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诡异情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晨恼朱味,雾霾缭绕恼朱味,可见度很低究渐座。车不敢快行恼朱味,缓慢的像一条被冻伤的蛇慢慢向前搐动着究渐座。文熙坐在车里有些焦急恼朱味,不住地按着喇叭恼朱味,可惜毫无用处究渐座。

  突然她的手机响起了缠绵的音乐铃声恼朱味,这音乐还是老公给她设置的恼朱味,她一直没舍得换恼朱味,她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恼朱味,犹豫中她接起来“喂!”了一声究渐座。

  电话对面没有一点动静究渐座。

  “喂?”文熙不耐烦地再次问道究渐座。

  “你是王文熙么?”一个沙哑的女声从听筒里传了出来究渐座。

  “是我恼朱味,你是谁?”

  “去年的今天恼朱味,你还记得吗?”电话里的女人的声音愈发沙哑究渐座。

  “去年的今天?”文熙的心咯噔一下恼朱味,但是她很平静地说恼朱味,“去年的今天我忘记了究渐座。”

  “你老公在这天出了车祸恼朱味,你会忘记?”

  “你……”文熙突然打了个冷战恼朱味,慌乱地问:“你是谁恼朱味,你怎么知道?”

  “想知道恼朱味,王泉路四十四号来找我究渐座。”女人低沉地说道究渐座。

  “你……你究竟是谁?”文熙感觉自己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究渐座。

  电话那头沉默了究渐座。

  “喂喂恼朱味,说话呀究渐座。”文熙有些莫名地急躁究渐座。

  “关于你老公的死!……”女人的声音冰冰冷冷究渐座。

  “我老公是出了车祸死的究渐座。”文熙大喊着说道究渐座。

  “真得是出车祸吗?呵呵!”女人冷笑了两声恼朱味,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

  “你到底是谁?”文熙大声问道究渐座。

  对方又是沉默了究渐座。

  “喂恼朱味,说话呀恼朱味,我问你是谁?”文熙开始烦乱起来究渐座。

  “你来吧!我告诉你究渐座。”对方再次开口说道声音特意压得低沉嘶哑究渐座。

  “我不去恼朱味,不管你是谁?”文熙大声说道恼朱味,其实她的心已经不正常地跳动了究渐座。

  电话断线了恼朱味,随后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音恼朱味,她打开看见一则彩信究渐座。短信里两张照片恼朱味,一张是她低着头从她老公的宝马车上走下了恼朱味,一张是老公的宝马车被辆东风货车挤扁恼朱味,老公被死死地卡在驾驶室里究渐座。鲜血透过已经破碎的挡风玻璃恼朱味,喷溅的到处都是究渐座。

  看完这两张照片文熙惊呆了恼朱味,心手剧烈颤抖恼朱味,心想是谁?是谁拍的这两张照片恼朱味,给她打电话的女人又是谁?她还知道多少?文熙的心慌了恼朱味,看来这个女人她是非见不可究渐座。

  嘀嘀嘀……一阵车喇叭声打乱了她的思绪恼朱味,她慌乱地抬起头恼朱味,见前面的车已经开动了恼朱味,她赶紧发动了车子恼朱味,在下一个岔路口她拐了弯恼朱味,车子平缓地驶向王泉路恼朱味,这条路她不是很熟恼朱味,没去过几次恼朱味,加上雾霾她不敢开快恼朱味,眼睛不时瞥向路边的房子恼朱味,想要尽快找到四十四号究渐座。

  雾霾似乎越来越重了恼朱味,前方的路变得阴暗不明恼朱味,她心乱如麻地开着车恼朱味,一不小心她误踩了油门恼朱味,车子如剑一般窜了出去究渐座。

  “啊……”同时文熙看见车前一个人影一闪恼朱味,她连忙一打方向盘恼朱味,车直冲路旁撞在了一棵树上恼朱味,也许是她的车速不算太快恼朱味,所以她的身体只是震荡了一下恼朱味,人没有受伤恼朱味,可是令她惊讶地是恼朱味,要不是她刚才猛打方向盘恼朱味,她早就和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个正着恼朱味,现在这辆车也停了下来恼朱味,司机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恼朱味,而她连回嘴的力气都没了究渐座。

  很久文熙才回过神来恼朱味,继续注意路边的门牌号恼朱味,可是这条路最后一家的门牌是四十三号恼朱味,那么说根本就没有四十四号恼朱味,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引她来这里?

  文熙浑身惊起了一身冷汗恼朱味,要是刚才她没看见人影一闪恼朱味,现在她已经是死人了恼朱味,那人影是谁?真的是她的幻觉吗?

  带着无数个疑问恼朱味,她回到了公司恼朱味,公司本来是她老公的恼朱味,不过现在是她的究渐座。

  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椅上恼朱味,她的精神极度恍惚恼朱味,头疼欲裂恼朱味,她仿佛看看老公微笑着向她走来恼朱味,她哭了恼朱味,哭得声音不大恼朱味,可是撕心裂肺究渐座。

  她和她老公是在上大学时认识的恼朱味,这家公司是她和他共同努力的结果恼朱味,公司上了正轨之后恼朱味,他对她说恼朱味,亲爱的我们要个孩子吧!她本来不是很愿意恼朱味,可是看着他那哀求的眼神恼朱味,她忍不住点点头究渐座。为了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恼朱味,她辞去了职务回家休养恼朱味,也就是一年她发现老公变了恼朱味,他的变化不大恼朱味,可她本来就是个极其敏感仔细的人恼朱味,所以再小的蜘丝马迹她也能察觉究渐座。

  先是他内衣上的长发恼朱味,还有他袜子底下的红色毛毛恼朱味,都让她如临大敌恼朱味,她知道他一定接触了除她以外的女人恼朱味,这个女人有一头长发恼朱味,她的家里必然铺着红色长毛脚踏究渐座。

  可是文熙没有声张恼朱味,她知道声张了也没用恼朱味,他不会承认的恼朱味,只会说她善妒恼朱味,小心眼恼朱味,无理取闹恼朱味,这种情景在电视里经常出现恼朱味,所以她不会犯那些蠢女人地低级错误究渐座。

  她对她老公更好了恼朱味,要孩子这件事文熙奉献了极大的热情恼朱味,这种热情让他有些吃不消恼朱味,看见她穿着性感睡衣在他身边走来走去的时候恼朱味,他会假装很累很累的样子究渐座。

  文熙悄悄地跟着他的车很多次恼朱味,他的车会停留在一家公寓门口许久恼朱味,那个女人她见过背影恼朱味,他们在公寓里搂在了一起究渐座。

  原来要孩子只是个借口恼朱味,他只不过想让她呆在家里恼朱味,好丰富他的生活恼朱味,她心里的气和恨一般人怕是难以理解恼朱味,她为了他付出这么多恼朱味,甚至不惜与父母反目和他在一起恼朱味,如今他真对的起她究渐座。

  有了这种愤怒她并没有表现出来恼朱味,而是做了一件让文熙后悔不已的事情恼朱味,她在他的刹车上动了手脚恼朱味,那天也是雾霭弥漫恼朱味,他出事了究渐座。

  他死得那一刻她的心都碎了恼朱味,后悔不已恼朱味,所以她很快接替了他的工作恼朱味,她发誓要把他的公司弄得有声有色恼朱味,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恼朱味,她也要他平安生下来恼朱味,要是老公知道她怀孕的消息恼朱味,不知道会不会高兴?

  她擦干眼泪恼朱味,拿起了桌上文件恼朱味,渐渐投入到了工作之中究渐座。

  夜晚来的真快恼朱味,她猛一抬头恼朱味,窗外已经星光闪烁恼朱味,又是一天过去了恼朱味,她疲惫地伸了伸腰恼朱味,抚摸了一下逐渐隆起的小腹恼朱味,心中百感交集究渐座。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恼朱味,她出了办公室恼朱味,员工们都走了恼朱味,只留下看门的老张头恼朱味,站在门口冲着她卑微地笑着:“王总!才回去呀?”

  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恼朱味,她对他没啥好感恼朱味,他在她老公在的时候就看门了恼朱味,所以她没有辞退他究渐座。他为她开了门恼朱味,她淡淡地说了声谢谢恼朱味,拿着钥匙去开车门恼朱味,突然脑后传来一阵剧痛恼朱味,她扭过身子恼朱味,看见王老头手里拿着个木棒恼朱味,随后她晕了过去究渐座。

  醒来时恼朱味,她躺在一间破房子里恼朱味,王老头站在她面前恼朱味,看见她醒来恼朱味,他竟然还是那么卑微地笑了笑说:“王总恼朱味,抱歉了究渐座。”

  “为什么抓我来这里?”她沉着气问他究渐座。

  “也不是什么大事恼朱味,早上那个电话你也知道了恼朱味,你没去恼朱味,我只好找你来了究渐座。”

  “电话是你打的?”文熙不相信地瞪大眼睛究渐座。

  “呵!那到不是恼朱味,是我闺女究渐座。”他的话音刚落恼朱味,一个女孩走了进来恼朱味,她很美恼朱味,脸上带着善良的微笑恼朱味,谁知道这样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邪恶究渐座。

  “我有了他的孩子究渐座。”她小声说道究渐座。

  “谁的孩子?”她的心咯噔一下恼朱味,她的轮廓她很熟悉恼朱味,她就是老公的情人究渐座。

  “他的恼朱味,我的孩子应该继承他的所有财产恼朱味,而不是你究渐座。”她说的小心翼翼恼朱味,神情天真无邪恼朱味,完全无害的样子究渐座。

  “卑鄙究渐座。”她低声骂了一句恼朱味,不愿意在看她一眼究渐座。

  “姐姐!”她竟然叫她姐姐恼朱味,真让文熙恶心恼朱味,她都无语了究渐座。

  “姐姐你的命真大恼朱味,我以为你会慌乱中开车撞死自己恼朱味,可惜……”她撇撇嘴恼朱味,那样子仿佛她吃了天大的亏恼朱味,是呀!要不是那个影子恼朱味,她早死掉了究渐座。

  说完她笑了笑恼朱味,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刀恼朱味,刀尖冲着文熙的肚子恼朱味,然后她笑嘻嘻地回头对张老头说:“爸!先杀了她的孩子恼朱味,她是不是会更痛?”

  张老头宠爱地点点头恼朱味,她的刀猛然向文熙扎来恼朱味,文熙惨叫一声闭上眼睛恼朱味,心里一阵痛楚究渐座。肚子上没有传来剧痛恼朱味,她悄悄地睁开了眼睛恼朱味,她被掐住了脖子恼朱味,拼命地挣扎着恼朱味,随后她的心脏慢了半拍恼朱味,因为她看见掐着她脖子的人竟然是她的老公恼朱味,他双眼通红恼朱味,身上多处是伤恼朱味,人看上去像是一堆剁碎了又堆起来的肉究渐座。

  她哭了恼朱味,冲着他的背影嚎头大哭恼朱味,她知道她对不起他恼朱味,可是他竟然在关键时候救了她究渐座。

  “啊……”女孩尖叫了一声晕了下去恼朱味,张老头傻呆呆地站在那里恼朱味,一股浑浊的液体从他裤腿两边流了出来恼朱味,然后他疯了一般跑了出去究渐座。

  “我……”文熙看见老公扭过头恼朱味,猩红的目光看着文熙恼朱味,渐渐的他的目光平静了恼朱味,他的模样恢复了恼朱味,他为文熙解开了绳索小声在她耳边说:“对不起!……”

  “不!”文熙大喊恼朱味,“是我在你的车上动了手脚究渐座。”

  他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恼朱味,可是傻瓜恼朱味,你根本不会弄恼朱味,你弄掉的螺丝根本不会对刹车造成影响究渐座。而且她早就告诉我了恼朱味,所以我提前检查了车子恼朱味,发现根本没事究渐座。”

  “那你为什么会死?”

  “开始我也以为那是个意外恼朱味,可是帮我检查车子的是王老头恼朱味,他在车上动了手脚究渐座。”老公悲伤地说究渐座。

  “什么?……”文熙抓住了他的手恼朱味,哽咽了究渐座。

  “是我对不起你恼朱味,我不该背叛你恼朱味,为此我送了命恼朱味,也算是报应了恼朱味,可是我不能让你和孩子出事究渐座。”他深情地看了她一眼恼朱味,又看了看她的肚子恼朱味,还想伸手摸摸她的肚子时恼朱味,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恼朱味,他无奈地看了一眼外面恼朱味,然后紧紧地抱了她一下恼朱味,身体变淡然后消失了究渐座。

  她伸着手恼朱味,多想留住他恼朱味,可是他还是消失了究渐座。

  王老头和王老头的闺女被带走了恼朱味,她被送进了医院恼朱味,还好她和宝宝没事恼朱味,夜又来了恼朱味,她躺在病床上沉沉睡去的时候仿佛感觉一双冰冷的手轻轻地柔柔摸着她的腹部恼朱味,鼻子酸酸我又流泪了究渐座。

  要是彼此懂得珍惜何故如此?

Tags: 诡异 情伤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1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