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末班车里的老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暮色已经降临恼朱味,伍全气喘吁吁地跑到一座站牌前恼朱味,他看着路上逐渐稀少的人流和车辆恼朱味,以及逐渐多起来的灯光恼朱味,心想“糟糕恼朱味,今天可能连末班车都赶不上了究渐座。”

  想到这里恼朱味,他开始咒骂老板究渐座。

  “为什么每次下班后总是有突然来的必须要做的事?为什么留下来加班的总是我?为什么一个办公室的小王次次都能够狡猾地逃脱掉……”

  不知道骂了多久恼朱味,眼前一片淡淡的黑色恼朱味,如同黑纱铺天盖地笼罩下来恼朱味,打开手机一看恼朱味,六点四十分了恼朱味,深秋的季节恼朱味,天黑得较早究渐座。路旁的树上恼朱味,几片叶子慢悠悠掉落下来恼朱味,跟伍全焦急的心理形成对比究渐座。

  从这里距离自己的小出租房恼朱味,有五个站的路程恼朱味,坐公交车才两元恼朱味,如果打的则可能是十倍多恼朱味,自己刚来这里工作两个多月恼朱味,身上的钱除了房租和生活费以外恼朱味,几乎所剩无几了恼朱味,伍全每天恨不得一块钱分成两块钱用究渐座。而他喜欢坐公交车恼朱味,还有一个原因恼朱味,他常坐的那班公交车323是一辆无人售票车恼朱味,全程票价2元恼朱味,每当他有一些破损得极严重的一元之类恼朱味,都被他塞到投币箱里去了恼朱味,而那样的钱在别的地方根本花不出去究渐座。

  而且不久前恼朱味,伍全还剑到了十来个游戏币恼朱味,它的外貌跟一元硬币简直一模一样恼朱味,为了省钱而绞尽脑汁的伍全恼朱味,甚至还起了个歪心思恼朱味,把这些游戏币用来坐公交车恼朱味,反正它们的模样远远看去根本发现不了恼朱味,而司机的座位距离投币箱也不太近究渐座。

  这样想着恼朱味,伍全就投入了行动——前几天坐公交车恼朱味,他都是使用游戏币究渐座。

  一辆公交车停在了站牌前恼朱味,不知道是因为夜色的缘故恼朱味,还是伍全的错觉恼朱味,那车看起来浑身泛着一层薄薄黑气恼朱味,车身上的323也不是很清楚究渐座。伍全急忙奔跑过去恼朱味,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恼朱味,公交车却停下了来恼朱味,前车门正对着伍全恼朱味,他就上车了究渐座。

  他想恼朱味,不管坐错车没有恼朱味,总能顺一段路恼朱味,反正这一带的路段他都很熟悉恼朱味,而现在还看得清楚路恼朱味,如果车在他要经过的路段行驶恼朱味,他就一直坐着恼朱味,如果跑到了别的路段恼朱味,他赶紧下车恼朱味,那时候再打车恼朱味,也能便宜不少究渐座。

  上车以后恼朱味,伍全发现果然坐错车了恼朱味,这辆车不是323恼朱味,而是333究渐座。

  很奇怪恼朱味,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辆公交车恼朱味,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它很晚恼朱味,而伍全每天必须乘坐的323比它早恼朱味,他没有看到而已究渐座。反正已经打好了算盘恼朱味,伍全掏出钱包恼朱味,摸索着将夹层里两个银色游戏币拿出来恼朱味,正准备放进投币箱时恼朱味,司机一个急刹车恼朱味,车身猛地一停恼朱味,“咣当”两声恼朱味,游戏币掉到车里恼朱味,不知滚向了何方究渐座。

  原来是有人上车了恼朱味,新的乘客上车后恼朱味,往投币箱里塞了两张纸币恼朱味,然后往车里走去究渐座。伍全觉得这个人的脸色非常白恼朱味,但他没有多想恼朱味,而是让那乘客走过去恼朱味,然后对司机说:“司机师傅恼朱味,你也看到了恼朱味,我刚才的两个硬币掉在你的车里了恼朱味,我现在已经没有零钱恼朱味,反正是掉在你车上恼朱味,你回总站的时候恼朱味,再找找看就可以了恼朱味,就在前面这一片地方恼朱味,应该很好找的究渐座。”

  司机没有说话恼朱味,甚至面无表情究渐座。伍全觉得这是默认了他刚才的话恼朱味,于是准备向车里的后面走去究渐座。

  “再投一次!”车里有个老人突然大声说道究渐座。

  心里的窃喜还没来得及蔓延恼朱味,伍全吓了一跳恼朱味,他下意识地朝老人看去恼朱味,大约六十多岁恼朱味,身材高而瘦恼朱味,但是属于那种精瘦恼朱味,颇有力道的感觉究渐座。

  车厢里的人都默不作声恼朱味,也没有将头转来转去看热闹恼朱味,全都面无表情究渐座。伍全心里开始有了诧异恼朱味,这不符合中国人的习惯呀究渐座。

  “小伙子恼朱味,你怎么能够耍赖?请再投一次!”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究渐座。

  “请问你是?”伍全忍不住问道究渐座。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乘客恼朱味,实在看不惯现在的小年轻诸多不好的行为习惯恼朱味,况且年纪轻轻恼朱味,还在这些小钱上计较恼朱味,前途堪忧啊究渐座。”老人说究渐座。

  一听他只是个乘客恼朱味,伍全松了口气恼朱味,不愿意搭理他了恼朱味,他转过头去问司机恼朱味,“司机师傅恼朱味,你说呢恼朱味,我应该再投一次吗?”

  司机依然不说话恼朱味,依然面无表情究渐座。伍全得意起来恼朱味,他赶紧走向车厢的后面恼朱味,那里还有好几个位置究渐座。

  谁知道这时恼朱味,老人竟然站起身来恼朱味,径直朝伍全走过来恼朱味,拦在了他的面前恼朱味,“你如果不重新投一次恼朱味,我就不放你过去!”

  “我尊重你是老人恼朱味,不跟你计较究渐座。你不让我过去恼朱味,我就站在这里算了恼朱味,反正我只是搭乘一段路而已恼朱味,可能就快下车了究渐座。”伍全有点无赖地说究渐座。

  老人一把抓住伍全的手恼朱味,使劲把他往车前门投币箱那里拉恼朱味,老人可能练过太极恼朱味,看似动作轻缓恼朱味,但竟让年轻力壮的伍全无法挣脱恼朱味,而且很快被老人拉到了投币箱面前究渐座。

  伍全觉得非常没面子恼朱味,虽然这一车人都没有发表过任何看法恼朱味,没人出声恼朱味,也没有人看他们的热闹恼朱味,但这不代表他们的心里没有在嘲笑他究渐座。于是他忍不住拿出了钱包恼朱味,拿出两张一元的纸币恼朱味,心疼了一下恼朱味,但还是塞进了投币箱究渐座。

  “还差一元!”老人厉声喝道究渐座。

  “我刚才明明投的是两张一元的!”伍全禁不住大声辩白着究渐座。

  “我分明看到你只投了一张!”老人声音更大了究渐座。

  伍全也生气了恼朱味,“我敬重你岁数大恼朱味,但并不意味着我怕你恼朱味,你再没事找碴恼朱味,小心我……”

  “你还威胁我?你坐车不给钱恼朱味,你还有理了?”老人把伍全的手抓得更紧了恼朱味,他朝司机说:“师傅恼朱味,我们吵架会影响车里的其他乘客恼朱味,请你把车停下来恼朱味,我们下车吵究渐座。”

  但司机仍然不说话恼朱味,当然也没有停车究渐座。

  老人又继续找各种理由对着伍全吵架恼朱味,不久车子又是一个急刹车恼朱味,终于停下来恼朱味,原来又有人上车了究渐座。

  一个像伍全这般年纪的小伙子走上来恼朱味,往投币箱里丢了两个硬币恼朱味,然后一面往车厢后边走恼朱味,一边说:“还好恼朱味,加班到现在恼朱味,还能遇到末班车究渐座。”

  老人说:“我们的事今天必须说个清楚恼朱味,不然没完!”然后在车门还没闭合前恼朱味,往车外走去恼朱味,顺便把伍全往外猛地一拉究渐座。

  两人的脚一落到厚实的水泥地面时恼朱味,伍全焦躁得挥起了拳手恼朱味,但老人伸手挡住了恼朱味,他说:“小伙子恼朱味,我救了你的命恼朱味,你居然还对我动手?”

  “什么?”

  “你先看刚才那车恼朱味,我等下再跟你说究渐座。”

  伍全急忙朝那快要远去的车看了一下恼朱味,只见车身全是黑色烟气恼朱味,它们不停地摇晃着恼朱味,如同许多个张牙舞爪的鬼魂究渐座。他准备落向老人的拳头松开了恼朱味,手缓缓垂下来恼朱味,“老人家恼朱味,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的命究渐座。但这车恼朱味,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人说:“我上车很久了恼朱味,但到站喊停车准备下车时恼朱味,司机却不停车究渐座。这时我才发现一车的人都非常奇怪恼朱味,他们全都脸色苍白如纸恼朱味,而且面无表情恼朱味,因为他们全都不是人恼朱味,而且我还发现恼朱味,一路之中恼朱味,只有在乘客上车时恼朱味,车子才会停下来恼朱味,而乘客要下车时恼朱味,车子根本不会停恼朱味,其实也没有人要下车恼朱味,除了我究渐座。”

  伍全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究渐座。

  老人接着说:“这是一辆死亡列车恼朱味,上车的人恼朱味,有去无回恼朱味,全都被拉向死亡的彼岸究渐座。就在我思考着如何巧妙地下车时恼朱味,你上车了恼朱味,所以我决定利用和你吵架这个理由让司机停车恼朱味,但你看到了恼朱味,司机根本不停究渐座。直到最后那个小伙子上车恼朱味,其实你的命也不是我救的恼朱味,你的命恼朱味,我的命恼朱味,都是最后那个小伙子救的究渐座。”

  伍全明白了恼朱味,“司机不停车恼朱味,最后那个小伙子上车时恼朱味,我们借着开车门的那个缝隙恼朱味,挤下了车恼朱味,逃过了这一劫?”

  老人叹息恼朱味,“是的究渐座。可惜没办法救出那个小伙子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当地新闻报道恼朱味,这条路段有一起交通事故恼朱味,一个年轻男子死亡恼朱味,死相极惨恼朱味,肇事者不明恼朱味,警察正在调查之中究渐座。

  伍全心里一惊恼朱味,知道事情与昨晚的333公交有关恼朱味,他马上请假出来恼朱味,跑到了事发地点恼朱味,早已围了一大圈人恼朱味,伍全知道这才是正常的恼朱味,符合中国人爱围观看热闹的特点究渐座。而人群中恼朱味,也有昨晚救了自己一命的老人恼朱味,老人指着已被白布盖住的死者恼朱味,说:“我来得早恼朱味,看过了恼朱味,死者就是昨晚最后上车的那个小伙子究渐座。”

  死者的家人哭得昏天暗地恼朱味,老人突然走过去恼朱味,对他们说了几句话恼朱味,还用手机记录了一下什么究渐座。然后走过来恼朱味,说:“我刚才问死者的父母拿到了手机号码恼朱味,那可怜的小伙子毕竟救了我的命恼朱味,我打算以后每年给他父母一点钱恼朱味,直到我也故去的那一天究渐座。”

  “不止是救了你的命恼朱味,也救过我的命究渐座。”伍全说急忙争辩着恼朱味,“所以我以后每年也夫给他父母一笔钱恼朱味,多少是个心意究渐座。但这件事说出去不会有人相信恼朱味,我打算以匿名的方式究渐座。”

  老人说:“跟我的想法一样恼朱味,我也打算用匿名的方式究渐座。”

  三年后恼朱味,当地新闻后续报道了死者的情况:肇事者始终没有找到恼朱味,但有两个好心人恼朱味,每年都给死者的父母银行卡里汇了一笔钱究渐座。

Tags: 末班车 老人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8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