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走夜路遇到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董老九站起身离开餐桌恼朱味,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恼朱味,刚好十二点究渐座。见朋友夫妇俩没有挽留住下的意思恼朱味,就先行告辞究渐座。朋友从房间里拿来一个微小手电恼朱味,硬塞到老九手中究渐座。老九说:“不用不用恼朱味,我自己带了手电恼朱味,还买了三粒电珠究渐座。”“不恼朱味,我这手电恼朱味,非一般手电恼朱味,是一位道士送的恼朱味,上面画了金涂了银恼朱味,还画有八卦图恼朱味,有赶鬼驱魔避邪等功效究渐座。鬼绝不敢上你身的恼朱味,我是借给你今晚回去路上用的究渐座。”

  老九走出门恼朱味,天色漆黑恼朱味,不见一颗星星究渐座。他拿出自己的手电照着路恼朱味,迈开大步朝回家的路而行究渐座。朋友的家是镇上恼朱味,离老九家约有十多里路恼朱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恼朱味,要经过好一段上坡路究渐座。

  虽说是公路恼朱味,但并不宽恼朱味,有的地方有大面积塌陷究渐座。他清楚的记得恼朱味,上坡路后是一座山恼朱味,山上是一片茶树地恼朱味,地里零零散散地埋了一座座坟墓究渐座。想到这里恼朱味,他有意识地照了一下路边恼朱味,刚好开始走上坡路了究渐座。

  跟着手电的光线恼朱味,隐隐约约地看见茶树地里那东一棵西一棵种在墓碑前的柏树恼朱味,像一个个黑人影在晃动究渐座。老九忍不住一惊恼朱味,突然听见声后有脚步声究渐座。不由地头上开始冒汗究渐座。“叭”一声响恼朱味,手电不亮了恼朱味,老九赶忙掏出灯珠恼朱味,摸索着将灯珠上了上去恼朱味,这时身后好像有个女人在哭……老九此时想到咋天刚在网上看的鬼片恼朱味,说是遇到这种鬼事是不能回头的恼朱味,老九的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地恼朱味,声后又传来了“嗬嗬嗬”女人的笑声究渐座。老九大声地问了一句“谁”究渐座。除了寂静恼朱味,偶尔发出一种鸟叫声“鬼哦恼朱味,鬼哦”恼朱味,这种鸟叫声恼朱味,以往也听过恼朱味,可今天老九却觉得特别像身后女鬼发出的声音究渐座。

  老九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恼朱味,“沙沙沙”恼朱味,一些泥土从路后的茶树地里撒了下来究渐座。老九拿手电朝上一照恼朱味,“叭”灯又熄灭了恼朱味,老九忙拿出朋友的手电一打开恼朱味,呵恼朱味,什么手电恼朱味,这么一点微弱的光线怎么看得见东西究渐座。随手又放回口袋究渐座。

  他不得不又掏出电珠装上究渐座。“沙沙沙”又撒了一些泥土究渐座。老九壮着胆恼朱味,朝声音寻找恼朱味,借着电光远远一看恼朱味,好多漂浮不定的磷光在闪动恼朱味,他的心一颤抖恼朱味,心跳加快恼朱味,是鬼火究渐座。有座新坟墓恼朱味,上面有个影子在摆动究渐座。他再次助着胆靠近一些“突”一声响恼朱味,一只脖颈上有一圈白色羽毛的黑乌鸦恼朱味,从坟墓上飞了起来究渐座。看这脖颈上的雪白色立马就会想到吊死鬼究渐座。老九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回公路上究渐座。“扑通扑通”什么声音响?原来是自己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究渐座。

  他用手电照了照前面恼朱味,上坡只走了一半恼朱味,这时忽远忽近地哭声又传来了恼朱味,老九想加快点步伐恼朱味,突然间感觉到双脚被什么东西拌住恼朱味,他用手电照照恼朱味,什么也没有恼朱味,拌脚的东西好像是绳索恼朱味,或像究渐座。藤蔓之类的恼朱味,实在难受恼朱味,他弯下身子恼朱味,用手胡乱一气猛抓恼朱味,什么也没抓到究渐座。刚直起身恼朱味,离他两三米地有一个一米七以上恼朱味,头发披肩恼朱味,全身白色恼朱味,脚不着地的女人背影在前面飘移恼朱味,此时老九感觉背上有无数条虫子在往下爬恼朱味,他想用手摸自己的背恼朱味,可手不敢动恼朱味,他心里很明白恼朱味,这绝对不是人恼朱味,老九很怕前面的女人回过头……

  双脚依然被拌着恼朱味,他只能像老太太那样用小步而行恼朱味,他使劲的快走恼朱味,鬼影飘得也快恼朱味,慢走恼朱味,鬼影子也慢究渐座。他盯着鬼影恼朱味,眼睛一下都没敢离开过究渐座。

  终于他走到了坡顶究渐座。只见人影飘到路外边缘一晃恼朱味,不见了恼朱味,只听见一声“咕咚”响恼朱味,肯定是女鬼跳下去了究渐座。老九走到女鬼刚跳下去的边缘恼朱味,哪敢去往下看恼朱味,只想快点走完这段路究渐座。就这时恼朱味,身后又传来“嗬嗬嗬”的恐怖笑声恼朱味,好像就在身后恼朱味,只要他一回头恼朱味,可能就会碰着她究渐座。老九拼命地迈着沉重地步伐恼朱味,开始走下坡路究渐座。

  一阵阴风掠过他的脸恼朱味,他闻到熟悉的味道恼朱味,是什么?他没反应过来究渐座。“鬼哦恼朱味,鬼哦”究渐座。这死鸟又叫了起来恼朱味,好像就在前面路中间究渐座。他突然想到了:是坟上烧香的味恼朱味,一阵阵飘来究渐座。

  脚上什么时候松掉了恼朱味,他都全然不知究渐座。好不容易进了村子恼朱味,家家户户都闭门睡觉恼朱味,今夜静得出奇恼朱味,连狗声都悄无声息究渐座。

  老九惊魂未定地走到家门口恼朱味,伸出发麻的手恼朱味,就是不听使唤地直哆嗦究渐座。好不容易地掏出钥匙去开锁眼究渐座。一没拿紧掉地上恼朱味,他用手电照了一下恼朱味,退后一步恼朱味,弯下身捡起钥匙恼朱味,走近门边恼朱味,再次来开锁眼恼朱味,再用手电一照恼朱味,手中的钥匙竟是血淋淋的人耳朵:“啊”他发出一声惨叫……

  他被自己的惨叫声惊醒恼朱味,天亮了恼朱味,长长的一个恶梦究渐座。老九起床洗漱一下恼朱味,感觉头好重恼朱味,眼睛又肿又胀恼朱味,好像一夜未眠究渐座。吃过早饭恼朱味,老九想到恼朱味,今天还要到镇上邮电局里去寄茶叶呢恼朱味,他儿子电话都摧几次了究渐座。

  他骑上电动车恼朱味,经过昨晚梦中来过的公路上坡时恼朱味,就在那女鬼跳下去的地方围了好多人究渐座。老九刚停下车恼朱味,就有人告诉他:咋晚某村有个神经病的女人从这里跳下去了恼朱味,有一只耳朵都被一根尖锐的树枝给勾挂下来了……

  老九全身直冒冷汗恼朱味,心中直打抖擞:不会吧!咋晚梦中真的遇到鬼了?

Tags: 夜路 遇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