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现代聊斋之白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天津地方恼朱味,有一个姓董的人究渐座。

  此人游手好闲恼朱味,无所事事究渐座。吃喝嫖赌恼朱味,样样精通究渐座。本来在亲戚朋友当中恼朱味,家庭条件是最好的恼朱味,可也经不起他这麽折腾恼朱味,没几年下来恼朱味,兜比脸都干净了究渐座。爹妈见他不成器恼朱味,便分了一半家产给他恼朱味,不再理会他了究渐座。眼看年近三十恼朱味,他还这麽晃究渐座。他最大的爱好恼朱味,就是喝酒恼朱味,一日三餐顿顿不离酒究渐座。

  话说有一天恼朱味,他从臭被窝子里爬起来恼朱味,一看表恼朱味,呦恼朱味,下午六点了恼朱味,该喝酒了究渐座。拿起酒瓶子一看恼朱味,见底儿了恼朱味,赶紧敛巴敛巴钢板儿恼朱味,毛票儿直奔市场……

  到市场买了一瓶酒恼朱味,得来点儿菜呀恼朱味,他在市场里转悠着恼朱味,走到买烧鸡那儿恼朱味,迈不动道了恼朱味,摸摸口袋恼朱味,走了究渐座。又转转恼朱味,看见一个买青椒的恼朱味,心想:一辣解三馋恼朱味,便买了些究渐座。正准备回转恼朱味,听到前面有人叫卖:“刚打的山鸡恼朱味,野味!”他见围着几个人恼朱味,便也凑合过去恼朱味,买山鸡一看见他便说:“野味恼朱味,来一只吧恼朱味,介要是青椒炒山鸡没治了究渐座。”在众人的目光下恼朱味,姓董的冒出一句:“人家现在都提倡保护野生动物究渐座。”便得意洋洋的走开了究渐座。回家吧-_-

  回到家中恼朱味,他刚准备做饭恼朱味,突然发现窗台上停着一只白色的鸽子恼朱味,他便蹑手蹑脚的走上去恼朱味,鸽子并没有想逃的意思恼朱味,他没费一点力气恼朱味,一把就抓住了鸽子究渐座。他又找来笼子恼朱味,把鸽子放了进去恼朱味,还抓了一把米恼朱味,放了些水究渐座。仔细看看恼朱味,鸽子并没有什麽出奇的地方恼朱味,羽毛并不怎麽洁白恼朱味,还脱落了几根恼朱味,并不怎麽会飞的样子究渐座。

  放好鸽子恼朱味,他来到厨下恼朱味,准备炒菜恼朱味,看着青椒他犯了愁恼朱味,拿什麽炒呢?回想起山鸡的叫卖声恼朱味,他把目光转向了鸽笼……

  他把鸽子从笼中拿出来恼朱味,看了看的确有点不忍的样子恼朱味,这时候酒虫子来了恼朱味,他咽了口唾沫恼朱味,拿着鸽子直奔厨下恼朱味,一刀砍下了鸽子的头……

  酒足饭饱恼朱味,姓董的昏昏的睡下了究渐座。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他隐约听到门外有女子哭泣的声音恼朱味,声音间间断断恼朱味,持续很久恼朱味,他有点嘀咕恼朱味,便下床去看恼朱味,打开房门恼朱味,见一女子站在门外恼朱味,样子很清秀恼朱味,十八九岁的样子恼朱味,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裙恼朱味,十分漂亮究渐座。姓董的不由喜出望外恼朱味,赶紧把姑娘让到屋中恼朱味,灯光下恼朱味,姓董的看到女子风尘土土的样子恼朱味,头发有些凌乱恼朱味,白色的纱裙还有撕破的地方究渐座。便赶紧让女子坐下恼朱味,斟茶到水恼朱味,询问来历究渐座。女子便答道恼朱味,她叫白玉恼朱味,是上海人恼朱味,来天津投奔亲戚恼朱味,便来到这里究渐座。姓董的一听恼朱味,赶忙说天色已晚恼朱味,姑娘就请在寒舍将就一晚恼朱味,明早在走恼朱味,说着便扶女子上床休息恼朱味,他看了女子一眼恼朱味,女子貌若天仙恼朱味,一阵阵脂粉香气扑面而来恼朱味,姓董的早已控制不住恼朱味,一把把女子搂进了怀里究渐座。女子并没有反抗恼朱味,只是泪水已布满眼眶恼朱味,当她把目光落向桌上的鸽骨时恼朱味,女子开口说话了:“我要是变成这样恼朱味,你还会喜欢我吗?”说着恼朱味,女子把姓董的推开恼朱味,脱下白色的纱裙恼朱味,露出粉色的侗体恼朱味,姓董的正看的入迷恼朱味,只见女子用两只手在心口上一抓恼朱味,撕开了胸口恼朱味,然后一点一点剥下了自己的皮恼朱味,露出满是鲜血的肌肉恼朱味,又把头一下子扭了下来扔在地上恼朱味,最后又把肢体支解了一桌恼朱味,满是血腥究渐座。姓董的这时吓的瘫在地上恼朱味,想喊恼朱味,可是喉咙里就跟有棉花套子一样恼朱味,怎麽也喊不出来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地上的人头说话了:“只因你父亲为人心地善良恼朱味,又酷爱养鸽子恼朱味,那年有人请你父吃饭买来一只肉鸽恼朱味,肉鸽本来不是饲养的恼朱味,但你父心地善良没叫那人宰杀恼朱味,而是拿回家和别的鸽子一起饲养恼朱味,同行来观赏恼朱味,笑话你父恼朱味,劝他扔掉那只肉鸽恼朱味,你父却不以为然恼朱味,依旧饲养恼朱味,后来那只鸽子在你父的饲养下飞技渐长恼朱味,由于你父的调教加之刻苦训练恼朱味,终于有一天恼朱味,它翱翔于蓝天恼朱味,由于它有更高的理想恼朱味,所以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你的父亲恼朱味,它唯一的遗憾恼朱味,就是没能和你父亲告别恼朱味,它就是我的母亲!母亲看到你父天天为你这个逆子伤心叹气恼朱味,便叫我来扶持你恼朱味,以了你父心愿究渐座。谁知我不远万里飞来投奔你恼朱味,想扶持你开创一番事业恼朱味,与你恩爱一生恼朱味,刚一进门就成了刀下之鬼!”

  说完那人头便向他移动过来……

  姓董的吓的大喊救命恼朱味,挣扎起来恼朱味,原来是做了一个梦究渐座。这时天已大亮恼朱味,他擦擦额头的汗恼朱味,下地一看恼朱味,屋里没什麽两样恼朱味,他回想起这个梦恼朱味,看看桌上残存的昨天吃剩的鸽骨恼朱味,心里有点嘀咕究渐座。可又想一想恼朱味,咳恼朱味,不就是一个梦嘛究渐座。

  可是这一天他脑子里总是琢磨着这个梦恼朱味,他想来想去恼朱味,还是把吃剩的鸽骨埋了吧恼朱味,于是他把鸽骨收拾好恼朱味,又拿了土铲恼朱味,来到院中的槐树下恼朱味,挖好洞恼朱味,把鸽骨放进去恼朱味,刚要埋恼朱味,又想恼朱味,不如把那些羽毛也一起葬了吧恼朱味,于是他来到厨下恼朱味,他一看当时就傻了恼朱味,羽毛不见了恼朱味,地上散落着一件白色的纱裙……

  后来姓董的和他父亲谈起养鸽子的事恼朱味,得知他父几年前确养过一只白色鸽子恼朱味,后来不知飞哪儿去了……

Tags: 现代聊斋 白玉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9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