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坐台女为钱丢了性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啊!救命啊!”婉晴惊叫着从噩梦中醒来究渐座。她拼命的大口呼吸着空气恼朱味,汗水顺着她娇美的脸庞滚滚而下究渐座。浑身不住的颤抖恼朱味,发白冰冷的双手死死的抓住枕头恼朱味,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究渐座。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同一个梦所惊醒了究渐座。她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恼朱味,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究渐座。梦里的长发铺天盖地的向她飞来恼朱味,把她裹得密不透风恼朱味,满眼满嘴的都是头发究渐座。就在她要窒息死掉的时候总是会醒过来恼朱味,这次也不例外究渐座。

  婉晴是一名歌吧的女服务员恼朱味,也有人叫她做台小姐究渐座。她的工作性质是;只要钱到位恼朱味,什么都无所谓究渐座。婉晴看了一下表恼朱味,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究渐座。她长出一口气恼朱味,习惯性的去洗漱恼朱味,化妆恼朱味,因为晚上才是她的世界究渐座。

  刚到歌吧不久恼朱味,老板娘就来找她恼朱味,说有客人点她恼朱味,在花好月圆包房究渐座。婉晴妩媚妖娆的扭着她的大屁股向包房走去究渐座。一推开门恼朱味,她看到一位戴着眼镜的美女究渐座。她身穿黑色紧身蕾丝连衣裙恼朱味,双手抱在胸前恼朱味,一双美腿自然的斜搭在一起恼朱味,脚踝上戴着一串亮晶晶的脚链恼朱味,一双红色恨天高登在她脚上究渐座。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息究渐座。美!美得无法形容究渐座。婉晴好像总觉着在哪里见过恼朱味,就是想不起来究渐座。

  “别楞着恼朱味,过来坐吧究渐座。”这声音幽幽远远恼朱味,空灵得如同来自天籁一般恼朱味,就是身为女人的婉晴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赞叹究渐座。“哦恼朱味,你找我恼朱味,咱今天唱什么歌?”婉晴扭动着腰肢坐在美女的旁边究渐座。真是怪事天天有恼朱味,今天特别多究渐座。都是男人找小姐陪唱恼朱味,今天来了个美女究渐座。管他是公还是母恼朱味,给钱就行究渐座。“我今天来不是找你唱歌的恼朱味,是有事要你去办恼朱味,钱不是问题究渐座。”美女一边说一边微微抬起下颌恼朱味,嘴角微笑着盯着婉晴究渐座。婉晴感觉到从对方的眼镜后透过一股寒意恼朱味,冰冰冷冷的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究渐座。她甚至觉得对方连微笑都那么诡异究渐座。我一定是疯了恼朱味,一定是近来噩梦搅得多疑了究渐座。婉晴心里想着究渐座。“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婉晴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美女说究渐座。“很简单恼朱味,你去勾引我老公恼朱味,然后发生关系恼朱味,我想这对于你来说应该非常简单吧!”“呵呵恼朱味,我没有听错吧恼朱味,你让我去勾引你老公恼朱味,你疯了吗?”婉晴感觉这是一出闹剧恼朱味,太可笑了究渐座。“正确的说应该是我的前夫恼朱味,我要那个女人像踢个垃圾一样把他给踢出来究渐座。”她好像嚼着冰块儿说出的话恼朱味,字字都带着冰碴恼朱味,让人听着发冷究渐座。“哦?”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恼朱味,好熟悉的过程究渐座。“他是谁恼朱味,在哪里上班恼朱味,我怎么接近他恼朱味,事后给多少酬劳究渐座。”婉晴想恼朱味,不管怎样恼朱味,有钱就好究渐座。“他是T公司的副总恼朱味,他的女人是这家公司老板的女儿恼朱味,我只要你们在一起的证据就好恼朱味,一切你看着办究渐座。哦恼朱味,对了恼朱味,顺便告诉你一下恼朱味,他每周末都喜欢去血色恋人酒吧恼朱味,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究渐座。之后是你的事情恼朱味,事成后我给你十万元究渐座。”婉晴的心紧紧的一嗦恼朱味,难道会是他?“这是他的照片恼朱味,你看一下究渐座。”天啊!真的是他恼朱味,怪不得这美女看着眼熟恼朱味,原来她们分明是打过交道的究渐座。那时她扮演的正是正位抓小三的角色恼朱味,而不一样的是雇主由那个男人变成了这个女人究渐座。

  记忆的闸门刹那间打开究渐座。

  那是一年前的夏天恼朱味,天也是这么热究渐座。婉晴无聊的坐在歌吧的沙发里究渐座。这些天客人都不多恼朱味,她都好几天没挣什么钱了究渐座。“婉晴恼朱味,过来一下究渐座。”老板娘那高八度的声音穿过婉晴的耳膜究渐座。她微微一笑恼朱味,一定是来客人了恼朱味,今天一定要敲他一笔究渐座。她扭动着迷人的蜂腰一步三晃的来到老板娘的面前究渐座。“大姐恼朱味,来客人了恼朱味,什么身份?”“嗯恼朱味,在花好月圆包房呢恼朱味,看着应该是个有钱的主恼朱味,挺帅的恼朱味,快去吧!哎!赚到了可别忘了大姐啊!”“放心吧恼朱味,少不了你的究渐座。”

  婉晴推开包房的门恼朱味,看到了一位穿着考究恼朱味,一身名牌的帅哥恼朱味,他正在用眼镜布仔细的擦拭着他的金丝边的眼镜究渐座。“坐吧恼朱味,我今天来不是唱歌的恼朱味,是要和你谈一笔生意究渐座。”那男人一边带上眼镜一边说究渐座。“呵呵恼朱味,先生到这儿来不是风花雪月而是谈生意恼朱味,难道是皮肉生意吗?”婉晴一屁股坐在那男人的大腿上恼朱味,小手不安分的去抚摸他那略带胡茬的脸究渐座。“别误会恼朱味,我只是请你去帮我演场戏究渐座。”那男人用手去把玩婉晴的头发恼朱味,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究渐座。“哦?戏?”“没错恼朱味,只要你演的好恼朱味,会有一大笔酬劳恼朱味,我想够你忙活一年不止究渐座。怎么样?”“有钱什么都好说恼朱味,说说吧恼朱味,什么情节?”婉晴从男人身上站起来恼朱味,做到他旁边的沙发上恼朱味,并点上了一只烟恼朱味,吐了一个烟圈究渐座。“非常简单恼朱味,就要你在一个女人的生日宴会上去闹恼朱味,就说她勾引你老公究渐座。这是一些照片恼朱味,只要你那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这些照片发出去恼朱味,再说一些让她难堪的话并让她放手恼朱味,你就完成了究渐座。这是五万块你先拿着恼朱味,剩下的事成后一分不少究渐座。”那男人伸开双臂平放在沙发靠背上方恼朱味,翘起二郎腿恼朱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她究渐座。婉晴拿起茶几上的照片恼朱味,是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男人的亲热照片恼朱味,有几张还是在床上照的究渐座。“好恼朱味,成交恼朱味,时间恼朱味,地点给我究渐座。”婉晴将那些照片往手上一拍说到究渐座。然后迅速将那五万块钱收到自己的包里究渐座。“哈恼朱味,好恼朱味,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究渐座。”

  婉晴盛装出席了那场所谓的生日宴会恼朱味,她看到了那位照片上的美女究渐座。她穿着一套黑色的镶钻的漏背晚礼服恼朱味,穿着一双红色的恨天高恼朱味,雪白的脚踝上还戴着一条闪闪发光的脚链恼朱味,一手拿着酒杯恼朱味,正在和谁说着什么究渐座。婉晴看到那个男人给她一个眼色恼朱味,就一个箭步冲到那美女身前恼朱味,一杯酒水泼到她的脸上究渐座。大口骂道:“你个贱人恼朱味,你勾引我男人还在这儿装圣女恼朱味,你就是一个婊子恼朱味,今天我就让所有人看看你的真面目究渐座。你个狐狸精恼朱味,叫你勾引我男人究渐座。”说着恼朱味,她一下扑向美女身上一番厮打究渐座。一个衣着考究的帅哥一把将她扯到一边恼朱味,大声说:“你是谁恼朱味,到这儿来撒野恼朱味,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究渐座。”“报警恼朱味,好啊恼朱味,报警啊!我正要让警察来评评理恼朱味,她勾引我男人恼朱味,这样的狐狸精是该抓还是该判究渐座。”婉晴一把将包里的照片拿出来扬得漫天都是究渐座。若大的酒店下起了照片雨恼朱味,大家都捡起来看到了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究渐座。“原来莹莹和别人有私情啊恼朱味,”大家一片喧哗恼朱味,说什么的都有究渐座。“莹莹恼朱味,为什么恼朱味,为什么你要背叛我恼朱味,我那么爱你恼朱味,你为什么这么做究渐座。”那位帅哥疯了一样拿着照片递到莹莹的面前恼朱味,重重的摔到她的脸上究渐座。莹莹就像是傻了一样恼朱味,她默默的看着这些撒在地上的照片恼朱味,一边摇头恼朱味,一边泪流满面恼朱味,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不恼朱味,不恼朱味,不是我恼朱味,不是我……”宾客纷纷离开恼朱味,宴会不欢而散究渐座。婉晴也趁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婉晴便得到了丰厚的报酬究渐座。至于那位美女怎么样了恼朱味,她全然不关心究渐座。

  面对着这位美女恼朱味,婉晴心里暗暗思量:“难道她没认出来我?”她脑中画出了无数的问号究渐座。“为什么找我?”婉晴不动声色的问究渐座。“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会演戏的小姐究渐座。”“哦?怎么说?”“不要问太多恼朱味,你接还是不接恼朱味,十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哦恼朱味,我想会有很多人愿意去做这件事的究渐座。”“我接究渐座。”一想到那十万块钱恼朱味,婉晴豁出去了究渐座。美女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后起身离开了究渐座。

  婉晴向老板娘告了假后回到家中究渐座。她要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办究渐座。要是现在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恼朱味,一定会遭到他的提防和厌恶究渐座。他一定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自己恼朱味,那该怎么办呢?她突然想到有一个朋友是专门卖迷情药粉的恼朱味,可以在他的酒杯里放上那么一点点恼朱味,再做一点伪装究渐座。比如恼朱味,假发恼朱味,美瞳恼朱味,等等究渐座。对恼朱味,就这样究渐座。在那昏暗的酒吧里一定能骗过他究渐座。

  婉晴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究渐座。在周末那天她来到了血色恋人酒吧恼朱味,远远的她就看到了她的目标究渐座。婉晴扭动着腰肢缓缓的向他走去恼朱味,脑海里想象着那十万元钱铺在床上的情形究渐座。呵呵!好极了究渐座。

  婉晴没有直接来到那个男人面前恼朱味,她只是在旁边观察着他的举动究渐座。等到他微微有了醉意时恼朱味,悄悄来到他身旁究渐座。她叫了两杯酒恼朱味,把事先准备的药丸放在其中一个杯子里恼朱味,把药摇均匀恼朱味,她轻轻拍了一下那个微醉的男人说:“嗨!我能请你喝一杯吗?”那男人看有美女请自己恼朱味,自然是没有多想恼朱味,接过来一饮而尽究渐座。“当然恼朱味,我的荣幸究渐座。”一边说恼朱味,一边用手去抚摸婉晴那小巧的下巴究渐座。婉晴娇笑着躲开恼朱味,还不时抛了一个媚眼究渐座。

  药在酒的催化下很快发生了效力恼朱味,男人一把将婉晴揽入怀中恼朱味,在她耳边轻声说:“敢和我走吗?”“怕你啊!”婉晴顺利的将他带到了自己早就安好摄像头的酒店里恼朱味,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究渐座。一切只要是顺利的继续下去恼朱味,十万元就是我的了恼朱味,婉晴这样想着究渐座。

  就在婉晴做美梦的时候恼朱味,一阵阴风吹过恼朱味,房间里的空气瞬间下降到冰点恼朱味,好像呼出的哈气都会冻住一样恼朱味,“哈恼朱味,哈恼朱味,哈恼朱味,终于把你们聚到一起了恼朱味,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究渐座。”一声阴惨惨恼朱味,空灵的恼朱味,冰冷的女声划过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究渐座。

  婉晴和这个男人同时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恼朱味,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究渐座。一个身穿黑色蕾丝连衣裙恼朱味,踩着红色的恨天高的窈窕美女恼朱味,一点一点的从墙里走出来恼朱味,脚踝上的脚链闪着阴惨惨的光究渐座。是她恼朱味,那个雇她来的女人究渐座。

  “老公恼朱味,你为了攀高枝就做假照片诬陷我恼朱味,还雇了一个小姐说我勾引她丈夫恼朱味,你不是人恼朱味,你逼死了我恼朱味,我要你偿命恼朱味,要你们还我命来究渐座。”“不恼朱味,不要恼朱味,不关我的事恼朱味,是他恼朱味,都是他的错究渐座。”婉晴惊恐的大叫到恼朱味,她一把就把那个男人推到自己面前究渐座。“莹莹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我没想你会死恼朱味,我只想要你和我离婚究渐座。我不是人恼朱味,莹莹恼朱味,原谅我吧!”那个男人跪倒地上一个劲儿的求饶究渐座。“原谅你恼朱味,你想的美恼朱味,你找个鸡来羞辱我恼朱味,你霸占了我父亲留下的遗产恼朱味,你还在外扬言是我出轨在前恼朱味,你活活逼死了我究渐座。我要拉着你们来陪我究渐座。”

  漫天的黑色长发从她的头上四处舞动恼朱味,就像是一群有灵性的蛇恼朱味,越伸越远恼朱味,一点一点向婉晴他们飞来究渐座。婉晴想起了她的梦恼朱味,对恼朱味,梦恼朱味,梦里她被黑色的长发紧紧地包裹起来恼朱味,就像现在一样恼朱味,连眼睛嘴里全都是头发恼朱味,好像身体里面也都是头发究渐座。婉晴觉得无法呼吸了恼朱味,在梦里每到这种情况她都会醒过来的恼朱味,她真的希望这是个梦恼朱味,她还会像往常一样醒来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服务员打开房门时恼朱味,发现了婉晴和那个男人的尸体究渐座。尸体没有伤痕恼朱味,在尸体旁边有一缕黑黑的长发究渐座。

Tags: 坐台女 性命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