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你要不要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夏天及到恼朱味,各种各样的水果摊出现在大街小巷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我去卖樱桃的水果摊上买点樱桃恼朱味,那水果摊的老板是个黑老粗恼朱味,一身的紧致肌肉恼朱味,国字脸恼朱味,脸上还横着一道歪歪扭扭的疤究渐座。

  说实话恼朱味,看着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恼朱味,我特别怕他恼朱味,但又感觉有点眼熟究渐座。但耐不住这摊子的樱桃就他家的长得好看又圆润恼朱味,食欲让我忍不住走向他的摊位究渐座。

  “老板恼朱味,这樱桃怎么卖?”我拿起一颗鲜艳欲滴的樱桃放在阳光下摆动恼朱味,红的动人心魄恼朱味,红的玲珑剔透恼朱味,真的好想把它作为收藏品究渐座。

  “嘿嘿恼朱味,三十六块一斤恼朱味,美女可以尝一口恼朱味,我这的樱桃全都是用家传秘方培养出来的恼朱味,新鲜好看恼朱味,口感也特别好究渐座。”老板一脸和善的夸着自家的水果究渐座。

  看他说到这恼朱味,我也就不客气地抓起了一把尝起来恼朱味,味道真真是好极了!

  我豪气的小手一挥恼朱味,伸出五个手指恼朱味,“给我来五斤究渐座。”

  “好勒!”老板乐呵乐呵地麻利的装着樱桃究渐座。

  这期间恼朱味,我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相恼朱味,感觉他并不是做这种小买卖生意的人恼朱味,便开口问道:“叔以前是不是以杀猪为生?”

  老板愣了愣恼朱味,没有想到我会来此一问恼朱味,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杀猪的越来越多了恼朱味,没什么生意了究渐座。”

  “哦~”我提着称好的樱桃便走了究渐座。

  “等会儿恼朱味,美女究渐座。”

  我停顿脚步恼朱味,回头一问恼朱味,“什么事?”

  老板快步走到我身边恼朱味,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要脸吗?”

  我本来看他向我走来时恼朱味,就起了防备心恼朱味,如今听到这话恼朱味,猛的后退一步恼朱味,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随即一想恼朱味,便觉得他是不是在骂我?

  “神经病!”我暗骂一句恼朱味,快速地往家里走去恼朱味,期间恼朱味,我不断回头看恼朱味,就怕他跟了上来究渐座。

  回了家恼朱味,我便迫不及待地将樱桃洗干净尝了起来究渐座。

  “嗯恼朱味,真好吃恼朱味,入口香甜究渐座。”因为太过好吃恼朱味,我不断地往嘴里塞着樱桃恼朱味,边看电视边吃究渐座。转眼间恼朱味,就将五斤樱桃吃了个干净究渐座。

  吃的很饱恼朱味,感觉有些困恼朱味,就睡了过去究渐座。

  睡梦中恼朱味,我感觉房间里有无数个幼青年在我身边围绕着恼朱味,死气沉沉究渐座。一个个的全身血红恼朱味,并且还用直勾勾的眼神窥看我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那无数个幼青年齐刷刷地伸出双手掐我脖子恼朱味,坐我身上恼朱味,手臂恼朱味,大腿恼朱味,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被他们死死的掐住了究渐座。

  而我恼朱味,只能看着恼朱味,却动弹不得究渐座。痛的我眼泪直流恼朱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啊呵~啊呵~啊呵~~~”当我好不容易喘着粗气醒来时恼朱味,我全身都是冷汗恼朱味,而身体散了架一样恼朱味,哪都不得劲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这是个噩梦啊究渐座。”我抹了抹汗恼朱味,起身去喝水究渐座。

  “啊!”我迅速地揪着衣服跳回沙发恼朱味,一脸惊恐究渐座。

  地上满满地脚印恼朱味,血红色的脚印!难道那不止是个噩梦吗?

  精神恍惚间恼朱味,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恼朱味,醒来时太阳高照恼朱味,而我多了一对黑青色的眼袋恼朱味,身上仿佛被人踩踏过一般恼朱味,就像被抽干了体力恼朱味,一点精神都没有究渐座。

  当我走到太阳底下时恼朱味,全身灼痛无比究渐座。我模糊地看见前方无数个人影在我耳边问:“你要脸吗?你要脸吗?你要脸吗?”

  我被他们每个人挤来挤去恼朱味,撞得头晕眼花恼朱味,甚至被踩到脚底下究渐座。

  那种感觉无以形容究渐座。

  当我整个人清醒过来时恼朱味,天色已晚恼朱味,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又走到那个樱桃小摊的面前了究渐座。

  “老板恼朱味,给我来五斤樱桃究渐座。”我诧异自己怎么会又说这句话究渐座。

  手不由自主地去抓樱桃往嘴里塞究渐座。我猜想应该会发生一段对话恼朱味,我的记忆中似乎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恼朱味,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究渐座。

  我一边数恼朱味,一边吃究渐座。当我吃到第十八颗樱桃的时候恼朱味,老板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究渐座。

  他压低声音问道:“你要脸吗?”

  “嘿嘿~”

  “啊~”老板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恼朱味,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恼朱味,樱桃也都不要了究渐座。

  无缘无故地地陷了恼朱味,他掉了下去究渐座。

  我突然感觉一阵欣喜恼朱味,“奇怪!不过这樱桃全都是我的究渐座。”我不停地吃着恼朱味,不停地吃着恼朱味,突然恼朱味,头痛欲裂恼朱味,脑海中出线了一些记忆片段究渐座。

  一个男人恼朱味,卖着一担樱桃……还有许多人……刀……胃……肾……血的河流侵蚀了肥沃的土壤……

  没能记起更多恼朱味,这些记忆恼朱味,像是被别人故意剪短的一样究渐座。

  我想我该去医院了究渐座。

  “叫什么名字恼朱味,今年多大恼朱味,身体有什么不适?”

  “苏梨恼朱味,20岁恼朱味,我最近感觉我好像失忆了?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究渐座。”

  凡丘停下手中的笔恼朱味,戴上眼镜恼朱味,起身站在我身后恼朱味,按着我头上的穴位恼朱味,问我疼不疼究渐座。

  我摇摇头恼朱味,“我也并没有过摔伤究渐座。”

  凡丘皱了皱眉恼朱味,说道:“等会儿你跟我去CT检查室照一下片恼朱味,先去交费究渐座。”

  我点头究渐座。

  检查结果出来时恼朱味,凡丘的脸色有些差恼朱味,他很匆忙地跟我说什么事都没有恼朱味,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了究渐座。他急匆匆地走了出去恼朱味,而我却在背后跟他说了一句话恼朱味,“你要脸吗?”

  他脚步一顿恼朱味,惊恐地回头看我恼朱味,便大喊大叫地跑了恼朱味,随后跳楼自杀了究渐座。

  我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走出这个医院时恼朱味,回头看了一眼恼朱味,似乎又有些记忆苏醒了究渐座。而这次却是关于这个医院的究渐座。

  医院标本室……无数玻璃瓶里恼朱味,福尔马林水中浸泡着标本……冷藏室里还有一张张鲜活的脸皮……

  凡丘的自杀恼朱味,医院的人慌乱了恼朱味,可他们却视我为无物究渐座。

  我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恼朱味,我终于知道自己的记忆了恼朱味,活该那人死亡究渐座。

  我是一只鬼恼朱味,那个樱桃老板是杀活人贩卖器官的恶人恼朱味,而我是无数冤魂中的一个究渐座。我被掏空了重要器官恼朱味,连我最自豪的容颜也被他割掉了究渐座。

  他把这些器官贩卖给了医院的凡丘恼朱味,进行暗地交易恼朱味,谋取利益恼朱味,不过好在那些器官也用在了该用的地方究渐座。

  死后的我失去了杀害前的记忆究渐座。可我每天会徘徊在他的摊前恼朱味,买了那些樱桃吃了后恼朱味,才知道无数的冤魂都在樱桃里恼朱味,是他们唤醒了我的记忆究渐座。

  难怪我会被太阳灼痛恼朱味,难怪我会感觉自己没有精神恼朱味,难怪我能随便的被人践踏恼朱味,而身上没有一丝伤痕究渐座。

  难怪地摊老板看到我没有脸后会惊慌逃跑恼朱味,而那个地陷便是我弄的究渐座。

  难怪凡丘会跳楼自杀恼朱味,他在给我照CT的时候恼朱味,CT却什么也照不出来究渐座。他想跑恼朱味,可我会附身啊!

  那些樱桃为什么长的那么水灵恼朱味,那是人血浇灌的啊究渐座。其实根本就没有人问我要不要脸恼朱味,那只是我记忆中苏醒的前兆究渐座。

  我纵火烧了樱桃林恼朱味,而我和他们该走黄泉路了……

Tags: 樱桃 脸庞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