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拆魂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楔子

  淡淡的茶香在腥甜的空气中飘浮着恼朱味,不远处一截刚截下来不久的断指还在不住地溢出鲜血恼朱味,渗进棕色的羊绒地毯里究渐座。

  被缚住手脚的魁梧大汉面白如纸恼朱味,豆大的汗滴顺着他的额角滑落恼朱味,剧烈的疼痛使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隐忍的僵硬恼朱味,他用一种愤怒而残暴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究渐座。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恼朱味,此刻我一定死无葬身之地究渐座。

  窗外恼朱味,雾蒙蒙的天空下一只燕子静静地划过天际究渐座。

  空旷的房间里又传来一声隐忍的惨叫恼朱味,男人的一截手指缓缓掉落在地上恼朱味,鲜血大量地流出究渐座。

  一

  今天东边的天阴得厉害恼朱味,想必免不了一场暴雨究渐座。昨晚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硌到了背恼朱味,我的右肩开始间歇性地传来尖锐的痛感恼朱味,我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不一会儿我接到急报赶到现场恼朱味,那个在百乐门被称为“小夜莺”的美丽歌女正软软地搭在那个有些泛黑的黄花梨木椅上恼朱味,旁边一个瘦小的男人露出惊愕的神情恼朱味,已停止了呼吸究渐座。两人的身体勾连着恼朱味,以一种扭曲而诡异的姿态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究渐座。

  我的胃部一阵翻江倒海究渐座。即使掩住口鼻恼朱味,那股呛人的腥臭味依旧让我的例行检查变得困难重重究渐座。毕竟这年头恼朱味,警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究渐座。

  前些日子因为一些事情我失去了左臂恼朱味,这已经让我的警察生涯亮了红灯恼朱味,如果再不能立下一功恼朱味,恐怕我以后的日子会不大好过究渐座。

  这个案子和几天前永福巷口的垃圾槽里意外发现另一具同样被抽掉骨头的男尸案作案手法如出一辙恼朱味,几乎相同的时间费锐耕、诡异的手法恼朱味,它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但似乎受害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恼朱味,会是随机杀人吗?还是早有预谋?现在下定论显然还为时过早究渐座。

  我暗自思忖着恼朱味,并用目光匆匆掠过在场的所有人究渐座。据说有这样一个理论恼朱味,人在做了使自己心虚的事后恼朱味,通常会躲在距离现场不远的地方默默观察恼朱味,等风声过后恼朱味,才会安然离开究渐座。

  这个死去的女人在当地还算小有名气恼朱味,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恼朱味,此刻现场已乌泱泱地聚集了不少人恼朱味,而这显然为凶手提供了天然的屏障究渐座。

  人性的脆弱往往会给自己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究渐座。果然恼朱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进入了我的视线究渐座。

  他的表情很有意思恼朱味,既不像其他看客露出猎奇而惋惜的神色恼朱味,也没有恐惧的惊慌失措恼朱味,而是老实木讷地杵在人群中恼朱味,在骚动的人群中显得格外亮眼究渐座。

  虽然我一贯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准则恼朱味,但这个男人的行为却吸引着我本能地一探究竟究渐座。在短暂的停留后恼朱味,他缓缓退出了人群究渐座。

  二

  我悄悄地跟了上去恼朱味,穿过几条崎岖的窄巷后终于看到他进入了一扇贴着两个门神的破旧小门究渐座。

  我在外面等了一阵恼朱味,发现没什么异常才悄悄潜入究渐座。

  院内的梧桐树下坐着一个瞎眼老太太恼朱味,男人那粗哑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究渐座。

  “老东西恼朱味,快说恼朱味,你把那东西藏哪了?”

  我顺着视线望向里屋恼朱味,显然已经是一片狼藉究渐座。

  “你如此纠缠我一个老婆子干什么?你不是已经让最后幸存的拆魂师自相残杀而死了吗?这下也没人和你争了恼朱味,既然得到了你想要的恼朱味,就不要在这里吵吵嚷嚷的污了我的清净恼朱味,阿生恼朱味,既同为拆魂师一族恼朱味,凡是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究渐座。”老人神情淡漠如水恼朱味,沧桑的眼角透出些许悲伤究渐座。

  “别说得这么义正辞严恼朱味,怪只怪其他人能力不足恼朱味,那块代代相传的拆魂师金牌自古以来不都是授予强者吗?”男人面无表情恼朱味,眼神木讷究渐座。

  老人无奈地摇着头:“自从拆魂师开始无法控制分身和本体的行为恼朱味,这一族已经逐渐衰落恼朱味,你又何必杀了我儿阿福和儿媳莺莺来要挟我?”

  阿生丝毫不为所动恼朱味,毫无感情的语调使他所说的内容听起来更加触目惊心:“就是要给你危机恼朱味,你才会说实话恼朱味,你想必也知道你的儿子儿媳是怎样的惨状恼朱味,被拆除了骨头恼朱味,成为一摊死肉……你身为前代最强的拆魂师恼朱味,虽然已经金盆洗手恼朱味,但若不是用足够狠辣的手段恼朱味,怎么能让你开口?”

  坊间早有传闻恼朱味,新政府为了能早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恼朱味,曾暗中训练过一批死士恼朱味,这些人多为精通拆魂秘术者恼朱味,可以将自己的灵与肉自然分离究渐座。

  灵能打破空间的限制恼朱味,轻而易举地穿过各种屏障恼朱味,而肉体依旧有自主意识恼朱味,能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究渐座。更奇特的是由于分裂出的“人”是由施术者本人的主观意识形成恼朱味,所以本体与分身之间的容貌常常天差地别恼朱味,一般人根本无法联系且辨认出来究渐座。

  男人继续道:“曾有两个拆魂师为了争这张唯一通往黄金岛的金牌落得暴毙恼朱味,只可惜最后到手的东西竟是赝品究渐座。你也不必装了恼朱味,我知道真东西在你这里究渐座。”

  我躲在角落恼朱味,暗暗咬牙究渐座。

  原来他就是这几宗案子的凶手!

  身为新政府爪牙的拆魂师恼朱味,竟然在暗地里做着如此见不得人的勾当!

  “既然你执意在这里装聋作哑恼朱味,我也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究渐座。”只见一只巴掌大的黑色虫子顺着老人的太阳穴钻了进去恼朱味,一阵痛苦的挣扎费锐耕、渐渐衰弱的惨叫后恼朱味,虫子再次从另一端钻了出来恼朱味,男人将耳朵靠近虫子恼朱味,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究渐座。

  此虫名为窥骨恼朱味,能够轻易地侵入人的脑袋恼朱味,在记忆中枢强行窥听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恼朱味,是一种十分阴险的道具究渐座。

  冬天的风冷得彻骨恼朱味,男人木然地从屋子走出来究渐座。看来火候已差不多恼朱味,是时候收网了究渐座。我看着他的身体在下一秒渐渐脱了力恼朱味,像一堆被卸载的货物安静地躺在路上究渐座。

Tags: 拆魂师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