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案中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林阴市号称“火炉”恼朱味,一到夏季就格外炎热究渐座。陈九和杜威武是从柏县来林阴市的打工仔恼朱味,他们租住的出租屋里没有空调恼朱味,一到晚上屋里就像蒸笼恼朱味,人根本无法入睡究渐座。不得已恼朱味,两人便常常去河边露宿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陈九和杜威武抱着草席和枕头朝河边走去究渐座。路上恼朱味,陈九看到一个穿着性感的女孩从身边走过恼朱味,他禁不住盯着女孩看究渐座。女孩很快发现了恼朱味,愠怒地瞪了他一眼恼朱味,快步朝前走去究渐座。

  杜威武在旁说道:“我猜那女的是站街女恼朱味,在招揽客人呢!你不去问问价?”陈九听后恼朱味,感到浑身一阵躁热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真的追上那女孩恼朱味,涎着脸说:“小姐恼朱味,你要多少钱?”

  那女孩吓了一跳恼朱味,骂道:“臭不要脸的恼朱味,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恼朱味,滚!”说完恼朱味,女孩便跑了究渐座。

  女孩跑的时候恼朱味,落下一块粉红色的手帕究渐座。陈九闻见手帕上还留有女孩的余香恼朱味,便鬼使神差捡起来恼朱味,顺手把它放进了裤兜里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杜威武才从后面“哈哈”笑着走了过来究渐座。两人来到河边恼朱味,把一排青石板当床恼朱味,躺了下来究渐座。两人海阔天空聊了一阵恼朱味,很快进入了梦乡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5点恼朱味,一个中年人来到林阴市公安局报案恼朱味,说:“我的女儿昨晚失踪了究渐座。我叫银国庆恼朱味,我女儿叫银丽究渐座。昨天晚上11点钟左右恼朱味,她说房里热恼朱味,要出去透透气恼朱味,谁知今天凌晨1点多了也没见她回来究渐座。我和她妈赶紧出门去找恼朱味,结果找了半夜也没找到究渐座。”

  刑警队长肖飞得知情况后恼朱味,立刻带着警犬恼朱味,来到了银国庆家究渐座。

  肖飞带着警犬来到银丽的卧室恼朱味,让警犬嗅了嗅银丽的衣物恼朱味,接着便出了门究渐座。

  警犬将肖飞一行人带到了河边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天已经亮了恼朱味,陈九夹着草席费锐耕、打着哈欠从河边走了上来究渐座。猛然间恼朱味,只听警犬狂吠一声恼朱味,一下把陈九扑倒在地恼朱味,从他裤兜里咬出一块粉红色手帕究渐座。

  肖飞见状恼朱味,赶紧冲上去抓住陈九恼朱味,并迅速给他铐上了手铐究渐座。陈九惊叫道:“你们干什么……”

  肖飞从警犬嘴里取下手帕问银国庆:“老银恼朱味,这是你女儿的东西吗?”

  银国庆接过手帕仔细看了看恼朱味,说:“是恼朱味,是我女儿的手帕!”他抓住陈九说恼朱味,“快说恼朱味,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陈九见状恼朱味,赶紧说:“这手帕是一个女孩掉的恼朱味,我捡起来了究渐座。”

  肖飞厉声说道:“你赶紧老实交代恼朱味,把银丽藏到哪里了?”

  陈九不解道:“我没藏她恼朱味,我藏她干吗?”

  肖飞冷笑一声恼朱味,说:“你不招是吧!好恼朱味,等会儿有你的苦头吃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肖飞把陈九带回了市公安局究渐座。肖飞问陈九:“你说手帕是你捡的恼朱味,谁能证明?”

  陈九急了恼朱味,说:“我的老乡杜威武能证明恼朱味,昨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究渐座。”

  肖飞命手下小王去向杜威武求证究渐座。一个小时后恼朱味,小王回来报告说恼朱味,杜威武说恼朱味,昨天晚上他确实和陈九在河边睡觉恼朱味,但没看到陈九捡到什么手帕恼朱味,他不知道手帕的事究渐座。

  肖飞严肃地说道:“陈九恼朱味,你还在说谎恼朱味,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恼朱味,杜威武根本就没看到你捡什么手帕究渐座。我再说一遍恼朱味,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恼朱味,我们照样可以把你送上法庭究渐座。你要知道恼朱味,刑法规定恼朱味,只要你犯了事恼朱味,即使没有口供恼朱味,也可以判刑的恼朱味,而且会判得很重……”

  陈九身子抖了一下恼朱味,痛苦地说:“那我主动交代能不能判轻点?”

  肖飞说:“这要看你的态度了究渐座。”

  陈九又低头想了想恼朱味,终于抬起头恼朱味,说道:“我费锐耕、我把她强奸了……”

  肖飞问:“那现在银丽在哪里?”

  陈九说:“在河边究渐座。”

  肖飞问:“在河边的什么地方?”

  “在费锐耕、在……”陈九闭着眼睛使劲想了想恼朱味,说恼朱味,“就在林阴大桥的桥洞里恼朱味,我把她藏在那里了究渐座。”

  肖飞带上几个刑警上了警车恼朱味,赶到了林阴大桥究渐座。在桥洞里恼朱味,他们果然发现了一个昏睡的女孩究渐座。

  肖飞走过去恼朱味,把她轻轻摇醒恼朱味,女孩醒来后恼朱味,眼神有些迷离恼朱味,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恼朱味,接着突然大哭道:“警察同志恼朱味,你们可来了恼朱味,我费锐耕、我被坏人强费锐耕、强奸了……”

  肖飞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说:“我叫银丽究渐座。”

  肖飞开车把银丽送到家里恼朱味,银丽一进门就和母亲抱头大哭究渐座。哭了一会儿恼朱味,银丽进了卫生间恼朱味,一会儿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究渐座。

  正在客厅抽烟的肖飞不由一愣恼朱味,一下子跳了起来恼朱味,跑到卫生间使劲敲门恼朱味,焦急地喊道:“银丽恼朱味,你不能洗恼朱味,我们还没取证呢!”

  银丽似乎没听到究渐座。她洗完澡恼朱味,从卫生间走出来时恼朱味,肖飞责怪道:“你把证据洗没了恼朱味,会让我们很被动的恼朱味,知道吗?”

  银丽仍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究渐座。肖飞看她确实什么都不明白恼朱味,便不再多说了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银丽便向肖飞详细述说了自己昨天夜里的遭遇:昨晚11点多钟恼朱味,因天气闷热恼朱味,她睡不着恼朱味,便想到外面走走究渐座。她走到了河边后恼朱味,在河堤上坐下乘凉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个黑影从后面蒙住她的嘴恼朱味,说:“不许叫恼朱味,敢叫我就掐死你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那黑影把她拖到桥洞里恼朱味,把她强奸了究渐座。银丽突然觉得那个人有些面熟恼朱味,却又一时想不起来究渐座。黑影发泄完兽欲恼朱味,就将她打晕了究渐座。

  肖飞问:“你还记得昨晚对你施暴的那人的相貌特征吗?”

  银丽仔细回想了一下恼朱味,突然叫道:“对恼朱味,是他!昨天晚上我经过河堤时恼朱味,曾碰到一个色迷迷的男人恼朱味,肯定是他!”

  肖飞点了点头恼朱味,说:“我知道了恼朱味,这样吧!你随我到局里去辨认一个人究渐座。”

  肖飞将银丽带到警局究渐座。结果恼朱味,银丽从十个人中恼朱味,认出了陈九恼朱味,她惊恐地叫道:“是他恼朱味,就是他!”

  肖飞将情况告诉陈九后恼朱味,陈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恼朱味,绝望地叫道:“我认罪恼朱味,我伏法!”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恼朱味,肖飞继续对陈九进行审讯恼朱味,这次他问什么陈九就答什么恼朱味,没有什么废话究渐座。审讯完毕恼朱味,陈九在审讯笔录上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陈九被送进了看守所究渐座。

  最后该是行文报请检察院批捕陈九了恼朱味,可该案的关键性证据却没有恼朱味,那就是对作案人遗留在受害人体内的体液进行检验究渐座。作案人的体液早就被银丽清洗干净了恼朱味,到哪里去找?肖飞一时犯了难究渐座。

Tags: 悬疑故事 案中案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