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凶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林深新买了一辆二手丰田凯美瑞车恼朱味,虽然是二手货恼朱味,但是已经花尽了他所有储蓄究渐座。林深站在车子旁看着黑色的金属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恼朱味,就像看着心爱的女人恼朱味,既欢喜又疼爱究渐座。

  “林深行呀!买车啦?”邻居张哥乐呵呵地走过来恼朱味,抱着肩膀看着他的车恼朱味,说:“这车不错呀!几乎全新的究渐座。”

  林深点点头说:“是呀!我也是撞了大运了恼朱味,车主着急用钱恼朱味,所以我是非常便宜就把它拿下了究渐座。”林深说着嘴角咧开了个弧度恼朱味,那模样就像嫖娼后妓女没和他要钱一眼恼朱味,兴奋欣喜究渐座。

  “你小子有福气究渐座。”张哥羡慕地说道究渐座。

  “有事你吱声恼朱味,咱们也有车了究渐座。”林深豪气地拍了拍车究渐座。

  张哥笑着说:“那感情好恼朱味,到时候哥有事可不客气了究渐座。”

  “瞧你!远亲不如近邻恼朱味,和我你客气啥究渐座。”林深得意地回答究渐座。

  俩人正说的火热恼朱味,突然听见张大妈的声音在后面焦急地喊:“立冬快去找车恼朱味,你媳妇要生了究渐座。”

  “嗯!”张立冬顿时慌了手脚恼朱味,慌忙向外跑去究渐座。

  “张哥!坐我的车恼朱味,你去扶嫂子究渐座。”林深自然不能看着不帮忙恼朱味,虽然他并不想帮这个忙究渐座。

  “谢谢你了兄弟究渐座。”张立冬感激地看了林深一眼恼朱味,向自己家里跑去恼朱味,不一会抱着大肚子的张嫂出来恼朱味,只见张嫂满头大汗恼朱味,呻吟一声比一声惨厉恼朱味,林深也被吓坏了恼朱味,手忙脚乱地帮着张立冬把她放进车后座恼朱味,然后他一头钻进车了究渐座。

  车平稳快速地使了出去恼朱味,刚出胡同口恼朱味,林深正想踩油门恼朱味,谁知张嫂突然大叫一声恼朱味,他一脚踩在了刹车上恼朱味,车一顿恼朱味,停了下了究渐座。林深还没来得及反应恼朱味,就听见一个孩子尖锐的哭声恼朱味,他心想坏了一定是撞上孩子了究渐座。他跳下车恼朱味,瞧了一眼恼朱味,要不是刹车及时恼朱味,车前的小孩早就没命了恼朱味,如今他只是被吓了一下恼朱味,坐在地上大哭究渐座。

  林深走过去抱起了他恼朱味,小孩的父母也闻声跑了出来恼朱味,见孩子没事恼朱味,车上又有孕妇恼朱味,他们没难为林深恼朱味,让他把车开走了究渐座。

  这一小插曲过去恼朱味,林深开车更加谨慎了恼朱味,眼睛死死盯着路面恼朱味,就怕有一点点闪失究渐座。

  车一拐弯上了道恼朱味,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起来恼朱味,林深随着车流开的不算慢恼朱味,很快把张嫂送进了附近的医院恼朱味,从医院出来恼朱味,林深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恼朱味,手不由得轻轻颤抖恼朱味,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究渐座。

  “这谁的车呀?”林深的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究渐座。

  林深扭脸一看恼朱味,一个老头正神情古怪的看着他的车究渐座。

  “我的……”林深不高兴有人这么看着他的车恼朱味,语气并不友善究渐座。

  “哦!这车看着面熟究渐座。”老头说完伸出他那双枯枝一般的手恼朱味,摸了摸车身究渐座。

  “干嘛呀?摸摸搜搜的究渐座。”林深说完打开了车门究渐座。

  “等等!小伙子恼朱味,这个车……”

  林深瞧着老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恼朱味,他不耐烦地说:“我的车咋了?”

  “这车是……是凶车究渐座。”老头看见他坐进车里恼朱味,急了喊了一嗓子究渐座。

  “啥?”林深的心咯噔一下恼朱味,头伸出驾驶室瞪着老头骂:“你TM有病吧?”

  “你不信?唉!那就算我没说究渐座。”老头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恼朱味,蹒跚着走开了究渐座。

  林深没多想恼朱味,以为遇见了神经病恼朱味,他开车很快回到了家恼朱味,到家后恼朱味,他把车里里外外擦了个遍恼朱味,累出了一身的汗恼朱味,他正准备去洗澡的时候恼朱味,邻居张哥来电话了恼朱味,告诉他个好消息恼朱味,说他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恼朱味,要好好谢谢他!

  林深一听也挺高兴恼朱味,隐约听见张哥的母亲要回家取东西恼朱味,他自告奋勇地说:“我去接大娘恼朱味,让她等等我究渐座。”

  张哥推让了一下恼朱味,抵不过他的热情恼朱味,道了谢之后说等着他来接究渐座。

  林深挂了电话恼朱味,跳上了车恼朱味,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恼朱味,阴暗的胡同像一只冬眠的怪物沉睡着究渐座。他启动了车子恼朱味,凯美瑞立刻射出两道雪白的光柱恼朱味,僵硬地投映在胡同的深处究渐座。他一脚油门踩下恼朱味,车子跌跌撞撞开了出去恼朱味,突然林深觉得那里不对劲恼朱味,后座好像坐着个人恼朱味,他没敢回头恼朱味,压低了倒车镜恼朱味,见后座上坐着一个长发女人究渐座。这个女人低着头恼朱味,脸趴腿上恼朱味,一头长发低垂着恼朱味,似乎是睡着了究渐座。

  “啊!”林深一脚刹车站住恼朱味,扭头去看恼朱味,后座没人恼朱味,那么刚才是他的幻觉?他又抬头看了看倒车镜恼朱味,女人趴在腿上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恼朱味,正慢慢地抬起来究渐座。

  此刻的林深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恼朱味,他猛地推开了车门究渐座。虽然他感觉自己的浑身都在发抖恼朱味,两条腿也有些不听使唤恼朱味,但他仍然拼命的让自己跑起来究渐座。

  此时的胡同内漆黑如墨恼朱味,他根本辨不清方向恼朱味,他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恼朱味,只是看见门的时候恼朱味,他用手拼命的晃动了几下那扇已经被上了锁的门恼朱味,而后便顺着门缝向里面大声呼喊究渐座。

  在声嘶力竭的喊了一阵之后恼朱味,林深筋疲力尽的瘫坐在了地上究渐座。此刻的他恼朱味,无论如何也不敢再重新走回车里了究渐座。

  当他正瞪着惊恐的眼睛大口大口喘气的时候恼朱味,他听见了一声沉闷的关车门的声音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他听到一种尖利清脆而富有节奏的敲击声恼朱味,那声音来自女人的高跟鞋究渐座。

  脚步声在他不远处停下恼朱味,整个胡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阒寂究渐座。除了他的呼吸声恼朱味,林深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究渐座。

  当他正惊魂未定跑回车上时恼朱味,他的耳边又传来了令他惊惧的高跟鞋敲击水泥地的声音究渐座。

  林深紧紧的靠在车座上恼朱味,双臂紧紧的抱在胸前恼朱味,神经脆弱的濒临崩溃究渐座。可脚步声依然再次响起恼朱味,林深尖叫一声跳起来恼朱味,冲上车恼朱味,一脚踩在油门上究渐座。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恼朱味,他被吓了一跳恼朱味,脚反射条件下踩了刹车究渐座。车站住了恼朱味,林深听见车外一个老太太骂骂咧咧地说:“谁家小王八羔子恼朱味,差点撞死我究渐座。”

  林深的汗顺着脸流了下来恼朱味,心里想着要不是早上张嫂一声尖叫恼朱味,他可能撞死一个孩子恼朱味,如今要不是张哥的电话恼朱味,他差点撞死个老太太恼朱味,经过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恼朱味,他再也不敢开着车了恼朱味,下了车恼朱味,他叫了一辆出租车恼朱味,直奔医院究渐座。

  到医院他没先去张嫂的病房恼朱味,而是满医院里找下午遇见的老头恼朱味,他和好几个人形容老头的相貌特征恼朱味,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恼朱味,只有看门的老头听了他的描述说:“你说的是以前看大门的老头吧?他挺倒霉的恼朱味,晚上开门时被一辆黑色丰田凯美瑞给撞死了究渐座。

  听说撞人的是个女人恼朱味,撞完人她跑了恼朱味,没跑出多远恼朱味,车就撞上了柱子恼朱味,她当时就死了究渐座。”

  林深听完彻底傻掉了恼朱味,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他的车是凶车了恼朱味,要不是遇见张哥一家有福的人恼朱味,他早就惹祸了究渐座。

  不久林深把车送去报废了恼朱味,虽然损失了不少钱恼朱味,可是他认为值得恼朱味,这种车要是卖出去还指不定害死多少人究渐座。

Tags: 都市怪谈 凶车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0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