恼朱味,不管真的假的恼朱味,一律拒绝究渐座。”

  谢志文踏踏实实地干了三个月恼朱味,机会来了究渐座。有个涵洞工程恼朱味,其中的钢结构工序恼朱味,好几个队伍要价高谈不下来究渐座。谢志文能看懂图纸恼朱味,算计了一下恼朱味,就找到项目经理恼朱味,表示低价接活究渐座。项目经理考了他几个问题恼朱味,见他回答得条条是道恼朱味,就把工程给他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谢志武早不知跑到哪里了究渐座。

  谢志文组了个队伍就干了起来究渐座。按期顺利交工恼朱味,开足了弟兄们的工资恼朱味,竟然挣了十多万究渐座。

  衣锦还乡恼朱味,老婆也带孩子回家了恼朱味,谢志文感到舒心究渐座。这天恼朱味,正在屋里闲着恼朱味,谢志武不知怎么又来了究渐座。他也是一身笔挺的西服恼朱味,和自己的样式一模一样究渐座。

  谢志文不知说什么好恼朱味,谢志武友好地说:“别怕恼朱味,我是来和你告别的究渐座。现在该说实话了恼朱味,我不是你的孪生兄弟恼朱味,以前的话都是编造的究渐座。”

  谢志文疑惑地问:“你是谁?”

  谢志武说:“我就是传说中的穷鬼究渐座。人们通常认为恼朱味,穷鬼一定是尖嘴猴腮费锐耕、衣衫褴褛究渐座。其实恼朱味,穷鬼缠住谁就是谁的样子究渐座。现在你觉悟了恼朱味,也不穷了恼朱味,我也蛊惑不了你了恼朱味,只好走了究渐座。兄弟一场恼朱味,能不能拥抱一下?”

  谢志文先是迷惘恼朱味,后又豁然恼朱味,竟然对这个弟弟有些感激和不舍究渐座。他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双臂恼朱味,当抱在一起的瞬间恼朱味,谢志武突然不见了恼朱味,好像附到了自己身体里究渐座。

  谢志文不禁哑然失笑:所谓穷鬼恼朱味,分明是本能中作祟的惰性和恶习究渐座。

Tags: 新聊斋 穷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