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挣冥币的男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随着清明节的临近恼朱味,老徐的花圈寿衣店变得忙碌起来究渐座。今年恼朱味,一种用金纸折的元宝特别受欢迎恼朱味,但是得靠人工来折恼朱味,而店里只有他一个人恼朱味,他几乎天天都要忙到半夜究渐座。本想招个人帮忙恼朱味,可就这点活儿恼朱味,给钱少了人家不干恼朱味,多了他又嫌亏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他刚折了三箱元宝恼朱味,中午就全卖光了究渐座。有一个客人除了要一套寿衣和大量的纸钱外恼朱味,还要一箱元宝恼朱味,可老徐实在拿不出来恼朱味,结果人家什么都不要了恼朱味,他心疼了半天究渐座。

  傍晚的时候恼朱味,店里来了一个10来岁背着书包的男孩恼朱味,个子不高恼朱味,很瘦恼朱味,脸色苍白得像是一个病人究渐座。

  “请费锐耕、请问恼朱味,你这儿要雇人吗?”男孩很腼腆恼朱味,说话时微垂着头究渐座。雇用这么小的孩子恼朱味,被人知道可不得了恼朱味,这可是童工究渐座。

  老徐皱着眉头打量起他恼朱味,穿那么好的衣服还用打工?那身耐克运动服恼朱味,他孙子也有一套恼朱味,得两千多块呢!想到这儿恼朱味,老徐心里很不是滋味恼朱味,自从儿子死后恼朱味,他已经有一年多都没看到孙子了究渐座。

  “不要究渐座。”见老徐断然拒绝恼朱味,男孩急了恼朱味,说恼朱味,“我不要真钱恼朱味,你给我那个就可以究渐座。”男孩指着摆在柜台上的冥币究渐座。老徐一惊:“你开什么玩笑?去去恼朱味,这不是你该玩儿的地方究渐座。”任他怎么轰恼朱味,男孩就是不走恼朱味,眼巴巴地看着他究渐座。

  老徐不耐烦地说:“得得恼朱味,算我倒霉恼朱味,你是不是想给亲人烧纸?我送你一些吧究渐座。”老徐拿了一个黑袋子恼朱味,往里面装了些冥币恼朱味,递给男孩恼朱味,“给你恼朱味,这些应该足够了究渐座。”

  男孩却不肯接恼朱味,他看了看地上用来折元宝的金纸恼朱味,拿起一张就折恼朱味,老徐愣住了究渐座。没过一会儿恼朱味,一张金纸就被男孩蹂躏得皱皱巴巴恼朱味,老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恼朱味,一把抢过来恼朱味,说:“得这样折究渐座。”

  教了好几遍恼朱味,男孩终于学会了究渐座。老徐眯着眼看着男孩认真地折着金纸恼朱味,嘴角一撇恼朱味,心想恼朱味,你愿干就干吧!这两天老徐经常熬夜恼朱味,因此感冒了恼朱味,吃完药老是犯困恼朱味,他靠在椅子上恼朱味,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究渐座。

  等他醒来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究渐座。没想到男孩竟然还在恼朱味,原本空着的纸箱子快装满了究渐座。老徐惊讶中带着些惊喜恼朱味,问:“你怎么还在?不怕家里人着急?”男孩低下头恼朱味,小声说:“我跟奶奶说去同学家写作业恼朱味,我现在要回去了究渐座。”

  老徐犹豫了一下恼朱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20元的钞票递给他恼朱味,男孩却说什么也不要恼朱味,眼睛一直盯着冥币究渐座。老徐见状恼朱味,试探地问:“你真的只要冥币?”男孩点点头究渐座。

  “这可是你自己要的恼朱味,别回头说我欺负你究渐座。”老徐边说边把刚才装好的黑塑料袋递给男孩究渐座。男孩低着头说了声谢谢恼朱味,然后又说自己叫杨小莫恼朱味,明天晚上还会过来恼朱味,说完转身就走恼朱味,也不管老徐同不同意究渐座。

  只是两三个小时恼朱味,又不用给钱恼朱味,应该算不上雇用吧!顶多是帮忙恼朱味,老徐这样想究渐座。

  一连几天恼朱味,杨小莫总是在晚上7点左右过来究渐座。进门也不多说话恼朱味,坐下来就开始折元宝究渐座。老徐有时觉得无聊恼朱味,想跟他聊聊天恼朱味,问三句也回不了一句恼朱味,弄得老徐后来也懒得再开口了恼朱味,两人默默地各干各的活儿究渐座。

  杨小莫离开时恼朱味,老徐会给他两小捆冥币究渐座。每当这时候恼朱味,杨小莫的表情都变得有点诡异恼朱味,像是兴奋恼朱味,又像是痛苦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老徐心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恼朱味,怪怪的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老徐忍不住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恼朱味,你要这么多冥币干吗用?就算是上十座坟都够了究渐座。”

  杨小莫的嘴唇轻轻动了动恼朱味,但是没说话恼朱味,他把冥币塞进书包恼朱味,往门口走去究渐座。在他开门离开的瞬间恼朱味,老徐发现外面下起了雨恼朱味,他犹豫了一下恼朱味,拿起靠在墙根的一把伞追了出去恼朱味,然而门外已没了人影恼朱味,怎么走得这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关系恼朱味,平时人车如流的街道此时静得吓人恼朱味,老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恼朱味,慌忙返回屋里究渐座。

  自从开了这家店恼朱味,老徐几乎是吃住都在这里究渐座。杨小莫走后恼朱味,他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恼朱味,打开电视恼朱味,边看边折元宝究渐座。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鬼片恼朱味,老徐看着看着恼朱味,后背突然蹿起一股凉意恼朱味,身子越来越僵硬究渐座。

  鬼片里讲的是一个鬼到阳间打工挣钱恼朱味,那个鬼每天天快黑时出来恼朱味,不要真钱恼朱味,只收冥币究渐座。怎么跟杨小莫这么像?以前他听人说过恼朱味,寿衣店阴气重恼朱味,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恼朱味,所以儿子死后他决定开这个店恼朱味,他觉得这样能离儿子近点究渐座。

  现在想想杨小莫一直以来的表现和他毫无血色的脸恼朱味,那真的不是一个正常十来岁孩子该有的脸色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杨小莫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老徐的店里恼朱味,老徐坐在离杨小莫最远的地方恼朱味,眼睛紧紧地盯着杨小莫恼朱味,越发觉得他不像正常的孩子恼朱味,因为他太沉默了究渐座。

  8点恼朱味,杨小莫把最后一个折好的金元宝放进箱子里恼朱味,站了起来恼朱味,看着老徐恼朱味,打算离开究渐座。老徐心头莫名地一颤恼朱味,忙拿起两捆冥币装进黑袋子轻轻地扔在杨小莫面前的箱子上究渐座。杨小莫拿起袋子转身就走究渐座。

  老徐想了想恼朱味,跟了上去究渐座。老徐的店开在老城区恼朱味,往西走就是城里恼朱味,往东走就是郊区恼朱味,而杨小莫走的方向正是郊区究渐座。他们来到一个叫林庄的地方恼朱味,借着月光恼朱味,老徐眼看着杨小莫走进了一片树林究渐座。他不敢再往前走了恼朱味,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惧究渐座。老徐仓皇地逃回寿衣店恼朱味,反锁上门究渐座。这一夜恼朱味,他一直睁着眼到天亮究渐座。

  怕杨小莫再来恼朱味,老徐在下午3点的时候就关了店门恼朱味,他在公园坐了几个小时恼朱味,直到过了8点才回店究渐座。回去后看到店门上贴着一张纸条恼朱味,上面写着:“爷爷恼朱味,您去哪儿了?”老徐眼前一暗恼朱味,不由得又紧张起来究渐座。

  接下来的几天恼朱味,老徐天天这样躲出去恼朱味,回来时门上都会贴着一张纸条恼朱味,每次的内容都不一样恼朱味,起初是疑问恼朱味,后来却变成了关心究渐座。

  老徐有些郁闷恼朱味,这要躲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这天早上恼朱味,店里突然来了一位中年女人恼朱味,她把一个纸箱扔到老徐面前恼朱味,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连孩子都要骗恼朱味,也不怕将来下地狱!”

  老徐被她骂恼朱味,感到莫名其妙恼朱味,傻傻地看着从纸箱里滚出来的几十捆冥币究渐座。“你是?”老徐惊讶地问究渐座。女人看起来很瘦恼朱味,脸色跟杨小莫一样苍白究渐座。

  “我是杨小莫的妈妈恼朱味,我昨天才知道小莫天天到你这儿干活儿恼朱味,你竟然拿冥币来糊弄他恼朱味,你还是不是人呀?”女人说话很不客气恼朱味,老徐急了恼朱味,让她把话说清楚究渐座。

  从女人的话里恼朱味,老徐终于明白了恼朱味,杨小莫的妈妈为了挣钱养家恼朱味,顾不上管他恼朱味,他就以去同学家写作业为由恼朱味,偷偷到老徐的店里打工恼朱味,她还说家里人都活得好好的恼朱味,要冥币没用恼朱味,让老徐给她换成真钱究渐座。

  老徐没办法恼朱味,拿出三百块钱恼朱味,她嫌少恼朱味,老徐只得又多给了两百恼朱味,她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究渐座。

  老徐自嘲地笑了笑恼朱味,虚惊一场恼朱味,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恼朱味,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究渐座。看来也没必要再躲了恼朱味,这些日子耽误了不少生意恼朱味,一想到这个他就心疼究渐座。

  下午4点半恼朱味,杨小莫又来了究渐座。他的脸上流露出担忧:“爷爷恼朱味,这些日子您上哪儿了?您没事吧?”

  老徐尴尬地摇了摇头恼朱味,说:“哦恼朱味,对了恼朱味,你以后还是别来了恼朱味,否则你妈非把我这儿拆了不可究渐座。”

  杨小莫沮丧地“哦”了一声恼朱味,声音很小恼朱味,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把冥币藏在我家后面的树林里恼朱味,还是被妈妈发现了恼朱味,结果全拿走了恼朱味,要是早点烧给爸爸就好了究渐座。”他失望的样子让老徐有点不忍恼朱味,顺手拿了几捆冥币装进黑塑料袋要送给他究渐座。杨小莫却摇了摇头恼朱味,说:“这恐怕不够究渐座。”老徐哑然失笑恼朱味,问:“那你想烧多少?”

  “我奶奶说恼朱味,我爸爸喜欢钱恼朱味,得给他烧好多好多恼朱味,他才不会去拿别人的钱究渐座。所以我要挣好多的‘钱’烧给他恼朱味,可是恼朱味,我妈妈不许我烧恼朱味,她说他不是我爸爸究渐座。”

  老徐苦笑:“你还想在我这儿干?这可不行恼朱味,算了恼朱味,算我倒霉恼朱味,这些都给你吧!你以后别再来了究渐座。”他把杨小莫妈妈还回来的一箱冥币全给了杨小莫究渐座。

  见老徐如此坚决恼朱味,杨小莫脸上流露出失望:“我不白要恼朱味,这些‘钱’算我借的恼朱味,我以后一定会回来还的究渐座。”

  杨小莫真的不再来了恼朱味,店里又剩下老徐一个人究渐座。打那之后恼朱味,每到晚上7点恼朱味,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往门口看恼朱味,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究渐座。

  清明节这天恼朱味,老徐去给儿子烧纸恼朱味,在墓地里意外地看到了杨小莫恼朱味,他的面前有很大一堆还带着火星的灰烬究渐座。老徐看了看他恼朱味,又看了看墓碑上的字恼朱味,杨远山恼朱味,这不是上个月刚刚落马的副市长吗?当时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恼朱味,说这位副市长知道自己要被纪委调查后恼朱味,偷偷卖了家里所有的房产恼朱味,带着钱和小三开着车准备跑路恼朱味,结果不幸遭遇车祸恼朱味,当场死亡究渐座。杨小莫的妈妈受到牵连恼朱味,被单位辞退恼朱味,现在的她在郊区租房住恼朱味,靠到处打工挣点小钱究渐座。

  难怪杨妈妈会恨杨远山恼朱味,也难怪杨小莫要那么多冥币究渐座。老徐鼻子一酸恼朱味,泪水湿润了双眼究渐座。

  杨小莫看到老徐愣了一下恼朱味,问:“爷爷恼朱味,你也来烧纸?”

  老徐说:“是恼朱味,和你一样恼朱味,我也要烧很多很多恼朱味,这样他就不会再觊觎别人的东西了究渐座。”老徐说这话时恼朱味,眼睛看着面前的墓碑恼朱味,那是他儿子的墓碑究渐座。两年前他的儿子还是风光的局长恼朱味,因为贪污东窗事发恼朱味,跳楼自尽究渐座。儿媳受不了别人的白眼和嘲讽恼朱味,带着孙子去了别的城市……

Tags: 冥币 男孩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8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