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鬼故事之午夜出租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王老大是个夜班出租车司机恼朱味,晚上八点到午夜究渐座。今天怪了事了恼朱味,眼看着到点要收车了恼朱味,他还一个活没干恼朱味,白白跑了一晚上的空车恼朱味,他有些不甘心恼朱味,就算不赚恼朱味,也不能陪吧?

  所以他加快了油门恼朱味,跑上了一条较背的路恼朱味,这条路没有出租车愿意跑恼朱味,黑不说恼朱味,总有些难缠的醉汉恼朱味,从黑舞厅走出来恼朱味,有时还能遇见不给钱的主究渐座。

  因为生意不好恼朱味,王老大想到了这里恼朱味,他把车开的不快恼朱味,眼睛看向路旁恼朱味,突然他看见路边有人招手恼朱味,他心中一喜恼朱味,加大了油门恼朱味,只听砰一声恼朱味,车身剧烈的一颠簸究渐座。他心里暗道坏了恼朱味,一定是撞上了人恼朱味,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恼朱味,哆嗦地走下车恼朱味,看见一个红衣女子躺在车下恼朱味,身下一滩猩红的血恼朱味,一摸鼻息恼朱味,他的心凉了半截恼朱味,人已经没救了恼朱味,怎么办?

  一阵阴风吹过恼朱味,两旁的树被风刮得哗啦作响恼朱味,像无数个妖魔鬼怪齐声呐喊恼朱味,此时的王老大由于恐惧吓得浑身颤抖几乎喘不过气恼朱味,他望着死尸恼朱味,拿起了电话恼朱味,想要报警恼朱味,可是他又想起了儿子恼朱味,上大学的儿子昨天打来的电话恼朱味,要生活费恼朱味,一千块恼朱味,他还没凑起恼朱味,如果再出了这事恼朱味,他的驾照被吊销没了营生不说恼朱味,陪给死人的可是一大笔钱恼朱味,他犹豫了究渐座。

  鬼祟地看了一眼四周恼朱味,想起刚才路边招手的人恼朱味,此时却不见了踪影恼朱味,他狠狠心恼朱味,从车下拽出了女人的尸体恼朱味,然后扔在了后备箱里恼朱味,血弄了他一身恼朱味,他连忙找一套工作服换上恼朱味,用沾了血的衣服擦去车上的血恼朱味,然后一并把血衣扔进了后备箱究渐座。

  他把车开到了火葬场恼朱味,看了一眼手机恼朱味,正好凌晨恼朱味,他拨打了一个电话恼朱味,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恼朱味,沙哑地问:“老大什么事?”

  “小东恼朱味,快开门恼朱味,我在你门口究渐座。”

  “我门口恼朱味,火葬场门口?”

  “嗯!”

  “大半夜的你跑这里干嘛恼朱味,等着我给你开门去究渐座。”说着他把电话挂了恼朱味,不一会恼朱味,一个披着外衣的中年男子跑了出来恼朱味,打开了大门恼朱味,没有让王老大进去的意思恼朱味,而是站在门口问:“你小子啥事大半夜地跑这来了?”

  “小东……你得救我究渐座。”王老大说完扑通跪在了小东面前恼朱味,抓住他的裤脚浑身不住颤抖究渐座。

  “咋地了你起来说恼朱味,咱们光腚娃娃长大的哥们恼朱味,还说什么救不救的话恼朱味,你就说吧恼朱味,到底出什么事了?”

  “兄弟恼朱味,我撞死人了……”

  “什么?”小东脸色大变究渐座。

  “兄弟我也不是有心的恼朱味,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邪……”

  “可是你让我怎么救你?”小东皱着眉拽起了他究渐座。

  “兄弟这人在我的后备箱里恼朱味,我想……”

  “你想在我这里炼了?”小东惊叫恼朱味,脸变得惨白惨白的究渐座。

  “哥们!求你了……”王老大又跪在了地上恼朱味,小东心软了恼朱味,他瞧了瞧身后的一间小房恼朱味,那里住着守太平间的老头恼朱味,此时应该早就睡了恼朱味,如果他偷偷开启火化炉恼朱味,也不会有人知晓恼朱味,神不知鬼不觉地毁尸灭迹倒也不错究渐座。

  小东点点头恼朱味,没让他把车开进来恼朱味,怕惊醒守夜的老头恼朱味,俩人趁着夜色恼朱味,把女尸抬出了车恼朱味,弄进了火化炉里恼朱味,这东西都是电动的恼朱味,只要一按按钮就完事了究渐座。

  谁知小东按下按钮的同时恼朱味,他听见一声凄惨的嚎叫恼朱味,趴在炉边一看恼朱味,一个火影在里面挣扎恼朱味,砰一声砸在火化炉门上恼朱味,小东吓得头皮发麻恼朱味,猛地回头恼朱味,一巴掌打在王老大的脸色恼朱味,恶狠狠地低吼:“你他妈的恼朱味,还说这人死了恼朱味,明明活着?”

  王老大被这一巴掌打的整个人都懵了恼朱味,他是摸过那女人的鼻息了恼朱味,确实人已经死了恼朱味,可她怎么又活了?他没敢吭声恼朱味,反正人已经推进去了恼朱味,在拽出了是不可能的了恼朱味,活人和死人没啥分别恼朱味,一会都会烧成一把灰究渐座。

  突然又是碰的一声恼朱味,一股红色的血喷溅在火化炉门上恼朱味,血如蛇般慢慢流下恼朱味,吓得小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恼朱味,面如死灰究渐座。

  十分钟后恼朱味,火化炉停了下来恼朱味,跌坐在地上的小东恼朱味,定定神恼朱味,打开了火化炉恼朱味,俩人顿时都傻了恼朱味,红衣女人好好地站在那里恼朱味,只是面无表情究渐座。

  不知道谁发出一声尖叫恼朱味,这声尖叫几乎穿透了这个火葬场恼朱味,天空中聚集了一片乌云恼朱味,咔嚓一声响雷恼朱味,劈得人耳嗡嗡作响恼朱味,雷响的同时恼朱味,火化炉里的女人突然化成了一缕灰恼朱味,钻进了小东的鼻子里恼朱味,小东浑身一震恼朱味,眼睛里闪过一丝血红恼朱味,瞬间恢复了常态究渐座。

  他拍打着吓晕过去的王老大:“喂!老大恼朱味,醒醒……醒醒……”

  “啊……”王老大低吼一声究渐座。冷不丁一下坐下了恼朱味,大叫:“鬼呀……”

  “喂!醒醒恼朱味,哪有什么鬼……”小东用力打了他一巴掌恼朱味,他清醒了不少恼朱味,抬头看向火化炉恼朱味,里面静静地躺在一堆灰恼朱味,他这才松了口气究渐座。

  “老大天不早了恼朱味,你赶紧回去吧!”小东一边清理着骨灰恼朱味,一边说着究渐座。

  “噢!好的究渐座。”王老大早就想离开这里恼朱味,只是见着小东自己忙活恼朱味,他不好意思走究渐座。如今恼朱味,小东一发话恼朱味,他比兔子跑得还快究渐座。

  次日王老大被手机铃声惊醒恼朱味,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恼朱味,是一条彩信恼朱味,他打开竟然是一条视频文件恼朱味,他好奇地点开视频恼朱味,内容竟然是他把撞死的女人拖出车下的一幕究渐座。

  他的身子顿时触电般浑身颤抖恼朱味,·他惊慌得犹如冷水浇身恼朱味,瘫软在地上究渐座。是谁?是谁录了这个视频恼朱味,想干什么?勒索?

  王老大的心紧紧提着恼朱味,内心忐忑不安恼朱味,手上的手机成了烫手到的山芋恼朱味,拿着烫手恼朱味,扔了担心究渐座。

  突然往老大的手机响了恼朱味,一个怪异变形的声音让他的浑身一震究渐座。

  “视频收到了吧?呵呵!听着准备五十万恼朱味,下午我会给你打电话究渐座。”说着挂了电话究渐座。

  王老大顿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恼朱味,坐立不安恼朱味,他上哪弄五十万去?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他哆哆嗦嗦拿起了手机想了半天还是打给了小东恼朱味,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恼朱味,他还没开口恼朱味,小东就问:“老大恼朱味,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嗯!咦!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恼朱味,你不说当时有人打车吗?”

  “哦?我说了吗?”王老大挠挠头脑子里一片空白恼朱味,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究渐座。“兄弟他一张口就是五十万恼朱味,怎么办呀?我哪有那么多钱呀究渐座。”王老大带着哭音的说道究渐座。

  小东沉默了恼朱味,半晌后他说:“这样他要约你见面恼朱味,我和你一同去恼朱味,钱你也担心恼朱味,我有究渐座。”

  “兄弟恼朱味,太谢谢你了恼朱味,你真是我的亲兄弟呀!”王老大被感动的老泪横生恼朱味,他其实并不是坏人恼朱味,要是没有上大学的儿子恼朱味,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不负责的事的究渐座。

  那天他整整喝了一瓶白酒恼朱味,就在他迷迷糊糊中恼朱味,电话铃响了恼朱味,他慌忙接起恼朱味,正是早上打来勒索他的人恼朱味,那人说了一个地点恼朱味,让他拿着钱去见面恼朱味,并警告他恼朱味,报案对他没有任何好处究渐座。

  王老大唯唯诺诺地说:“放心吧!我不会报案的……”没等他的话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究渐座。

  王老大立刻给小东打去了电话恼朱味,小东听后咯咯地笑了几声恼朱味,声音极其怪异恼朱味,就像女人究渐座。

  王老大的心咯噔一下恼朱味,颤声问:“兄弟你咋了恼朱味,不会是昨天吓傻了吧?”

  “放心吧!”小东冷冷地回答恼朱味,随即挂了电话恼朱味,小东的莫名其妙恼朱味,弄得王老大心里七上八下恼朱味,坐立不安恼朱味,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四点恼朱味,他慌慌张张出门了恼朱味,他先去了火葬场恼朱味,接了小东恼朱味,小东竟然穿着一条长裙恼朱味,本来矮胖的身材恼朱味,显得更加滑稽恼朱味,王老大知道不该乐恼朱味,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恼朱味,笑得直不起腰恼朱味,眼睛里流出眼泪恼朱味,他才停止究渐座。

  不过等他看清小东的脸时恼朱味,他大吃了一惊恼朱味,小东的脸上竟然化了妆恼朱味,僵硬的妆容恼朱味,就像画在死人的脸色恼朱味,白色的粉底恼朱味,就像给他的脸上了一层白霜恼朱味,样子不是可笑恼朱味,而是恐怖究渐座。

  “小东……你……”

  “别管我了恼朱味,钱在这里恼朱味,时间要到了究渐座。”小东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恼朱味,然后率先上了他的车究渐座。王老大面带疑惑恼朱味,也上了车恼朱味,在车上他频频侧目看小东恼朱味,小东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恼朱味,模样活脱脱的一具僵尸究渐座。

  王老大越想越害怕恼朱味,他看了一眼小东拿着的箱子恼朱味,里面竟然有一张冥纸露了出来恼朱味,他心理的恐惧就被激化了恼朱味,浑身开始颤抖究渐座。

  好不容易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恼朱味,他刚要下车恼朱味,小东出言阻止他说:“你别动恼朱味,等我究渐座。”说着他抱着钱下了车恼朱味,王老大很好奇恼朱味,悄悄地跟了过去恼朱味,树林里闪出一个男人恼朱味,矮小的个子恼朱味,一脸络腮胡子恼朱味,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恼朱味,他看见小东大声问:“钱带来了吗?”

  “嗯!”小东说着拍了拍手里的箱子究渐座。

  “呵!”络腮胡子笑了笑恼朱味,指着小东手里的箱子说:“扔过来究渐座。”

  小东很听话恼朱味,扔了过去恼朱味,啪一下箱子掉在地上恼朱味,露出了满满一下子冥纸究渐座。

  “你他妈的……”络腮胡子怒了恼朱味,回手抽出了一把刀恼朱味,向小东砍来恼朱味,小东没躲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恼朱味,那笑声尖锐刺耳恼朱味,一听就是从女人的嘴里发出来的究渐座。

  络腮胡子被吓了一跳恼朱味,他惊恐地大吼:“你……你是谁?”

  “胡子哥恼朱味,不认识我了吗?”小东娇滴滴地说了一句恼朱味,手还怪异的一挥恼朱味,和大老爷们判若两人究渐座。

  “你……你……潇潇……”

  “是呀!是我呀!就是被你掐死的潇潇究渐座。”小东前半句娇笑恼朱味,后面一句突然变成了尖锐的呵斥声究渐座。吓得络腮胡子浑身剧烈颤抖恼朱味,手里的刀差点掉了究渐座。

  “放屁恼朱味,我才不信恼朱味,潇潇已经死了恼朱味,我昨晚亲手掐死了她……”说着络腮胡子拿着刀突然冲向小东恼朱味,小东娇笑着一躲恼朱味,络腮胡子连她的衣襟都没碰到恼朱味,她又娇笑了一声究渐座。

  在一边看得浑身发抖的王老大恼朱味,发现小东变了恼朱味,变成了昨晚的红衣女人恼朱味,她的双脚飘在空中恼朱味,她的双手长出了长长的指甲恼朱味,然后掐住了络腮胡子的脖子恼朱味,没见她怎么用力恼朱味,络腮胡子已经身首异处了究渐座。然后她突然回头看向王老大的藏身之处恼朱味,眼神带着凄厉究渐座。王老大扑通跪在地上恼朱味,颤声说:“姑奶奶饶命呀恼朱味,我也是迫不得已恼朱味,我上有老小有小恼朱味,儿子又在读大学恼朱味,我是没办法才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恼朱味,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

  他一边磕头一点说恼朱味,猛一抬头看见一双脚恼朱味,他尖叫着捂住了脑袋恼朱味,只听小东说:“哥呀!没事了恼朱味,潇潇已经走了恼朱味,她说恼朱味,她虽然是个风尘女子恼朱味,但是她也知道做父母的难恼朱味,更何况她并不是你撞死的恼朱味,所以她放了你一马恼朱味,希望以后你能小心开车……”

  小东说完扶起了他恼朱味,王老大吓得双腿都软了恼朱味,半天才站起来究渐座。然后他冲着天空拜了拜嘴上喃喃地说谢谢潇潇的在天之灵究渐座。他没抬头恼朱味,自然没看见小东笑了恼朱味,笑得特别诡异恼朱味,像是女人的娇态究渐座。

Tags: 都市鬼故事 出租车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