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一抹血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小凤和路北费锐耕、江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究渐座。小凤本来喜欢路北恼朱味,可惜一年前路北的家突然起火恼朱味,路北被活活烧死在家里究渐座。

  小凤很难过恼朱味,还好有江涛一直陪着他照顾着她恼朱味,一年后的今天恼朱味,她嫁给江涛恼朱味,毕竟他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究渐座。

  婚房是小凤亲手布置的恼朱味,也不知道她是特别喜欢红色恼朱味,还是为了突出结婚的喜庆恼朱味,她把新房里的一切布置成了红色恼朱味,红色的窗帘恼朱味,红色的床罩恼朱味,红色的地毯恼朱味,连灯光都是红色的恼朱味,映的小屋一片血红究渐座。

  江涛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恼朱味,回到了新房恼朱味,小凤正靠在床头上休息恼朱味,鲜红的旗袍显得她的皮肤粉嫩嫩的恼朱味,发出诱人的光芒究渐座。他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恼朱味,把她压在了身下究渐座。

  可当他看见小凤在流泪的时候恼朱味,他的欲望一下子熄灭了恼朱味,他擦着她脸上的泪问:“宝贝怎么哭了恼朱味,大喜的日子恼朱味,多不吉利恼朱味,来!让哥哥抱抱究渐座。”说着将她抱在了怀里究渐座。

  “江涛恼朱味,我有件事想问你究渐座。”小凤窝在他怀里恼朱味,幽幽地说道究渐座。

  “宝贝!问吧!什么事哥哥都不会隐瞒你究渐座。”江涛闻着她的秀发恼朱味,嘴里说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究渐座。

  “路北是不是你杀的?”小凤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究渐座。

  江涛的心一惊恼朱味,“宝贝!你怀疑路北是我杀的?你怎么会这么想?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恼朱味,我怎么可能会杀他?”

  小凤冷笑道:“因为你想得到我究渐座。”

  江涛一下子跳了起来恼朱味,脸色铁青地大吼:“小凤你中邪了吧?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是我们的大喜日子恼朱味,你老提个死鬼干什么恼朱味,存心找不自在恼朱味,还是你对他余情未了?”

  “真的不是你?”小凤的声调明显低了很多恼朱味,看样子她也不确定究渐座。

  江涛望着窗外渐渐发白的天空恼朱味,说:“好了恼朱味,先别瞎猜了恼朱味,我保证我没杀他恼朱味,行不行?”

  “你敢发毒誓?”

  “这个……好!如果我江涛杀死了好友路北恼朱味,让我不得好死究渐座。”江涛咬着牙发完的毒誓恼朱味,才换来了小凤脸上的一丝笑容究渐座。

  发完了毒誓江涛再也没了激情恼朱味,草草换睡衣躺在了床上恼朱味,而小凤没睡恼朱味,坐在梳妆台前一下一下地梳着头恼朱味,她的动作缓慢单调恼朱味,江涛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究渐座。

  睡到半夜他猛然惊醒恼朱味,正看眼睛见到的是满室的血红恼朱味,他险些惊叫出声恼朱味,一激灵坐起来看见小凤还坐在梳妆台旁梳头恼朱味,动作依旧究渐座。

  “宝贝恼朱味,还不睡呀?”他柔声问了一嗓子究渐座。

  “这就睡恼朱味,好像因为太兴奋了恼朱味,睡不着究渐座。”小凤说着说着突然咯咯笑了起来恼朱味,然后慢慢转身恼朱味,她的脸竟然变成了一张男人的脸恼朱味,这张脸正冲着江涛阴阴地笑究渐座。

  “哎呀妈呀……”江涛大叫整个人向后退人差点没掉在了地上究渐座。

  “你怕什么?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路北呀!”小凤的声音依旧恼朱味,可是内容却让他心惊肉跳究渐座。

  “路北恼朱味,你到底想干什么?”江涛尖叫恼朱味,脸色灰白如土究渐座。

  “当然是祝贺你结婚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她站起身子向他走来究渐座。

  他战战兢兢地大叫:“你恼朱味,你别过去究渐座。是我杀了你不假恼朱味,可是我也是没办法恼朱味,我爱小凤恼朱味,爱她胜过爱我的生命恼朱味,可是你……你只想玩弄她恼朱味,你说你不会和小凤这种女人结婚恼朱味,太认真恼朱味,婚后想出去有个鬼混恼朱味,怕她要死要活的恼朱味,可她偏偏那么傻恼朱味,爱上了你恼朱味,对我看都不看一眼……”

  “就算这样恼朱味,你也不至于防火活活烧死我吧?你知道火烧在皮肤上是什么感觉吗?嗤嗤的冒油声费锐耕、骨头的嘎嘣声恼朱味,这种声响一直徘徊在我耳边恼朱味,让我无法安宁恼朱味,所以我来了恼朱味,在你们结婚的头一天我给小凤托了梦恼朱味,我告诉她恼朱味,你杀我了恼朱味,让她不要嫁给你恼朱味,谁知道她还是嫁了恼朱味,还相信你的毒誓恼朱味,呵呵!好吧!我就让你的毒誓变成现实究渐座。”说着她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江涛的脖子究渐座。

  “不要……”江涛大叫着惊醒恼朱味,一下子坐了起来恼朱味,满脸的汗恼朱味,此时他尚未从惊愕中缓过神来恼朱味,目光呆滞恼朱味,喃喃地反复念着是我杀了你恼朱味,是我杀了你……

  “你在说什么?”身边的小凤被她吵醒了恼朱味,正用瞪着一双眼睛惊讶地望着他究渐座。

  “哦!我做了一个恶梦究渐座。”江涛忙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水恼朱味,起身走到了阳台恼朱味,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恼朱味,几盏昏暗的路灯有气无力地照着地面恼朱味,照得天空恍恍惚惚究渐座。抬头看去空中没有一颗星星恼朱味,月亮也不知跑哪去了恼朱味,整个苍穹就像涂了一层浓黑的墨汁恼朱味,黑得那么不自然究渐座。他痛苦地抱住头恼朱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因为刚才的梦恼朱味,他的双腿还在颤抖恼朱味,他不知道在梦里他喊了什么恼朱味,小凤听见了多少恼朱味,刚才她怀疑的目光已经给了他危险的信号恼朱味,他害怕恼朱味,紧紧抓住阳台的边缘恼朱味,手背上的青筋一一因为用力突显出来究渐座。

  这时身后的门缓缓开了恼朱味,小凤裹着睡衣走了出来究渐座。

  “你怎么出来了恼朱味,外面冷恼朱味,快回去究渐座。”江涛说着伸手想要拦住她恼朱味,她猛然抬头恶狠狠地说:“再冷能有地下冷吗?我躺在冰冷的地下已经一年了恼朱味,哈哈哈……”小凤的嘴里发出了一连串的怪笑声恼朱味,吓得江涛浑身一阵究渐座。

  “你……你到底是谁?”

  “你猜哪?”小凤眨眨眼睛恼朱味,这个动作很调皮恼朱味,是路北的专利究渐座。

  “路北?”江涛浑身一颤恼朱味,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究渐座。

  “是的!我是路北恼朱味,我来找你索命了究渐座。”说着她冷笑着向江涛步步逼近恼朱味,江涛又惊又怕恼朱味,快速向后退去恼朱味,后背撞在了阳台的边缘恼朱味,退不可退究渐座。

  小凤的速度更快恼朱味,眨眼间恼朱味,已经和他面对面站在了一起恼朱味,江涛惊的尖叫恼朱味,向后一仰身整个身体向外坠去究渐座。

  “不要……”突然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恼朱味,他抬头看见小凤那张吃力的脸究渐座。

  “放开吧!我会把你拉下来的究渐座。”江涛说着要松开她的手究渐座。

  “不要……”小凤哭着喊究渐座。

  “小凤是你吗?你放手吧!是我放火烧死了路北恼朱味,你应该恨我才是恼朱味,现在你放手恼朱味,正好可以为他报仇究渐座。”

  “可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恼朱味,我也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恼朱味,江涛别放弃恼朱味,我拉你上来恼朱味,你去自首好不好?”

  “好!”江涛泣不成声恼朱味,另一只胳膊努力地向上伸恼朱味,已经搭上了阳台的边缘恼朱味,小凤的脸上突然荡起了奇怪的笑容恼朱味,她的手就在此时慢慢的松开了究渐座。

  “啊……”的一声尖叫恼朱味,江涛从十四楼跌了下去恼朱味,砰一声血花四溅恼朱味,远远看去一抹血红究渐座。

  小凤揉了揉手腕恼朱味,嘴角的笑容更加诡异究渐座。

Tags: 血红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9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