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车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夜深恼朱味,车里很颠簸恼朱味,我几乎快要吐出血来恼朱味,狠狠敲了一下阿杰的头恼朱味,“你能不能开慢点恼朱味,早知道他妈的不坐你车了究渐座。”

  阿杰躲闪着恼朱味,原本就小的眼睛竟然变成了一条缝恼朱味,“没事啦恼朱味,大半夜的哪有车恼朱味,开快点早点回家啦究渐座。”

  “欸恼朱味,睁眼看路啊!”

  “啊……!”

  车子慢了下来恼朱味,我小声问着阿杰:“我们难道不下车看一下吗?”

  阿杰摇头恼朱味,“不恼朱味,没事恼朱味,那不是人恼朱味,谁会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啊究渐座。”

  我还想说什么恼朱味,阿杰拼命地摇头恼朱味,嘴里说着:“不会费锐耕、一定是什么小动物跑到路边费锐耕、一定是这样的究渐座。”

  我再也不敢多说半句恼朱味,醉意和困意全都烟消云散究渐座。

  --《车祸》

  “欸恼朱味,你这死丫头恼朱味,干嘛坐在我车顶啊!”

  刚从宾馆走出来恼朱味,见到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竟然坐在阿杰的车顶恼朱味,边嗑着瓜子恼朱味,便看着来往的行人究渐座。见我对她喊着恼朱味,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恼朱味,我又叫了一声恼朱味,她才瞪大眼睛注视着我恼朱味,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是在叫我?”

  我没好气的问:“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坐在车顶吗?”

  “天呀恼朱味,你能看的到我?”女孩很惊讶究渐座。

  我觉得自己在跟一个白痴讲话一样恼朱味,“废话恼朱味,你一个大活人恼朱味,我又不是瞎子恼朱味,干嘛看不到你啊究渐座。”

  女孩突然扑到我身上恼朱味,抱住我恼朱味,“天呐恼朱味,太好了恼朱味,终于有人能看到我了究渐座。”

  “欸恼朱味,这大白天的不要乱来啊究渐座。”我一边推她恼朱味,一边转过头去究渐座。

  “你不知道吗?我是鬼魂啊恼朱味,昨天夜里就莫名其妙的被车撞死了究渐座。”

  我一下子楞住恼朱味,“你是鬼魂?怎么证明?”

  女孩眨眨眼恼朱味,没开门便直接坐进了车里恼朱味,然后穿过了车顶恼朱味,又退回去从车底爬出来恼朱味,玩的不亦乐乎究渐座。

  我一下子傻掉了恼朱味,难不成是我和阿杰昨晚撞死的那个人的鬼魂恼朱味,看样子她应该不知道是谁撞死她的吧究渐座。

  “好了费锐耕、好了恼朱味,不要玩了究渐座。你说你是鬼魂我相信恼朱味,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害死你的?”

  女孩摇摇头恼朱味,“当时很黑恼朱味,车灯很亮恼朱味,我根本看不清楚究渐座。”

  我长长舒了口气恼朱味,“那你不去投胎恼朱味,干嘛在这里啊!”

  女孩一脸无奈:“我找不到尸体恼朱味,没办法投胎恼朱味,只有待在这里恼朱味,一整天都没有人跟我玩恼朱味,还好碰到你恼朱味,你来陪我玩吧究渐座。”

  “我还有事要做呢恼朱味,哪有时间陪你玩究渐座。”我嘴上说着恼朱味,心里却虚得很恼朱味,万一被她知道我就完蛋了究渐座。

  女孩叉着腰恼朱味,“你不跟我玩恼朱味,我跟你玩恼朱味,以后我就跟着你啦!”

  三天后恼朱味,当夜里回来打开房门的我看见了阿杰恼朱味,马上意识到阿杰是看不到安雅的恼朱味,赶忙对他使眼色恼朱味,该死的阿杰非但没有会意恼朱味,反而主动把话题转到那里究渐座。

  “前两天听说你被哪个鬼魂缠住了恼朱味,今天特地过来瞧瞧是不是真的究渐座。”

  我赶忙上去捂他的嘴恼朱味,“骗你干嘛恼朱味,反正你是看不到的究渐座。”然后小声在他耳边说:“她现在就在这儿?”

  阿杰一把推开我恼朱味,我闻到了白酒的气息恼朱味,“谁在这?哪个鬼魂吗?她现在知不知道是我们把她撞死的究渐座。”

  我的手停在半空中恼朱味,转身瞧着身后的安雅的鬼魂恼朱味,一瞬间她也明白了一切恼朱味,周围的家具迅速晃动起来恼朱味,阿杰吓得蜷缩成一团究渐座。

  我立刻跪到她面前恼朱味,“安雅恼朱味,我……”想要解释恼朱味,又觉得此刻全都没了意义恼朱味,于是改口道:“我愿承担一切惩罚恼朱味,你杀了我吧恼朱味,我到阴间给你赔罪究渐座。”

  安雅拼命地摇头恼朱味,然后消失在眼前恼朱味,周围的一切开始平静下来究渐座。阿杰半天才问了句:“她走了吗?”

  我点点头恼朱味,心里却没有半点庆幸恼朱味,想到这几天里与安雅的相处恼朱味,心里莫名的空虚究渐座。原来心里一直担心的不是实事真相浮出水面后的惩罚恼朱味,而是从此不能回到的过去究渐座。

  第三天夜里恼朱味,车子开得一样飞快恼朱味,但这次我觉丝毫不觉得有多快恼朱味,身后响着鸣笛声恼朱味,我看了眼怀里安雅的尸体恼朱味,又望了眼身后追赶的警车究渐座。

  “阿杰恼朱味,甩掉他们究渐座。”

  我一定要为安雅做最后一件事恼朱味,把她的尸体从里院里偷出来恼朱味,和灵魂结合在一起恼朱味,这样她便可以安心的投胎了究渐座。

  转了几十条巷子恼朱味,终于甩掉了警车恼朱味,车子马上开到高速路口恼朱味,阿杰一脚油门撞开拦路的杆究渐座。马上就到那个转弯处的案发现场了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转弯处迎面驶来一辆卡车恼朱味,灯光打在阿杰脸上恼朱味,阿杰情急中忙打方向盘究渐座。

  “砰”的一声眼前一团黑气袭来恼朱味,等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恼朱味,我已倒在路边恼朱味,对面便是安雅的尸体卡在了车里究渐座。我急忙爬过去恼朱味,从车里死命的拉出安雅恼朱味,把她抱在怀里恼朱味,哭着喊她的名字究渐座。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咳嗽的声音恼朱味,突然恼朱味,安雅张开眼睛恼朱味,天啊恼朱味,她醒了究渐座。安雅醒了恼朱味,她茫然的环顾着四周恼朱味,仿佛跟没有看到我恼朱味,正奇怪的时候恼朱味,耳边传来阿杰的哭喊声:“小郎费锐耕、小郎--”

  奇怪恼朱味,他在叫我恼朱味,我转过头时恼朱味,发现了阿杰怀中自己的尸体恼朱味,我低头看着自己双手恼朱味,夜色中显得忽明忽暗恼朱味,原来我也死了恼朱味,现在只有一副灵魂究渐座。可是安雅活了恼朱味,她的灵魂找到了身体……

  “放心啦恼朱味,医生说你很快就会出院的究渐座。”

  安雅坐在轮椅上恼朱味,被母亲推着在花园里闲逛恼朱味,远处走来两名刑警恼朱味,朝她的方向走来究渐座。

  “警长恼朱味,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安雅母亲问究渐座。

  “没什么恼朱味,只是要了解下情况!”警官说:“请问安雅小姐认不认识照片上这两个人?他们是前天晚上把您从医院抢走的人究渐座。”

  警官手里举着阿杰和小郎的照片恼朱味,安雅皱着眉恼朱味,摇摇头恼朱味,“我不认得他们究渐座。”

  “真的吗?”警官又问了一遍恼朱味,安雅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恼朱味,警官点点头恼朱味,“那不好意思恼朱味,打扰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转身便走恼朱味,走的时候恼朱味,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一张照片究渐座。

  安雅低头恼朱味,拾起那张照片恼朱味,皱着眉头恼朱味,“他是谁呢?”

Tags: 车祸 鬼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