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邪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呃恼朱味,你说的那种黑色的花啊恼朱味,我见过究渐座。在一个很偏僻的山寨外恼朱味,有条小河沟恼朱味,过了小河沟恼朱味,沿一条国呈之字型的小路向上走恼朱味,半山腰能看到一面如镜子般明澄的天然湖究渐座。湖中央座湖心岛恼朱味,岛上个八角亭究渐座。那一年恼朱味,我就是喝多了在八角亭背后的僻静处撒尿时恼朱味,看到了那株黑色的花究渐座。”

  说话的人很瘦弱恼朱味,剃了个光头恼朱味,却偏又留着络腮胡子恼朱味,皮肤黯黑恼朱味,目光凶狠恼朱味,乍看上去很是扎眼究渐座。

  但他说这话的时候恼朱味,我心里却禁不住波涛翻滚着我想恼朱味,此刻我的眼珠一定也因为极度兴奋恼朱味,而凸出于眼眶了吧究渐座。

  我当即问明了那个山寨的寨名恼朱味,叫天雨寨究渐座。

  当我赶到天雨寨的时候恼朱味,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恼朱味,正与这个山寨寨名的意境相符一切恼朱味,似乎都预示着我将顺利地找到那株黑色的鲜花究渐座。我相信恼朱味,那株花将改变我的未来究渐座。

  我那天在城市近郊马路边见到萧雪怡的时候恼朱味,她穿着一件印有可爱卡通图案的小皮袄恼朱味,站在街边与一个三岁大小的男孩正装模作样争论着什么事究渐座。我蹑手蹑脚走到她身后恼朱味,拍了拍她的肩膀究渐座。她回过头来看到我的时候恼朱味,眸子里先是诧异恼朱味,随之便被巨大的惊喜所替代究渐座。她张大了嘴恼朱味,以极其尖利的声音高声叫了起来:“呀恼朱味,楚云天?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五年?六年?还是七年?”

  “六年九个月零五天究渐座。”我一边笑恼朱味,一边满怀深意地望着她身边那个小男孩究渐座。

  萧雪怡指着小男孩恼朱味,慌慌张张下意识地脱口说:“这是我侄儿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我又没问那么多究渐座。“我笑得更加灿烂了究渐座。

  这时萧雪怡才想起问我:”楚云天恼朱味,你怎么找到我的?“

  ”偶遇究渐座。真是太巧了恼朱味,这完全是命运的安排究渐座。“恍惚中恼朱味,我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究渐座。

  ”真的?真有这么巧?楚云天恼朱味,你现在从事哪一行?高中毕业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你了恼朱味,记得那时候你最爱上园艺课恼朱味,走到哪里都拎着一把小铲子恼朱味,还说你一定能找到野生的异种黑色花朵……“萧雪怡还和中学时一样恼朱味,说起话来像发射机关枪一样究渐座。

  我笑了笑恼朱味,说:”是啊恼朱味,那时我误入歧途恼朱味,为了寻找黑色的花朵恼朱味,竟然连读大学的机会都放弃了究渐座。现在想起来恼朱味,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究渐座。“

  然后我适时地递出一张名片恼朱味,上面写满各种吓人的头衔究渐座。萧雪怡瞄了一眼后恼朱味,敬佩地倒吸了一口气究渐座。我与她寒暄的时候恼朱味,顺手给了她那三岁的侄儿一百块钱恼朱味,小男孩眉开眼笑兴高采烈地钻进街边的一家糖果店究渐座。

  恰在此时恼朱味,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轿车缓缓停在了我身前恼朱味,身着黑色西装的司机替我打开车门恼朱味,我钻进奔驰车后恼朱味,向萧雪怡挥手道:”有空一起饮茶究渐座。“顿时之间恼朱味,萧雪怡两眼发光恼朱味,而我则敛住笑容恼朱味,面无表情地指挥司机驾驶轿车绝尘而去究渐座。

  等萧雪怡的身影从后视镜里消失之后恼朱味,我的脸上才露出?一丝不易为人觉察的笑容究渐座。

  萧雪怡永远也不会知道恼朱味,我早就知道她已经失业半年恼朱味,而且我还知道她身边那个三岁的小孩恼朱味,是她与一个有钱男人的私生子究渐座。

  至于我现在乘坐的这辆奔驰车以及司机恼朱味,则都是我从租车行里租来的究渐座。

  没有人会与一株花在一起聊天吧?可我现在就做着这样的傻事究渐座。

  在一间阴暗的小屋里恼朱味,只开着一盏五瓦的橘黄色小灯恼朱味,灯光正好落在我面前一盆花的花瓣上究渐座。

  这株花有着奇形怪状的叶片恼朱味,参差不齐毫无美感恼朱味,茎杆上也长满了丑陋的倒刺恼朱味,但花朵却出奇地艳丽恼朱味,它是紫色的恼朱味,紫里还隐隐透出些许纯粹的黑色斑纹究渐座。

  黑色的花恼朱味,在自然界中几乎不可能以野生状态存在的恼朱味,要想得到黑色的花朵恼朱味,必须经过无数次嫁接引种培植恼朱味,但最终得到的也只是接近黑色恼朱味,却无法获得纯粹的黑色究渐座。哪怕传说中的黑郁金香恼朱味,经过了数十代人培植恼朱味,也只是深紫色而已究渐座。

  我面前这株花恼朱味,虽然貌不惊人恼朱味,但却是我亲手从西南山区某偏僻山寨自泥土里挖出来的恼朱味,纯粹野生究渐座。花瓣中夹杂着的那几丝天然而成的纯粹黑色斑纹恼朱味,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惊人的奇迹究渐座。

  我从中学时代恼朱味,便痴迷花卉栽种培植恼朱味,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在大自然中找到真正的黑色鲜花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哪有这么容易呢?我找了六年多恼朱味,连大学都没上恼朱味,走遍穷乡僻壤恼朱味,最大的收获就是眼前这株仅带有几丝黑色斑纹的鲜花究渐座。

  我把这株花当做所有的寄托恼朱味,甚至把它当做了有灵魂的生命体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愿意与它在暗室里说话恼朱味,尽管只是我自言自语恼朱味,但我却仿佛能够听见它的回应究渐座。是的恼朱味,我真的听到了究渐座。冥冥中恼朱味,总有细微的声音幽幽钻入我的耳膜恼朱味,似梦似幻究渐座。或许不会有人相信花会说话恼朱味,但我确信那些声音就是这株花发出的究渐座。

  去找萧雪怡恼朱味,就是这株花给我的指示究渐座。

  至于这株花为什么要让我去找萧雪怡恼朱味,我就不得而知了究渐座。

  半年前恼朱味,我如苦行僧一般恼朱味,在西南山区里独行恼朱味,手持一把小铲四处打听黑色鲜花的踪影究渐座。一辆长途车中恼朱味,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光头瘦弱男人告诉我恼朱味,在一个叫天雨寨的小山寨附近恼朱味,他曾经见过那样的黑色鲜花究渐座。

  我欣喜若狂恼朱味,经历千辛万苦赶到了天雨寨恼朱味,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恼朱味,终于在一座湖心岛的八角亭后找到了这株带有黑色斑纹的鲜花恼朱味,并小心翼翼地掘出恼朱味,移植在培养土里恼朱味,带回了我所在的城市中究渐座。

  回忆起那次西南之行恼朱味,我是在用尽所有路费山穷水尽正打算折返回家的状况下恼朱味,在长途车上偶遇那个瘦弱男人究渐座。我只是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情恼朱味,变卖了数码相机恼朱味,凑足路费赶到天雨寨恼朱味,没想到之后所发生的一切竟会如此顺利究渐座。

  回到城中恼朱味,我卖掉了自己的住房恼朱味,租下了这间小屋培育这株黑色鲜花究渐座。多余的钱恼朱味,则用来买了一套昂贵的西装恼朱味,以及用来租车和司机究渐座。

  但我始终都无法相信恼朱味,这株黑色的鲜花竟然有着自己的灵魂恼朱味,还能在冥冥中与我对话究渐座。

  或许恼朱味,我应该将它称呼为一株”邪花“吧究渐座。

  记得第一次听到”邪花“对我说话恼朱味,是我刚回到城里的时候究渐座。那时我住在父母留给我的一套破旧的三居室里恼朱味,整天面对着这株黑色的花朵沉默不语恼朱味,自顾着照料它恼朱味,让它在我准备的培养土里生根发芽恼朱味,汲取养料究渐座。

  那一天恼朱味,或许是我太累了恼朱味,坐在黑色的花朵旁恼朱味,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恼朱味,似乎有点发低烧了究渐座。睡意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恼朱味,我合上沉重的眼皮缓缓陷入梦乡中究渐座。半梦半醒之间恼朱味,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飘人了我的耳膜中:”浴室的吊顶上恼朱味,有一个东西恼朱味,是你父母留给你的究渐座。“

  这句话在整个梦境里不断反复出现恼朱味,醒来后我依然记忆犹新究渐座。我半信半疑走入浴室恼朱味,揭开吊顶恼朱味,竟发现了一枚黄金戒指恼朱味,上面还刻有我父母的名字缩写与结婚纪念日究渐座。

  原来那就是我父母的定情之物呀恼朱味,他们竟将它藏在了浴室的吊顶里究渐座。

  在那之后恼朱味,幽幽的声音不断当我在黑色花朵旁人睡时恼朱味,传人我的耳朵究渐座。而每次醒来后恼朱味,我按照那声音的指示恼朱味,总会得到一些想不到的意外礼物究渐座。

  但是如果我远离黑色花朵恼朱味,那么我注定一夜无梦恼朱味,也听不到任何细若游丝的声音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确定恼朱味,那声音是黑色花朵在冥冥中向我发出的指令究渐座。

  就是这朵被我称为”邪花“的黑色花朵向我发出指令恼朱味,告诉我能在哪里找到萧雪怡究渐座。

  我与萧雪怡在街边见面后恼朱味,第二天就接到了萧雪怡打来的电话恼朱味,她想约我饮茶恼朱味,顺便请我替她找个工作究渐座。

  按照”邪花“给我的指示恼朱味,我应该将萧雪怡带回那间幽暗的小屋中恼朱味,然后关门离开恼朱味,剩下的事就不必我再操心了究渐座。可是我却觉得很好奇恼朱味,为什么”邪花“要让我把一个六七年没联系的高中女同学弄到它面前来呢?莫非是”邪花“觉得萧雪怡很适合我恼朱味,甘当月老为我牵条红线?

  但我放下话筒后恼朱味,却觉得有些不妥恼朱味,如果”邪花“真是这个打算恼朱味,那我之前用租来的奔驰车费锐耕、伪造的名片来欺骗萧雪怡恼朱味,日后被她知道了恼朱味,岂不是会恨死我?想到这里恼朱味,我不禁觉得有些头晕脑胀恼朱味,侧眼瞟了瞟”邪花“恼朱味,此时它绽放得更加艳丽了恼朱味,花瓣上的黑色斑纹透露着神秘莫测的光泽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我又听到了那仿佛来自幽冥之地的轻声呼唤:”楚云天……照我的吩咐去做……别琢磨了……我想要的只是那个女人的鲜血……她生于阴年阴月阴日……用她的鲜血浇灌我……你就能得到真正纯粹的黑色花朵……“

  听到这句话后恼朱味,我忽然感觉心跳加速恼朱味,心脏扑腾扑腾地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究渐座。

Tags: 邪花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5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