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婴灵索命之爸爸陪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玲子是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女孩儿究渐座。她也像所有二十岁女孩一样是看着琼瑶奶奶的小说恼朱味,憧憬着轰轰烈烈爱情恼朱味,又被父母溺爱的孩子一样究渐座。如果说不一样恼朱味,那就是她生活在一个单亲的家庭里究渐座。生活中的一切也只有母亲的身影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她极度缺乏父爱和安全感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她更渴望得到一份纯真的爱情恼朱味,就像小说里和电视剧里那样究渐座。

  那一天恼朱味,她陪着闺蜜去看闺蜜的男朋友究渐座。闺蜜的男朋友是一个小职员恼朱味,薪水微薄得只能和几个人一起蜗居在一个不足五十坪的小房间里恼朱味,玲子在那里遇到了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人----苗子究渐座。

  苗子是一个愤青恼朱味,没有什么工作恼朱味,一天吊儿郎当的叼着小烟儿恼朱味,眼睛里还时不时露出忧郁的伤感的神情恼朱味,就像琼瑶小说里的男主角恼朱味,这对于玲子来说太具有杀伤力了究渐座。单纯的玲子觉得他是那么特别恼朱味,特别得好像是老天专门赐给她的礼物一般究渐座。玲子不知不觉陷入了自己编织的情网中不能自拔究渐座。玲子的闺蜜看出了端倪恼朱味,于是恼朱味,自告奋勇的当起了红娘恼朱味,积极的安排他们约会究渐座。

  时间过得飞快恼朱味,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玲子和苗子在江北一没人的小树林里漫步恼朱味,这个地点是闺蜜选的恼朱味,说是比较安静恼朱味,方便聊天恼朱味,玲子也就答应了究渐座。玲子听着苗子讲述着他自己的光辉事迹恼朱味,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恼朱味,响遍整个树林究渐座。玲子是那么信任他恼朱味,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究渐座。突然苗子一把将玲子按到大树上恼朱味,玲子看着苗子那渐渐发红的眼睛恼朱味,听着他渐渐浑浊粗重的喘息声恼朱味,玲子害怕了究渐座。她慌乱的想推开苗子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她越是挣扎苗子就越是疯狂恼朱味,玲子的第一次就这样被苗子无情地夺走了究渐座。玲子哭着回到家恼朱味,这一切和想象完全不一样恼朱味,小说中完全不是这样的恼朱味,她不知所措了究渐座。哭过之余恼朱味,玲子无路可走恼朱味,在所有亲人反对声中嫁给了苗子究渐座。出嫁当天恼朱味,她看着母亲那双失望的泪眼恼朱味,心碎成一片一片的究渐座。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想起母亲的问话:“女儿啊恼朱味,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这样的人啊?”玲子没有脸告诉母亲这一切的真相恼朱味,只有咬着牙一个人默默的扛着究渐座。

  苗子家住在半山区的农村恼朱味,这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玲子来说恼朱味,处处透着新奇究渐座。她不会用能把她自己装进去的大锅灶做饭恼朱味,她不会用洗衣板洗衣服恼朱味,她不会用骂人的话和人开玩笑恼朱味,她不会……她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会做究渐座。面对婆婆的职责恼朱味,玲子总是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哭泣究渐座。

  结婚一个月后的一天恼朱味,玲子他婆婆干完了农活往家走究渐座。一阵天旋地转恼朱味,玲子一头栽到路边晕了过去究渐座。当玲子醒来时恼朱味,她正在乡里的医院里恼朱味,医生告诉她怀孕了恼朱味,大约七周左右究渐座。玲子惊喜的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恼朱味,感觉着一个小生命的成长恼朱味,一想到自己就要做母亲了恼朱味,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究渐座。

  “啪”恼朱味,一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的沉思究渐座。玲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丈夫苗子究渐座。虽然不是第一次挨打了恼朱味,但这又是为什么?“你个婊子恼朱味,说恼朱味,这孩子是不是我的恼朱味,还是你怀了别人的野种硬赖给老子恼朱味,结婚才一个月恼朱味,孩子四十多天恼朱味,你他妈真行啊究渐座。”玲子的泪水瞬间决堤恼朱味,在树林里被侮辱的一幕再次出现在眼前究渐座。她怒瞪着眼前这个无耻的男人恼朱味,感觉他就是个魔鬼恼朱味,她发疯似的冲口说出:“结婚前你做了什么恼朱味,难道你忘了吗?你这个畜生究渐座。”“我畜生恼朱味,你随便就让我玩了恼朱味,就那么一次不可能怀上恼朱味,之前说不定和谁有的呢恼朱味,怎么证明是我的啊?”头顶一声炸雷轰的玲子两眼冒金星恼朱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恼朱味,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卑鄙无耻恼朱味,“天啊恼朱味,我怎么会嫁给他恼朱味,他就是一个畜生……”玲子在心里一遍遍呐喊恼朱味,却只有眼泪滚滚而下究渐座。耳边还在响着苗子的怒骂恼朱味,玲子木纳的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究渐座。许久恼朱味,她抬起头对苗子说:“你不是说孩子不是你的吗?那就等孩子生下来做DNA吧!”“好恼朱味,做就做恼朱味,不过钱得你妈出恼朱味,我家没有钱究渐座。这是证明你的清白恼朱味,你妈出是应该的究渐座。”“哈……”玲子觉得这一切就的一场闹剧恼朱味,可笑恼朱味,太可笑了究渐座。“别他妈装疯卖傻恼朱味,赶紧滚回家去恼朱味,老子还要去打麻将呢!”一把拽着跌跌撞撞的玲子走出了医院究渐座。

  玲子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恼朱味,也不知道怎么坐在了炕上恼朱味,只是听着婆婆那无情地恼朱味,犹如刀片割在心头一样的话:“你还有理了恼朱味,刚结婚一个月恼朱味,你怀孕四十多天恼朱味,就算是我儿子的种恼朱味,你也是不要脸在先恼朱味,呸究渐座。”玲子想到了死恼朱味,可转念一想恼朱味,不恼朱味,我不能死恼朱味,我要生下这个孩子恼朱味,就算苗子再不是人恼朱味,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恼朱味,况且恼朱味,我必须带着孩子去做DNA恼朱味,还自己一个清白恼朱味,不然我一辈子就不能抬头见人了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玲子一天天忍受着丈夫与婆婆的无情摧残恼朱味,一次次的对孩子说:“孩子恼朱味,你要好好的恼朱味,妈妈的清白就指望你了恼朱味,你要好好的究渐座。”人也一天天消瘦下来究渐座。

  就在第八个月的一天夜里恼朱味,苗子赌输了钱怒气冲冲的闯进玲子的房间究渐座。先是指着玲子的鼻子一阵大骂恼朱味,看玲子没理他恼朱味,怒火中烧的苗子到厨房捡了一个海碗口般大小的土豆狠狠地砸向玲子的肚子究渐座。一阵绞痛恼朱味,痛的玲子无法呼吸究渐座。她感觉到一阵温热从两腿之间流过恼朱味,痛恼朱味,除了痛还是痛究渐座。

  “哎呦喂恼朱味,儿子恼朱味,你闯祸了恼朱味,还不去找个接生婆究渐座。”婆婆听到声音跑过来说究渐座。“妈恼朱味,不送医院啊?”“送什么医院啊恼朱味,万一她说你是故意杀人怎么办啊恼朱味,你要做牢的究渐座。傻儿子恼朱味,还不快去找接生婆究渐座。哎呦!快去啊!”玲子听着他们的对话恼朱味,有一种大笑的冲动恼朱味,笑这荒唐的一切恼朱味,笑自己当初的无知究渐座。可是她笑不出来恼朱味,因为她只有痛恼朱味,撕心裂肺的痛究渐座。

  接生婆来了恼朱味,她使劲儿的按玲子的肚子究渐座。一直到第二天十点多恼朱味,孩子终于出来了究渐座。玲子心里长出一口气恼朱味,一切的痛都消失了究渐座。终于可以去做DNA了恼朱味,终于可以还自己一个清白了究渐座。“啪恼朱味,啪恼朱味,啪”玲子努力的睁开眼循声望去究渐座。只见孩子全身发青恼朱味,紧闭双眼恼朱味,小手恼朱味,小脚一动不动恼朱味,软软的在那老太太的手里究渐座。老太婆正用力拍打孩子的屁股究渐座。也不知道是孩子的血恼朱味,还是玲子的血恼朱味,被拍的溅的满墙都是血点子究渐座。玲子发疯似的扑向孩子恼朱味,嘴里大喊:“孩子恼朱味,我的孩子怎么了恼朱味,救救我的孩子啊!”“救什么救啊恼朱味,平时不让你吃药恼朱味,你不听恼朱味,啥药都吃恼朱味,孩子是被你毒死的究渐座。你就是不想给我们家留条后究渐座。”“不恼朱味,我没有恼朱味,我从怀孕就没吃过一片药恼朱味,我没有恼朱味,是你儿子……”玲子话没说完恼朱味,换来的是一记炮拳恼朱味,玲子一下子晕了过去究渐座。

Tags: 婴灵索命 爸爸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7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