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现代聊斋之高度紧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计程车司机刘田臻送完最后一个客人恼朱味,已经是子夜时分究渐座。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恼朱味,刚坐在沙发上恼朱味,电话响了:“是刘师傅吗?我现在正在北十方恼朱味,车子走了恼朱味,我回不去了恼朱味,你来接我一下嘛恼朱味,求求你了究渐座。”电话那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究渐座。

  刘田臻是出租车公司公认的好心人恼朱味,遇到这种事他绝不会见难不帮的究渐座。再说电话都打打到家里来了恼朱味,要是不去恼朱味,说不好会被投诉的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问好了具体位置恼朱味,就驱车前住究渐座。

  走到路上恼朱味,刘师傅才突然记起恼朱味,北十方离公墓只有几步之遥恼朱味,万一——刘田臻想到这儿恼朱味,头发都竖起来了究渐座。可既然答应了人家恼朱味,总不能食言吧究渐座。看来恼朱味,只有硬着头皮走一遭了究渐座。

  刘田臻来到北十方恼朱味,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子在向他招手究渐座。他径直将车子开了过去恼朱味,突然他又神经质地闪过一个念头恼朱味,这深更半夜的恼朱味,真鬼往往好办恼朱味,遇到假鬼就真的不好办了究渐座。要速战速决恼朱味,迅速离开恼朱味,他想究渐座。

  在车到白衣女子近前的时候恼朱味,他精力高度集中恼朱味,脚下是油门和刹车同时踩上的恼朱味,只要一松刹车恼朱味,就子就会迅速起动究渐座。他帮着打开车门恼朱味,感觉白衣女子已经上了车恼朱味,迅速关上了车门恼朱味,然后一松刹车恼朱味,车子很快就狂奔起来究渐座。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恼朱味,他感觉有些不对紧恼朱味,怎么没说一句话呀究渐座。他利用一段平路的机会往后排一看:哇究渐座。吓了他一大跳恼朱味,车子根本没有什么白衣女子恼朱味,只有一个布娃娃!布娃娃仿佛呲着嘴恼朱味,朝他露出阴险的笑究渐座。

  刘田臻马上意识到恼朱味,自己真的遇到鬼了!他一个急刹恼朱味,停了车恼朱味,一下子抓起布娃娃恼朱味,狠命地扔向了车窗外究渐座。“痛死我了恼朱味,痛死我了究渐座。”布娃娃发出凄惨的叫声恼朱味,在空阔的原野上飘荡恼朱味,令人毛骨悚然究渐座。刘田臻已经顾不了许多恼朱味,发疯似的开车回了家究渐座。

  刘田臻回到家恼朱味,全身已经湿透了恼朱味,脸色煞白究渐座。他的妻子被他的异常反应吓着了恼朱味,忙问“怎么了恼朱味,怎么了?”

  “鬼恼朱味,鬼恼朱味,女鬼恼朱味,布娃娃……”刘田臻语无伦次地应着究渐座。

  妻子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恼朱味,刘田臻清醒了一些究渐座。那晚恼朱味,刘田臻在妻子怀里睡了一夜究渐座。

  2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惊魂未定的刘田臻恼朱味,再也不敢出车了恼朱味,一则怕心绪不定引发车祸恼朱味,二则他想休息休息恼朱味,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究渐座。等妻子前脚出门上班去了恼朱味,刘田臻也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恼朱味,就跑到他爸家去了究渐座。陪爸聊聊天恼朱味,说不定就会好多了究渐座。中午恼朱味,他留在了爸家恼朱味,反正妻子也在公司就餐究渐座。一直到吃过晚饭恼朱味,天都黑了好一阵子了恼朱味,他才提起回家的事究渐座。他确实不愿一个人待在家里恼朱味,这时回去恼朱味,大概妻子也该回家了究渐座。

  刘田臻一路小跑着回到了他住的小区恼朱味,心才稍稍松了些恼朱味,他不敢东张西望恼朱味,生怕看到了什么恼朱味,特别是看到布娃娃什么的究渐座。为了给自己壮胆恼朱味,在上楼梯的时候恼朱味,他哼起了小曲究渐座。三楼——四楼——五楼就是他的家了究渐座。刚到五楼的时候恼朱味,他突然发现恼朱味,自家门口有一个矮矮的东西恼朱味,两只眼睛发出幽蓝的光恼朱味,像坟茔的鬼火恼朱味,忽明忽暗究渐座。刘田臻心都到嗓子眼了恼朱味,他大吼一声恼朱味,反应迟钝的声控路灯才发出了昏黄如豆的光究渐座。他仔细一看:我的妈呀恼朱味,又是那只布娃娃!刘田臻感觉到胸闷得厉害恼朱味,全身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究渐座。但他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恼朱味,三两步上前恼朱味,飞起一脚恼朱味,将布娃娃踢到了楼下究渐座。“痛死我了恼朱味,痛死我了究渐座。”楼下又发出布娃娃的叫声究渐座。刘田臻三两下打开门恼朱味,然后把所有屋子的灯全打开恼朱味,又迅速给妻子打了电话恼朱味,让她火速赶回家究渐座。

  妻子回到家恼朱味,忙问发生了什么究渐座。刘田臻还是语伦次地描述着:布娃娃费锐耕、蓝眼睛费锐耕、鬼费锐耕、昨晚……

  他的妻子听了老半天恼朱味,没弄清楚他究竟说的是什么恼朱味,又狠狠给了他一大嘴巴恼朱味,才让刘田臻回到了真实的生活中来究渐座。

  “鬼恼朱味,世上哪有鬼嘛恼朱味,一定是你鬼迷心窍了究渐座。”妻子在听完刘田臻的描述后说恼朱味,“走恼朱味,我现在就跟你去看看楼下有没有你说的布娃娃鬼究渐座。”

  其实刘田臻也想弄个明白恼朱味,妻子在公司是医生恼朱味,平时胆子够大的恼朱味,今天有她做伴恼朱味,正好去看个究竟究渐座。

  可他们在楼下寻了老半天恼朱味,什么也没有究渐座。

  “就你想得出来恼朱味,尽编些什么鬼呀神的忽悠人究渐座。”妻子唠叨着究渐座。

  “鬼恼朱味,这个东西恼朱味,来无踪去无影恼朱味,人家还在那里等你?”刘田臻仿佛也有充足的理由究渐座。

  那晚恼朱味,刘田臻做了个梦恼朱味,梦见那布娃娃鬼魂附体恼朱味,一直跟着他恼朱味,他睡觉的时候恼朱味,布娃娃也就跟他睡在一起恼朱味,布娃娃还在梦里对他阴险地笑着恼朱味,就像那夜在车里对他笑一样……刘田臻一声尖叫恼朱味,从梦中醒来恼朱味,胡乱地去开床头灯恼朱味,却摸到一把毛茸茸的东西恼朱味,他抓起那毛茸茸的东西一下就扔到了床底下究渐座。打开床头灯一看恼朱味,原来是自家的那只猫!

  刘田臻感觉身体出了毛病恼朱味,有气无力的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他仍然没有去上班究渐座。只是不巧的是恼朱味,第二天晚上恼朱味,他惊魂未定地从他爸那里回来恼朱味,居然又看到了那只眨着蓝眼睛恼朱味,对他发出阴森恐怖的笑恼朱味,并且会发出凄惨叫声的布娃娃!刘田臻彻底病倒了恼朱味,他住进了医院究渐座。

  3

  刘田臻在医院一待就是一个月恼朱味,这期间他还请了所谓的“阴阳”先生给治了治究渐座。慢慢地恼朱味,刘田臻的病养得差不多了恼朱味,就出了院究渐座。出了院的刘田臻尽管对那只眨着蓝眼睛费锐耕、会发出凄惨叫声的布娃娃仍然心有余悸恼朱味,但一时候倒也还没有再节外生枝什么的恼朱味,他也就渐渐地平静了究渐座。

  就在刘田臻赶回到公司上班的那天恼朱味,公司人事科的同志找到他恼朱味,给了他一张罚款单究渐座。刘田臻睁大了眼睛恼朱味,我都一个多月没出车了恼朱味,哪会有什么罚款究渐座。人事科的同志说:“就在你住院的前两天恼朱味,一位穿白风衣的女孩子来投诉恼朱味,说她专门打电话让你接她恼朱味,人家才把布娃娃放到车里恼朱味,你就将车子开走了恼朱味,把一个女孩子扔在了荒野上究渐座。”

  “穿白风衣的女子费锐耕、布娃娃恼朱味,唉——”刘田臻哭笑不得究渐座。

  人事科的同志接着说:“又过了一天恼朱味,有个老婆婆在她屋外的公路上拾到一个布娃娃恼朱味,同时还有一张你的名片恼朱味,估摸着是你丢失的恼朱味,就送来了恼朱味,你看恼朱味,多好的同志恼朱味,哪像你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就让公司小李给送来了恼朱味,他回来说恼朱味,你不在家恼朱味,就放在了你的门口究渐座。”刘田臻听着听着恼朱味,渐渐地明白了这一切究渐座。

  晚上回到家恼朱味,他不好意思地跟妻子讲起这前因后果恼朱味,妻子刮着他的鼻子说:“就你一天疑神疑鬼的究渐座。”正在这时恼朱味,门铃响了究渐座。刘田臻打开门恼朱味,是八楼的麻二婶究渐座。麻二婶说:“有一天恼朱味,我上楼的时候恼朱味,发现你们门口放了这个布娃娃恼朱味,可第二天我发现这个布娃娃掉到了楼下恼朱味,就又捡了放在你的门口恼朱味,可没想到第三天恼朱味,又掉下去了究渐座。我本想等你们回来就送来的恼朱味,可没想刘田臻出院了恼朱味,就一直没碰着你们恼朱味,今天才给送来究渐座。”

  刘田臻一听恼朱味,到现在为止恼朱味,他倒真的什么都明白了究渐座。他接过布娃娃一看恼朱味,原来眼睛里装着的全是荧光粉恼朱味,难怪晚上会发出幽蓝色的光恼朱味,他随手把布娃娃往沙发上一扔究渐座。“痛死我了恼朱味,痛死我了究渐座。”布娃娃里面装着喇叭和声控系统究渐座。

  唉恼朱味,这糟糕的布娃娃!

Tags: 现代聊斋 紧张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