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喊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全国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恼朱味,主办方在舞台上展示金奖摄影作品究渐座。会场上瞬间议论纷纷恼朱味,大家各自猜测这张模糊一片的摄影作品暗含了什么玄机恼朱味,怎么能超越其他优秀作品恼朱味,一举拿下金奖究渐座。

  李日辉故意使劲揉揉眼睛恼朱味,不顾场合地哈哈大笑起来恼朱味,指着台上的摄影作品嘲讽道:“是底片曝光恼朱味,洗糊了吧?”主办方邀请的各界知名评委的脸上浮现不满的搀色恼朱味,刘响慌忙伸出手恼朱味,一把捂住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的凝逝恼朱味,并向身边的同行点头表示歉意恼朱味,就算是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伙伴恼朱味,刘响还是受不了日辉这种大大咧咧费锐耕、不懂礼节的样子究渐座。不过想想龌没办法的事情恼朱味,虽然两人从出生刀五岁都在孤儿院生活恼朱味,但五岁后就被不同的人家收养究渐座。

  日辉被收养了几年后恼朱味,他的养母因意外去世恼朱味,大受打击的养父把妻子意外死亡的责任推到日辉身上恼朱味,他总是怨恨着:“如果不是收养了这孩子费锐耕、说不定她就不会死了恼朱味,这孩子一定是灾星究渐座。”

  幸好恼朱味,日辉在那样受到诅咒似的家里恼朱味,还是努力成长为一个乐观直率的人究渐座。

  日辉白了一眼态度谦恭费锐耕、小心翼翼的刘响恼朱味,不满地狠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我是替你感到不值恼朱味,才特意申请负责这个获奖典礼的报道究渐座。我倒要亲眼看看是哪个家伙恼朱味,凭多优秀的作品拿到金奖的究渐座。“

  日辉得意地拍拍胸口恼朱味,脖子上挂着的记者证在会场的灯光下闪烁着明晃晃的光究渐座。日辉的父亲自暴自弃恼朱味,终日酗酒恼朱味,在那种恶劣的家庭环境下恼朱味,日辉却还是靠他自己的力量考上名牌大学的新闻学院恼朱味,进了本地最权威的报社究渐座。刘响想想自己恼朱味,他幸运地被著名摄影家收养恼朱味,养父母在他身上倾注了无法计算的心血恼朱味,一次又一次摄影比赛的落选让刘响越来越怀疑自己是否有成为摄影家的才华究渐座。

  而这次他参赛的作品恼朱味,连作为摄影家的父亲都称赞恼朱味,为什么会输呢?他看着那幅金奖作品恼朱味,要说输得心服口服恼朱味,那是不可能的究渐座。

  ”有传闻说这幅名为《喊魂》的摄影作品恼朱味,能让观看者心魂不定究渐座。说不定评委们是被迷惑了恼朱味,才投它一票的究渐座。“日辉随便地翻着手里的资料恼朱味,故意压低声音恼朱味,神秘兮兮地揣测道究渐座。

  刘响不禁怀着诧异的心情仔细打量那舞台上的作品究渐座。那模糊不清的人物轮廓恼朱味,与其说是曝光过度恼朱味,似乎更像是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隔着迷雾拍摄的究渐座。只有那跳跃着的橘红火光恼朱味,似乎正在焚烧着什么恼朱味,但火光却没有照清楚人物的面容究渐座。

  照片中的人面孔模糊恼朱味,手里似乎正在敲打着什么恼朱味,耳边仿佛能听到一下又一下清脆的敲击声恼朱味,幽深的呼唤声飘荡在空气里:”回来吧恼朱味,回来啊恼朱味,孩子究渐座。“

  ”那是一个悲伤的妇女吧?“夏意轻柔甜美的声音突然传来恼朱味,把刚刚回荡刘响耳里的呼唤声吹散了恼朱味,也把刘响吓了一跳究渐座。

  ”你怎么才来啊恼朱味,夏记者究渐座。“日辉已经做了不少记录恼朱味,打趣刚到现场的夏意究渐座。这两人是新闻学院的师兄师妹恼朱味,复意还没毕业恼朱味,全靠日辉推荐介绍她到报社里实习究渐座。也因为日辉恼朱味,刘响和夏意才能成为恋人究渐座。日辉嘴上虽然没说什么恼朱味,但他们从孤儿院出来后恼朱味,又在初中重逢恼朱味,一起做了那么多年朋友恼朱味,所以刘响看得出来恼朱味,日辉喜欢夏意究渐座。

  夏意有些不满地噘噘嘴巴恼朱味,在刘响身边坐下恼朱味,冲日辉吐吐舌头:”我可没偷懒恼朱味,刚进场听到宣布金奖恼朱味,我就先去调查了解这照片和摄影师的底细究渐座。“

  刘响的脑袋这时才渐渐清楚起来恼朱味,想起刚才夏意在他耳旁说的话恼朱味,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夏意的手催促道:”了解到什么了?你怎么知道那照片里是一个悲伤的妇女?夏意从未见过刘响这么惊慌失措的样子恼朱味,日辉边推刘响边提醒道:“你弄疼夏意了恼朱味,慢慢听她说吧究渐座。”刘响这才发现自己把夏意白皙纤细的手腕都抓红了恼朱味,慌忙松开手指恼朱味,然后道歉究渐座。

  “没事恼朱味,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恼朱味,你这次的作品呼声确实很高究渐座。所以刚才我溜进后台四处打听了解恼朱味,很多工作人员都说评委们像中了邪似的恼朱味,一致认定那作品该拿金奖究渐座。”夏意顾不上手腕阵阵火辣的疼恼朱味,反而她心里更疼恼朱味,因为怎么看这得金奖的作品也没有什么超越刘响作品的地方究渐座。也许正如大家所说恼朱味,这是一幅带着迷惑人心的邪气的作品恼朱味,会把人的魂给吸走究渐座。

  这幅作品的标题也很诡异恼朱味,夏意望着台上阴冷的作品恼朱味,幽幽地说道:“据说这是摄影师郑兵在北边山谷里的偏僻村落中拍摄的……”

  “我们刚刚接到非常悲痛且遗憾的消息!金奖《喊魂》的作者郑兵先生被发现溺死在西谷村的河里一一就是这幅作品的拍摄地点究渐座。现在恼朱味,希望全场为郑先生默哀三分钟……”主持人颤抖的声音突然响起恼朱味,打断了夏意的话究渐座。全场一阵短暂的惊恐骚动后迅速陷入死寂恼朱味,那幅《喊魂》仿佛正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恼朱味,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冷究渐座。

  夏意低头默哀之前恼朱味,惊讶地发现身边刘响的嘴角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恼朱味,清亮的眼睛放射着狩猎者才有的冰冷锐利的光彩究渐座。

  摄魂

  “咔嚓咔嚓……”默哀刚结束恼朱味,郑兵获得金奖的那幅模糊不清的照片成为所有到场人士用相机竞相捕捉的猎物恼朱味,在闪光灯下被拍了数不清的拷贝究渐座。

  只是恼朱味,这些人最关心的是这古怪的照片为何能获得金奖?获金奖的郑兵所前往的西谷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恼朱味,能让他产生如此的灵感拍下这样的瞬间?又为何会让即将一举成名的郑兵丧命?

  夏意敢打赌恼朱味,在默哀的三分钟里恼朱味,谁也没有真正为离奇死去的郑兵感到悲伤究渐座。甚至恼朱味,连伫立在她身旁的刘响也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恼朱味,一直非常善良的他透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究渐座。

  夏意没有忘记自己作为实习记者的身份恼朱味,也凑到舞台前去寻找最佳角度恼朱味,以便把金奖作品完整地拍摄下来究渐座。“咔嚓”一下恼朱味,刺眼的闪光灯仿佛照亮了那个看起来很悲伤的妇女的脸恼朱味,夏意分明看到女人干裂的嘴慢慢张开恼朱味,似乎正在呼喊着什么究渐座。她手一抖恼朱味,心想不能浪费胶卷了恼朱味,于是又认真专注地拍摄究渐座。

  待到拍摄结束恼朱味,夏意重新回到观众席恼朱味,才发现日辉埋头刷刷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究渐座。夏意拍拍日辉肩膀究渐座。没想到却把日辉吓得连笔都掉在了地上恼朱味,夏意抱歉地压低声音问:“不好意思吓到你究渐座。刘响呢?”

  日辉迅速合上笔记本恼朱味,慢慢俯身捡起已经滚落到远处的笔恼朱味,又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他大概去后台了吧究渐座。”夏意望着神情有些古怪的日辉恼朱味,眼前的人好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笑容的日辉师兄究渐座。难道他是因为觉得完成采访任务有困难?有可能恼朱味,因为这次领导布置给日辉的任务恼朱味,是对金奖获得者的独家访问究渐座。

  因为日辉比任何人都相信好兄弟刘响会夺得金奖恼朱味,所以夸下海口说绝对能完成采访究渐座。结果恼朱味,得到金奖的不是刘响暂且不说恼朱味,现在更严重的问题是金奖获得者已经死了恼朱味,总编特地留着的版面要开天窗了究渐座。日辉一定非常烦恼吧恼朱味,他想到自己信誓旦旦让总编预留的版面难以完成恼朱味,觉得回去后难以面对信任他的总编吧?

  “去后台找找刘响吧!”夏意将温暖的手掌放在日辉的手臂上恼朱味,让日辉不安的心稍微平静了下来究渐座。他轻轻点头恼朱味,和夏意一同前往后台究渐座。

  没想到后台的媒体丝毫不比前面会场少恼朱味,所有人的镜头和摄影机都对准着一个人恼朱味,那就是郑兵的助手究渐座。年轻的助手是收到警察的通知后恼朱味,特意赶来会场向主办方说明郑兵情况的究渐座。谁知道默哀一结束就被媒体围堵在后台恼朱味,根本无法离开究渐座。

  “郑老师是怎么死的恼朱味,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究渐座。我只记得那天老师把相机交给我恼朱味,让我把照片洗出来参加大赛究渐座。他说恼朱味,他必须留在西谷村恼朱味,那里是他的家究渐座。”年轻助手的脸色苍白恼朱味,惶恐地努力回想着他所知道的情况恼朱味,突然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恼朱味,扫视着围聚在他身边的人恼朱味,他的目光落在日辉和夏意的身上恼朱味,声音低沉地呢喃着:“老师就像被喊走了魂似的……西谷村恼朱味,是会摄走人类灵魂的地方!”

  众人还想继续追问恼朱味,警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了后台恼朱味,他们径直来到那个助手身边:“我们是收到郑兵先生家人的报案恼朱味,说郑兵先生跟家里失去联系整整半个月究渐座。我们赶到西谷村并进行了全面的搜查恼朱味,最后在河边发现了疑似属于郑先生的物品究渐座。本案有很多疑点恼朱味,所以必须请你回去协助调查究渐座。”

  助手被公安人员搀扶着离开椅子的时候恼朱味,他双腿发软恼朱味,使劲摇头:“不关我的事情恼朱味,郑老师他真的是被喊走了魂恼朱味,那村里……有鬼!”现场的媒体骚动起来恼朱味,议论里夹杂着窃笑声恼朱味,被鬼吓得丢了魂的人才需要喊魂恼朱味,难道鬼也能把人的魂魄喊去?

  摄影记者中突然有人喊起来:“我明白了!所以那幅作品的魅力和价值所在恼朱味,就是能把人的魂魄摄人作品中!”其他人也附和着:“说不定就是这样恼朱味,郑兵先生成为第一个被摄魂的人呢究渐座。”

  警察对望了一眼恼朱味,无奈地将瘫软在地的助手带走了恼朱味,案子…天没破恼朱味,流言蜚语就不能停止究渐座。夏意不顾日辉的阻止恼朱味,上前追问公安人员:“西谷村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我们接到郑先生家人报案后恼朱味,对西谷村进行全面搜查恼朱味,那是一个荒村究渐座。所以希望媒体朋友们不要擅自行动究渐座。”公安人员尽量压低了声音回答恼朱味,说完就匆忙跟上其他同事离开了究渐座。

  郑兵在没有人居住的荒村拍到了夺得金奖的照片?夏意总觉得恼朱味,郑兵被摄走了魂只是个开始恼朱味,那张由助手带回来的照片里恼朱味,也许隐藏着更大的诅咒究渐座。正如公安人员所说恼朱味,擅自去调查的话恼朱味,也许会招惹祸端究渐座。夏意转身恼朱味,发现刘响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恼朱味,他双眼闪烁着欲望的光芒究渐座。

  “我想去西谷村走一趟恼朱味,夏意恼朱味,那里也许有能够让我的摄影事业成功的机会!”刘响使劲摇晃着夏意的肩膀恼朱味,丝毫不管夏意露出的痛苦神情恼朱味,他只顾兴奋地宣布要前往西谷村恼朱味,就像被谁呼唤着灵魂一般恼朱味,满脸痴狂究渐座。

Tags: 都市怪谈 喊魂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