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江峰是个有两条命案在身的逃犯恼朱味,他在自家的床上杀死了妻子和一个男人恼朱味,然后逃了出来恼朱味,他知道警察很快就会根据他留下的蛛丝马迹找到他恼朱味,他必须经常换藏匿的地方才行恼朱味,他不能乘车恼朱味,不能去人多的地方恼朱味,不能躲在亲戚家中恼朱味,所能藏的地方也就剩下野地和山里恼朱味,他们这里的山不算高恼朱味,山上的树很茂盛恼朱味,他躲在这里还算安全恼朱味,只是吃的东西很少恼朱味,有时转悠一天都找不到一点能吃的东西究渐座。

  一天晚上他又累又困躺在一棵树下睡着了恼朱味,睡着睡着他突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恼朱味,他警觉地睁开眼睛恼朱味,看见一个少女站在她面前恼朱味,月光柔柔地洒在她的脸上恼朱味,宛如林间的精灵究渐座。

  “你是谁?”少女好奇地问究渐座。

  “我?呵呵!我说我是个杀人犯你信吗?”江峰嘴角微扬邪恶地笑了笑恼朱味,他相信下一秒少女就会落荒而逃究渐座。

  可是少女没有跑恼朱味,她瞪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问:“杀人犯又怎么样?”

  “咳咳……不怎么样!”江峰不笑了恼朱味,他闭上眼睛很疲惫地说:“快滚恼朱味,不然我杀了你究渐座。”

  “你哪还有力量杀人?”少女不但没走还蹲在了他面前恼朱味,冰冷的手摸在他的额头上恼朱味,他浑身一颤究渐座。

  “你生病了恼朱味,走恼朱味,跟我回去究渐座。”少女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恼朱味,他愣住了恼朱味,傻傻地被少女牵着走进一座小村子恼朱味,星星点点的几户人家恼朱味,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冷淡恼朱味,看着他的眼神都很凌厉恼朱味,要不是一直被少女牵着手恼朱味,他真有可能落荒而逃究渐座。

  “瞧!我家到了究渐座。”少女指着一间奇怪的小屋恼朱味,笑着拉着他的手了进去究渐座。

  小屋里很简陋恼朱味,连个窗户都没有黑漆漆的恼朱味,少女让他在炕上休息恼朱味,说她去弄药恼朱味,说完也没等他回答就跑了出去究渐座。

  江峰也累了恼朱味,合上眼很快睡着了恼朱味,醒来时恼朱味,屋里还是很黑恼朱味,他喂喂地叫了几声恼朱味,没见少女开口恼朱味,他摸索着想找门出去恼朱味,可是怎么摸也摸不到门究渐座。

  “你醒了?”少女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恼朱味,吓了他一跳究渐座。

  “你去哪了?”江峰紧张地问恼朱味,他担心少女去告密究渐座。

  “有一对新人结婚恼朱味,我看热闹去了恼朱味,现在正好开席了恼朱味,我们去吃吧!”说着她拉住江峰的手恼朱味,江峰只感觉眼前一亮恼朱味,也不知道怎么走出来的恼朱味,人已经站在了屋外究渐座。

  不远处果然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唢呐声恼朱味,他听得一愣恼朱味,都什么年代了结婚还用这个?他好奇地跟着少女走了过去恼朱味,远远看见空地里摆着几座酒席恼朱味,一对穿着大红礼服的两个人正在敬酒恼朱味,他们悄悄地坐在一张人少的桌子上恼朱味,不久那对新人向他们走来恼朱味,正想开吃的江峰猛然抬起头恼朱味,看清那对新人的脸恼朱味,江峰大惊恼朱味,竟然是妻子和她的奸夫恼朱味,他突然站起恼朱味,正要冲过去的时候恼朱味,少女抓住了他的手腕恼朱味,冲着他摇摇头究渐座。

  “你抓住我干嘛恼朱味,你知道他们是谁?一个是我的妻子恼朱味,一个是她的野汉子恼朱味,她给我带了绿帽子恼朱味,我能看着他们欢欢喜喜地在一起?”说着就要冲出去究渐座。

  “难道你忘了恼朱味,你同时也杀了他们吗?”少女突然阴森地说道究渐座。

  江峰一下子就傻了恼朱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恼朱味,突然发现面前的食物变了恼朱味,都是血淋淋的内脏恼朱味,身边的这些人还在大吃恼朱味,那些鲜红的血不住地从他们的嘴角流下来恼朱味,恐怖的让人胆颤究渐座。

  “你也吃呀?”少女一边把一块跳动的心放在嘴里恼朱味,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究渐座。

  “啊!……”江峰吓得尖叫失声恼朱味,眼看着这些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恼朱味,有些人还好奇的向他走来恼朱味,他两眼一翻昏了过去究渐座。

  醒来时恼朱味,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圈坟圈子里恼朱味,头就枕在一座坟头上恼朱味,上面少女的照片笑得天真浪漫恼朱味,此时夕阳已沉恼朱味,天地变得灰蒙蒙的究渐座。

  他不敢多呆恼朱味,沿着一条崎岖的小道上慢慢地走究渐座。与此同时恼朱味,四周突然刮起了风恼朱味,吹得小道旁的大树哗哗作响恼朱味,好像无数个张牙舞爪的妖怪究渐座。

  他不得不加快了脚步恼朱味,走着走着恼朱味,他蓦地停了下来——他听到了某种声音究渐座。不是脚步声恼朱味,不是风声恼朱味,也不是两边树叶摩挲的声音究渐座。他仔细聆听恼朱味,这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恼朱味,是轻轻的喘息声恼朱味,带着丝丝冷气究渐座。

  他猛地回头向后看去恼朱味,身后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恼朱味,他只好继续前进小跑着恼朱味,希望能走出这条崎岖的小道恼朱味,走出这片怪异的树林恼朱味,终于他看见了树林的尽头恼朱味,他激动地跑了起来恼朱味,可踏出树林的那一刻究渐座。他却一下呆住了究渐座。此时恼朱味,月光暗淡恼朱味,朦胧中一男一女挡住了他的去路究渐座。

  听见他的脚步声恼朱味,俩人慢慢回过头究渐座。竟然是妻子和那个男人恼朱味,他们正冲着他微笑恼朱味,僵硬的脚步一步步向他逼近恼朱味,他们胸前的伤口还清晰可见恼朱味,血不断从伤口里涌出来恼朱味,啪嗒啪嗒滴在地上恼朱味,怵目惊心究渐座。江峰被吓傻了恼朱味,再也没有刚才的狠劲恼朱味,身体颤抖着向后退恼朱味,忽然恼朱味,妻子说话了恼朱味,她笑眯眯地说:“你逃不掉了……”她是话音刚落恼朱味,一双枯骨般的手恼朱味,猛地从向去恼朱味,一把抓住了江峰的脖领子恼朱味,要将他拖进了土里究渐座。他剧烈挣扎恼朱味,大声喊叫恼朱味,绝望和恐惧同时袭击着他的心究渐座。

  就在这是少女出现了恼朱味,她拽开了抓在江峰身上的手恼朱味,冲着他淡淡一笑说:“逃避总不是办法恼朱味,我相信你敢做就敢当……”然而少女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恼朱味,就妻子和那男人硬生生拉到了凉冰冰的土里一切又恢复了安静究渐座。

  江峰看着少女消失的地方发呆恼朱味,她清澈的眼眸似乎正冲着他温柔地微笑恼朱味,他决定听少女的话不再逃避了恼朱味,回去自首究渐座。

Tags: 鬼界 鬼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9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