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我也有鬼事了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妈妈是个胆大心细的人恼朱味,她说我外公是个教书先生恼朱味,一生都只教育她究渐座。人死如灯灭恼朱味,所以她从不相信鬼神之类一说究渐座。

  我那时在七八岁左右恼朱味,当时既怕鬼又总喜欢听鬼故事恼朱味,所以缠着妈妈问:“妈妈恼朱味,那你从小到现在都没遇见鬼吗?或者是鬼事?”

  妈妈说:“我从不信鬼恼朱味,但是鬼事倒是遇到过究渐座。”

  “太有兴趣了究渐座。”我赶紧要我妈妈详细地跟我说说遇鬼的情景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已经围过来好几个人恼朱味,都瞪大眼晴恼朱味,迫不及待地听我妈说究渐座。

  “那时恼朱味,你奶奶还在世恼朱味,也就是我婆婆恼朱味,那天我在门口干活恼朱味,突然内急恼朱味,我就到我婆婆的房间里去找便桶恼朱味,因为婆婆的房间在楼下恼朱味,比较近究渐座。婆婆的便桶摆放在房门后恼朱味,边上还有个大粮柜究渐座。

  我推开房门恼朱味,见到一个老婆婆手扶着粮柜弯着腰恼朱味,当时因为尿急恼朱味,以为是我婆婆在柜边弄米糠喂猪究渐座。因为碍事恼朱味,所以我着急得退了出来恼朱味,只见我婆婆刚从对面走来恼朱味,手里还拿着洗好的衣服究渐座。我好奇怪恼朱味,又转身走进婆婆房间去看恼朱味,老人不见了究渐座。

  我把看见的跟婆婆说了一遍恼朱味,婆婆说恼朱味,那一定是她早就过世的婆婆究渐座。”

  故事听完了恼朱味,我知道我爸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干部恼朱味,他比妈妈还不信迷信恼朱味,所以又转身缠着爸爸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恼朱味,因为我妈妈不撒谎究渐座。

  我爸就耐心地跟我解释:“什么什么光线在什么什么情况下照射到已故的人曾停留过的地方产生的影子……”

  当时我也不大听得懂恼朱味,对爸爸的解释我是半信半疑的恼朱味,他只是不想让我相信而已究渐座。我盼望我也能遇见鬼恼朱味,哪怕让我也遇见什么光什么线的都行恼朱味,我反正是宁可信其有恼朱味,不可信其无的究渐座。

  我天天期待着恼朱味,可都没发现什么奇迹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妈妈得病离开了我恼朱味,我也渐渐地忘记了这档子事了究渐座。

  一直在我十六岁那年的五月底恼朱味,正值清水螺蛳旺盛时期恼朱味,人家都在小河里摸捡恼朱味,我偶然发现了山沟沟里的螺蛳又大又多究渐座。

  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恼朱味,我急忙找了个淘米篮独自出发了究渐座。

  山沟沟里沟窄水又浅究渐座。里面不但螺蛳很多恼朱味,还有螃蟹和小鱼儿恼朱味,这下可把我乐坏了究渐座。

  我顺着小溪摸着摸着恼朱味,忘记了时间究渐座。

  天变成了灰色恼朱味,最后看不清螺蛳了恼朱味,山沟沟也不好走了恼朱味,原来山沟已到尽头恼朱味,我才直起腰恼朱味,想爬到山沟上的小路上究渐座。

  一抬头恼朱味,小路上一个大约有近八十的老奶奶正对着我微笑呢究渐座。

  老奶奶穿了件蓝色的便襟衣恼朱味,满头白发盘在后面恼朱味,还叉了一根银簪子恼朱味,左手拄着一根漆得深红色的拐杖恼朱味,右手挽着一个蓝花布包袱究渐座。

  我当时身在路下的沟里恼朱味,太低看不到下半身恼朱味,看上去她很慈祥究渐座。

  我礼貌地问她上哪儿去?她告诉我她是高庄的恼朱味,今天去看金村的孙女王娟了恼朱味,现在回家去究渐座。

  我哦了一声恼朱味,就在不远处找到了可以爬向小路的石梯恼朱味,上到路后急忙往回家的路赶究渐座。

  走了一段路恼朱味,天就昏暗了究渐座。

  我猛然想到不对呀:刚才那老奶奶身子面对通往高庄的路恼朱味,可从她站的地方到高庄起码有十里路恼朱味,而且全是上山的路恼朱味,我才走这一点路恼朱味,天暗的我都看不清了恼朱味,她能……想到这里恼朱味,我回过头张望恼朱味,不见了人影恼朱味,我顾不得去擦吓出来的冷汗恼朱味,一口气飞奔到了家究渐座。

  爸爸见我神色慌张恼朱味,上气不接下气的恼朱味,就埋怨我干嘛玩到天黑才知道着急回家究渐座。

  我急忙把遇到老奶奶的经过告诉爸爸究渐座。希望他能对我分析解答究渐座。

  爸爸想了一下说:是有些怪恼朱味,你如果不怕麻烦恼朱味,可以到金村所有叫王娟的女孩家去打听恼朱味,今天有没有家住高庄的奶奶来看她呀究渐座。

  我生来就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脾气究渐座。

  当晚我就把所有叫王娟挨个问了个遍恼朱味,可都没有一个奶奶是高庄的究渐座。

  我正准备回家恼朱味,有个热心肠的人听见我在找叫王娟的恼朱味,就帮我细想后告诉我恼朱味,村里还有一户人家恼朱味,房子建在离村子较远的地方不大容易让人想起的那家恼朱味,有个女儿叫王娟究渐座。

  我找了过去恼朱味,只见那家门口站了三个人恼朱味,我想可能是一家人吧究渐座。

  他们好奇地问我找谁?我直接就说“找王娟”究渐座。

  年纪约五十来岁的妇女恼朱味,用头示意了身边跟我年龄相仿的女孩说:“这是我女儿叫王娟恼朱味,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哦恼朱味,王娟的奶奶是高庄的吗?”我问道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王娟的爸当年是入赘到我家来的恼朱味,她奶奶早死了三十几年了恼朱味,你打听她奶奶有事吗?”

  啊!我瞪大双眼恼朱味,张着大嘴究渐座。

  我把老奶奶的衣着打扮说了一遍恼朱味,问她像不像她奶奶?旁边六十岁左右的男子恼朱味,一直在认真地听着究渐座。

  最后听见他开口了:“你描述的跟我妈妈下葬时的打扮一模一样恼朱味,你怎么知道的?”

  我脱口而出:“她今天来看王娟了究渐座。”说完我就转身往家走恼朱味,只听见王娟的家人在说:“真有那么灵验?下午在家祭拜奶奶恼朱味,奶奶真的就来了恼朱味,那她怎么知道的?哎费锐耕、哎……”我再也不敢接话恼朱味,装没听见吧究渐座。

  回到家我跟爸爸说:“这次真的确认让我遇见鬼事了恼朱味,我知道这次你也无法再给我解释了恼朱味,就是科学可能也无法帮我说的清楚吧究渐座。

  那鬼奶奶可跟我说过话呢恼朱味,而且她看上去真的很慈祥恼朱味,又不曾害我恼朱味,当时谁也不可能怀疑她是鬼究渐座。”

  爸爸用诡异地眼神望着我说:“那可以解释她一定是个好鬼究渐座。”

Tags: 鬼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