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她见过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有一天恼朱味,阿智去医院拿药恼朱味,碰上了一位熟人——中学的老同学邹莹究渐座。

  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恼朱味,邹莹突然冒出一句:“我见过鬼恼朱味,你信不信?”邹莹这句话一出恼朱味,阿智就觉得头皮直发扎恼朱味,他仔细看了邹莹一眼恼朱味,她的表情挺认真恼朱味,不像是开玩笑究渐座。

  阿智虽然信奉辩证唯物主义恼朱味,不信神邪恼朱味,但是依旧出于好奇地说:“那你讲讲看究渐座。”于是恼朱味,邹莹就讲了一段儿她自己的故事究渐座。

  邹莹的丈夫是一个孤儿恼朱味,他几岁时父亲就病死了;十几岁时母亲又故去了究渐座。好心的亲戚和邻居们把他拉扯大恼朱味,他是那种吃过百家饭费锐耕、穿过百家衣的苦孩子究渐座。自然恼朱味,邹莹没有见过婆婆的生面恼朱味,只是从老照片上见过婆婆的模样究渐座。

  有一天上午恼朱味,邹莹身体不舒服恼朱味,没有去上班恼朱味,自己在家里躺在床上养神究渐座。她住的是单位的过渡性宿舍恼朱味,不是单元房究渐座。房间没有过厅恼朱味,进门就是卧室究渐座。一个楼层住着三费锐耕、四户恼朱味,大家共用一个厕所费锐耕、一个厨房究渐座。

  邹莹正躺着恼朱味,就听见“笃笃”的敲门声究渐座。房门是锁着的恼朱味,邹莹问了一句“谁呀?”就起身费锐耕、披衣准备去开门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当她刚坐起身费锐耕、披上了外衣恼朱味,却吃惊地看见当屋地上已经站着三个女人恼朱味,而房门依然是关着的!

  邹莹认出来了:三个人并排站着恼朱味,中间的是婆婆恼朱味,长得与她的照片一模一样;婆婆右侧站着的是姨婆婆恼朱味,因为姨婆婆与婆婆的一张合影照片邹莹曾经见过恼朱味,不过听丈夫说恼朱味,他姨也早就过世了;另一个女人邹莹不认识究渐座。

  婆婆等三个人是栩栩如生的恼朱味,只不过身量有些短小恼朱味,都不过半米左右高低究渐座。

  邹莹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倒是婆婆先开了口:“儿媳妇恼朱味,我来看看你恼朱味,有一事嘱托究渐座。”说着话恼朱味,就蹦上了床恼朱味,坐在了邹莹对面的床头上究渐座。姨婆婆和另一个人也跟着蹦上床来恼朱味,分别坐在了婆婆的两旁究渐座。

  “婆婆有话就说吧恼朱味,别客气究渐座。”邹莹虽然心里害怕恼朱味,但是还得应付恼朱味,所以她接过了婆婆的话头究渐座。

  “我就一个宝贝孙子恼朱味,你可要替我照看好哇究渐座。”婆婆接着说道究渐座。

  “婆婆这句话就见外了恼朱味,您的宝贝孙子是我的儿子恼朱味,我自然会悉心照看的究渐座。可是不知婆婆为什么不对您儿子说这话儿呢?您的宝贝孙子不也是他的儿子吗?”邹莹疑惑地问道究渐座。

  “唉!我那儿子再过几年就要随我去了恼朱味,所以我才把孙子托付给儿媳恼朱味,你可别让我失望了!”婆婆叹了一口气恼朱味,有些伤感地说道究渐座。

  邹莹觉得婆婆的话儿很奇怪恼朱味,就还想再问婆婆几句恼朱味,可是这时她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恼朱味,上眼皮直往下坠恼朱味,后面的时事儿就不知道了究渐座。等她再醒来时恼朱味,睁眼一看恼朱味,屋里根本没有人!

  邹莹讲完这一段故事后恼朱味,阿智隐约感到自己的后脊梁背几乎都快结冰了恼朱味,身上不由地一阵一阵发冷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他仍旧强打着精神对邹莹说:“你所说的恐怕是梦中所见吧恼朱味,不可当真究渐座。”

  而邹莹却说:“我觉得是真的究渐座。后来我还见过婆婆几次恼朱味,比这次还要怪恼朱味,再给你讲讲吧?”

  “好姐姐恼朱味,下回见面再讲吧恼朱味,我还有点儿别的事要办恼朱味,就此告辞啦究渐座。”如此说着恼朱味,阿智急忙与邹莹道别——他虽然好奇恼朱味,但是却实在没有勇气再听老同学讲她活见鬼的故事了——尽管他看到邹莹此时眼中带有一丝失望究渐座。

  此后很多年恼朱味,阿智没有再见过邹莹究渐座。

  有一次恼朱味,阿智与一部分中学老同学聚会恼朱味,有不少男同学费锐耕、女同学参加恼朱味,却没有见到邹莹究渐座。

  席间恼朱味,阿智抽了一个空儿恼朱味,向一位女同学打听邹莹的情况究渐座。那位同学说:“本来是通知了邹莹的恼朱味,但是她说今天是她丈夫的忌日恼朱味,她要带儿子去给丈夫烧纸恼朱味,所以没有来究渐座。”

  “什么?邹莹的丈夫去世了?”阿智吃惊地问道究渐座。

  “邹莹的命挺苦啊究渐座。”那位女同学回答着恼朱味,接着便讲了一段儿邹莹的往事究渐座。

  邹莹的儿子上小学时恼朱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恼朱味,她竟然得了精神分裂症恼朱味,成天疯疯癫癫的恼朱味,带不了孩子费锐耕、上不了班究渐座。她丈夫除了伺候她以外恼朱味,还得又当爹又当妈地照看孩子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几年后恼朱味,邹莹的疯病好了究渐座。本来该着她们全家过过好日子了恼朱味,可是谁知没过几天恼朱味,她丈夫却又病了恼朱味,病病歪歪地成了长期病号恼朱味,邹莹又反过来伺候丈夫究渐座。

  五年前恼朱味,邹莹的丈夫终于因病不治撒手走了究渐座。而邹莹怕孩子受苦恼朱味,始终没有再嫁恼朱味,就与儿子相依为命地过了这么多年究渐座。

  听完那位女同学的讲述恼朱味,阿智掐指算了算:上次邹莹讲的她见到了早已故去的婆婆恼朱味,应是在她患精神分裂症期间恼朱味,那么恼朱味,她的所见所闻应该是此类病患者常有的“幻视”症状所致恼朱味,不可信以为真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那次她婆婆所言“我那儿子再过几年就要随我去了”之语恼朱味,后来竟然不幸得到了应验恼朱味,却又作何解释呢?阿智实在想不明白究渐座。

Tags: 孤儿 丈夫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5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