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血色的涟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闫晓宇喜欢钓鱼恼朱味,多年了只要不是刮风或是下雨恼朱味,他都会拿着钓鱼竿在黄昏时去市郊的兰溪湖畔钓鱼究渐座。

  今天的湖面上很平静恼朱味,没有一丝的水波究渐座。但整个湖面似乎被一层雾霾笼罩着恼朱味,他根本看不见他甩下去的漂恼朱味,他只好凑近一点恼朱味,瞪大眼睛盯着湖面恼朱味,即使这样他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恼朱味,一阵冷风吹过恼朱味,他突然感觉浑身有一种心悸的凄冷究渐座。于是他想离开这个令他有些恐惧的河边恼朱味,这时天突然暗了下来究渐座。他抬起头恼朱味,看到一片厚厚的乌云遮住了夕阳究渐座。

  他连忙伸手去收鱼竿恼朱味,可是鱼线像是挂在了什么上恼朱味,任他怎么用力都拽不下来恼朱味,而且风似乎更大了恼朱味,随着风扑面而来的一股淡淡的腥味究渐座。虽然这腥味不是很明显恼朱味,但他的确能够分辨出着是血的味道究渐座。

  风更大了恼朱味,湖面被吹起一圈一圈暗红色的涟漪恼朱味,逐渐扩张恼朱味,闫晓宇突然感觉此刻的湖水像一张血盆大口将要把他吞噬恼朱味,强烈的窒息潮闷感让他浑身打着冷颤究渐座。

  他抛下心爱的鱼竿恼朱味,正打算转身逃跑的时候恼朱味,鱼竿的漂突然向上一窜恼朱味,窜出了水面恼朱味,下面隐约勾着一个黑色物体上恼朱味,但由于天色昏暗恼朱味,根本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恼朱味,只是隐隐约约看出圆形的轮廓究渐座。

  这东西吸引了闫晓宇的脚步恼朱味,甚至向前迈了一步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恼朱味,可是湖水太暗了恼朱味,还罩着一层雾霾恼朱味,他看不清楚恼朱味,首先把一只脚试探着往水里放恼朱味,当水没至他的膝盖时恼朱味,他的脚站稳了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又试着将另外一只脚伸到水里究渐座。同样恼朱味,他的右脚也在水没至膝盖时恼朱味,稳稳地站住究渐座。他伸出了手恼朱味,朝着那个对他充满着好奇的东西抓去究渐座。当他的手指将要触那东西时恼朱味,突然恼朱味,湖面上刮起了一阵令他作呕的腥风恼朱味,让他的胃翻江倒海究渐座。闫晓宇深吸了一口气恼朱味,硬生生地把胃里那些将要涌到嗓子眼儿的酸水给咽了回去究渐座。当他重新把胳膊伸出去的时候恼朱味,闫晓宇发现恼朱味,那个圆形的东西正随着水波慢慢地向他这边靠近究渐座。是的恼朱味,已经很近了恼朱味,那东西突然向上一扬恼朱味,翻了过来恼朱味,竟是一棵人头翻滚在湖水里恼朱味,此时人头上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他究渐座。

  “妈呀!”闫晓宇失声尖叫恼朱味,向后退的脚绊了一下恼朱味,他一屁股坐在了水面上恼朱味,冰冷的水刺激得他一激灵恼朱味,转身向岸上爬去恼朱味,刚爬了几下恼朱味,他的脚脖子猛然一沉恼朱味,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恼朱味,想要把他拉进湖水里究渐座。

  他被迫呛了几口水恼朱味,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恼朱味,拼命向岸边爬去究渐座。

  终于他抓住了一根柳条恼朱味,不顾一切地爬上了岸恼朱味,大口大口地喘粗气究渐座。他的心脏正以一种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速度恼朱味,剧烈地跳动着恼朱味,此时的他浑身已经湿透了究渐座。

  那天之后闫晓宇没敢再去湖边钓鱼恼朱味,家人很奇怪恼朱味,问他几次他都没说什么恼朱味,只是夜夜噩梦缠身恼朱味,梦里他又去了湖边恼朱味,湖还是雾蒙蒙的恼朱味,他开始钓鱼恼朱味,一拉鱼竿恼朱味,一个头颅被他生生拽了出来究渐座。

  “不!”他高喊恼朱味,喊完费锐耕、惊醒一身的冷汗究渐座。

  每当这个时候闫晓宇会点燃一支眼恼朱味,闭眼眼睛恼朱味,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恼朱味,但他知道他就快承受不住了恼朱味,他不断地问自己恼朱味,那个头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湖里?他的身体在哪里恼朱味,他是被害死的吗?如果是被害死的恼朱味,他的突然出现是不是想要告诉他什么?这些问题同样折磨他的心智恼朱味,他真后悔当时没有报警恼朱味,如果报警了恼朱味,他是不是就能够安心一点究渐座。

  日子一天天过去恼朱味,他一天天憔悴恼朱味,他的主管张姐见他如此憔悴关心地问了他几次恼朱味,他都没说什么恼朱味,今天张姐把他叫到办公室恼朱味,暧昧地对他说:“小闫呀!我知道你喜欢钓鱼恼朱味,明天是周末恼朱味,我陪你去钓鱼吧!”

  张姐暧昧他不是不懂恼朱味,是不想懂恼朱味,听说张姐看上的男人没有能逃脱她的手掌心的究渐座。但是这件事上闫晓宇并不害怕恼朱味,反正他没有妻子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恼朱味,他怕什么?

  张姐本想让他和自己去一家养鱼场钓鱼恼朱味,花点钱她并不在乎恼朱味,可是闫晓宇没同意恼朱味,他想去兰溪湖恼朱味,这地方他熟恼朱味,而且一段时间没来他出了恐惧还有些想念究渐座。

  张姐的脸色变了变恼朱味,可是她立马笑着说:“好吧!听你的究渐座。”说完她胖乎乎的手摸向了闫晓宇的腰恼朱味,闫晓宇只觉得一阵颤栗恼朱味,有着蛇缠上了身的惊悚究渐座。

  “张姐别这样恼朱味,我开车那!”他小声说道恼朱味,委屈求全的样子让张红爽极了究渐座。她喜欢年轻的男人和他们在一起她感觉自己也年轻了究渐座。

  兰溪湖很快到了恼朱味,闫晓宇把车停在了上次离开的地方恼朱味,小心地撇了一眼水面恼朱味,湖面轻悄悄的没有一点异样恼朱味,他快速拿好了鱼竿向湖边走去恼朱味,张红跟在身后恼朱味,不时看向两边恼朱味,没什么人经过恼朱味,要是在黑一点恼朱味,她的好事就成了恼朱味,她知道在这件事上她有些变态恼朱味,她总是想把这男孩弄得死去活来恼朱味,让他们求饶恼朱味,那时她的感觉如同女王一般骄傲究渐座。

  其实她并不是生来就这样的恼朱味,以前她也老实本分恼朱味,谁知她嫁给了一个变态恼朱味,她老公总是找尽办法虐待她恼朱味,经常弄得她死去活来恼朱味,刚开始她只是默默承受恼朱味,可是都已经成形的孩子就这样没了恼朱味,她恨不能把她老公大卸八块恼朱味,老公却和没事人一样究渐座。

  不过没多久她老公出了车祸恼朱味,没死却成了瘫子恼朱味,此后她性情大变恼朱味,表面上她照顾她老公无微不至恼朱味,其实她每天晚上都想办法折磨他恼朱味,让他生不如死恼朱味,她还把年轻的下属带回家恼朱味,就在他面前做爱给他老公看恼朱味,他老公没几个月就蹬腿了恼朱味,可是她的性趣却从此不减恼朱味,不知道诱惑了多少年轻下属躺在她的身下究渐座。

  她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了微笑恼朱味,连起雾了都没发现究渐座。直到大雾中飘出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她才惊醒究渐座。

  “小闫?”她高声喊道究渐座。

  “我在这里究渐座。”闫晓宇在湖边冲着她摆摆手究渐座。

  她高兴地扑了过去究渐座。

  湖水里又荡起了暗红色涟漪恼朱味,一圈一圈……

  闫晓宇只觉得手上一沉恼朱味,他立刻拉起了杆恼朱味,可是杆太沉了恼朱味,他一个人怎么拉也拉不动究渐座。“张姐帮我究渐座。”

  张红暗笑恼朱味,扭着腰走过去恼朱味,从背后抱住闫晓宇双手帮他抓住鱼竿究渐座。

  “啊……”闫晓宇大叫一声究渐座。

  “怎么了?”张红从他背后伸出了头恼朱味,她看见了湖面恼朱味,在湖面上一颗人头竟向他们慢慢地划过来恼朱味,那猩红的目死死地瞪着张红恼朱味,张红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究渐座。

  嘴里惊慌地嚎叫:“陆……明泉……”

  “谁?”闫晓宇惊恐地看着张红问究渐座。

  “他是陆……陆明泉……”张红恐惧地瞪大眼睛恼朱味,语无伦次究渐座。

  头颅越来越近了恼朱味,几乎贴在了岸边恼朱味,他的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还我身体?”

  张红被吓疯了一般恼朱味,狂喊着恼朱味,然后爬想岸边的柳树下恼朱味,用手去抠树下的土恼朱味,不久一具没有头的尸体被她抠了出来究渐座。

  闫晓宇松了一口气恼朱味,伸手从怀里掏出手铐铐在了她的手腕上究渐座。张红这一刻才清醒过来恼朱味,怪不得这个小伙子来应聘时挺面熟恼朱味,他就是找她调查过陆明泉的小警察恼朱味,那时候他梳得是短发恼朱味,来应聘时头发中分恼朱味,很有型的样子究渐座。

  然后她笑了恼朱味,原来害过人一定会糟报应恼朱味,这就是她的报应到了恼朱味,小陆也是个帅气的男孩恼朱味,可惜太倔强恼朱味,竟然无视她对他的好恼朱味,她只能给他下了点药恼朱味,谁知他竟醒来后非要报警恼朱味,她吓坏了恼朱味,所以杀了他恼朱味,然后扔进了湖里究渐座。

  闫晓宇能破这个案子也是侥幸恼朱味,他喜欢钓鱼是真的恼朱味,那晚的遭遇也是真的恼朱味,梦里那个头颅一直在想告诉他什么恼朱味,所以他查了恼朱味,查出了张红这个变态的女人恼朱味,案子到这里也算是告了一个段落究渐座。

  此后闫晓宇又来这地方钓鱼恼朱味,黄昏时来恼朱味,天黑透了才走恼朱味,一天他走得晚了点恼朱味,雾又笼罩在了湖面上恼朱味,一个人影站立在湖面上恼朱味,慢慢地想他飘来恼朱味,他的手一抖恼朱味,鱼竿掉在了地上究渐座。人影没有继续向前恼朱味,可闫晓宇清楚地听见影子说了句谢谢恼朱味,然后一股风吹过恼朱味,雾散了恼朱味,人影也消失了究渐座。

Tags: 血色 涟漪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0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