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空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周一恼朱味,下午四点恼朱味,洛雷收到了徐天的邮件究渐座。上面写道:“洛雷恼朱味,你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恼朱味,大一号仓库的梁上悬着一口红木的棺材吗?”当然记得恼朱味,洛雷和徐天恼朱味,还有邵英费锐耕、张小盒恼朱味,他们都是供销社的职工子女究渐座。大仓库是供销社用来堆放农资的地方恼朱味,建国以来恼朱味,供销系统可是红极一时恼朱味,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逐渐走了下坡路究渐座。洛雷他们家的宿舍区有两个大仓库究渐座。他知道徐天指的是破旧的那个恼朱味,所谓大一号恼朱味,是与后来建的新仓库进行区别的究渐座。大一号仓库年久失修恼朱味,新仓库建成后恼朱味,大一号仓库就空在那里究渐座。除了一些破旧的家什和宿舍区住户丢放的杂物恼朱味,最显眼的恼朱味,莫过于长长的屋梁上悬放着的邵英奶奶早置的棺材究渐座。

  和很多老人一样恼朱味,邵英奶奶害怕火葬恼朱味,她到了60岁的时候恼朱味,就吵着让邵英的父亲请木匠添置了棺材究渐座。老人身体一直硬朗恼朱味,丝毫没有即将离开人世的迹象恼朱味,于是棺材就迟迟派不上用场恼朱味,放又没处放恼朱味,于是就放在了供销社大一号仓库里究渐座。这一放竟然放了30年恼朱味,直到老人90岁撒手西去时恼朱味,她也没有能用上那口棺材恼朱味,而是被火化了究渐座。

  洛雷滚动着鼠标向下看恼朱味,可是邮件下面除了徐天的署名外恼朱味,就什么也没有了究渐座。徐天的邮件勾起了洛雷对往事的回忆究渐座。往事恼朱味,带给他更多的是恐惧究渐座。十岁那年恼朱味,洛雷和张小盒捉迷藏恼朱味,洛雷将整个宿舍区都找遍了恼朱味,也没有找到张小盒的影子究渐座。那时是盛夏的午后恼朱味,户外的阳光将地面都快烤熟了恼朱味,洛雷一头闯进了大一号仓库究渐座。他相信恼朱味,张小盒准是躲在那里面的某个角落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洛雷找遍了各个角落恼朱味,还是没有发现张小盒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他感觉到大一号仓库里不停地散着凉气恼朱味,深深的仓库里除了潮湿的霉味费锐耕、长长的蛛网恼朱味,还有他自己空旷的脚步声究渐座。洛雷一下子就汗毛倒竖起来究渐座。可他又不想为张小盒买冰棍恼朱味,因为两人捉迷藏前已经约定恼朱味,如果张小盒被他找到了恼朱味,买冰棍的人就是张小盒恼朱味,反之恼朱味,就是洛雷究渐座。

  洛雷大着胆子抬起了头恼朱味,那棺材刚刚被桐油刷过恼朱味,锃亮的究渐座。洛雷第一次感觉到这棺材吊得竟然如此之矮恼朱味,他伸出手都快够得到了究渐座。他找来一张旧桌子爬到了上面恼朱味,伸手刚好能够着棺材的腰身部位究渐座。洛雷伸出手去恼朱味,拍了拍棺身究渐座。如果张小盒在里面恼朱味,他一定会爬出来的究渐座。洛雷就等着棺盖被翻起恼朱味,里面爬出张小盒究渐座。然而恼朱味,棺材里毫无动静究渐座。洛雷失望地跳下桌子恼朱味,正要将桌子搬回原处恼朱味,猛听到有人阴森森地问道:“是谁在敲门啊?”洛雷立即判断出这声音来自头顶恼朱味,如果这是男音恼朱味,也吓不倒洛雷恼朱味,因为他一直认为张小盒就在那里面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分明就是女声恼朱味,听起来和邵英奶奶的口音几乎一样恼朱味,颤巍巍的略带点鼻音究渐座。洛雷一下子就吓瘫了恼朱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究渐座。

  张小盒和邵英两人依次从棺材里站起身来恼朱味,攀到屋梁上恼朱味,然后又跳下来恼朱味,哈哈大笑着对洛雷说:“怎么样恼朱味,胆小鬼恼朱味,该你买冰棍了吧?”洛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小盒和邵英恼朱味,人却毫无反应究渐座。

  邵英和张小盒摇了摇洛雷恼朱味,邵英还胳肢了一下洛雷的腋窝恼朱味,可洛雷还是没有动静究渐座。邵英胆小恼朱味,她惊叫着跑了出去恼朱味,一边跑一边喊:“不得了啦恼朱味,洛雷吓死啦究渐座。”

  张小盒情知不妙恼朱味,也吓得逃回了家中究渐座。洛雷的父母闻讯赶来恼朱味,供销社的宿舍区炸开了锅究渐座。洛雷的父亲是供销社主任恼朱味,他自然不肯放过始作俑者的张小盒恼朱味,尤其是他在工作中一直驯服不了张小盒的父亲恼朱味,这次自然是给了他一个契机究渐座。还有恼朱味,邵英奶奶的棺材也令他心烦:什么都可以放在大一号仓库恼朱味,可为什么非得要放一口棺材呢!

  洛雷肯定没有被吓死恼朱味,可是洛雷的父亲借此良机恼朱味,大发了一阵淫威恼朱味,并从这两家身上索取了很多好处究渐座。那是20世纪80年代的中期恼朱味,距离现在已经是20多年过去了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洛雷不知道徐天怎么会想起这件事来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洛雷和供销社里走出的几个孩子自从上了大学费锐耕、参加工作后就很少有联系恼朱味,就连小时候恼朱味,他也很少和大一号仓库后面一排小房子里住着的徐天一起玩究渐座。“他们是单职工家庭恼朱味,穷得要死恼朱味,身上也脏死了恼朱味,不要和他们玩究渐座。”洛雷的妈妈这样教育洛雷究渐座。

  洛雷没有理睬徐天恼朱味,甚至连邮件也没有回究渐座。他现在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部长恼朱味,前段时间听说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的徐天失业了恼朱味,徐天现在来套近乎恼朱味,极有可能是想在自己手下谋个职位究渐座。洛雷不禁有些后悔恼朱味,为什么那次回去时恼朱味,把自己的邮箱地址留给徐天呢究渐座。

  妻子邵英看到洛雷脸色有些不悦恼朱味,问道:“是垃圾邮件吧?别理这些恼朱味,真是的恼朱味,现在缴费邮箱都过滤不了广告了究渐座。”

  洛雷笑着点点头恼朱味,应了声“是啊”恼朱味,然后点击删除了徐天的邮件恼朱味,心里思索着恼朱味,徐天既然提到这事恼朱味,绝对不会就此结束的恼朱味,他会有要求恼朱味,那就等着他的要求吧究渐座。

  隔了两天恼朱味,徐天果然来了第二封邮件究渐座。“相信第一封邮件你已经收到了究渐座。我最近经常做噩梦恼朱味,梦见那口空棺材里面睡了人恼朱味,有时是你恼朱味,有时是你的父亲恼朱味,你们父子俩的脸孔不停地交替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恼朱味,这让我感觉到烦闷恼朱味,这些梦境恼朱味,是不是在提示我恼朱味,你们早就该死了?每次噩梦醒来恼朱味,我都不自觉地想到你恼朱味,还有你父亲的所作所为究渐座。比如恼朱味,你父亲当年以你被吓为借口恼朱味,在那个大一号仓库里奸污了张小盒的母亲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我家就在仓库的后面恼朱味,妈妈经常让我走进仓库拾点柴火什么的恼朱味,那些在你们眼里不算什么恼朱味,可对于我家来说恼朱味,就是宝贝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经常担心有其他人走进仓库恼朱味,抢在我前面拿起了能用的东西究渐座。仓库里只要一有动静恼朱味,我就跑去看恼朱味,什么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究渐座。”

  看完了这封邮件恼朱味,洛雷阴阴地笑了笑恼朱味,又点击删除了究渐座。父亲已经去世了恼朱味,就算他做过什么坏事被徐天看见了恼朱味,那又能怎么样?他徐天总不能到阎王那里去检举揭发父亲的罪状吧究渐座。

  徐天的第三封邮件让洛雷不得不回复了究渐座。“你想要什么恼朱味,就直说吧究渐座。”洛雷写道恼朱味,心里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究渐座。

  “我要工作恼朱味,我失业了恼朱味,妻子成天和我吵架恼朱味,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恼朱味,能够帮助我的只有你究渐座。请你务必相信恼朱味,我没有勒索你的意思恼朱味,只是你是个狠毒的人恼朱味,我了解过恼朱味,你得不到好处恼朱味,轻易不会帮助别人究渐座。而好处恼朱味,恰恰是我没有的究渐座。我断定恼朱味,只要我一开口恼朱味,肯定会被你拒绝究渐座。”徐天的回信几乎只隔了一分钟究渐座。

  洛雷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一个电话恼朱味,很快就在技术科给徐天谋了份检验员的工作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徐天就赶来上班了究渐座。

Tags: 悬疑故事 空棺

本文网址:/guigushi/15400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