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罗汉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有人以十倍价收罗汉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范阳市究渐座。罗汉钱是古铜币“康熙通宝”的一个变种恼朱味,收藏价值不高恼朱味,价格一般在三四百元究渐座。这位外地老板却以三千元一枚收恼朱味,范阳的收藏界马上震动了究渐座。

  孔凌施施然走进茶馆恼朱味,他在民间钱币界小有名气恼朱味,收藏协会的副主席方华请他喝茶究渐座。落座后恼朱味,方华开门见山:“罗汉钱的事你怎么看?”

  “传说康熙平定准噶尔时恼朱味,军饷吃紧恼朱味,当地喇嘛献出了庙里的铜像和18尊金佛恼朱味,掺在一起铸成了钱币恼朱味,因此称罗汉钱究渐座。”孔凌顿了一下接着说恼朱味,“当然恼朱味,后来证明是无稽之谈究渐座。目前收藏界普遍认为恼朱味,罗汉钱是为了给康熙庆祝60大寿铸造的纪念币恼朱味,铜质好恼朱味,有金黄色究渐座。”

  方华点点头说:“现在有人高价收购恼朱味,会不会学界有了最新研究恼朱味,证明罗汉钱另有来历恼朱味,使之价值陡增?”

  孔凌不以为然恼朱味,为示尊重恼朱味,还是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究渐座。”

  方华说:“我们协会想同那位老板接触一下恼朱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究渐座。但官方直接出面有倒卖文物之嫌恼朱味,随便找个人又怕被唬住究渐座。论眼力见识恼朱味,孔先生你是不二人选究渐座。”孔凌谦虚一番便应承了下来恼朱味,其实他也想会会那位神秘的老板究渐座。事出反常必有妖恼朱味,在他心里恼朱味,隐隐觉得这就是一个局究渐座。

  钱老板人如其名恼朱味,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钱究渐座。看着对方拇指粗的大金链子恼朱味,孔凌客套一番后恼朱味,掏出一个锦囊恼朱味,把里面略带绿锈的铜币倒在桌上究渐座。钱老板面露喜色恼朱味,挨个看完却叹口气说:“二十多个都是康熙通宝恼朱味,但可惜里面没有罗汉钱究渐座。孔先生如果有罗汉钱恼朱味,随时过来找我究渐座。”

  孔凌忙问:“罗汉钱并不罕见恼朱味,钱老板为什么以三千元收购?”钱老板踌躇片刻恼朱味,说:“家父早年流落藏区恼朱味,曾向活佛许愿恼朱味,后来果然事业有成究渐座。现在老人家年事已高恼朱味,说夜里常有罗汉托梦究渐座。他觉得自己时日无多恼朱味,要尽快还愿究渐座。父亲人不能再去藏区恼朱味,就想铸造一尊佛像在家里供养究渐座。考量再三恼朱味,只有用当年的罗汉钱重新铸成佛像恼朱味,方显至诚究渐座。”

  孔凌听完恼朱味,不动声色道:“范阳虽小恼朱味,民间的罗汉钱只怕也有数百枚……”

  “一般的罗汉钱有三个标志:康字第八笔为圆点恼朱味,熙字左边少一撇恼朱味,通字走之只一点究渐座。”钱老板做出一副很专业的姿态恼朱味,“我要的罗汉钱还有第四个标志恼朱味,就是字下面贝字旁里缺一横究渐座。这种罗汉钱大概占总数的九分之一恼朱味,物以稀为贵恼朱味,十倍价格收也算合理究渐座。”

  孔凌问:“除了第四个标志恼朱味,这种罗汉钱还有什么不同?”

  钱老板脱口而出:“是含金……”他突然意识到言语有失恼朱味,马上改口恼朱味,“金属材质虽然一样恼朱味,但出处不同究渐座。宝字有记号的罗汉钱是用十八罗汉里的降龙费锐耕、伏虎两尊罗汉像铸成的究渐座。家父说他梦中见到的就是降龙费锐耕、伏虎两位尊者究渐座。”

  至此孔凌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个骗局究渐座。他告辞出来恼朱味,路上回忆着《占玩指南》里记载的一个故事究渐座。

  民国时期恼朱味,有个骗子将大量古币“开元通宝”的“元”字抹去一个钩恼朱味,先低价卖出一部分到市场究渐座。由于价格低廉恼朱味,也没人注意元字的差别究渐座。过段时间恼朱味,这人再大张旗鼓地高价收购元字缺钩的开元通宝恼朱味,并暗中散布消息恼朱味,说这种钱币含有一种稀有金属恼朱味,可用以制作特种武器恼朱味,军方委托他代为收购究渐座。一些人发现自己手上有恼朱味,卖给骗子恼朱味,果然获利丰厚究渐座。于是人人竞相寻找开元通宝恼朱味,甚至有精明的人想自行联络军方究渐座。这时候骗子派人暗中将剩余的钱币高价出手恼朱味,大捞一笔恼朱味,然后就此消失究渐座。

  钱老板的行骗方式大同小异恼朱味,无非就是想方设法制造别人的贪心—将欲取之恼朱味,必先与之究渐座。孔凌心想:这个骗局要不要告诉方华?此人多年窃居收藏协会副主席的要职恼朱味,一贯打压民间收藏爱好者究渐座。孔凌的不少财路就是被方华断掉的恼朱味,他敢怒不敢言究渐座。思来想去恼朱味,一个计划慢慢浮上他的心头究渐座。

  孔凌找到方华恼朱味,把见面的过程和盘托出究渐座。方华沉吟道:“他说了‘含金’恼朱味,然后马上转移话题恼朱味,就是说真相是某些罗汉钱的含金量很高究渐座。”孔凌摇摇头:“一枚罗汉钱四五克重恼朱味,纯金也不过一两千块钱究渐座。这个钱老板大智若愚恼朱味,含金这两个字也是用来迷惑人的恼朱味,目的是要做出一个骗局究渐座。”

  “什么骗局?”方华顿时警觉起来究渐座。近几年范阳市有过多次假古董钱币案件究渐座。主席委任方华主抓假币案恼朱味,可造假者非常谨慎恼朱味,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究渐座。这些旧案尚在烂尾之中恼朱味,如果又出现新的骗局恼朱味,方华副主席的位置只怕要腾出来了究渐座。

  “所谓宝字缺笔的罗汉钱恼朱味,我认为是钱老板伪造出来的究渐座。他先流出一小部分到市场恼朱味,再高价收购究渐座。等价格炒起来恼朱味,钱老板就偷偷把手里的假币出清恼朱味,然后远走高飞究渐座。”

  方华乱了方寸恼朱味,着急地说:“万一让他骗完跑了恼朱味,我这副主席恐怕也当不成了!”孔凌说:“我其实早有准备究渐座。上个月我就在古玩市场见过宝字缺一横的罗汉钱恼朱味,当时觉得好奇恼朱味,反正价钱也不贵恼朱味,就全部收了究渐座。现在我手里大概有一两百枚恼朱味,估计大部分都在我这里了恼朱味,钱老板一时还收不上来究渐座。”

  方华大喜过望恼朱味,说:“孔先生真是细心恼朱味,有了这些证据恼朱味,就可以指证骗子了究渐座。”孔凌凑到方华耳朵前说:“骗子实在可恨恼朱味,咱们何不让他吃点亏呢?”方华略一思考恼朱味,恍然大悟:“你是说把这一两百枚假币以十倍价格再卖给姓钱的?”

  “以彼之道恼朱味,还施彼身究渐座。方主席高见究渐座。”

  方华迟疑地说:“这样咱们岂不是也当了骗子?”孔凌笑笑:“他自己硬是要收恼朱味,我们也没办法究渐座。这一百多个他肯定会买恼朱味,不过他长线放出去恼朱味,后面可就没有大鱼了究渐座。等他的大量假币要出货时恼朱味,我们再揭穿他究渐座。”孔凌压低声音恼朱味,“我那一百多个假罗汉钱可以原价转让给您……”

  方华心中一震恼朱味,孔凌的弦外之音是让方华自己把十倍的差价赚了:按每个三千元计恼朱味,总价就是四五十万究渐座。这种诱惑让方华很难不动心恼朱味,可他素来谨慎恼朱味,生怕落下个受贿的罪名恼朱味,晚节不保恼朱味,锒铛入狱究渐座。

  孔凌见方华脸上阴晴不定恼朱味,便敲敲边鼓:“不义之财收回来是替天行道究渐座。我是个生意人恼朱味,不喜欢跟公检法打交道恼朱味,这块烫手山芋早就不想拿了恼朱味,只求不亏本究渐座。还请方主席多多理解恼朱味,能帮我这个忙究渐座。”

  方华面露难色:“谁让我是副主席呢恼朱味,主抓文物造假恼朱味,吃力不讨好究渐座。这种事硬着头皮我也得上恼朱味,一定要让骗子受到法律的制裁究渐座。”

  孔凌点头称是恼朱味,说:“明天我有要事恼朱味,后天一定把重要证据送来究渐座。请方主席准备好四万块钱恼朱味,我和协会谁也别占谁的便宜恼朱味,省得授人以柄恼朱味,落下口实究渐座。”

  方华重重地点了点头究渐座。孔凌临别提醒道:“我看那钱老板一身铜臭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恼朱味,他的‘大金链子’把后衣领都蹭黑了究渐座。方主席和他打交道务必小心究渐座。”

  孔凌走后恼朱味,方华从窗户里注视着他的背影恼朱味,点上一根烟恼朱味,顺手把额头的冷汗擦了去究渐座。然而方华并没有看到孔凌脸上得意的冷笑究渐座。身为收藏协会副主席恼朱味,私自收购假古董恼朱味,并用于交易牟利究渐座。这个小辫子被孔凌捏在手里恼朱味,一旦举报恼朱味,就不仅仅是副主席位子的问题了究渐座。

  孔凌并没有收购过宝字缺横的罗汉钱恼朱味,他连见都没见过究渐座。不过后天就会有了恼朱味,这两天孔凌会把它们做出来—他原本就是制造假古董钱币的究渐座。几年来让方华焦头烂额的假古钱币案恼朱味,幕后造假者就是孔凌究渐座。也正因为方华查得紧恼朱味,使孔凌的业务几乎停顿究渐座。这次事成恼朱味,如果方华听话恼朱味,孔凌可以拉他一起入伙;如果方华不听话恼朱味,他就只好和公安部门去解释了究渐座。

  孔凌最擅长贴补法伪造古钱币:将普通古币上的文字挖去一部分恼朱味,镶上另外古币的文字恼朱味,形成一枚高仿古币珍品究渐座。无论是底子还是字恼朱味,都是古物恼朱味,能够逃避很多高科技检测手段究渐座。孔凌手上功夫极巧恼朱味,从他这里出来的假币恼朱味,很多专家都走了眼究渐座。钱老板要收的罗汉钱恼朱味,伪造难度并不算大:以普通的罗汉钱为底子恼朱味,把字下贝字旁里的一横挖掉恼朱味,原处补上一点铜锈作遮掩究渐座。

  两天里恼朱味,孔凌做了157枚究渐座。

  敲门之前恼朱味,孔凌再次测试了一下衬衫上的纽扣摄像头究渐座。见到孔凌恼朱味,方华格外热情究渐座。孔凌注意到桌上有个用报纸包起来的长方体恼朱味,里面一定就是用来交易的四万块钱了究渐座。必须得把钱露出来才行恼朱味,要录下真凭实据究渐座。

  孔凌把一个袋子交给方华恼朱味,方华从中取出一枚观摩一番恼朱味,庆幸地说:“果然手艺高超恼朱味,这东西要真流传开了恼朱味,不知道要骗倒多少人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方华冲孔凌努努嘴恼朱味,示意他去拿钱究渐座。孔凌去拆报纸恼朱味,方华突然看着他恼朱味,道:“你确定要打开?”孔凌坚定地点点头究渐座。方华不再说话究渐座。孔凌一层一层剥开报纸恼朱味,里面却不是现金恼朱味,而是一个盒子恼朱味,打开盒子恼朱味,里面竟是一副手铐究渐座。

  孔凌茫然抬头恼朱味,看到钱老板从里屋走了出来恼朱味,只是这次没有戴着金链恼朱味,而是穿了一身笔挺的警服究渐座。

  “孔先生不愧是高手啊恼朱味,害得我们苦苦找了你好几年究渐座。”钱警官说恼朱味,“三个月前我们就怀疑你了恼朱味,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恼朱味,还好方主席摸清了你的性格恼朱味,出了这么一个高招恼朱味,让你自投罗网究渐座。”

  孔凌一阵眩晕恼朱味,瘫坐在椅子上究渐座。从开始他就觉得这是个局恼朱味,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局中人竟是自己究渐座。

Tags: 悬疑故事 罗汉钱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1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