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走牛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走胎恼朱味,是坊间一种流传甚广的迷信说法恼朱味,多发生于十几岁以下孩童恼朱味,其中又以尚在哺乳期的婴儿最为常见究渐座。通常认为是小孩三元之气秉赋不足恼朱味,因外出恼朱味,走夜路或遇危险场面恼朱味,突受惊吓而致气血逆乱恼朱味,上阻头耳面部恼朱味,意即:因惊骇费锐耕、体虚费锐耕、大病失掉魂魄恼朱味,魂不附体所致究渐座。走胎越久恼朱味,病情越重恼朱味,不治久之可夭亡究渐座。

  走胎共分为花胎费锐耕、人胎费锐耕、猴胎费锐耕、狗胎等十二种恼朱味,除去细节上略有不同(比如走猴胎的小孩老是撅嘴恼朱味,会将眼睛鼻子拼命拢到一起恼朱味,看上去与猴无异)恼朱味,其他方面则较为类似恼朱味,一般表现为头发稀疏成束费锐耕、面黄肌瘦费锐耕、肚涨如鼓费锐耕、耳后筋脉隆起费锐耕、体倦无力费锐耕、少气懒言费锐耕、爱腐吞酸费锐耕、喜食生物恼朱味,再严重一点的高烧不断恼朱味,胡言乱语究渐座。

  想必各位有点好奇恼朱味,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知道这些究渐座。只因我就走过胎恼朱味,还是相对少见的牛胎究渐座。

  这事是五伯说起的究渐座。据说在我刚两岁时恼朱味,我妈带着我回娘家玩了一趟恼朱味,回来之后家人就发觉不对劲究渐座。最开始是无精打采恼朱味,讨厌别人抱或者逗恼朱味,动不动哭闹恼朱味,不吃饭究渐座。后来喜欢做些怪动作恼朱味,比如挪动身子在地上墙上乱蹭恼朱味,洗澡时全身泡在水中不动恼朱味,呼吸也变得急促响亮究渐座。最后高烧不断恼朱味,长睡不起究渐座。种种表现与之前判若两人恼朱味,或者不能说“人”恼朱味,因为这些行为举止活脱脱像头牛究渐座。

  五伯对这类事情一向比较敏感恼朱味,当即猜测莫非是走胎恼朱味,或者撞了邪恼朱味,得赶紧找懂的人来瞧瞧究渐座。我父亲从来不信这些恼朱味,但见这几天打针住院丝毫没有好转恼朱味,而且动作行为诡异反常恼朱味,确实不止生病那么简单恼朱味,只得心急如焚到处打听究渐座。单位同事告诉他恼朱味,底下乡里有个叫“王家台”的地方恼朱味,住着位孤寡老人恼朱味,对这很在行恼朱味,不如找他来试试究渐座。父亲一听喜不自禁恼朱味,连忙将人请到家中究渐座。

  那老头身材干瘦恼朱味,皮肤黝黑恼朱味,年近七十但耳聪目明恼朱味,步履稳健恼朱味,一副农民打扮恼朱味,在家人带领下走进房里恼朱味,轻轻扭过我的头恼朱味,仔细查看耳后究渐座。待见我两边耳后筋上都有一小团黑色时恼朱味,又抓起我手慢慢端详恼朱味,最后他十分肯定:“这吖儿走胎了恼朱味,还好走得不远究渐座。”说罢便让家人准备东西恼朱味,他明天卯时过来烧胎究渐座。

  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常见恼朱味,要我剪掉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各三片恼朱味,一撮头发恼朱味,另外备好香费锐耕、纸费锐耕、一个鸡蛋和一根黑线究渐座。其中鸡蛋和黑线最好是去别人家偷恼朱味,或者讨恼朱味,这样比较容易烧到胎究渐座。

  第二天天色将黑时恼朱味,老头来了恼朱味,手里还提溜着两把捆好的干茅草究渐座。他先是嘴中念念有词的撕散纸钱恼朱味,然后又将鸡蛋和包有我指甲头发的纸包用黑线捆好恼朱味,放在茅草里恼朱味,还在鸡蛋上画了符恼朱味,虔诚的念了段类似咒语的话究渐座。最后他起身烧起三柱香恼朱味,点燃了茅草究渐座。

  家人站在一旁紧张等待恼朱味,大气都不敢喘究渐座。随着火苗慢慢变大恼朱味,茅草全都烧起来时恼朱味,只听得一声闷响恼朱味,蛋壳炸了究渐座。家人不明情况恼朱味,纷纷吓得哆嗦恼朱味,唯独老头拍手笑了:“烧到了!”但他没有马上把火熄灭恼朱味,说要等到鸡蛋烧熟究渐座。

  茅草烧完后恼朱味,老头将鸡蛋取出来递给我父亲恼朱味,让他剥壳恼朱味,去掉蛋清究渐座。只见蛋黄已经不再完整恼朱味,成了两半恼朱味,一半是张脸的形状恼朱味,一对朝天尖角恼朱味,分明就是张牛脸究渐座。另一半有条细长的线恼朱味,像牛尾巴究渐座。家人惊俱不已恼朱味,连声道谢恼朱味,张罗着留老头吃饭究渐座。

  酒桌上老头喝得兴起恼朱味,又说了些关于走胎的事究渐座。原来这走胎其实很损阴德恼朱味,譬如走人胎恼朱味,一旦烧到了恼朱味,就定会有人流产恼朱味,走猴胎狗胎也一样恼朱味,只是跟畜生争投胎机会恼朱味,对象不同罢了究渐座。就像我这次走牛胎恼朱味,实则恰逢有头小牛即将出生恼朱味,我成功烧到恼朱味,那小牛一定因难产死掉究渐座。但如若小牛出世恼朱味,我也必死无疑究渐座。

  见家人后怕恼朱味,老头爽朗笑起来:“放心吧恼朱味,么得事哒恼朱味,最多三五天就好了究渐座。”说罢起身告辞究渐座。之后的头两天恼朱味,我果然不再哭闹恼朱味,但依旧没有精神究渐座。三天一过恼朱味,突然就变乖了恼朱味,和以前一样活泼可爱究渐座。家人格外欣喜恼朱味,父亲也十分感激恼朱味,再次登门道谢恼朱味,但老头分文未取究渐座。

  在我七八岁光景时恼朱味,老头驾鹤西去究渐座。父亲带我前去吊孝时还说过他老人家是我恩人恼朱味,救了我一命恼朱味,至于这事倒只字未提究渐座。我那时哪懂恼朱味,按父亲要求磕了几个头就跑一旁玩去了究渐座。只是说来也奇怪恼朱味,当时就瞥了一眼遗像恼朱味,事隔十几年恼朱味,依然能记得清他相貌恼朱味,浓眉大眼恼朱味,鼻梁高挺恼朱味,眼神和嘴角都带着笑意恼朱味,总之是位和蔼可亲的老头究渐座。

  愿他老人家安息!

Tags: 牛胎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