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鬼舞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小韵坐在轮椅上恼朱味,在着偌大的舞台上慢慢地转动着轮椅恼朱味,她闭上眼睛恼朱味,仿佛自己正在翩翩起舞……

  小的时候恼朱味,小韵问过妈妈:“为什么别人的腿能走路恼朱味,而我的不能?”

  妈妈听了摇头叹息恼朱味,眼睛里闪闪发亮究渐座。小韵便不再问了恼朱味,她侧着头看着窗外恼朱味,风吹着树枝沙沙作响恼朱味,漫天的乌云像是一大团散开的墨迹恼朱味,压在心里沉甸甸的恼朱味,就因为这种压力恼朱味,小韵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费锐耕、懂事究渐座。

  突然小韵的轮椅一顿恼朱味,有人抓住了她的手恼朱味,她睁开眼睛恼朱味,看见了孟飞那张帅气的脸恼朱味,正含笑地望着她恼朱味,她的心因此跳动的厉害恼朱味,可面色却冷冷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孟飞说恼朱味,“我来接你究渐座。”

  “不用!”

  小韵快速的转动轮椅恼朱味,想要摆脱孟飞的控制恼朱味,可孟飞很固执的抓住了她的手恼朱味,一脸的真诚究渐座。

  小韵扭过头去恼朱味,她不敢和孟飞那双好看的眼睛对视恼朱味,她怕自己一不小心泄露了太多的情感恼朱味,因为自己只是个可怜的瘸子究渐座。

  孟飞今天像是铁了心一样不肯放过她恼朱味,他将小韵的手紧握恼朱味,然后放在自己的心上说:“你听见了吗?这颗心因为你而狂跳恼朱味,为什么你要一再地拒绝我?”

  小韵白着脸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恼朱味,可是孟飞抓得很紧恼朱味,眼睛里的柔情淹没了她眼里的慌乱恼朱味,这一刻她的心彻底沦陷了恼朱味,慢慢地慢慢地被他抱在了怀里……

  小韵在他怀里没有在挣扎恼朱味,她瞪着眼睛看着舞台的深处恼朱味,那里竟然有一双眼睛恼朱味,很好看的眼睛正怪异地在看着她恼朱味,那眼里有许多小韵不懂的东西恼朱味,有嘲笑费锐耕、鄙视费锐耕、更多的一种小韵看不懂的情愫恼朱味,突然它眨了一下冲着她笑了一下恼朱味,凭空消失了究渐座。

  小韵因为恐惧浑身轻轻地抖动着恼朱味,她推开了孟飞说道:“我们走吧!”

  孟飞对小韵突然的变脸并没有惊讶恼朱味,女人似乎都是这样反复无常恼朱味,他站直了身体恼朱味,把她送回了家恼朱味,回去的时候他想和小韵一起进去恼朱味,可被小韵挡在了门外恼朱味,对他说:“你回去吧!”

  孟飞有些失望恼朱味,一步一回头的走了究渐座。

  这个世界爱一个女人真难恼朱味,爱上一个残疾有钱的女人更难究渐座。

  孟飞知道自己缺什么恼朱味,不是爱费锐耕、是钱恼朱味,有钱的女人很多恼朱味,可真正好控制的只有小韵这样的女人恼朱味,他想自己聪明恼朱味,应该去走捷径究渐座。

  小韵回到家的时候恼朱味,母亲正焦急地站在门口恼朱味,看见她恼朱味,又看了看她的身后问道:“小孟哪?他说去接你究渐座。”

  “我让他回去了究渐座。”小韵淡淡地回答究渐座。

  母亲张了张口恼朱味,想要劝她几句究渐座。可小韵已经快速地滑动着轮椅进了自己的屋恼朱味,门砰地一声关上的时候恼朱味,也把妈妈的叹息声关在了门外究渐座。

  那晚小韵睡得极不好恼朱味,她总是梦见那双眼睛恼朱味,它像精灵一样恼朱味,在她身边绕来绕去恼朱味,似乎有什么话要和她说恼朱味,可眼睛是不会说话的恼朱味,它只能用眼神来表示情感究渐座。

  小韵很困惑恼朱味,不知道它想告诉自己什么恼朱味,突然它向外飘去恼朱味,小韵急了恼朱味,紧跟了过去恼朱味,它不紧不慢地飘进了小韵傍晚去的那座影剧中心恼朱味,这座影剧中心离小韵家不远究渐座。是她父亲为她建的恼朱味,因为她爱看跳舞恼朱味,爱看那些健康的身体在舞台上翩翩飞舞究渐座。

  小韵跟进去之后恼朱味,那双眼睛不见了恼朱味,而她就站在舞台的中央恼朱味,当她发现的时候恼朱味,她惊讶地尖叫恼朱味,因为自己是一路走来的恼朱味,用脚恼朱味,用自己的一双脚究渐座。

  她激动得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恼朱味,她小心地挪动着自己脚恼朱味,脚步轻盈异常恼朱味,她笑了恼朱味,闭上眼睛想象着记忆中那些舞动的身姿恼朱味,她的脚便随着记忆翩翩起舞恼朱味,旋转恼朱味,直到她被自己的笑声惊醒……

  然后她失望地睁开了眼睛恼朱味,自己躺在床上恼朱味,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腿恼朱味,腿毫无感觉究渐座。她沮丧得几乎落泪恼朱味,甚至恨起了梦的残酷究渐座。她掀开被子恼朱味,打算下床恼朱味,突然她的眼睛定格在了床单上恼朱味,脚下的地方很脏恼朱味,脚更脏恼朱味,这说明……这说明……梦是真实的?

  小韵的脸刷得一下白了恼朱味,因为她想起了那双怪异的眼睛恼朱味,它会属于谁?它为什么要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恼朱味,为什么要给她这个诡异的梦?

  一连串的问题恼朱味,因为得不到答案而搅得头疼恼朱味,小韵放弃了继续考虑恼朱味,既来之则安之恼朱味,她什么也不怕究渐座。

  她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恼朱味,叫了一声“妈妈!”无人回应恼朱味,她有些奇怪地又叫了一声恼朱味,屋里静悄悄的恼朱味,她转着轮椅来到了厨房恼朱味,桌上摆着食物恼朱味,看来妈妈是有事外出了恼朱味,只是她很少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出门的究渐座。

  小韵吃完了早餐恼朱味,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时恼朱味,正好接触到孟飞那张好看的脸恼朱味,他贴着落地窗户和她打招呼恼朱味,她回应地笑了笑恼朱味,走过去打开了门恼朱味,孟飞把捧着的一束玫瑰递给了小韵究渐座。

  小韵有些感动地闻了闻花香恼朱味,她的谢谢还没说出口恼朱味,人已经被孟飞抱了起来究渐座。他抱着她飞快的旋转了几圈恼朱味,吓得小韵尖叫连连究渐座。

  趴在他怀里动都不敢动恼朱味,孟飞看准时机吻了她的唇恼朱味,小韵被他冰冷的唇一激恼朱味,猛然推开他恼朱味,可她忘了自己如今在他怀里恼朱味,怎么能推得开究渐座。孟飞没再强来恼朱味,他离开了小韵的唇小心地问:“你……不喜欢吗?”

  小韵锤着他的肩膀让他放自己下来恼朱味,这样的气氛让她感觉快窒息了恼朱味,她不是不喜欢孟飞恼朱味,可是太快的亲密接触让她很不适应究渐座。小韵被放下之后恼朱味,她的眼睛看向了窗外恼朱味,深深地叹息着恼朱味,腿上的残疾恼朱味,让她对一切都抱有怀疑恼朱味,特别是爱情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她没和孟飞出去恼朱味,她想还是不要让爱情进行的太快恼朱味,慢慢来恼朱味,也许能看清更多的东西究渐座。

  妈妈是在中午的时候回来的恼朱味,看见小韵在家恼朱味,有些惊讶恼朱味,问她怎么没和小孟出去究渐座。

  小韵没说什么恼朱味,望着窗外两只飞舞的蝴蝶发呆恼朱味,她在想要是自己是蝴蝶该多好哇恼朱味,在大自然里翩翩起舞该是多幸福的事情究渐座。看着看着两只蝴蝶突然变成了一双眼睛恼朱味,那双眼睛她并不陌生恼朱味,可是还是被吓了一大跳恼朱味,浑身瑟瑟发抖究渐座。这时一双厚实的大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恼朱味,小韵扭头看见了爸爸恼朱味,她叫道:“爸爸!你回来了?不是说去印度谈生意去了吗?”

  爸爸微笑地点点头恼朱味,他笑得有些疲惫恼朱味,然后他慢慢蹲了下来恼朱味,摸着小韵那双没有知觉的腿问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爸爸?”小韵提高音量恼朱味,她想说我的腿怎么会有感觉恼朱味,可她突然想起了昨晚恼朱味,那个奇怪的梦恼朱味,这算是感觉吗?她不确定究渐座。

  爸爸有些失望恼朱味,他拿起了电话边打边走了出去恼朱味,小韵想跟出去听听爸爸给谁打电话恼朱味,可她知道她的轮椅走到哪里都会有轻微的响动恼朱味,她不想让爸爸知道她在偷听他究渐座。

  于是她回到了卧室恼朱味,躺在了床上恼朱味,心里有些烦躁恼朱味,她还想做梦恼朱味,做一个和昨晚一样的梦恼朱味,所以她很快就睡着了恼朱味,再次醒来的时候恼朱味,她在医院恼朱味,那种特殊的味道刺激了她的鼻子恼朱味,她揉着鼻子醒的时候恼朱味,爸爸妈妈都在她面前恼朱味,很紧张的样子究渐座。

  她轻轻的问:“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妈妈说道恼朱味,一脸的关切究渐座。

  她动了动身体恼朱味,两只脚有些麻木恼朱味,她伸手锤了一下恼朱味,竟然有了疼的感觉恼朱味,她指着腿惊讶的张大了嘴究渐座。

  父母对她的异样并没有在意恼朱味,好像她的腿一直都是这样恼朱味,而她也并不是瘸子究渐座。以后她的疑惑变得越来越深恼朱味,一觉醒来恼朱味,她不但不是瘸子恼朱味,还是个跳舞天才恼朱味,爸爸的那座影剧中心就是为了她演出建造的恼朱味,还有从小到大她跳舞的获奖证书恼朱味,还有她跳舞的照片恼朱味,让她不得不相信恼朱味,她做了一场噩梦恼朱味,噩梦里她是个可怕的瘸子究渐座。

  同样属于梦境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孟飞恼朱味,父母坚持没有这个人恼朱味,而她的男朋友是个年轻的企业家恼朱味,很有前途恼朱味,这一切一切让小韵迷惑了恼朱味,分不清哪是梦哪是是现实究渐座。

  不过如今的小韵很快活恼朱味,她能站在台上恼朱味,翩翩起舞恼朱味,不但如此恼朱味,还有鲜花还有掌声恼朱味,还有恼朱味,一双她永远忘不了的眼睛恼朱味,那双眼睛总是跟着她台上台下恼朱味,甚至是梦里究渐座。

  这一次恼朱味,那双眼睛里的情感小韵似乎懂了恼朱味,是悲哀恼朱味,一种让她心碎的悲哀究渐座。

  小韵想要找出着双眼悲哀的原因恼朱味,它似乎懂得她的想法恼朱味,把她带到了一个荒郊恼朱味,在那里小韵看见了一具尸体恼朱味,这具尸体的腿不见了恼朱味,眼睛不见了究渐座。

  那双飞着眼睛就属于这具尸体恼朱味,它飞到了尸体的眼眶里恼朱味,尸体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睁开了眼睛究渐座。

  小韵被吓坏了恼朱味,她想动可是腿又变成了两个棒子挪不动一分一毫究渐座。她想喊可是嘴巴像是黏住了一般究渐座。眼睁睁的看着尸体流着泪看着她的双腿恼朱味,好像那双腿是她的一样究渐座。

  小韵一惊恼朱味,醒了过来恼朱味,浑身早被汗湿透了恼朱味,黏黏地粘在了身上究渐座。她想出去冲个凉恼朱味,看见爸爸在和一个人低声说话恼朱味,那个人她并不陌生恼朱味,是孟飞究渐座。他在嚷着什么小韵听不清恼朱味,她悄悄地走过去恼朱味,听着孟飞说道:“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恼朱味,你害死了一个女孩恼朱味,把那个女孩的腿换给了你女儿恼朱味,还禁止我和你女儿接触恼朱味,你太狠了吧?”

  父亲闷哼一声道“我劝你还是拿着钱走人恼朱味,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恼朱味,至于为什么不能让你见小韵恼朱味,我想你明白恼朱味,你是真心爱她吗?你不过是想要钱恼朱味,现在我给你恼朱味,你快滚吧!”

  小韵听不下去了恼朱味,她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恼朱味,一阵阵刺痛恼朱味,她看着那双腿恼朱味,想起女孩那双悲戚的眼睛恼朱味,她流泪了恼朱味,她知道没有腿是多么痛苦恼朱味,所以她知道女孩是多么痛苦究渐座。

  那晚她悄悄地走了恼朱味,去寻找女孩的下落恼朱味,女孩是一位舞者恼朱味,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恼朱味,她把自己卖给了父亲恼朱味,换了一笔钱给她穷困的父母究渐座。最后小韵去了女孩的坟前恼朱味,她跳了一支舞恼朱味,带着心里巨大的悲哀究渐座。

  后来谁也没有再看见小韵恼朱味,她的父母因此她的失踪差点疯掉恼朱味,发了无数张寻人启事恼朱味,可小韵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究渐座。

Tags: 都市怪谈 鬼舞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