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夜明珠亮瞎了我的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环卫工人老吴声嘶力竭究渐座。

  一个老妇人面容狰狞恼朱味,伸着血淋淋的双手恼朱味,不恼朱味,是锋利的尖爪恼朱味,猛地抓来究渐座。想逃恼朱味,怎么也跑不动恼朱味,只有双手抱紧自己的脖子恼朱味,拼命地抵抗究渐座。但那血淋淋的爪子生生地掰开老吴的双手恼朱味,掐住他的脖子……

  老吴猛地惊醒恼朱味,一身冷汗究渐座。一米七八的汉子恼朱味,人也壮实恼朱味,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恼朱味,最近却老被这蹊跷的梦魇纠缠究渐座。老妇人恼朱味,一入夜就跟他过不去恼朱味,往死里掐他究渐座。莫非是那马路上的冤魂来索命?鬼月才刚刚来临恼朱味,想想就不寒而栗究渐座。

  “怎么了?”老婆起身恼朱味,一脸疑惑究渐座。

  老婆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恼朱味,老吴只字未提马路上的老妇人恼朱味,说出来会吓死她的究渐座。

  老吴每天天还未亮就出门究渐座。沿着热河路往东恼朱味,一直到临海一带恼朱味,都是他的清扫范围究渐座。按身板恼朱味,他本不该吃这口饭的究渐座。但老吴也没找到更合适的活儿恼朱味,只好将就究渐座。四十多岁的人了恼朱味,没读过什么书恼朱味,能在城里混口饭吃恼朱味,还稳妥清净恼朱味,就不错了究渐座。

  上周三凌晨五点来钟恼朱味,热河路恼朱味,老吴亲眼看见一辆凌志轿车撞倒了一个老妇人究渐座。车上下来两个男人恼朱味,弯腰察看老妇人究渐座。车轮轧住老妇人的头恼朱味,浓稠的血流得一塌糊涂究渐座。疼痛让她面容扭曲恼朱味,她正哀怜地望着他们究渐座。

  “他妈的恼朱味,真见鬼恼朱味,晕头转向的究渐座。”一个男子嘟哝道恼朱味,有点酒气究渐座。

  “赶紧打110吧究渐座。”另一个说究渐座。

  “疯了吗?”

  “已经来不及了恼朱味,还有货咋办?万一露馅?”

  两人同时望着扫街的老吴究渐座。这人不言语恼朱味,却高大壮实恼朱味,天然一股威慑气场究渐座。

  还是没酒气的人冷静恼朱味,上车恼朱味,摸索恼朱味,取东西恼朱味,下车究渐座。

  “两千块恼朱味,就剩这些了恼朱味,全给你究渐座。就当什么都没见着究渐座。”

  老妇人扭曲着脸恼朱味,惊恐的眼珠恼朱味,直愣愣地盯着老吴这边究渐座。

  两千块恼朱味,顶上一个月工资了究渐座。老吴琢磨着究渐座。

  看老吴还是木着脸没反应恼朱味,有酒气的男人伸手入怀究渐座。掏了一阵恼朱味,掏出一个鹅卵石般大小的圆圆物体恼朱味,说:“夜明珠恼朱味,花好大的价钱搞到的恼朱味,价值连城究渐座。就三颗恼朱味,给你一颗究渐座。算你走运恼朱味,再唆的话恼朱味,我们也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的究渐座。”

  老吴从头到尾都没唆究渐座。

  天还很暗恼朱味,宝石散发出莹莹的乳白光泽恼朱味,温润如玉究渐座。

  “这个也给?”没酒气的一怔究渐座。

  老吴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了过来恼朱味,生怕酒气男一下清醒了反悔究渐座。

  “东西你拿了恼朱味,要是敢说出半个字恼朱味,小心你的全家!”酒气男一脸凶相恼朱味,一边看了看车底的老妇人究渐座。

  老吴还愣在那里究渐座。啪唧一声恼朱味,车已经从老妇人身上碾过恼朱味,肠子血水一地究渐座。老妇人狰狞的面孔恼朱味,直勾勾地向着老吴究渐座。

  老吴什么都不想管究渐座。但那车牌却一下就印在了脑海里恼朱味,一溜整齐的数字恼朱味,还有一对惊恐的眼珠究渐座。

  天亮时分恼朱味,老吴已经扫到临海一带了究渐座。有警察过来究渐座。

  老吴装得很像恼朱味,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究渐座。

  再晚些恼朱味,公司经理也打来了电话究渐座。见鬼恼朱味,好像都知道这事儿跟他有些关联似的究渐座。想都没想他就断然否定了究渐座。

  回到家恼朱味,脑海里就开始出现老妇人的眼珠和面孔究渐座。吃饭的时候费锐耕、上厕所的时候费锐耕、睡觉的时候恼朱味,无时无刻恼朱味,不在想着这事究渐座。一个冤屈的老女人究渐座。

  赶上鬼节又早早来临恼朱味,老吴越发魂不守舍究渐座。一入夜恼朱味,老妇人就来找他究渐座。几天下来恼朱味,人已憔悴了一大圈究渐座。

  还好有这颗夜明珠究渐座。

  找对面老古董店里问了恼朱味,说绝对是个宝物究渐座。这么圆润丰泽的天然夜明珠恼朱味,他还是头一次见着究渐座。但最终准确的价值还需要进一步鉴定究渐座。不过他又补充说如果老吴愿意恼朱味,他可以花两万块现金立即买下究渐座。

  两万块就想买下来?太能蒙人了恼朱味,离酒气男说的价值连城相距千里究渐座。常有人自以为聪明恼朱味,连蒙带骗究渐座。老吴也不傻究渐座。

  后来托人问了附近一个搞文化古玩的老学究恼朱味,他一见就两眼放光恼朱味,直问老吴卖不卖究渐座。老吴探了探口风恼朱味,说也许可以出到五万块究渐座。老吴听了直摇头究渐座。

  以后全指望它了恼朱味,房子费锐耕、车子费锐耕、票子究渐座。再也不干这起早贪黑费锐耕、被人瞧不上眼的清洁活儿了究渐座。搞不好还能整点艳遇什么的恼朱味,枕边人实在是有些寒碜……老吴想想就很兴奋恼朱味,睡觉也抱着它恼朱味,连老婆都不许碰它一下究渐座。

  只是恼朱味,一睡着老妇人就来了究渐座。

  夜幕下恼朱味,偶尔磷光一闪究渐座。老妇人由远远的黑地里倏忽而至究渐座。狰狞的面孔恼朱味,一双凶狠无比的眼睛直盯着老吴究渐座。她张开毛茸茸的利爪过来掐老吴的脖子恼朱味,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叫:“掐死你……掐死你……吐出夜明珠……”

  “夜明珠……我的夜明珠……别抓我……”

  老吴用力抓着脖子恼朱味,扭来滚去恼朱味,一边使劲拉被子恼朱味,最好能挡住那可恶的老妇人究渐座。

  “老吴……老吴……”天明时分恼朱味,老婆叫了好些声恼朱味,没反应究渐座。扯那薄薄的被子恼朱味,被拽得紧紧的究渐座。她慢慢地掰开老吴的手恼朱味,发现他身体已僵硬恼朱味,面目狰狞究渐座。旁边躺着他的宝贝珠子恼朱味,一颗美丽的夜明珠究渐座。

  被碾死的老妇人最终成了孤魂野鬼究渐座。但冤魂没有放过老吴恼朱味,他本可以提供信息抓住凶手的究渐座。难道这就是宿命?

  另一方面恼朱味,事实上酒气男当日并没喝多少酒恼朱味,但回家后没多久就得一种奇怪的病死了究渐座。

  警方找到了专家恼朱味,鉴定结果表明恼朱味,这确实是颗罕见的夜明珠恼朱味,为某地质考察队最近刚刚获得究渐座。考察队在一处深山共开采出三颗恼朱味,这只是其中之一究渐座。但在还未充分鉴定之前的某夜恼朱味,它们就都被盗走了究渐座。夜晚恼朱味,它能发出清莹温润的光泽恼朱味,亮亮的恼朱味,稀世罕见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更进一步的检验表明:这颗珠子的铀含量严重超标恼朱味,具有超强的辐射能力究渐座。密切接触恼朱味,极易使人神志不清恼朱味,甚至思维紊乱究渐座。没人能彻底弄清这几颗珠子的前世今生恼朱味,或许它们真的只为索命而来究渐座。

Tags: 夜明珠 我的眼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1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