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午夜白骨精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个女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究渐座。

  街道两旁恼朱味,是杂草和树木究渐座。

  虽然走得很端正恼朱味,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究渐座。

  醉酒却还能如正常人一样走路恼朱味,也算是一个奇迹究渐座。

  两个年轻人——晓东和阙峰——从她身边走过究渐座。

  他们瞥了她一眼恼朱味,不禁有了邪念究渐座。

  ——仅仅一眼之瞥恼朱味,他们就看出了恼朱味,这个女人很漂亮究渐座。

  ——尽管看到的她的模样不是太清晰恼朱味,他们都断定她是一个美女究渐座。

  不由自主地恼朱味,他们停住了脚步究渐座。

  相互对视了一眼恼朱味,晓东小声说道:“咱们之前刚忙活了一阵子恼朱味,现在是不是应该让自己舒爽一下?”

  阙峰当然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恼朱味,嘴角挂上了一抹坏笑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两个人折身返回恼朱味,拦住了那个女人的去路究渐座。

  女人停下了脚步究渐座。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恼朱味,她低着头恼朱味,没敢抬起来究渐座。

  正面看着她恼朱味,两个人的心更是豁朗了究渐座。

  ——果然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儿恼朱味,前凸后翘恼朱味,又高挑恼朱味,身材好得让任何男人垂涎究渐座。

  “你好像喝了很多的酒究渐座。”晓东坏笑着搭讪道究渐座。

  “我喝不喝酒恼朱味,不需要你管究渐座。”女人给了他一个很冷的回答究渐座。

  “我是一个好心人恼朱味,担心你喝醉了之后恼朱味,倒在地上恼朱味,被别人捡尸……不如让我们哥儿俩送你回家吧?”

  “不必究渐座。我即便出了什么事恼朱味,也与你们无关究渐座。”

  “真的?”

  女人不说话了究渐座。

  她看着他们恼朱味,惊慌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阙峰说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么?”

  “求求你们恼朱味,不要……”女人忽然示弱了究渐座。

  ——所有的伪装卸下恼朱味,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是很脆弱的人究渐座。

  女人胆怯的哀求恼朱味,让他们的胸腔更热究渐座。

  晓东一把抓住欲要逃走的女人恼朱味,阙峰围了过来恼朱味,靠近了她的身体究渐座。

  两头狼恼朱味,一只羊恼朱味,强者太强恼朱味,弱者太弱究渐座。

  女人在这种情势下恼朱味,怎么能逃得出去?

  一个撕扯着她的衣服恼朱味,一个用嘴堵住了她的嘴究渐座。

  挣扎无能为力恼朱味,喊救更无门究渐座。

  有一个骑着单车的路人匆匆路过这里恼朱味,又以更快的速度逃离了此处究渐座。

  两只蹦到这里的青蛙恼朱味,也以更快的速度蹦走了究渐座。

  女人的衣服被扒光恼朱味,毫无抵抗之力地被两个年轻人亵玩着究渐座。

  而此时恼朱味,陡得一阵风起恼朱味,两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忽然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气究渐座。

  晓东对阙峰道:“这里不是适合办那种事的地方恼朱味,咱们换个地儿吧究渐座。”

  他们对她的侵犯恼朱味,犹如猫在玩弄着老鼠究渐座。

  烈火在他们的身上燃烧恼朱味,泪水却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恼朱味,砸在潮湿的地上究渐座。

  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他们发泄完了兽欲究渐座。

  提着裤子恼朱味,阙峰问晓东道:“她肯定看到了咱们的脸恼朱味,如果告咱们恼朱味,咱们是没法逃得了的了……再加上咱们今天做的事恼朱味,如果被发现了恼朱味,我们可能要坐一辈子的牢了究渐座。”

  晓东皱紧了眉头恼朱味,“你要杀了她?”

  “如果她不死恼朱味,咱们就蹲大牢了究渐座。你要想明白恼朱味,咱俩干的事恼朱味,如果蹲了大牢恼朱味,跟死可就没什么差别了究渐座。”阙峰很认真地提醒道究渐座。

  “杀人恼朱味,如果被逮到恼朱味,岂不是更没有出头之日究渐座。”

  “荒郊野外恼朱味,随便找一个地方埋了恼朱味,谁知道?”

  两个年轻人看向了依然是一丝不挂的女人究渐座。

  没有任何光线恼朱味,他们看不到她有着什么样的表情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他们感觉不到她那因紧张而表现出的呼吸急促恼朱味,也感觉不到周围有什么热度究渐座。

  他们忽然觉得很是寒冷究渐座。

  刚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下了很大的体力恼朱味,他们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觉得寒冷呢?

  知道她就在咫尺的地方恼朱味,也知道自己要杀了她恼朱味,他们倒是变得非常紧张了究渐座。

  他们似乎都能听得彼此的心跳究渐座。

  晓东说道:“其实恼朱味,我也不想让你死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在那条街道上恼朱味,你看到了我们的样子恼朱味,所以我们不得不弄死你究渐座。”

  女人说道:“强奸了我恼朱味,还要杀我恼朱味,你们可真是可耻的歹徒究渐座。”

  阙峰说道:“我们本来就是歹徒恼朱味,刚才还在一家便利店抢劫了将近一万块钱恼朱味,还捅了售货员好几刀……”

  女人问道:“你们经常干这种犯法的事儿么?”

  阙峰说道:“我们的收入来源就是这样的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捅人的事儿恼朱味,我们可很少干究渐座。只要别人听话恼朱味,一般我都会放过他们究渐座。”

  女人说道:“除了抢劫之外恼朱味,你们还干过什么事?”

  阙峰说道:“当然还有强奸……跟你说吧恼朱味,你不是我们强奸的第一个女人恼朱味,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究渐座。”

  女人问道:“你们都把被你们侮辱的女人杀了?”

  阙峰说道:“在你临死之前恼朱味,我不妨跟你说句实话恼朱味,是究渐座。”

  女人沉默了究渐座。

  而这时恼朱味,晓东忽然“啊”了一声究渐座。

  阙峰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

  晓东颤抖着说道:“我刚才碰到了她的手……她的手……不是手……”

  “什么意思?”

  “都是骨头……都是骨头……”

  阙峰边说着恼朱味,边伸手去摸那个女人恼朱味,“你瞎说什么?明明是活人恼朱味,刚才咱们还在她的身上做着那种事呢恼朱味,她身体的温度……”

  而说到了这里恼朱味,他的手触到的是比冰还寒的东西究渐座。

  他不禁止住了话恼朱味,心陡得提到了嗓子眼儿处究渐座。

  因为他摸到的恼朱味,正如晓东所说的恼朱味,是骨头究渐座。

  没有血肉恼朱味,比冰还寒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女人冷冷地说道:“像你们这样的人活着恼朱味,天底下还能容得下好人好好地活下去么?”

  晓东哆嗦着声音问道:“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女人说道:“我是人恼朱味,也是鬼恼朱味,更是一个精恼朱味,——白骨精究渐座。”

  阙峰神色皆慌恼朱味,“你……你想怎样?”

  女人揶揄地问道:“难道你们猜不出来么?”

  阙峰双腿一软恼朱味,跪了下来恼朱味,“求求你恼朱味,不要……”

  女人的声音冷得彻骨恼朱味,“之前我这么说的时候恼朱味,你们是怎么回应我的呢?”

  晓东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究渐座。

  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叫声恼朱味,听得阙峰浑身起鸡皮疙瘩恼朱味,血液几乎要逆流了究渐座。

  温热的液体洒在了阙峰的身上究渐座。

  不用想也知道恼朱味,那是晓东身上溅出的血究渐座。

  眼睛里到处是黑暗恼朱味,他什么也看不到究渐座。

  他很想跑恼朱味,但两只腿只能跪着恼朱味,怎么也提不出力气究渐座。

  一股悲凉涌在心头恼朱味,死亡的阴影很快地笼罩了他的全身……

  一个女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究渐座。

  她的周身是繁华的大道究渐座。

  已经是深夜恼朱味,来往的行人很少恼朱味,车辆也稀少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一个醉汉从对面走了过来究渐座。

  与女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恼朱味,他发觉她长得非常漂亮究渐座。

  而且恼朱味,他也闻到了一股很浓的酒味儿究渐座。

  那绝对不是自己所喝的那种酒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酒味儿是从她身上飘出来的究渐座。

  她好像喝了很多的酒恼朱味,不然恼朱味,她身上的酒味儿不可能那么重究渐座。

  他转过身恼朱味,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究渐座。

  一个醉酒的男人和一个醉酒的女人共度良辰一宵恼朱味,想想都觉得不错究渐座。

  一个邪念窜进了他的心头……

  霓虹灯光将这个夜晚映得扑朔迷离究渐座。

Tags: 午夜 白骨精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8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