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佛珠手串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张永经亲戚介绍去城里打工恼朱味,谁知火车晚点恼朱味,到站时天色已黑恼朱味,就按亲戚说的搭乘了夜班公交恼朱味,然后下车走一段小路到亲戚住处究渐座。这步行的地方是条小路恼朱味,远离市中心热闹区恼朱味,路上没有其他行人恼朱味,张永初来乍到恼朱味,不得不小心些恼朱味,时不时左顾右盼究渐座。夜色刚至恼朱味,头顶上挂着一颗小小的弯月恼朱味,和地面上昏黄的路灯一起恼朱味,虽然没有将路面照得透亮恼朱味,但是足以看清路面恼朱味,不至于被石头绊倒究渐座。飞蛾可能感受到了行人的寂寞恼朱味,盘桓在路灯下恼朱味,将灯光遮得闪闪烁烁恼朱味,想往这寂寥的夜里加入一丝趣味恼朱味,却让这条道路在夜晚里显得诡异究渐座。

  张永踢开了脚边的一个石子恼朱味,对自己说恼朱味,一个大男子汉恼朱味,怕什么究渐座。也没走多久恼朱味,张永觉得似乎路灯变暗了恼朱味,本来就不怎么亮的路灯现在照的勉强能看清路面恼朱味,空气也分外凉恼朱味,呼吸起来都觉得鼻子难受究渐座。于是加快脚步走恼朱味,突然听到背后有人问他:“你这是到哪里去呀?”本来以为就自己一个人恼朱味,这冷不禁的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话人恼朱味,吓了他一跳究渐座。但是声音很耳熟恼朱味,他回头一看恼朱味,虽然灯光不亮恼朱味,但是打小就认识的人看身影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恼朱味,这不是自己的朋友刘新吗?

  张永又惊又喜:“兄弟呀恼朱味,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只听说你出来打工恼朱味,谁成想你居然来了这里?”刘新也很高兴:“我没打工了现在恼朱味,想回家去究渐座。你是来这里打工的吗?”张永大嗓子:“是呀恼朱味,亲戚介绍的活恼朱味,在家闲着也是闲着究渐座。”刘新呵呵笑:“见一次真的是不容易究渐座。”于是两个人一起边走边聊恼朱味,到分叉路口恼朱味,刘新要往另一条路走恼朱味,临别前对他说:“我想请你帮个忙究渐座。离你打工的地方不远有个XX恼朱味,里面有个卖佛珠手串的恼朱味,叫蛮子恼朱味,我当时看中了他的手串恼朱味,想买的恼朱味,但是他就剩一串了恼朱味,所以要价两百恼朱味,我就没买究渐座。现在后悔了恼朱味,可惜我要回家了恼朱味,你有空能帮我买回来吗?回头我给你钱究渐座。”张永一口答应下来:“这是小事恼朱味,到时候我回去给你带回去究渐座。”说完两人各自上路了究渐座。

  待工作稳定下来之后恼朱味,张永抽了空恼朱味,找到了刘新说的那个地方究渐座。这里到处都是乱建的小房子恼朱味,楼层最高不超过7层恼朱味,楼跟楼之间的距离仅能容一两个人通过恼朱味,且见不到阳光恼朱味,很多墙上爬满苔藓恼朱味,不少楼下入口处就散布着垃圾究渐座。外面的街道可能是经常有人踩的缘故恼朱味,路面已经不平恼朱味,坑坑洼洼的恼朱味,一些小卖部分布在路两边的一层究渐座。乍看之下恼朱味,到处脏兮兮的恼朱味,不像是个卖珠宝首饰的地方恼朱味,张永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究渐座。刚好有三个拉货的人在不远处闲聊恼朱味,就上前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叫蛮子的人究渐座。其中有个人听了恼朱味,指着旁边挂个介绍工作出租房屋招牌的房间说恼朱味,他就在里面恼朱味,说完就喊:“蛮子恼朱味,有人找你恼朱味,出来晒晒太阳了!”话音刚落没多久恼朱味,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恼朱味,中等身材恼朱味,穿着皱巴巴的衣服恼朱味,脸又廋又小恼朱味,嘴巴很薄究渐座。他看着叫他的人问恼朱味,谁呀究渐座。那人手指着张永恼朱味,他看到了张永恼朱味,瞅了两眼恼朱味,说:“我不认识你究渐座。”张永心想恼朱味,有这个地方恼朱味,又有这个人恼朱味,应该错不了恼朱味,于是壮着胆子回答:“我听说你这里有卖佛珠手串恼朱味,我想买一串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蛮子听了恼朱味,满脸不耐烦:“谁说的恼朱味,胡说八道!走走走究渐座。”说着冲他摆手恼朱味,就要赶他走究渐座。旁边的人听了哈哈大笑恼朱味,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他究渐座。弄得张永莫名其妙地恼朱味,还是刚才给他指路的人笑着对他说:“跟他认识了这么久恼朱味,我还不不知道他有做这生意究渐座。”

  张永听了一下子脑袋大了恼朱味,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恼朱味,突然从屋里探出一个女的脑袋恼朱味,头发染了黄色恼朱味,不讨人喜欢的长脸盘恼朱味,两眼滴溜溜地转究渐座。她冲蛮子嚷了句:“等会儿恼朱味,我问问他究渐座。”蛮子没有再赶张永离开恼朱味,扭过头不解地看着那女的究渐座。女的没理他恼朱味,只问张永:“有一串的恼朱味,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这样式的恼朱味,要打算多少钱买究渐座。”张永本来被那男弄得一头雾水恼朱味,听了这女的话顿时喜出望外:“我打算两百块钱买下来究渐座。”那女的听完立刻两眼放光恼朱味,很高兴地说:“行恼朱味,我现在就拿给你恼朱味,不过就这一串了恼朱味,你可不能挑啊究渐座。”张永见真的有恼朱味,就很爽快:“给我朋友买的恼朱味,买到就行恼朱味,我不挑的究渐座。”心里想着恼朱味,买完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恼朱味,这个破地方的人这么奇怪究渐座。那个叫蛮子的男的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这一切恼朱味,看着那女的拿了手串出来恼朱味,收了钱恼朱味,又客套几句送走张永恼朱味,中间一句话也没说究渐座。张永总算松了一口气恼朱味,总算买到了朋友所说的佛珠恼朱味,虽然这过程感觉怪怪的恼朱味,但这些人让人觉得不愉快恼朱味,也就没问什么究渐座。

  一个月后恼朱味,张永回老家短暂休息恼朱味,顺道去了刘新家恼朱味,要把手串给他究渐座。敲开门恼朱味,是刘新的老母亲开了门恼朱味,张永问了婶婶好恼朱味,说要见下朋友刘新究渐座。刘新母亲听了探口气恼朱味,说:“他呀恼朱味,半年没回来了恼朱味,电话也打不通恼朱味,我担心那!就按人口失踪报案了恼朱味,一直都找不到究渐座。到现在是活不见人恼朱味,死不见尸啊究渐座。”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究渐座。张永很吃惊恼朱味,连忙说:“婶婶恼朱味,我一个月前还见过他恼朱味,他以前对您挺好的呀恼朱味,怎么会这么久没回来呢?”刘新母亲很惊讶:“你一个月前才见过他?哪里见的?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有哇!”张永也很诧异恼朱味,“他当时就说那时候要回家的恼朱味,您到现在还没见他吗?”刘新的母亲慌了:“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见到他的?”张永就把当时的情景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究渐座。她母亲很生气:“这孩子是怎么回事?说好回家恼朱味,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影子究渐座。害得我天天担惊受怕恼朱味,还做恶梦究渐座。”

  张永怕刘新的母亲对自己啰啰嗦嗦讲很多恼朱味,就拿出了他嘱托自己买的手串恼朱味,说:“婶婶恼朱味,离别时恼朱味,刘新托我给他带个佛珠手串恼朱味,呐恼朱味,就是这个恼朱味,我买到了恼朱味,既然他不在恼朱味,就先给您吧……”话还没说完恼朱味,就发现刘新母亲的眼神不对恼朱味,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串恼朱味,嘴巴张着不说话究渐座。张永轻轻地拍了拍刘新母亲恼朱味,她缓过来恼朱味,嘴巴颤抖了几下恼朱味,几乎带着哭声问:“这是我儿子最后一次出门时我给他的恼朱味,我戴了很多年了恼朱味,希望他在外能平平安安的究渐座。怎么会被别人卖掉?”张永也大惑不解:“婶婶是不是认错了?”“不!不可能!”刘新母亲大声否认恼朱味,激动地拿过手串恼朱味,指着上面的一个几乎看不到的痕迹:“你看恼朱味,这珠子上的划痕是以前我不小心摔倒时留下的恼朱味,当时留在四颗珠子上究渐座。一恼朱味,二恼朱味,三恼朱味,四究渐座。这个也刚好是四颗究渐座。我的手串线以前断过恼朱味,刘新就给我买了新线穿起来恼朱味,简单编个尾恼朱味,然后打火机把线尾烧成圆的恼朱味,你看这个也是恼朱味,而且一模一样究渐座。我的手串戴了那么多年恼朱味,什么颜色恼朱味,什么手感恼朱味,一看一摸就知道恼朱味,不会认错究渐座。”

  张永这下惊呆了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刘新母亲没管他恼朱味,细细地翻看佛珠手串恼朱味,突然发现其中两个珠子拨开后的线上染上了一缕红色恼朱味,刘新母亲疑惑地拿到鼻子底下闻恼朱味,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发出来究渐座。她大吃一惊恼朱味,手串随之掉落地上究渐座。张永不明所以恼朱味,捡起来恼朱味,看到刘新母亲浑身颤抖恼朱味,想哭却无泪流下恼朱味,像是突然明白什么恼朱味,同时巨大的打击袭来一样究渐座。张永急急忙忙问道:“婶婶恼朱味,婶婶恼朱味,你想到了什么?刘新他恼朱味,他是不是出事了?”刘新母亲听完恼朱味,这才留下了泪水恼朱味,她把眼泪从布满皱纹的脸上抹去恼朱味,说:“孩子恼朱味,陪婶婶去趟公安局吧恼朱味,我们去报案究渐座。”张永点点头恼朱味,陪刘新母亲一起往公安局走去究渐座。

  根据这个线索恼朱味,警察很快抓捕了卖手串的蛮子和那个女的究渐座。经他们交代恼朱味,二人是夫妻恼朱味,当时碰到刘新来城里找工作恼朱味,看他人生地不熟恼朱味,开始时就想骗他点中介费恼朱味,后来他拿钱时偶尔看到他钱包里有好几张百元大钞恼朱味,就起了歹意恼朱味,把他骗到偏僻地方打死埋尸究渐座。他的妻子见他手上戴的佛珠手串好看恼朱味,就取了下来恼朱味,想戴因为沾过血有点怕就收了起来究渐座。恰巧那天碰到张永花两百要买恼朱味,就觉得挺划算恼朱味,急急忙忙就出手了究渐座。事后蛮子知道恼朱味,责怪她究渐座。她劝他没事恼朱味,说这个东西到一个陌生人手里恼朱味,以后就再也跟自己没关系了恼朱味,怎么也不会追查到自己身上究渐座。谁知道恼朱味,天地这么大恼朱味,人海又茫茫恼朱味,买手串的恰恰是被谋害人的朋友究渐座。

  结案后恼朱味,张永帮刘新母亲把刘新给葬了究渐座。几天以后恼朱味,张永梦到刘新来答谢他为自己洗刷冤屈恼朱味,给疼爱自己的母亲一个交代究渐座。

Tags: 佛珠 手串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3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