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刀光血痕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陈大山是一个北漂族恼朱味,而且漂了有几年了却一无所成究渐座。像很多屌丝男一样恼朱味,他蜗居在海淀的一个小隔断间里恼朱味,每天不迟到不早退不加班不积极不勤奋恼朱味,除了上班吃饭打游戏看电影睡懒觉之外恼朱味,别无所好究渐座。

  这是很普通的一天恼朱味,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是周一恼朱味,懒散了周末两天的陈大山眯缝着稀松的眼睛恼朱味,混杂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里恼朱味,挤上了上了去公司的公交车究渐座。

  车上人太多了恼朱味,陈大山勉强在人缝中恼朱味,把手伸出去恼朱味,扶住了打卡机的拖恼朱味,但很快伸出的胳膊就被人推来噌去究渐座。陈大山昨晚打游戏到半夜恼朱味,又大清早被闹钟叫醒恼朱味,本来就一肚子起床气恼朱味,这会儿更加烦躁了究渐座。他懊恼的缩回了手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公交车行驶到路口突然变灯恼朱味,司机一个急刹车恼朱味,随着一阵呻吟声恼朱味,一车人立即向前沉重的倾斜过去究渐座。之后几秒钟恼朱味,抱怨声此起彼伏恼朱味,这个说“他妈的会不会开车呀恼朱味,哪有这么刹车的”恼朱味,那个人又说“别挤恼朱味,哎呀别挤恼朱味,我怀孕了恼朱味,挤坏了你赔呀”恼朱味,还有人漫无目的的骂着脏话恼朱味,不针对谁恼朱味,就觉得人多了不爽究渐座。

  大山一个站立不稳恼朱味,再加上后面人一涌恼朱味,也不自觉地向前倒去究渐座。出于本能恼朱味,他向前迈了一步恼朱味,但立刻感觉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究渐座。他随即收回了脚究渐座。

  “这谁踩我脚了?真是的!”旁边一个男人立刻不满的说到究渐座。

  “哦恼朱味,不好意思恼朱味,我没看见究渐座。”大山心里满不痛快恼朱味,还是道了歉恼朱味,只是语气里充满了冷冷的不耐烦究渐座。

  “真是的恼朱味,也不看着点恼朱味,大早清的就不痛快!”那人余怒未平恼朱味,絮絮叨叨究渐座。

  这个人恼朱味,穿着件跨栏背心恼朱味,露出后肩上的黑绿色纹身恼朱味,汗水已经浸湿了大片背部恼朱味,额头上的汗水顺着两鬓往下流恼朱味,浑身透着一股羊肉的疝气味道究渐座。

  “我又不是故意的恼朱味,你还有没完没完了?我踩坏了吗?你刚才往后退的时候还踢我一脚呢恼朱味,我都没在意恼朱味,你看你一个大老爷们恼朱味,怎么这么小心眼?”陈大山终于克制不住的爆发了究渐座。

  “我就他妈的小心眼了恼朱味,你管得着吗?瞧你那傻逼样究渐座。”说着恼朱味,这男人斜着眼睛剜了他一眼究渐座。

  陈大山这次是万万忍不住了恼朱味,彻底爆发出来恼朱味,和他对骂起来究渐座。两人越骂越凶恼朱味,周围的人恼朱味,不自觉地给他们俩让出了一小块地方恼朱味,两人揪到了一处究渐座。

  “行了行了恼朱味,你们要下去打恼朱味,别人还得上班呢究渐座。”“真是的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司机也配合的靠边停车费锐耕、打开了车门究渐座。

  两人脚一落地恼朱味,立刻一拳一脚的动起手来究渐座。旁边站台上的人纷纷向后退去恼朱味,有的人拿起了手机拍了起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跨栏背心男人突然从裤兜里拔出一柄20多公分长的刀子恼朱味,向陈大山捅过去究渐座。陈大山猝不及防恼朱味,当胸挨了一刀究渐座。人群中有一个男人看动了刀恼朱味,仗着身强力壮恼朱味,走上来抱住跨栏背心的胳膊恼朱味,谁料那跨栏背心红了眼睛恼朱味,从陈大山身上拔出刀来恼朱味,冲着那壮男刺过去究渐座。壮男见此情景吓得愣了一下恼朱味,然后迅速往旁边一躲恼朱味,却还是慢了半拍恼朱味,那刀扎在了他的侧肋上究渐座。

  旁边人群一声惊呼恼朱味,有的人拿手机迅速拨打电话恼朱味,有的人在旁边大喊着什么恼朱味,有的人见势不好赶紧走自己的路……现场乱成一团究渐座。

  那跨栏背心行凶之后恼朱味,提着刀子迅速逃离了现场究渐座。等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位置恼朱味,他掏出了电话究渐座。

  “喂恼朱味,二狗恼朱味,我是老车恼朱味,我杀人了恼朱味,那人多半活不了了恼朱味,是这么回事儿……”在电话里恼朱味,他把事情叙述了一遍究渐座。

  “啊——那你怎么办?赶紧找地方躲躲吧究渐座。让人查出来恼朱味,你以前干的事儿也保不住了究渐座。那小车站应该没有摄像头恼朱味,你躲上个几年恼朱味,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究渐座。首都这地方恼朱味,人这么多恼朱味,死个人跟死只小鸡崽子差不多……”

  “现场万一有人拿手机拍我怎么办?”

  “这个……也不是绝对的恼朱味,跟自己没关系的事儿恼朱味,谁敢露头?再不然恼朱味,我帮你走动走动……”

  就这样恼朱味,你一言我一语恼朱味,他越走越远恼朱味,逐渐消失在了城中村的人烟里……

  这一天恼朱味,车处升刚从大排档喝了酒恼朱味,时间已经是半夜了恼朱味,也没让哥们送恼朱味,他咧咧斜斜的往出租屋走恼朱味,路过一个胡同究渐座。这些城中村本来是没有路灯的恼朱味,而且现在是半夜恼朱味,阴天看不到月亮星星恼朱味,如果是一般人恼朱味,恐怕多少会有些害怕究渐座。但车处升不一样恼朱味,他打过架费锐耕、抢过劫费锐耕、因为强奸进过监狱恼朱味,甚至恼朱味,还杀过人……

  正值盛夏恼朱味,天气闷热恼朱味,他又喝了酒恼朱味,此时恼朱味,酒劲冲头恼朱味,不禁感觉一阵燥热究渐座。他兜头脱下了跨栏背心恼朱味,搭在一侧的肩膀上恼朱味,低头一摇一摆的进了胡同究渐座。

  走了两步恼朱味,感觉温度忽然降了下来恼朱味,四周透着一丝丝的阴凉恼朱味,似乎还有一股一股的小凉风恼朱味,往他的前胸后背上不住的吹究渐座。

  这一热一凉恼朱味,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恼朱味,汗毛顿时竖了起来究渐座。本来燥热的他感觉凉快了恼朱味,便放慢脚步恼朱味,打算凉快凉快再走究渐座。正当这时恼朱味,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徐徐的飘过来究渐座。说飘过来恼朱味,因为他没有听到脚步声恼朱味,但能感觉到周围气流的变化究渐座。他拿起手机准备用手电筒照亮恼朱味,但发现手机没电了究渐座。无奈恼朱味,他只好端起两只手恼朱味,一点点的向前试探究渐座。忽然恼朱味,他的手似乎碰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恼朱味,他赶紧缩回手究渐座。这条路上本没有障碍的恼朱味,他白天已经来来往往走过很多次究渐座。此时恼朱味,他心里一惊恼朱味,酒不免醒了几分究渐座。

  “你是谁?”他试探的问道究渐座。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胡同里显得空灵而对方没有回答究渐座。

  他又伸手去摸恼朱味,这一次恼朱味,指肚不仅碰到了凉凉的东西恼朱味,他还感觉有些粘稠的东西粘在了手指上究渐座。

  “你他妈的是人是鬼?别挡着你爹的路!”他大吼一声恼朱味,既是弄明白对方是什么恼朱味,又算是为自己壮胆究渐座。但恼朱味,依然了无声音究渐座。

  “滴答费锐耕、滴答……”耳边似乎有滴水的声音究渐座。然而恼朱味,他顾不上这些恼朱味,也不去想这些恼朱味,抡起拳头照着面前的东西打过去恼朱味,却打了个空究渐座。

  他没空细想了恼朱味,见面前没有了那东西恼朱味,赶紧加快脚步恼朱味,连跑带颠的回到他的临时出租房究渐座。

  城中村出租房恼朱味,周围的环境一般都很杂乱恼朱味,但此刻夜深人静恼朱味,偶尔有野猫在小区的窗前掠过究渐座。

  车处升回到公寓房里恼朱味,迅速的关上了门究渐座。走廊里的声控灯随着他沉重的脚步声断断续续亮了恼朱味,屋子里漆黑一片究渐座。他伸手去摸点灯开关恼朱味,按了一下恼朱味,没有反应究渐座。难道停电了?

  他摸黑走到床前恼朱味,从枕边拿出一个打火机恼朱味,“啪费锐耕、啪”的打了好几下才打着火究渐座。火光淡淡的照出了周围两米距离究渐座。看到熟悉的地方恼朱味,他松了口气究渐座。酒劲又一阵上涌恼朱味,只觉得困倦恼朱味,黑灯瞎火的也懒得洗漱恼朱味,直接倒下去恼朱味,眼皮黏在了一起究渐座。

  睡了不知多久恼朱味,干渴刺激着他的喉咙恼朱味,一阵咳嗽恼朱味,他醒了过来究渐座。伸手去摸床前小矮凳子上的水杯恼朱味,里面恰好还有多半杯水恼朱味,也忘记是什么时候晾的恼朱味,一股脑的灌了下去究渐座。

  转眼恼朱味,他径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恼朱味,醒来后恼朱味,肚子竟然有些饿了恼朱味,他准备下床去找点吃的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忽然看到床上似乎有些斑斑的血迹恼朱味,再看手上恼朱味,十个指头上也带着淡淡的血迹恼朱味,床头的打火机身上恼朱味,也有血红色的指纹究渐座。他大吃一惊恼朱味,难道昨天喝了酒又打架了?杀人了?不过他明明记得昨天虽然酒喝了不少恼朱味,但依然有意识啊究渐座。他想了一会恼朱味,干脆不想了究渐座。活一天是一天恼朱味,想多了烦究渐座。

  想起出租房的灯坏了恼朱味,他下楼去找房东恼朱味,房东不在恼朱味,他只好在外面逛荡着恼朱味,准备找个地方吃点饭究渐座。

  大街上人来人往恼朱味,忽然恼朱味,他的身子被人撞了一下恼朱味,那人回头赶紧跟他道歉究渐座。他看了一眼恼朱味,没说什么恼朱味,继续走自己的路究渐座。但隐约感觉那人的侧脸有些熟悉究渐座。猛然恼朱味,他想起来了恼朱味,这不就是半个月前被自己捅死的那个人吗?难道他没有死?但是恼朱味,即使不死恼朱味,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在这里逛大街呢?他心里一阵惊悚恼朱味,低着头迅速逃离了这里究渐座。

Tags: 刀光 血痕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