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为什么要吃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阿凯费锐耕、娜娜费锐耕、宇晨恼朱味,我们是在一个探险爱好者俱乐部里面认识的恼朱味,宇晨是我的男朋友恼朱味,也是他邀请我进到这个俱乐部里面的究渐座。最近恼朱味,我们决定去攀登x市郊的一座雪山恼朱味,出门之前恼朱味,阿凯和宇晨备齐了干粮和水恼朱味,由于路上要照顾娜娜和我我们两个小女生恼朱味,宇晨决定只攀到半山腰恼朱味,休息一阵子就下去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为了我和娜娜两个娇气的女生恼朱味,阿凯和宇晨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恼朱味,终于到了半山腰恼朱味,我们找了一处平缓的地歇息恼朱味,周围是皑皑白雪恼朱味,像棉花糖的世界究渐座。宇晨把我搂在怀里恼朱味,像宠爱一只小猫般腻乎恼朱味,我感觉自己好幸福究渐座。

  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天黑得很快恼朱味,我们看了下时间恼朱味,发现只不过是下午三点多钟恼朱味,远处的天空还是雪亮的究渐座。宇晨忐忑地跟我们说恼朱味,山上天气可能突变恼朱味,会下大雪究渐座。言语间恼朱味,雪纷纷飘下恼朱味,而且风从山间迎面扑来恼朱味,吹得我们睁不开眼睛究渐座。

  宇晨喊:“我们快找个地方避一避!”

  宇晨牵起我的手恼朱味,拉着我跑恼朱味,宇晨的手很暖恼朱味,尽管风雪很大究渐座。

  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洞恼朱味,不深恼朱味,不像是猛兽的洞穴究渐座。宇晨拉着我跑进来的时候恼朱味,像是死里逃生般感动恼朱味,我们忘乎自我地拥抱在一起接吻究渐座。当我们回过神的时候恼朱味,发现只有娜娜一个人从洞穴外进来恼朱味,两眼流着泪花究渐座。

  “娜娜恼朱味,你怎么了?”我牵起娜娜冻僵的手恼朱味,问她究渐座。

  娜娜哽哽咽咽地讲:“阿凯他不见了恼朱味,刚才他在我身后跑着的恼朱味,我转身就看不见他了究渐座。”

  我想起洞穴前有段悬崖恼朱味,很深究渐座。娜娜支支吾吾地问:“阿凯该不会掉下去了吧?”

  我和宇晨一时慌了神恼朱味,娜娜已经蹲在一旁哭了起来恼朱味,我连忙把娜娜抱在怀里恼朱味,她身体好冰恼朱味,瑟瑟发抖恼朱味,我把她抱得更紧了究渐座。

  外面的风一直没有停恼朱味,呼呼地响让人十分不安究渐座。宇晨从背包里掏出了食物恼朱味,分给了我们恼朱味,填不饱肚子但足够我们抵御寒冷究渐座。我也看出宇晨的不安恼朱味,抬头吻了他的脖子究渐座。

  一直到了晚上恼朱味,雪还是没停恼朱味,宇晨说我们得在山上过夜了恼朱味,他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恼朱味,披在我们身上恼朱味,我和娜娜抱着度过了一夜究渐座。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头好痛恼朱味,很明显我感冒了恼朱味,宇晨关切地摸了摸我的头恼朱味,很着急的样子究渐座。但是不妙的事恼朱味,外面一直下着大雪恼朱味,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究渐座。宇晨打开手机恼朱味,发现没有信号究渐座。娜娜不安地问宇晨:“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只能在山洞里一直等恼朱味,直到雪停了为止究渐座。一整天了恼朱味,天气都十分差恼朱味,我们的食物不多了恼朱味,毕竟大部分食物都在阿凯的背包里恼朱味,结果阿凯却不见了究渐座。我不知道我们撑得了多久恼朱味,我们会不会变成洞穴里的白骨呢恼朱味,说不定山里天气太冷恼朱味,我们最终会变成一具具干尸究渐座。

  这天夜里恼朱味,我晕晕乎乎感觉到阿凯把我搂得更紧恼朱味,他把嘴贴在我的耳边恼朱味,说了些什么恼朱味,我听不清究渐座。他看了看一旁熟睡的娜娜恼朱味,跟我说:“淼儿恼朱味,如果雪再不停的话恼朱味,我们会饿死在山洞里的恼朱味,但是我们还有希望究渐座。”他又看了一眼娜娜恼朱味,“兴许我们得吃掉一个人究渐座。”

  听到这些恼朱味,我心里害怕极了恼朱味,可是我浑身没有力气恼朱味,头又好晕恼朱味,说不出话来究渐座。我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娜娜醒来的时候恼朱味,看见了宇晨拿着一把刀恼朱味,我看到娜娜眼里的慌张恼朱味,她想逃恼朱味,但是站不起来恼朱味,我想我们之间只有宇晨还有些力气究渐座。宇晨按住娜娜细小的脖颈恼朱味,像掐着一只慌不着路的鸭子究渐座。娜娜哭喊着挣扎恼朱味,苦苦地哀求宇晨放过她恼朱味,但是宇晨已经饿极了眼恼朱味,一刀子划开了娜娜白皙的脖子恼朱味,暗红色的血一下涌了出来恼朱味,顺着脖颈流进胸口究渐座。我看着宇晨一层层扒开娜娜的衣服恼朱味,用刀子割开内衣恼朱味,娜娜躺在地上恼朱味,浑身赤裸恼朱味,纤细的身子白花花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恼朱味,我不敢看接下来的画面恼朱味,宇晨像解剖一头猪一样将娜娜剖开恼朱味,割下一块有一块肉……

  我们靠着娜娜的身体撑了好几天恼朱味,可是外面的雪还像第一天那样下着恼朱味,宇晨几次尝试跑出去恼朱味,刚迈出几步就被逼了回来究渐座。

  我发烧得厉害恼朱味,头昏昏沉沉恼朱味,好几次快昏过去都被宇晨叫醒恼朱味,他的大衣盖着我的下半身恼朱味,真的好暖恼朱味,尽管我被冻得早就没了感觉究渐座。

  “来恼朱味,淼儿恼朱味,吃了它究渐座。”

  我朦朦胧胧睁开眼恼朱味,那是娜娜的舌头恼朱味,我忍不住想吐恼朱味,但是我真的动不了了究渐座。宇晨把它塞到我嘴边恼朱味,细细地喂我恼朱味,如果手里捧的是一碗粥恼朱味,那画面应该很温馨究渐座。

  我昏睡过去恼朱味,等再醒来的时候恼朱味,宇晨一脸微笑恼朱味,他轻轻吻了我的额头恼朱味,告诉我:“淼儿恼朱味,刚才雪小了很多恼朱味,我用手机联系上山下的救援队了恼朱味,他们很快就会来找到我们究渐座。”

  我露出惨淡的笑容恼朱味,感觉自己已经命悬一线了恼朱味,身体脆弱得像玻璃娃娃恼朱味,一不小心就碰碎究渐座。我看着娜娜的身体恼朱味,只剩下一副骨架究渐座。

  “有人吗?”我听见有人在呼喊究渐座。

  “淼儿究渐座。”宇晨开心地叫醒我恼朱味,“救援队来了恼朱味,我们有救了!”

  “可是究渐座。”宇晨脸色突然阴了下来恼朱味,“淼儿恼朱味,我杀了娜娜恼朱味,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恼朱味,对吗?”

  “况且恼朱味,淼儿恼朱味,我只告诉救援队只有我一个人活着究渐座。”

  宇晨掏出那把刀恼朱味,杀死娜娜的那把刀恼朱味,放到我的胸口究渐座。

  “淼儿恼朱味,谢谢你恼朱味,要不是你还活着恼朱味,我恐怕活不到现在了究渐座。”

  我看见宇晨流出眼泪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我对不起你恼朱味,淼儿究渐座。”

  他低下头恼朱味,轻轻吻住我的嘴唇恼朱味,手里的刀猛得插进我的胸口恼朱味,很冰究渐座。我疼恼朱味,却叫不出声恼朱味,宇晨咬着我的嘴唇恼朱味,很用力恼朱味,像当初热恋的我们一样拥吻究渐座。

  宇晨转身离开恼朱味,我看着胸口的刀恼朱味,渐渐没有了意识究渐座。

  在最后的时刻恼朱味,我用尽全力掀开盖在身上的大衣恼朱味,只见恼朱味,我的下半身恼朱味,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头究渐座。

  我流着泪恼朱味,想不明白恼朱味,亲爱的宇晨恼朱味,你为什么要吃我究渐座。

Tags: 探险 雪山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2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